數字背後的罪惡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二日】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始終是隱蔽的,即使在監獄這樣封閉的場所,獄警在對法輪功學員迫害時也仍然嚴密封鎖著消息。然而在法輪功學員艱難得到的少量信息中,我們仍然可以窺見迫害的殘忍。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九日有一篇報導《佳木斯監獄近日害死二名法輪功學員》,文中沒有描述這兩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具體過程,可是從文中透露出來的一組數字裏,我們仍然可以窺探到迫害的殘酷。

這兩位法輪功學員叫秦月明和於雲剛,秦月明被害死於二月二十六日,七日後,也即三月五日,於雲剛在醫院不治身亡。僅僅八天時間死亡兩人,迫害的嚴酷程度可見一斑。

這次迫害是有預謀的,黑龍江佳木斯監獄在迫害前開了個大會,主管監獄長揚言對法輪功學員所謂的「轉化率」要達到百分之八十五,並隨後成立嚴管隊。「百分之八十五」的數字比例無疑成了獄警伙同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動力和要求,迫害的殘忍與這一數字密切相關。

監獄本來就夠封閉的了,在監獄裏面再成立一個「嚴管隊」,目的不言而喻,一方面是為了加劇迫害,另一方面就是為了使迫害更加隱蔽。

嚴管隊成立於二月二十一日,五天之後,秦月明被害;十二天之後,於雲剛同樣遇害。而綁架進嚴管隊的有九位法輪功學員。九人在十三天之內被迫害致死兩人,迫害的瘋狂超出人們的想像。

惡人們究竟使用了怎樣的酷刑?因監獄刻意的封鎖我們暫時還不得而知,可是我們通過兩位生前的情況可以大致推測出迫害的殘忍。

秦月明家住黑龍江伊春市金山屯區,靠收購廢品維持一家人的生計。他曾被勞教三年。二零零二年四月,秦月明再次被綁架。警察在公安局長崔玉忠、副局長董德林、張慶第、「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孟憲華的指揮下,對秦月明進行辱罵、毆打、坐老虎凳、上繩等酷刑折磨,致使秦月明的腿骨、肋骨多處骨折。秦月明最終被非法判刑十年,並被劫持到黑龍江佳木斯監獄。

秦月明以前受到的酷刑顯然是很重的,可是他並沒有死掉。佳木斯監獄嚴管隊能在六天之內將他害死,酷刑折磨只能更甚於他先前受到的刑罰。

另一位被害死的法輪功學員於雲剛早在三月一日下午三點就被嚴管隊迫害的昏迷不醒了,被送到佳木斯大學第二附屬醫院進行開顱手術。醫生從頭部取出一塊頭骨,告訴家屬:「這人不行了,趕快準備後事吧。」

顯然,於雲剛的頭部被迫害成了顱內出血,不然的話開顱幹甚麼?醫生為何要取出一塊頭骨?這只能是監獄暴徒的暴力所致。

監獄對於雲剛受到的迫害是嚴密監控的,即使在醫院,警察、便衣始終也嚴密把守著病房門,不許醫生和於雲剛的家人隨便進入。後來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下,才允許兩位家人見上一面。而此時的於雲剛已兩眼發直,不能認人。

於雲剛死後,家屬強烈要求在病房內看看於雲剛的屍體,遭到無理拒絕,並強行將屍體抬到樓下的車上。後來由於家屬強烈要求等親友到齊了見於雲剛一面,副監獄長才勉強答應:「我就給你五分鐘時間。」五分鐘後搶屍體的車隊快速離開醫院。

我們通過二人致死前所受到的酷刑及病情可以推測他們二人受到的迫害肯定是異常的殘酷。可是因為監獄全力地封鎖,我們還一時得不到更確切的迫害消息。

不管怎麼,迫害前監獄長叫囂的百分之八十五的轉化率,與十三天將兩人迫害致死的事實,以及只許於雲剛家人看五分鐘遺體的要求,這一系列數字的背後,構成了佳木斯監獄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血腥罪惡。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12/數字背後的罪惡-2374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