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善解惡緣 做個好兒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我出生在黑龍江省一個工人家庭中,現年四十九歲,有兩個哥哥和一個弟弟,家中父親、母親視我為掌上明珠、對我百依百順。在我二十二歲時經人介紹和當地農村後搬來我城市裏的丈夫結婚。次年生下一子,在生孩子後還沒有滿月時,到屋外給丈夫洗衣服、給孩子洗尿布時,受了風,得了產後風。由於丈夫是自己吃飽不餓的人,從來不管家,我整天身體疼痛,後來又得了心肌炎、神經官能症,後期又得了腦瘤,發病時頭痛難忍,平時好休克,病情越來越重,病例有十年之久。

一、修煉前與家人的恩怨

我到處去求醫,不見好轉,只要說能治好病就行,後來甚麼都信,有時精神恍惚。丈夫家又是個大家庭,祖輩四代同堂。婆婆是個家庭婦女,一輩子沒參加過工作,一個字不識。脾氣又暴躁整天怨氣沖天,說話專愛挖苦人,看不上別人。奶奶、婆婆、公公、一個大姑姐、兩個小姑子,丈夫脾氣不好,又是個不容別人說話的人。丈夫都說我在家裏是受氣包。我在這家裏是做媳婦的,還得給大家做飯,有一次我生病,兩天沒有起床做飯。就不能吃飯。等我病好一些,就撐著有病的身體去做飯時,婆婆就對我說:「今天咋的了,餓的受不了,來做飯來了。」我記得還有一次,在孩子吃母奶時,有一天早上,我大膽的吃了兩小碗飯,婆婆生氣了,說我吃那麼些飯不幹活,今天她不幹活了。我趕緊說:「媽,你抱孩子,我去幹活吧。」等到中午了,我問婆婆:「今天中午做甚麼飯?」婆婆說:「你今天早上吃了兩碗飯,你中午又要吃飯。」我幾乎是天天生悶氣,我是整天生活在這環境裏。

精神上的苦比身體上的病痛還苦。我恨不得離開這個讓我痛苦的家。我經常與丈夫說:「你家我甚麼也不要,你讓我離開這個家吧,哪怕在外面有個小破房子住,我都不嫌棄。」娘家母親看到我這種情況,要給我蓋兩間房子搬回來住。婆婆知道了說:「你搬到哪裏,我就搬到哪裏。我還指望這個兒子養老呢!(因為那兩個兒媳婦與婆婆幾乎不來往)」後來我掙了一些錢,我想自己買房子。丈夫說:「行,你要想買就買大一些,我媽說她要搬過來一起住。」當時感到我在人中真的是無路可走。回頭看看同學們都比我強。特別是在我上學時和一男同學互相曖昧,由於種種誤會我們沒有成為一家人,造成兩人遺憾終生,難以忘懷。家庭越不如意越想那男同學。我當時真是痛不欲生啊!當時我想到了離婚,一看自己身體病得已經不行了,也想到了自殺了卻人生,一看孩子還小,孩子也體弱多病的,他父親從來不管孩子,我放不下孩子。到後來我想到了出家,了卻煩惱,離開讓我痛苦的家。心想:也許看不著婆婆家人也就不生氣了,身體也會好起來的。娘家母親也說讓我去吧,也許還能活下來,孩子還能到廟裏看到母親。就這樣我讓娘家母親給我做幾件棉衣,出家以後穿。我最後決定在一九九六年五月份出家為尼。

二、法輪大法改變了我的命運,給家庭帶來的快樂

就在一九九五年底,我有幸經人介紹得到了百年不遇的法輪大法,從此改變了命運。是師父把我從苦海中救了出來。在我學法二十多天裏身體得以淨化,特別是我已有多年不能休息睡不著覺了,每天晚上都靠藥物維持吃上安眠藥也就睡上兩個多小時,這兩個小時裏還做著夢,心裏還在想著事情。而且旁邊有人翻身還能聽到。在我學法二十多天之後,沒有吃藥很自然的就睡著了,而且是一覺睡到大天亮,各種疾病都不翼而飛了,真是感到無病一身輕啊!我心裏那個高興啊!對丈夫說:人沒有病活在世上這麼舒服啊(因為我很多年不知道沒有病是甚麼感覺了)。得法不到半年裏,有一次我們幾個同修騎上自行車到鄉下洪法,一天走了一百五六十里路,回來還不感覺累,渾身輕鬆。大法太神奇了,我一定要堅修到底。

我聽師父的話,按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好人,明白了一些道理,明白了我今生的不幸都是自己前世所造成啊!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因為這個宇宙中有這樣一個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講,都是有因緣關係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這樣存在的。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是師父的大法解開了我的心結,從此以後我開始樂觀的對待自己的人生。我明白要對家人寬容、祥和、慈悲,處處考慮別人。我心性逐漸提高上來了,給家人帶來了快樂,家人看到我修大法以後,身體上的病全好了,在家裏任勞任怨的幹活,婆婆的女兒都說:我嫂子對我媽真好,我們都做不到的。我也能和家裏人和睦相處了,全家人都十分高興啊。丈夫非常支持我修煉大法。特別是娘家人,看在眼裏,喜在心上。從此娘家父親、母親、哥哥、嫂子、弟弟先後都看了大法寶書開始修煉了。這些年也都在堅持修煉著。我從心底裏高興,明白了人活在世上的目地是返本歸真。

現在回想起來,一點兒都不怪婆婆,今生婆婆就是向我要債的。是哪一世我對婆婆也不好所致,世上的一切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活在世上,還是多做善事,不做不好的事情傷害自己。

有一天,我看到在前世,有一個大家庭成員圍著桌子吃飯,我是這家的女主人,發現婆婆是一個佣人站在餐桌旁邊看著這家人吃飯。當我吃完飯就與佣人(婆婆)說要起轎出遠門,當時沒給佣人吃飯時間,就出門了,看到女主人坐在有四人抬著的轎子裏面,看到佣人在轎子的後面,一路小跑著跟著,看樣子天氣還很冷,當時看到那場面感到女主人非常看不上佣人。

三、中共迫害後給家庭與我帶來的苦難

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我想我是親身修煉受益者,有權反映真實情況,我抱著這一信念來到了北京,剛到北京在旅店住下,北京警察進來就對我們說:現在法輪功學員上訪的人數太多了,接待不過來,讓我們協助反映法輪功實際情況。說罷從兜裏拿出來表格讓我們填表,寫姓名、住址、和工作單位等。我們還寫上了修煉法輪功前後的巨大變化與大法的美好。填完表格後警察就變臉了,把我們抓了起來送回當地關押。在關押期間有的堅持修煉被勞教了,有的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書,並且被罰了很多錢才被放出來。我否定迫害,我沒有犯法,憑甚麼關我?就這樣我被非法關押了半年才被放出來。

在這半年裏,家裏鬧翻了天,丈夫被婆婆逼著到看守所來和我離婚,公公是某局黨委秘書退休,怕像文化大革命時一樣,那時中共邪黨威逼恐嚇我的家人,說我不寫不修煉保證書的話,以後孩子上大學、當兵、找工作都受到影響,家人一看我堅修到底,怕影響家人前途,因為公公其他兒子、孫子都在政府部門工作,怕我牽連他們。

沒等丈夫與我辦離婚手續,婆婆就給丈夫找了個新對像。就在這時婆婆得了腦梗塞被送醫院搶救,花了一萬多元錢。搶救過來出院了,老人需要照顧。問那兩個兒子,誰也不要,那兩個兒媳婦對他們丈夫說;你要是叫你媽過來住,咱們就離婚。就在這當口上,我被放了出來。照顧婆婆的擔子自然就落在了我身上。我在家裏任勞任怨的幹活,無怨無恨。婆婆在大法的法光照耀下一天比一天好了。婆婆慢慢的能自理了,而且能做一些輕微的家務。我就到外面做買賣去了,不經常回家。公公背著我們夫妻把房子賣了(因為房照是丈夫的名字,當時沒離婚也有這個原因),公公拿這錢自己買了一套商品樓,房權歸自己所有,還不讓我和丈夫住。公公說我:你婆婆不死你別回來住。家裏公公花錢雇小姑子照顧。我就在外面做買賣,可是有一天做買賣這被別人舉報了,來好幾輛警車,滿屋子是人,手裏拿著搜查證,說我與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有來往,進屋就翻,屋子裏一片狼藉。我就正念否定這迫害,在師父慈悲呵護下沒被抓走。警察又威逼我的房東,說為甚麼把房子租給了法輪功?要罰房東三千元錢,把房東的妻子也嚇犯了病。後來房東不把房子租給我做買賣了,我被逼得無處可住。娘家母親拿錢給我租了房子,當時我還有一個上高中的兒子,我沒有生活來源了,我們三口人全靠娘家母親在經濟上支援。而且丈夫是隔三差五地和我吵架,我向內找,找到我有怨恨心。我一定要修去怨恨心,我發自內心地對丈夫說:這麼多年來你給了我這麼多德,現在我不要了,你留著以後修煉長功吧!時間一長丈夫說:我這麼對你,你都樂呵呵地,我說你都沒意思了。從此丈夫的脾氣好多了,說話的態度也變了,也尊敬我了,從此也想找工作了。

到過年、過節、家中有事時,我和丈夫經常回去看望公公婆婆。有一次我們回去後,公公婆婆說:你們搬回來住吧,說他女兒天天讓他們生氣,還不給他們幹活,他們再也受不了了。說你們倆口子要是回來照顧我們,我們還能多活兩年。就這樣我聽師父的話無怨無恨,寬容,要救度家人。我抱著要救度這大家庭裏每個成員的心搬回來住了。

可是,在這種情況下,婆婆還是怨恨我,認為是我把這家造成這樣、給她造成有病的,對我百般難為,處處找茬,有時罵丈夫,讓把我領走,不讓我在這住。說衣服洗壞了,沒洗乾淨了,衣服洗上白毛了,我不斷的向內找,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的迫害。真是剜心透骨的去執著心。我和家裏人講真相,公公有時罵我,說一些不好聽的。我就從自身做好,好好照顧他們,有時老人高興就對我說:我給我女兒錢她都不給我幹活,你看你把家收拾得乾乾淨淨的。我說:媽,我要不修煉身體不好,不也是幹不了活嗎?我現在幹活累了我回屋子裏煉一會功就好了,我平時對你們這麼好不是因為我煉功了嗎,聽師父的話我才對你們這麼好。逐漸的老人被感化了,開始說法輪大法好了。他們身體一天比一天好了。高興時也能跟別人說:你也念法輪大法好吧,我有病都念好了。

在我市鄉下住的二姨婆婆經常來我家看婆婆,知道大法好,有肩周炎病,後來念法輪大法好念好了,平時經常念大法好,七十歲還能下地收苞米幹活,一邊幹活一邊念大法好。來到我家和我說起這件事,告訴我一邊收割苞米幹活一邊念大法好,幹活不累,還告訴鄰居念大法好幹活不累。還有一次,三姨婆婆從安達市來到我家看婆婆來了住了一段時間,看到我對婆婆全家那麼好。回家後,遇到這麼一件事,有一天她來到了門衛室,看到有幾個人在說法輪功不好的話,三姨婆婆不讓了,說我姐家那兒媳婦就煉法輪功,對我姐那麼好我都看到了,就講起法輪功好來了。後來三姨婆婆又來我家對我說的。現在全家三十幾口人全都知道大法好,都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得救了。這一切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救度之恩,使我們業力這麼大的家庭得以救度,感謝師父。只有聽師父的話真修實修多救人報答師恩。

三、 是大法改變了我的丈夫,使他走上了返本歸真的路

這一天,我從外地出遠門回來,看到丈夫和一女人在我房間裏。這女人看到我突然開門進來,嚇了一跳,很不好意思,像做錯了事一樣。我當時看到這情景一點也沒動心。一點也不出乎我意料之外,我說你是某某吧,她說是。我說你不用怕,我與常人不一樣,我是煉法輪功的;你平時也聽到我丈夫和你說過吧!我以前多種疾病煉功好了,我又講了大法的美好,世界洪傳的情況。最後講到三退,她退了少先隊。又講了一些做好人的道理,要為家裏人負責。孩子都這麼大了,要考慮一下這些事,這樣做對你沒甚麼好處。最後在慈悲、祥和、融洽的談話中送走了這女人。走後我又勸著丈夫要改邪歸正的話,我就放下了,過後我向內找, 那一段時間,一下返上來以前和一男同學的一些事情,思緒萬千,排不去,壓不住,去不掉,非常苦惱。法理明白,不能犯錯誤。大約有將近一年的時間,此心越來越弱,可是還有。當我找到了這顆心之後,明白此心必須放下,絕不能害人。從那以後這顆心再也沒有了,這方面思想業也沒有了。

丈夫的所作所為讓兒子看到了,回來與我說;媽不能不管他,你得救他啊!我兒子說他幫我。最後和丈夫心平氣和地說,有兩條路任你選,你說怎樣都行。第一條咱們離婚,這樣我是為你考慮不讓你造業,你光明正大的把她娶回來,我退出去(因為從法理上我明白,修煉人不能離婚,人的婚姻只有一次。我為甚麼這麼說呢?因為婆婆離不開我,不能讓離婚)。第二條,要不離婚也行,你要想與我過,就得好好的跟我過日子,決不允許你這樣做。你好好想想,何去何從。在師父的大法召喚下,最後丈夫選擇了和我修煉。走上了返本歸真的道路上。一直修煉堅持到現在。舊勢力利用我歷史上欠下的業力安排的難,我們不在舊勢力安排的難中修煉自己,在否定它破除它的安排中修煉自己,從而救度眾生。

再說說丈夫為甚麼不知道關心我,不知道照顧家,不知道過日子。一切都是有原因的,這一世丈夫就是來幹這個,從一出生就安排好了。

從前有一世,我和丈夫也是夫妻,生下一男孩,在男孩剛會走時我與丈夫離婚了,跟別的男人走了。臨走時男孩子雙手抱著我的脖子哭個不停,我也走了。沒盡到做妻子的義務、做母親的責任。所以這一世丈夫也沒給我一個舒服的家,對我也沒盡到做丈夫的責任。真是一報還一報。再說那一世時生的兒子,由於我沒盡到做母親的責任,這一世轉生成了我的同學,就是我提到的男同學。利用這種情還欠他的債。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