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說「溫飽思淫欲」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日】在《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有這樣一段問答:

「弟子:您說過色心不去絕對不得圓滿。目前還有很多弟子色心不去,請問圓滿的單位是甚麼,單位是以粒子計算嗎?

師:沒有那個說法,胡思亂想的吧,我沒給你們講圓滿與單位有甚麼關係。大法弟子啊,色慾是修煉人的死關我早就講過了,被常人的這個情帶動的太兇、太厲害啦。連這點事情都不能自拔,看來舊勢力當初把這樣的安排到大陸的監獄裏才能改,是不是?在那樣嚴酷環境下看你還咋樣。是不是太安逸了才這樣的?那些不去此心而找藉口的都是在自欺欺人,我沒有給你做過甚麼特別的安排。」

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反反復復去色慾之心,本來已經很久沒有夫妻生活了,但是最近又開始受情慾的干擾,表現很強烈。我多年來早已經請師父加持,從各個空間清除色慾敗物質,所以丈夫這幾年來一直沒有這方面的需要。家裏沒有任何常人的雜誌刊物報紙,看到不好的東西我就扔,家裏不要亂七八糟的廣告、報紙和常人書刊雜誌。他也不往家拿色情小說了,也不下載色情視頻了,他也知道看這些東西是見不得人的。每次夫妻生活過後,我都很後悔,我不斷的警醒自己,一定要下決心修去情慾心,精血之氣是用來修命的,絕不能老這樣泄,這樣下去也不能修了。後來告訴丈夫:夫妻生活就是用來延續後代的。孩子都這麼大了,縱慾除了消耗身體,沒有好處。平時也跟他講,要是不小心懷孕了,不是自找麻煩嗎?要是被逼著墮胎去殺生,一輩子都不會原諒的。漸漸的他也覺得沒意思了,每天晚上只是在自己房間裏玩微機,自得其樂。我也在自己房間裏學法煉功,上明慧網。這樣幾年過去了。

在這幾年中,他沒有這方面的需求了,我倒是出現反反復復的情慾心。當我每次被情慾控制的沒守住心性,去丈夫的房間時,他都把我往外趕。我總是蔫蔫的回自己的房間,同時又暗自慶幸。但是情慾心一上來,腦子裏總有很多對情慾胡思亂想的念頭,髒得很,思想業力也往外返下流的髒話和男女亂搞的邪念。每次把握不住自己的時候,晚上就夢見在廁所裏,很髒的糞便往外溢,連站的地方也沒有,有時還在廁所裏跌倒了。

我看明慧網的文章,有的同修覺得過色關很容易,對男女老少沒有甚麼色相的區別,都是一樣的生命。我很佩服,怎麼人家能達到這一步啊?到了甚麼樣的境界才能看眾生都一樣、沒有色的概念啊?我聽到別人說我丈夫長得帥我就高興,我面對面瞅他半天也不膩,媽媽也說我老愛盯著人看,看甚麼?看長相。為甚麼愛看?因為有色的執著。我悟到,地上的泥不就是高層生命的糞便嗎?真髒,怪不得老夢到廁所。

我原以為倆口子的事,有點慾望沒甚麼。可是到了今天這個狀態就不是這樣了。儘管丈夫不碰我,但當我連著三天晚上死乞白賴的粘在丈夫床上睡後,我覺得舊勢力在迫害我了。開始心裏害怕,背上發冷,我看到許多黑手在我空間場消滅完了又有了。做夢夢到女鬼鑽空子附體害人,夢到「拘留」兩個字。我想起師父的法。睡夢中,我還看到天上有幾個舊勢力的神把一個身穿白衣的仙女捆綁起來扔了下去。我一下子驚醒了,明白我被情慾心害得危險至極了,雖然行為上沒有違背常人的倫理道德,但是思想已經是極其骯髒下流了,滿腦子的情慾在另外空間裏是臭氣熏天。舊勢力虎視眈眈,對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都不放過,怎麼會不鑽空子下黑手迫害把你拉下來!多少同修因為色慾心不去被舊勢力抓住把柄往死裏拖,甚至失去人身!有的同修沒有行為上的實質過失而只有那不該起的一念就被邪惡抓住不放了,從而無限放大直至被迫害慘重。情慾心可不止是割肉鋼刀,而是奪命的惡鬼!

釋迦牟尼佛在修煉時看到魔變的美女來誘惑,就想到其晚上流著涎涕熟睡的不堪,想到其年老得病不忍再睹的衰朽,想到其死後就是一堆骷髏的恐怖,色慾就無從生,情慾就無法起,不動念就不能受到干擾,魔更迫害不了,無法得逞。

常人都講「溫飽思淫欲」。我作為大法弟子,當自己有甚麼閒情逸致沉湎於經營所謂常人的幸福生活、夫妻恩愛、情慾寄託等偏離大法的行為時,想一想天上有無數的眼睛在一眨不眨的盯著自己看,想一想舊勢力在無孔不入的等著把自己往下拉,想一想有那麼多的眾生在即將到來的大淘汰面前絕望無助的神情,想一想師父亙古未有的洪大慈悲和為我們的巨大承受與付出,想一想同修們在爭分奪秒的搶人救人,想一想身陷監獄的同修承受的種種肉體和精神上的嚴重迫害,想一想那些經歷過慘絕人寰的酷刑失去肉身的同修在天上等待著自己一起歸位,想一想我們世界裏的眾生急切等待救度多少年來一直期盼的眼睛,我還會被情慾蒙上肉眼一步步牽著走到懸崖邊上嗎?

不會。沒有甚麼執著是我們修煉人割捨不下的,沒有甚麼東西是我們修煉人放棄不了的。多學法、發正念、向內找,正悟法理,一念即歸正自己空間場範圍內的一切。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