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法中形成對家庭教育的正念認識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

一、目前社會家庭教育現狀

1、社會上孩子的普遍狀態

當今中國大陸社會上的孩子們,被末世亂相所誘惑,被世風日下的變異因素所污染,加上邪黨文化宣傳的導向,致使孩子們任性,不聽大人話,魔性大,沒有要求上進的心,生活以孩子的興趣喜好為趨向,而不是教育孩子應該學甚麼,應該做甚麼。

社會環境對孩子的影響,使孩子們沉迷於看電視、打電子遊戲,躁動不安,不能吃苦,孩子平時的諸多不正確行為與狀態,家長意識不到,更談不上糾正。孩子大部份時間都是在隨意的無意義的玩耍中度過,「玩兒」成了孩子很正當的中心生活內容。以自我為中心,吊兒郎當,孩子的生命狀態隨著社會敗壞的趨勢在往下滑。

2、家長和孩子的關係狀況

特別是常人家長沒有生活目標,過份溺愛孩子,把孩子當成生活中的一種主要樂趣,一家老少兩代人圍著孩子轉,人生的目地就是為了孩子。在教育孩子方面普遍鬆散、隨意、嬌慣,嚴肅不起來,不能站在理上、不帶情緒的嚴格要求,對改變孩子的變異狀態,感到無可奈何,甚至受孩子驅使。有的表現兩個極端,要麼過份溺愛順從;要麼情緒化的、激烈的對待孩子。

表現出一種變異的長幼關係,以孩子為中心,對孩子教育建立在所謂平等商量的基礎上,認為孩子貪玩是天性,就是正常的了。認為打孩子是暴力,是低級的教育方式,寧可放任孩子也捨不得打。認為對孩子好就是給孩子優越的生活和學習條件,把讓孩子掌握更多的常人技能當成首要的任務。忽視孩子本性素質的修養,捨不得讓孩子吃苦和歷練。

3、大法弟子家庭教育現狀

一些同修對如何教育孩子在法中沒有明確的完整的認識,不但沒有把孩子教育好,成為精進的小弟子,成為助師正法的正面力量。反而在教育孩子方面牽扯了大量精力、耗費了大量時間,成為證實法的拖累,一提孩子就發愁。

從大法弟子自身的家庭來講,孩子小的時候,還能堅持學法,只是煉功沒有要求。隨著年齡的增長,開始接觸社會,師父昔日的一些小弟子,表現出一種懈怠狀態甚至離開大法。如何帶好昔日的小同修,成為家長同修一個普遍存在而急待解決的課題。開創教育孩子的文化(古代有「蒙學」),大法弟子在任何方面都要走正,給後人留下純正的文化。

師父在《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是,大法弟子的小孩在自己帶著的時候啊,那很好,每天你教他背法啊、煉功啊。一旦這個孩子上了學就變了。這個社會對孩子的影響確實很大。因為整體社會的道德都在下滑,小孩子沒有抵擋能力,一進入這個社會,就進入大染缸了。如果能夠像以前那樣對孩子督促學法、煉功,那就不容易隨著社會滑下去了。很多大法小弟子,長大了,反而變的很不行了,都是這個原因。」

師父在《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中回答弟子的問題:

「弟子:現在很多大法弟子的孩子都被常人中的東西迷住了,應該怎麼辦?

師父:是啊,這個社會就是大染缸。現在這個社會就是和大法弟子在拉人,甚至於大法弟子的孩子也是在這個環境中,不好的東西在往下拽人。如果孩子不能修煉,或者是沒有好的環境,真的是抵擋不住。可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又這麼大,我們不但救度世人,身邊的人也得救啊。」

二、從法上的正見認識

我們認識到,由於大法弟子對家庭教育在法上沒有完整的正確認識,擺不正家庭中根本關係,沒有糾正變異的觀念,沒有建立一個純正的家庭秩序,不能清除外部環境影響,不知道如何具體落實,造成以上所述現狀。

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應該能衡量出甚麼是家庭教育的最好關係和狀態,用從法中形成的正確認識,來看待自己孩子的教育問題,走出一條新人類的家教文化之路。

1、首先明確擺正根本關係

(1)這個小孩來到這個家庭,首先是個應該得法的同修,然後才是加上親緣關係的子女。如果擺不正這個關係,就難免受到常人情和私的因素的干擾,使教育孩子的出發點不很純正,做的事情不純淨,起不到教育孩子的效果。

(2)從法中認識到,正確的、純正的長幼關係應該是甚麼狀態,不受敗壞後的社會氛圍影響。這包括許多方面,比如,小孩的要求和大人對小孩的要求之間的關係;孩子對大人的態度問題;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沒有「哄孩子」的概念,「子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是教育的關係。古時候岳母刺字,家有家規,當有人問到治國之道時,孔子說「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在家庭角色中各歸各位。

(3)對待孩子的修煉和孩子其他事情的關係,作為家長,能不能把孩子的修煉狀況看成最重要的。

(4)教育好孩子,從自身角度來講,就是對自己在這方面的嚴肅修煉,是自己修煉內容的一部份,是必須做好的,哪一方面也不能敷衍,不是可做可不做的;對孩子本身來講,是對這個生命的真正救度。大法弟子教育好自己的孩子,開創一條路,就是留給未來的參照,也是在證實法和我們的責任。

2、目前主要的幾種變異觀念,導致的主要表現就是家教鬆懈,關係顛倒。

強調跟孩子所謂的平等交流,有「哄孩子」的概念;把孩子的無意義的玩耍當成正當的生活內容;把許多不正確狀態表現當成孩子的天性,對其放任,如躁動、坐沒坐相、站沒站相,等等;現在「打孩子」被認為是粗暴的不可取的教育方式。在正統文化中,懲戒是教育孩子的正規方式的一方面,古代有「家法」,;認為教育孩子要所謂的寓教於樂,過份強調用興趣引導,過份重視孩子的喜好,助長了自我為中心、任性的心態;把要求孩子應該做到的基本規範和事情,理解成強制強迫的概念;普遍不願意讓孩子吃苦、嚴格歷煉。

孝莊皇后教育幼年時期的康熙大帝,是非常嚴格的,現代人很難想像,皇室家庭教育孩子能嚴格到這種程度。康熙大帝四歲時,就像士兵一樣,每天站崗兩個小時,背誦古代典籍文章,要求重複一百二十遍。

三、用典型案例來具體說明,供參考

我們這裏舉一個例子,以大法做指導教育孩子比較典型的一個家庭,了解情況後組織了專題交流,並實時的舉辦了一期小弟子明慧班。將我們以上的認識結合這個實例,分析整理出一些經驗與同修分享。

1、在法上認識到帶好小同修是應盡的責任,擺正孩子學習功課和修煉之間的關係

告訴孩子,在人世上,除了師父對你最好,就是父母對你好。父母對你好就是帶你修煉法輪功,不能以學習忙作業多為藉口不學法不煉功。在考試前,孩子要求減少煉功時間去複習功課,這位家長同修說「學可以不上,但法輪功不能不煉」。教育孩子,修煉永遠是第一位的,沒有商量餘地,這不是走極端,而是把大法擺到了超越一切的位置上,

孩子的生命就是為修大法而來的。

師父在多次講法中都講過,「我告訴你,我看到我們煉功的小孩,很多都是有來頭的,你不要把他毀了,你修不上去把他也毀了,罪可大去了。」(《轉法輪法解 》〈在濟南講法答疑〉)所以一定要用心帶好小同修。讓孩子體會到大法的偉大,對孩子的學法煉功嚴格要求。這是作為家長同修應該承擔的責任。

有的家長一到孩子學習緊張階段或考試前,就覺得時間緊,便同意孩子放下學法煉功,甚至有的同修也和孩子一起投入到中、高考準備之中。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說「其實我在《轉法輪》中已講的很清楚了。學好法,修煉中絕不會影響你甚麼,反而工作起來、學習起來事半功倍。」這位同修讀高中的女兒每天堅持背法半小時,煉兩套動功,然後才是寫作業;讀小學的兒子每天背法半小時,煉五套功法,作業在一個半小時之內完成。每週末,從早晨五點半起床到晚上十二點半睡覺,十幾個小時的時間除吃飯外,就是背法和煉功,沒有玩的時間。五套功法一起煉,而且靜功要煉兩個小時或三個小時,堅持不住就綁上腿。平時每天要求孩子堅持背《洪吟》、《洪吟二》和《精進要旨》,煉功也每天堅持。日常生活中用法來指導教育孩子。

2、擺正家長與孩子的關係,破除教育孩子的變異觀念

教育孩子要有家長的威嚴,沒有商量的餘地,必須做,而且馬上就做。作為家長同修要有正念,有權利有責任有義務教育好孩子,孩子也必須服從。父母帶孩子修煉法輪功是給他最好的東西,就要堅持下去,孩子越大越受污染,只有修煉才能把孩子教育好。一味的放鬆要求甚至縱容,就把孩子給毀了,也可能孩子來的層次比我們還高呢。對大人是勸善,對孩子就是要求必須做到,一說馬上行動,讓怎麼做就怎麼做,一點不能含糊。

這種良好機制的形成需要堅持和耐心,不能被情或其他因素帶動而向孩子讓步,是為孩子好。有一個四、五歲的女孩,在超市哭鬧著要買東西,很多人圍觀,讓大人很尷尬,這位同修不為所動,不放縱滋養孩子的這種任性。從此孩子沒有了這個毛病。

當然,現在的社會畢竟跟古代還是不一樣,作為家長同修主要是擺正心態,破除變異觀念。既有家長的威嚴,也能和孩子們融洽相處。涉及修煉問題沒有商量餘地,學法煉功時,孩子哪怕是去廁所也要請假。日常生活中的一些小事還是要引導教育,如用修煉故事教育孩子不能浪費糧食;平時杜絕看常人小說,孩子慢慢也就覺得沒意思,不想看了。

剛上小學的兒子被老師罰站後不服,把泥土弄到老師的座椅上。家長把孩子領回家好好打了一頓屁股,並且不許哭,讓孩子忍著,如果哭就加打。並且讓孩子好好分析為甚麼挨打。之後,孩子在學校即使挨了別的小孩欺負,也能做到忍。教育孩子是沒有商量的,學法是必須的,比吃飯比生命都重要。平時對孩子的教育,不能遷就、不能讓。大人說話就算數,學法得用。

3、給孩子創造一個良好純淨的環境,清除干擾和污染的因素

要把孩子的時間安排好,把上學、做作業之外的時間都用來學法、煉功、做證實法的事,不讓孩子接觸亂七八糟的東西。

家裏首先不看電視,不讓孩子接觸遊戲;玩具、有魔性和變異內容的書都清理了;課外書、學過的課本,只要有邪黨信息都燒掉;家裏甚麼小動物都不養;孩子放學必須回家,儘量不和社會上的孩子接觸。讀高中的女兒偶爾和同學結伴出去買衣服要跟家長請假。孩子自己的感受是社會上的人挺淺薄的,對他們談論的事情當作沒聽見。

尤其寒暑假期間,儘量讓孩子腦子裏多裝法,帶領孩子背《洪吟》、《論語》、《經文》等,把目錄背過,孩子腦子裏裝的都是法,自然就身體健康、精神狀態好了。

平時在家裏有機會就給孩子講修煉故事,堅信大法好,不說常人亂七八糟的東西,不談論常人話題,保證家裏的場特別純淨。每天裝好的,不給孩子裝壞的東西的機會。

一些家長同修受社會上變異念的影響,對孩子要求太放鬆。覺得孩子應該有玩的時間,多跟社會的人接觸對孩子是一種鍛煉,讀點課外書、參加社會上的輔導班,對孩子的學習有幫助。其實大法小弟子不是必須玩,跟社會上的孩子接觸,只能是污染。應該幫助孩子堅持學法煉功,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救人的事情。

作為學生,學好規定的課程就可以了。這位家長同修的體會是孩子三天不管,混入社會,就得清理一個月。一忙對孩子管理不嚴,學習成績就下降,教育孩子真是非常用心才行。一家人包括孩子就是一個學法小組,一個小整體,出門做證實法的事情,家裏人就給發正念了,不用找別人。對孩子嚴格要求才能教育好孩子,有時老人會心疼孩子,出來干涉。這位家長同修,態度非常明確和堅決,這事誰也不能干擾。這是給孩子最好的東西,是最正的,能以強大的正念堅持。

4、重視要求孩子煉功並每天堅持

很多家長同修對於孩子的學法煉功,偏重於學法,單純注重背下多少法,但不是每天堅持,煉功更是沒有嚴格要求,認為孩子煉功不是必須的。

師父在多次講法中講過小孩有小孩的修煉狀態,一些同修就理解成小孩子能煉功最好,不煉功也行,當成了放鬆要求孩子的藉口了。師父在《北美首屆法會講法》中講過「如果小孩兒要是能煉功那就非常好」。

這位家長同修的體會是小孩煉功效果最好、最明顯,常人得病被動消業,煉功主動消業。一煉功小孩的天目很容易就開了,皮膚明顯光亮粉白,靜功兩小時煉下來,不好的物質清除了,孩子明顯的安靜、不再躁動了。一週堅持下來,上課認真聽講、寫作業精力集中,很快寫完了。

用法來歸正孩子的行為,認識到孩子「吃苦、受累」是修煉的一部份。在孩子煉功盤腿上要求很嚴,疼是在主動消業,是大好事。每當孩子盤腿動作不標準、或撒賴、或表現的很痛苦時,這位家長同修就要求多增加十分鐘,讓孩子做到忍,多消業。

小男孩五歲開始煉功,現在兩個小同修靜功雙盤都能煉兩個小時以上,大女兒煉靜功,後來能定下來。另一同修家的兩個孩子,家裏捨不得嚴格要求,一個七歲、一個八歲,從來不煉功。送到這位同修家,第一次綁上腿煉靜功雙盤一小時,三天就雙盤兩個小時,不讓孩子哭,否則還延長時間。六天背過《論語》和三十首《洪吟》中的詩,背不過就增加盤腿時間。在這位同修家呆一週時間,回家後一個月,期間每天晚上必須在學法煉功完成後,給這位家長同修打電話彙報,原來學習成績排三十多名,月考考雙百變成第一名。

現在的家庭都是老中兩代人圍著第三代一個孩子轉,而這位同修,一個人督促帶領幾個家庭的小同修,還能讓大一點的小同修每天帶更小的小同修一起學法煉功。

有一個八週歲的小同修一煉抱輪天目就開了,看見師父幫助糾正抱輪動作,煉靜功時看見師父法身坐一圈,上面有大法輪,紅光罩著。

寒假兩個八歲,一個十一歲,一個十六歲,四個孩子一般雙盤兩個多小時。這位同修認為只要能直接雙盤上的小同修,綁上腿煉靜功兩個小時,都沒問題。只是疼的滿臉淌汗,哭的滿臉淚。因為小同修知道是為自己好,也比著盤,還能看見師父在身邊,都願意盤時間長些,還感謝家長同修的幫助。孩子們表現好時,也帶孩子們出去吃飯、購物、寫真相標語,給孩子們以鼓勵,讓孩子感到幸福。

(這位家長對孩子煉功尤其是綁上腿煉靜功的要求,根據各自的情況對待,不建議直接效仿。)

5、帶孩子一起做證實法的事情

這位家長同修經常帶著孩子一起講真相、救人。告訴孩子甚麼事情也沒有救人重要。孩子會把過年的壓歲錢捐給資料點,平時寫真相幣、寫大法標語等。這位同修說,哪怕生意上吃點虧,只要能多救人就做,有的生意能多掙錢,但不能救人就不做。

這個家庭,家長都是初中文化,沒有能力對孩子輔導甚麼功課,就是在學法修煉等方面全面對孩子嚴格要求。

這位同修的女兒現年十六歲,九八年得法,期間中斷過,零六年又開始修煉。學法煉功嚴格要求一兩個月後,學習成績開始明顯提高,在初二下半學期,兩千多學生,月考成績排名從二百五十八名開始,升到一百三十七,七十二,三十八、最後到第五名。初三課程緊,每天仍然堅持背法半小時,煉兩套動功,順利考上重點高中。在綜合素質心理測試中,評價結果「優」,專家說先天的東西保存的真好!

上小學的男孩,兩個班一百多學生,從倒數第七名,一年內變成第四名。畫畫獲國際銅牌獎項,國際象棋在區裏比賽獲第三名。

小同修們養成了為別人著想的習慣,出門替大人準備要帶的東西,幫助大人做家務,給大人洗腳。平時自己洗衣服、做飯。

6、舉辦明慧班的體會

為期九天,每天先背《論語》、《洪吟》或《洪吟二》,人到齊了,開始看一講師父講法錄像,然後教煉功動作,聽明慧小弟子廣播節目,看正見網上下載的動畫、閃畫,根據情況講傳統文化故事,談體會,小同修們非常願意聽故事。

後幾天,動作都比較準確了,開始煉功,動功、靜功各半小時,小同修比學比修,都能堅持下來。有的小同修在家不能雙盤,在明慧班集體煉功中,半小時靜功疼的滿臉是淚都堅持下來了。

通過九天班,家長同修有了一個交流的機會,在法上認識到帶好小同修的重要性和應盡的責任;向內找也發現一些變異的觀念,增強了帶好小同修的正念,明確了一些方法和經驗;也認識到重在平時堅持,建立家庭教育的新秩序,明慧班只是個輔助;而小同修們得到了一次熔煉自己的機會。應家長的要求,每週或隔週利用半天時間,專門組織小同修學法煉功交流。

總結後覺的課程內容準備上還應更充份,還可以增加教唱大法歌曲這方面內容,在引導小同修遇事向內找,如何自覺高標準要求自己方面,需要多交流。

在如何教育孩子方面歡迎同修,從各個角度討論交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