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中共「說不」並不難

由拒絕答題想到的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中共在中國竊取政權後,中國百姓便過起了夢魘般的生活,土地改革、工商改造、取締會道門與鎮壓宗教、反右運動、大躍進、文革、六四,再到迫害法輪功,中共這個為禍中國半個多世紀的惡魔,造成八千萬中國同胞非正常死亡。同時中共靠謊言和暴力實施對中國民眾嚴格的精神控制和洗腦,使百姓對中共指令一味機械的服從,不敢「說不」。然而在《大紀元時報》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後,該書在中國大陸迅速傳播,中共的邪教本質和流氓本性被徹底揭穿,人們認清了中共的真面目,逐漸擺脫出它的精神控制,現在中國從上到下沒有不罵中共惡黨的。在這種情況下,我發現對中共「說不」已不再難。

很多單位的中共黨委經常搞一些所謂答題,都是讓照抄答案的,其中有些題是給中共唱讚歌的,我們單位也是。雖然每次職工都罵他們是「吃飽撐的」、「閒的沒事幹了」、「浪費資源」、「形式主義」等,但還是被迫答了。開始我覺得好像無可奈何,心裏又特彆彆扭,就不答也不交卷,糊弄過去。後來我突然間明白,我有權堂堂正正的拒絕啊!你中共本來不好,憑甚麼非讓我說你好啊?!再發題,我就直接說「不答」。別人看我這樣,也不答了。本來誰都很煩它搞的這一套嘛。事情也就過去了。我心想,對中共「說不」並不難嘛!

我在網上也經常看到一些官員、警察明白了法輪功學員信仰真、善、忍合法,講真相無罪,對中共的迫害指令「說不」,本著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原則,直接或間接的保護著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不做中共替罪羊。

比如,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明慧網文章中《明白真相的警察》中說:二零零九年春季的一天,我們中學同學聚會。當我問到一個男生在哪工作時,他說「在某某區公安分局工作。」我說:「你是警察呀,那一定對‘法輪功’很敏感了?」他爽朗的笑了,說:「老同學,你煉法煉功,我早有耳聞。但是我告訴你,我從來都沒有迫害過法輪功。我們也接到過群眾(不明真相的人)舉報的,隊長就告訴我們:‘把警笛打的大大的,到那地方繞三圈,就給我回來!’」。

還有一篇說:十月一日,遼寧省葫蘆島市某鄉鎮一個村長的兒子結婚,本地一派出所所長和一些幹部去送禮,在婚宴上談起了法輪功。這位所長說了下面一番話:

「我跟法輪功打交道九年,我的親友中也有學的,法輪功祛病健身是絕對有效的,他們當中確實有些神奇的事,誰也解釋不了。我對他們的經驗是:幹我們這行的,管啥事都可以,唯獨法輪功不能管,不管沒有事,越管事越多,誰管誰倒霉。

今年開春有一個舉報的,說法輪功聚會了,我說‘願聚不聚,沒工夫管那閒事’。那人當時就蔫了。我這幾年沒抓一個,上邊滿意,下邊高興,我落個清閒,何樂而不為呢?」

中共現在是外強中乾,行將就木。二零零二年六月,貴州平塘掌布鄉發現一塊二點七億歲巨石,於五百年前崩裂的斷面驚現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人們知道了天要滅中共的天象,越來越多的中國民眾敢於站出來對中共「說不」,不再與中共惡黨為伍。現已有超過一億中國勇士用真名或化名在海外大紀元網站聲明三退(即退黨、退團、退少先隊),解除了為中共賣命的毒誓,選擇了光明未來。

當我們更多人把心中所想付諸行動,退出中共所有組織,拒絕中共所有指令,中共就會形同虛設,直至在中國徹底「人間蒸發」。在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中華兒女靠勤勞和智慧必將重塑中華民族歷史的輝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