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警官:從人路走向神路(1)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七日】我是中層領導,管理著八十名素質不高的警察和五十多名保安,這些人吃喝嫖賭,坑矇拐騙,黑白兩道,樣樣精通,這群人招來是領導收了錢的,進一個就是幾萬。我問他們怎麼進來的,他們說:「蝦有蝦道蟹有蟹道,我們進來也是各行其道,說到底是金錢開道。」領導跟我說:「你去把某隊這個爛攤子收拾好,把它理順,只有你的威信才能鎮住他們。」

──本文作者

法緣師恩

語言難表師度恩,
淚面赤心獻師尊。
以法為師修心性,
宇宙特性同化心。
拋卻凡夫名色利,
輕身精進神路行。
救度眾生講真相
成就佛道神威名。
助師正法新洪宇,
功成隨師返回程。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把自己得法修煉十六年的心路歷程作一份記錄,請師父與同修審查。

一、落入紅塵,雖生如死

我是一九九五年五月份與大法結緣進入修煉的。在這之前我是一名警察,老師和家庭的教育使我養成了誠懇、正直、好學的性格,忠於職守,勤奮工作,多年來立功受獎,先進工作者、嘉獎、榮譽和各種稱讚,如業務骨幹,先進生產者,公安業務全面的優秀警員。哪裏的基層領導、警察違法被控告,總是抽調我去進行調查,調查中請吃不去,送禮不收,如實的取證,不偏不倚的搞清問題,如實的寫出調查報告,據法、依紀,提出處理意見。有的被法辦,有的被開除出警察隊伍,有的被撤職,有的被處分,因此得罪了一些小人,他們揚言用五至十萬元買下我的人頭。

我忘命的工作,在群眾中口碑較好,十六年來年年要求加入邪黨,總是被拒之門外,小人的嫉妒,被利用而不被重用。在那幾年,邪黨的經濟快走入崩潰,不得不提出重用知識份子,使用業務骨幹,因此,我被破格提為刑偵隊長,奇怪的是提拔十天又突擊加入邪黨,以後又調機關任職。

二十多年來拼命工作,落下一身醫學說不明治不好的病,突發性頭痛,不知甚麼時間發病,痛起來腦中如雞啄,坐臥不安,吃止痛片從半顆、一片到最後的五片才能止痛。又發現走路腳無力突然跪下,又發現頭一熱一涼眼睛一黑就倒下,有時倒入水中,有時倒入溝下,幾秒鐘清醒後又爬起來。中醫、西醫各科專家各說不一,醫院住過,藥吃的也不少,就是不見好轉,覺的活到了生命的盡頭,站著想躺下,躺下想起來,吃飯想吃才能吃,不想吃馬上就得放下,否則強吃一口就會把吃進去的全部吐完。

在生活無望與絕望下,我給妻子留下遺書說:「對不起你們母子,我已經到了人生的盡頭,覺的隨時會死去。孩子大的上高中,小的上初中,我也不想死,但活的心已經死了。你一定把他們養大教育成人,找一個能容的下兒女的人成家。」妻子哭著勸我說:「現在醫學很發達的,只要活下去,總會研究出好的辦法治好你的病。你不為我們想也要為你老人想,他們都需要你。你是一個至孝之人,總不能白髮人送黑髮人、落下一個不孝的罪名。」這句話如雷灌頂,要為孝敬老人而活下去,我從那時開始就買了幾百塊錢的佛教、道教的經書和易經的書,想從中找出能治病的辦法。幾年過去了,也拜訪過名山聖地,佛寺道觀,均無獲得生命的真諦,思想那個絕望,真是在紅塵中求生而難,死又不能,可用即生如死來說明當時的心情。

二、《轉法輪》師父開示我生、老、病、死的因緣

一九九五年五月是我生命中的轉折點,我永生難忘。友人的女婿來找我辦事,見我滿書架都是佛經、道經、易經等書,他說:「叔叔,你喜歡佛道兩家嗎?」我回答說:「為活命找一條生路呀。」他說:「我有一本大法書你一定喜歡。」我就問甚麼名字,他說是《轉法輪》,是你從未學過的上乘佛法,我說好,你給我留下吧。他說:「書不好找,我只有一本,我也要學,你只能這兩天看完,我要拿走,如果你喜歡以後我再給你找一本。」我說:「好,今晚我就開始看。」

當晚我值班,告訴下屬你能處理的事自己處理,實在處理不了的事才能叫我,我有急事要處理。我一打開《轉法輪》見到師父的法像,呀!好年輕喲,心中覺的這個人了不得,但是說不出為甚麼了不得(「了不得」是當地方言「了不起」的意思)。我一晚上讀完了這本書,一下打開了我的思維,我終於找到了一直想找到的路,原來宇宙的真相就是真、善、忍為最高佛法。要想了解得到真、善、忍的法理,首先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點。我原來學的佛、道兩家的法都是低層次的東西,是從持戒中得到的一點皮毛。

我第二次讀完《轉法輪》,心生喜悅,意猶未盡,沉思後,我終於明白了我得病是人生生世世業力造下惡果,生老病死,富貴榮辱,貧窮殘缺均是自己生生世世所為,是現世現報的結果。當人輪迴於紅塵,在名、利、情、色、欲相互爭鬥中拼殺,都在損德,損完德以後下地獄,此時我發自內心的對師父說:「我要修煉我要返回去。」半個月以後他從北京給我請回了老師的《轉法輪》和《轉法輪卷二》,師父的法像,《論語》,煉功帶。工作之餘我就學法,一個星期以後,我覺的功法我做不標準,於是,大熱天我往返兩百里路去他家用了一個中午學會了五套功法。

那時沒有集體的煉功點和學法,很難精進,我就打聽到城裏有煉功點,我就去城裏學法煉功,這時我就想到要戒煙。可是我已有三十六年的煙齡了,二十多次都沒有戒煙成功,妻子為幫我戒煙使用了各種辦法──不給錢,叫孩子來搜煙,吵架,規勸,都戒不了,最後我說戒煙不行只有戒飯了。學大法後,我明白師父給我們淨化身體,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我們煉功人不是講淨化身體嗎?不斷的淨化身體,不斷的向高層次上發展。那你還往身體裏頭弄,你不和我們正相反嗎?」「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想你就應該把它戒掉。」我就下定決心戒煙。

當聽說我要戒煙,同事買來幾十元一包的煙共十多包摞在我的辦公桌上來引誘我,然後讓我抽。我拿了一支就是點不燃,五天後我一支煙也沒有動。他們見我做到了,全都把好煙搶跑了。從那時到現在十幾年來我從未吸一支煙,三十六年煙齡的我居然神奇的戒掉煙了。

三、正念消業

當我決心言行按真、善、忍做到時,師父為我清理身體。一天半夜頭痛醒了,坐臥不安,汗水長流,腦袋如雞啄,我使勁用手箍著頭抵在牆上,實在不行了我就問天,為甚麼對我不公,心中直叫:「媽呀,媽呀,好痛呀!」我堅持學法也不行,打坐也不行,總是一個勁的痛,一會兒在床上坐一會兒又在客廳裏來回走,兩小時以後還未減輕。這時我想還是吃止痛片吧,於是拿了五顆,又想起「是藥三分毒」,師父說過:「我們就要把他的身體給以淨化,使他能夠往高層次上修煉。」(《轉法輪》)當人還是當修煉的神,由自己選擇,我想煉功人要明白消業就是還債,於是我把心一橫,把五顆藥扔出了窗外,我心想痛死了也得法了,下一世也要接著修下去,我要以命來證實法,痛死也不吃。

我昏昏沉沉的坐在床上,一分一秒的堅持著背「‘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其實就是這樣,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轉法輪》)我迷迷糊糊的倒下不知甚麼時候睡著了,早上醒來時發現頭顱如卸下金箍,很輕鬆。過去我必須在記事本上記下第二天要辦的事,否則會忘記,從那以後我的記憶力恢復了,直到現在沒有再頭痛,也沒有再吃一粒藥。我悟到了這樣的法理,只要信師信法,按法中的要求做到了這才是真修,否則是假修。你真修了,師父甚麼都能辦的到,修心就是要改變常人的觀念,學法要以法為師,有人無人都得用心去做到,這就是在法上真修。

接著又給我清理腸胃,我出差拉肚子,十小時拉了二十多次,黃水、綠水、黑水拉個不停,我心裏明白,這是師父在給我清理內臟,根本不覺的是病,只想到快點消業,不久又重複的拉了二十多次,都能坦然過關,從未影響工作。二十多年的慢性腸胃炎,慢性痢疾,腸胃病無藥而癒了,現在想吃甚麼就吃甚麼,冷熱酸甜,填飽肚子就可以了。過去沒有肉就吃不下飯,突然感覺吃起肉來很腥臭,聞到肉氣想吐,覺的吃蔬菜比吃肉好吃,從此以後我的身體改變了,無病一身輕,走起路幹起活有使不完的勁。

有一次神奇的事,我坐的三輪車鏈條突然斷了,停在路中間,見一輛汽車飛快的衝下坡來,我心想要撞到我了。當時也忘記了下來躲避,心中直呼快停下,只聽見汽車「吱」的一聲急剎車停在了我面前,司機下車罵我: 「瞎眼了!想找死!」我立馬道歉給他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車開走了後,我知道是師父幫我還了一條命,是師父為我善解了這一惡緣。

我多次在路上發現五十元一張的一捲錢,百元票面的一捲錢,我看到也不為所動,想到不是我的東西根本不管。這一時期我很精進,一切以真、善、忍指導我的言行,通過幾次的消業,我悟到了只要在心中了脫人的生死之念,真心修大法,大法就會顯現無窮法力。

四、名、利、色、情捨,真修路上寬

在物慾橫流,道德敗壞的五濁惡世,我有幸修大法,才避免被污染我純淨的心。我是中層領導,管理著八十名素質不高的警察和五十多名保安,這些人吃喝嫖賭,坑矇拐騙,黑白兩道,樣樣精通,這群人招來是領導收了錢的,進一個就是幾萬。我問他們怎麼進來的,他們說:「蝦有蝦道蟹有蟹道,我們進來也是各行其道,說到底是金錢開道。」領導跟我說:「你去把某隊這個爛攤子收拾好,把它理順,只有你的威信才能鎮住他們。」

我去後重建規章制度,給他們上課講做人的道理,給他們說:「你們過去的事我不知道也不追究,我現在能做到的你們也必須做到,如果哪個以後違反規章制度和法律,依法按章處理。」開始我誠心的對待人,給他們上課,講宇宙人生哲學的因果報應定律,從心靈上改變他們。絕大多數表現比較好,能如實的反映情況,我掌握了一些偷拿小事,我在會上講偷盜的可恥,對一個警察來說這是道德的淪喪,是一種輕微的違法行為,但是我給了他們面子,沒有指名道姓。下來以後單獨找他談話,在隊內依紀給以了處罰,之後又通過他們父母、妻子通報他們的工作和思想情況,讓他們管好自己的親人。

以後又查處並法辦了六名警察,上報清理出隊伍的有五名警察,遏制了歪風邪氣,震懾了他們的邪心,工作有了起色,為國家群眾挽回了上千萬的經濟損失。領導發給的二萬元獎金我也分給了大家,大家送了我一個外號叫「鐵隊長」。錯事不講情,小事不違規,私事關心人,困難盡力幫,在他們中樹立了較高的威信。

但是我的搭檔中共邪黨書記是個雞腸小肚的人,想升官又貪財。我的規矩是領導拿中間,大頭發一線,辛苦的、工作好的就多發,做到獎勤罰懶。其它單位是領導獎金上不封頂,下不保底,明暗都搞錢,還要合法化。我單位的工作搞好了,名聲起來了,領導光顧的也多了,來吃來玩的不斷,我不陪吃喝,就叫書記去。年終上級領導的檢查我必須得去,沒有辦法,檢查完了後要吃要玩,見我不發賭資,其它單位都要發,秘書找到我說我檔次不高,要去陪領導跳舞,因此我也就只好第一次陪他們去舞廳。

一進門老闆迎上來,秘書指著我說:「他有錢他是老闆,你們要把他照顧好。」這樣他們各自找小姐跳舞去了。我不想跳也不會跳,剛坐下就一邊坐下一個小姐,動手動腳,我嚴肅的說:「你們規矩點,我是修法輪大法的,對這些不感興趣。今天沒有辦法,陪壞人來玩。你們比我女兒都小,你們不應該到這些場所來掙錢,這不是正當職業。三陪小姐,你以後結了婚如何面對自己丈夫?父母養大你們不容易,希望你為他們爭臉面。你應該去學一個適合自己的職業,比如理髮,美容,服裝等,對你們有好處。」我的正氣與真誠讓她們感動,表示以後按我指的路走做好人,她們說:「父母都沒有這樣教過自己,你真是好人啊!」在這中途我看見兩名女孩哭著跑出來,邊跑邊罵:「簡直是流氓!」我聽見心中很難受。單位給我配有小車我自己開,但我從不用於辦私事,我的威信也高,搭檔非常嫉妒,經常去領導面前誣告我。領導問我怎麼回事,我要求按他告的查,我要求查清楚,每次結果都是我清白無辜。

一次一個領導說:「你又不陪喝酒,又不陪跳舞,又不玩女人,你工作再好也要打折扣。」我說:「你這些混賬話我不愛聽,用公家的錢吃喝嫖賭,你們終究要葬送自己!」他說:「我們的原則是要壞大家壞,你一個人不壞我們不放心不敢幹哪。」我想了幾天後得出了結論,在這五濁惡世,人們道德淪喪,我難以承受這種環境,我一不想升官,二不想貪財,三不愛色,只一心想修大法,做一個高尚的人。我決定向領導提出辭職,我找到書記和處長說:「我辭職不幹了,不是我沒有能力幹,也不是我幹不好,是我不能溶於這個世道和環境。」

很快我無官一身輕了,但在內部嘩然,有的說可能犯錯誤了,有的說可能本事還是不行,有的說是把領導得罪了,職務給擼了……過去在我面前點頭哈腰的人現在也神氣了,翻白眼了,在背後亂造一通。我聽後雖然難受,但是想到這是對心性的魔煉與提高,我也就置之一笑,他們是凡人,哪知神仙意。

我有了充份的時間學法、煉功,週末我都到城裏的煉功點集體學法煉功,參加交流。這段時間我提高的突飛猛進,出差就買《轉法輪》,買了十多套,送給親人和朋友,送給困難的同修,心中總想著洪法,想讓更多的人得法修煉。行為純真善良,走路一身輕,面色白裏透紅。很多幾年不見的朋友說:「你變了,你的身體變好了,特別善良,沒有過去的爭鬥心。你講出的話我們愛聽,跟你在一起聽你修煉的體會對我們來說也是一種享受和感悟。」我覺的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我無法用世間語言對師父感恩,我跪在師父的法像前淚流滿面的說:「師父呀,弟子沒有見到過您,沒有親自參加師父的傳法班,我只能把我這顆赤誠的心獻給師父,一定要回到我來的世界,回到師父身邊。」

我心中裝著法,別人出差每月報千元的「床腳」費(買假發票來填報高額住宿費,住朋友家,沒有請客也報招待費)。而我只憑實情報銷,到退休時兩袖清風,一身正氣,現在連房子也買不起。兒子買房首付十萬,我又得借六萬。別人和我一樣的職務一樣的負擔卻擁有兩套以上的商品房,有汽車。妻子罵我是窮鬼命,別人甚麼都有,別人送禮也不要,連煙也不願意抽別人的一包,我們現在還租住公房!我笑著說:「別人有的,不正當的,我沒有,別人想有想要的他沒有,而我有。無病無災的生活,只有真修弟子才能得到,常人想得到太難了。你看我身邊的同事,有的沒有到退休年齡就死了,有的剛退休兩年就死了,現在活著的經常住醫院,常年吃藥,怕死去就保健,卻保而不健。你看我修煉十多年病好了,現在與藥無緣,好壞冷熱都可以吃,我現在的觀念是醫院是為常人開的,與我們真修弟子無關,從人的觀念轉變到神的觀念,一切都是海闊天空,只有師父的法改變了人心才能得到,這才是真正的實惠。」

(未完,待續)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