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慈悲善念救度自己周圍的人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二日】我曾是北京一個基層單位領導,一九九五年底,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在慈悲偉大的師父的呵護下,走到了今天。其間,經歷了邪黨人員的非法關押、洗腦、監視等迫害。我深知要在法中勇猛精進,時時處處用善念對待,救度被邪黨毒害的中國人。

一、邪黨人員利用妻子監視我 我用善心救親人

我的單位在北京,這裏既是中共邪惡的老巢,也是人們中毒最深的地方。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邪黨讓各單位去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否則,單位一把手的官職也會受影響,甚至撤換掉。因此各單位為了自身的利益,對大法弟子採取了各種迫害手法。

我的單位利用我妻子,處處監視我,然後向邪黨人員彙報。開始時,我並不知道,單位派人跟蹤我時,我的去向行動,他們掌握的一清二楚,我還以為他們有多麼先進的設備,即便是這樣,我該去發資料,還去發資料。

我想,我妻子不明真相,這不能全怪她,自己也有責任。就這樣,我善意的對她,慢慢的她也好起來了。接著,我幫助她發表了她親自簽字的嚴正聲明,她還同意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以後我給她讀師父的經文和《明慧週刊》的一些故事,她也聽進去了。有一次,我給小區裏一個幹部做了三退,他愛人知道後,把我告發了。當時,在社會上告發一個法輪功修煉者會得到不少獎金。

我還不知道有人告發我了,單位領導把我妻子找去了解情況,我才知道有人告發我了。單位領導總是找她,不找我,我就對她說:「一人做事一人當,以後讓他們找我好了。」慢慢的,我就知道她在監視我,我向她說明這個問題後,她也沒有反駁。以後對她,我還是一片善心,不把矛盾激化。她的轉變也確實很大。

有一次,小區裏的一個人問她,說法輪功到底怎麼樣?她說:「法輪功本身是好的,就是他們老出去發資料,我不贊成。」回來後,跟我說起這件事,我說:「說我們發資料是去救人,誰能見死不救呢?再說我們法輪功(學員)從不幹壞事。」她聽後也沒說甚麼,我感覺她是在認可。

現在家庭環境好多了,妻子也不反對我學法煉功了,也不反對我講真相了。我每天堅持煉功,她有時還和我一起煉。她因對煉法輪樁法感到太費勁,打坐單盤都盤不上,她吃不了這個苦,以後就不再煉了,但也不再反對法輪功了。

二、善心對待所遇到的人 勸人三退

有一次,小區裏的治安巡邏隊在巡邏時,發現牆外貼了一張「法輪大法好」的標語,其中一個人說是我貼的,鬧的滿城風雨。以後我找到這個人說:「你不要反對法輪功,你看現在那麼多貪官,國家都不管,我們煉法輪功做個好人,還不行嗎?」她說:「我不是反對法輪功,只是懷疑。」我善意的跟她說:「以後你不要這樣做了。」她說行,以後再也沒發現她幹反對大法的事了。

不管多難,我心中始終裝著證實法、救度眾生這件事。只要有機會,我就講大法的美好,勸人三退,要做個好人。不管怎麼樣,聽的或不聽的,我都用善心去對待,向內找,多找自己的原因,不怪別人。

三、處處為別人著想

我在單位裏,有個專車,自己很少用,下面的同事隨便用。我上下班,每趟都是十多公里,都堅持騎自行車,從不用專車接送。

在單位裏有甚麼好處,我都是先想著同事,寧可自己沒有,也不侵佔別人的利益,處處為別人著想,因此單位的人際才搞的很好,真是上下一條心。主管我們的領導說:「我最放心的就是這個單位。」

有一次,我去石家莊,在火車上,遇到了一位五十多歲的老太太,她想讓在通化當兵的女兒陪她去看眼睛,女兒請不了假,她到北京同仁醫院去,也沒掛上號,慕名到石家莊一個私人診所去看,正在發愁呢。我知道後,扶她下了車,坐出租車,幾經周折把她送到了診所。她一再感謝我,說她在延安開了一家飯館,歡迎我以後去,並說若是沒有我,恐怕找不到這裏。我把她送到後,又坐出租車把她送到親戚家。出租車司機聽說後,一定不收我的錢,說現在還有這麼好的人,真是少見。我一定要給他錢,他說,那你就給個半價吧。我還是照原數付了錢。他說我今天算是碰到好人了。

四、勇猛精進 用慈悲的力量救度更多世人

師父在《曼哈頓講法》中說:「真正慈悲的力量能解體一切不正的因素」。我老是埋怨自己悟性差,雖然這和根基有些關係,但還是要不斷的提高悟性。我在慈悲心的問題上悟了好長時間。我們沒學法之前,都被情左右著,修煉大法後,慈悲心一出,看眾生都苦,對誰都要善,無論是你喜歡的,不喜歡的,甚至反對過你的人,都用善來對待。大法弟子都要修出慈悲心來,這樣救度眾生才有力度,才能排除邪惡的干擾迫害,發正念才有威力。

有一次,我在院子裏勸退了一個人,他老婆把我告發了,並罵我。我沒往心裏去,也沒吭聲。心想可能是上輩子欠她的,無論她對我甚麼樣,我對她都要善。雖然我還理解不了慈悲的真正涵義,但我事事處處都用善去對待。

不當之處,請批評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