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門關轉一遭 終於明白救命的法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七日】法輪大法太神了。慈悲的李洪志師父把我從鬼門關拽回來,救了我的命,我由衷的感謝法輪大法和師父的救命之恩。

我現年六十歲,湖北省十堰市退休職工。我過去身體很好,不怎麼看醫生。因受中共無神論的毒害,對神啊、佛的也是不信,注重金錢和現實,追求的是物質享受。甚麼氣功啊,修煉啊更是不屑一顧,而且一味的排斥。所以對我妻子修煉法輪功(她煉法輪功已十幾年了)極力反對,聽不進她耐心的反覆規勸,對法輪功的材料不聽、不看、不信,更談不上我相信法輪大法了。

中共打壓法輪功以來,尤其是我妻子因煉法輪功被關進看守所一年多(零九年八月~二零一零年九月),還被非法判刑(緩刑)後,我把責任都推到大法和我妻子頭上。我不僅不同情她,反而怪她,怨她,把怨氣都撒在她頭上。罵我妻子,罵大法,罵師父是經常事,掛在嘴邊,常常脫口而出,不假思索,不管輕重,不計後果,自以為聰明,為此我造了不少的業。造業就要還,也應了所謂「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那句話。身體一向健康的我,就在去年十二月中旬病倒了。

那一天,我突然感覺頭昏腦脹,天旋地轉,視力模糊不清,身體歪斜,不由自主,大腦一片空白,送去醫院搶救,進行了全面檢查,結論是:腦血管大面積梗死,才六十歲的人像是八十歲人的大腦,而且小腦已經萎縮,病情危重。但沒好的醫治辦法。醫生說只能維持現狀,打打軟化血管的針,後果難說。

當我知道這個情況時,腦袋就像炸開一樣,我人全懵了,傻了,癱了。我才六十歲啊,剛剛步入花甲之年,難道我的生命就到此結束了,這不全完了嗎。要是死不了癱在床上可咋辦?我痛不欲生,我不甘心啊!我這是造的甚麼孽啊!在這生死攸關時刻,我妻子很自信地對我說:「老何,不要怕,快求大法師父,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說:「管用嗎?」「管用,心誠則靈,就看你信不信,心誠不誠。」她很自信地說。「可我罵過大法,罵過師父,造下那麼大的業,師父不怪罪我嗎?」我還是有點擔心。她肯定的說:「你過去是在迷中,在無知中造的業,只要你從此相信大法,虔誠的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向師父認錯,並真心退出你所加入過的中共的團、隊組織,就會起作用,就可能會有奇蹟發生的,快快念吧!」

事已至此,我還猶豫甚麼!我還怕甚麼,那就按她說的辦,我首先表態同意從內心退出所加入過的中共團、隊組織,同它一刀兩斷,再無瓜葛;並從內心懺悔自己此前罵大法、罵師父的過錯,請師父寬恕,從此我一定相信大法、相信師父,並支持大法,彌補過錯。然後就開始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雖然我當時還不完全相信能起作用,帶著試試的心,但卻邁出了重要的第一步)。

這一天是我住院的第二天,即公元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七日。說來真神,從我開始念這九個字後,身體感覺越來越舒服,感覺病情越來越輕,那種感覺只有當事者能體會的到。為此,我信心大增,當然也更虔誠了,就這樣一遍接一遍的念著,到住院第十二天(十二月二十八日),再去做腦血管造影檢查,結論是「腦血管正常了」,連醫生都感到驚奇,不可思議,但我明白是怎麼好的。

於是,我越來越相信大法了,越來越虔誠的敬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也很快恢復正常,到今年元月四號,前後僅住院二十天就痊癒出院了。

我今天把這過程如實寫出來,一是感謝大法師父的救命之恩;二是用我的現身說法,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李洪志師父是清白的,是被冤枉的。共產黨打壓法輪功是完全錯誤的,千萬不要再相信中共欺世的謊言。願世人都相信大法,支持大法,都能從中受益得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