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結下善緣 得法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一日】有一次,單位評先進模範,我想我學了真善忍法輪大法應該高姿態,就選別人,結果大家都選我。回家後我就琢磨,和平時期多好啊!江鬼撐得沒事幹,害的同修們上訪請願都吃了那麼多苦,我也沒趕上,有機會我要是去一次天安門就好了,結果第二天領導讓先進人員去北京旅遊,滿足了我的願望。

第二年又評先進,我想這次我還要當,就自己選了自己一票。結果大家都沒選我,沒想到坐在我旁邊的領導還偷偷掀開看了我的票,就在大廳斜著眼睛瞅著我大喊:有的人自己選自己!大廳裏立即鴉雀無聲,我馬上找到了自己的錯誤,趕緊過去誠懇的說:「你這是在說我,我就是選了我自己,我還想去北京。」大家笑了,他也沒再喊下去。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大家好!

感謝明慧又一次給我們大陸同修提供交流平台和辛苦的付出,使我們在正法最後時刻有機會向師父交上一份答卷!

得法

二零零一年(我還沒開始修煉)我媽從農村老家來找我,說她娘家村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幾年來經常三天兩頭被派出所抓走罰錢、扣押,最近又被扣在縣勞教所,大過麥的正用人的時候,親戚朋友都很著急,看我能不能幫上忙。

第二天,我一上班就說是我親戚的事去找秘書長幫忙,他打了一個電話,然後叫我到主任那去一趟,主任用鉛筆給縣委書記寫了幾個字,我親自坐車到他們縣跑了一天,盡了自己一點能力。

還有一次,二零零三年初,老家一個法輪功學員被關在洗腦班,又找到我,我就和勞教所一個主任,一起到洗腦班要人,我登記後他們一看是省裏的也比較客氣。幸虧積了這麼點德,師父看我還有點良知也就沒丟下我,真是太慶幸了。

其實當時我並不是為了幫法輪功,而是出於一種人之常情,由於不明白真相,還勸過他們,幹點甚麼不好,非得自己給自己找罪受。他們也出於對我感激不停的給我講真相,還說要救我,我覺的很可笑,就你們這樣兒還救我!我活的多滋潤,吃公家、穿公家、錢不少拿,沒事唱唱歌跳跳舞,遊個山玩個水,怎麼能比呢,照顧好你們自己別給別人添麻煩就不錯了,認為他們說糊塗話。他們還幾次要買東西來看我,我不要東西,也不讓他們到家裏來。

一次他們突然和我媽一起來到了我家,又是不停的談法輪功,如果是在他們家我會說他們一頓,可是出於禮貌大老遠來了只好陪著說話。不僅如此,還住下了,還教我媽煉功。他們一直說到晚上一點多,後來我說:這樣吧!你們也別說了,把你們的書給我一本,讓我了解一下看你們到底是怎麼回事。

說過也就忘了,直到有一天父親給我托夢說他很窮,醒來一算到了上墳的日子。第二天回去後母親給我把書拿出來叫我看,我還很納悶,因為早就忘了。這一看就再也沒有放下。

歸正

從此以後,和老家的法輪功同修經常有了來往,每次回去他們不管多忙都來和我交流,我在那裏學會了五套功法和發正念,那時基本處於獨修狀態,默默的用真善忍歸正自己,一改以往的一切不良嗜好。開始的確很難。有一次,單位發勞保剩下好多,我們像以前一樣每個人都拿了一堆,我也挑了一箱子,就那把菜刀也值七八十塊。到晚上下班時,同事們都帶著東西走了,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我在那不停的做思想鬥爭,拿還是不拿,反正大家都拿了又不是偷,就抱了出去;一想書上講了要做好人不能跟別人一樣,就又抱了回來;又一想,師父不是說了要符合常人狀態嗎?反正我不拿公家它也好不了,就又抱了出去,就這樣來回了好幾次,最後還是空手回家。第二天,同事們見我這樣都不理解,以後也就習慣了。

還有一次,單位評先進模範,我想我學了真善忍法輪大法應該高姿態,就選別人,結果大家都選我。回家後我就琢磨,和平時期多好啊!江鬼撐得沒事幹,害的同修們上訪請願都吃了那麼多苦,我也沒趕上,有機會我要是去一次天安門就好了,結果第二天領導讓先進人員去北京旅遊,滿足了我的願望。

第二年又評先進,我想這次我還要當,就自己選了自己一票,寫好把票一扣就走了,結果大家都沒選我,沒想到坐在我旁邊的領導還偷偷掀開看了我的票,就在大廳斜著眼睛瞅著我大喊:有的人自己選自己!大廳裏立即鴉雀無聲,我馬上找到了自己的錯誤,趕緊過去誠懇的說:「你這是在說我,我就是選了我自己,我還想去北京。」大家笑了,他也沒再喊下去,一場難堪到此結束。

護法

有一次回老家,好幾個村子裏大面積出現了污衊大法的標語,同修們商量晚上去清理整體行動,讓我在家發正念,我覺的我雖然得法晚,這也是我份內的事,不能只在大法中受益,就像《轉法輪》中講的:「殺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甚麼呀?」我叫上孩子和兩位同修一組,塗抹了三十多處。

不久,突然發現我這裏也出現了污衊大法的宣傳欄,還用玻璃罩著,我發了幾天正念也沒管事,給領導發了信也沒動靜,那幾天我心裏特別不舒服。那地方二十四小時燈亮著,門衛守著,攝象頭還照著。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就想,下雨吧!下雨吧!下雨我就可以帶上雨披誰也認不出我把它弄掉,結果真下起了雨,我趕緊起來趴著窗戶往外看,不由得說:再大點,風也大點,雷也大點就好了。緊接著大雨傾盆,風刮的樹枝往下掉,雷響的就像在頭頂上炸,我趕緊出去用油漆把它塗了。第二天,領導開始查,上下班的人們經過誰都看的到,但誰都不敢提這事,值班警衛說:攝象頭低著頭也沒照到,領導氣的說:「人為的,都是人為的!」最後不了了之。

講真相

隨著不斷的學法,我也意識到了救人的緊迫,把家裏的親戚朋友想起來的都講遍了,沒串過的親戚也都串了。剩下單位這塊就有點費事,想給誰講還得先提前找到他們家裏放上資料,過幾天再找機會一個一個用第三者身份給他們慢慢講,我們科室基本都退了,就剩下一個領導老吳。為讓他退黨可費了大事,整整用了半年時間。我給別人講道理他就拉偏套,一提法輪功就罵,越有人越來勁。我講方方面面的道理,他講共產黨那一套,他愛看新聞,每天上班一來就給大家講講,也講了貴州兩億年前的藏字石的事,因為電視沒報導最後一個字「亡」,邪黨徒都感到是他們的一種榮耀;我還不知道這事,當時沒了詞。

後來我抓住同事們喜歡收藏的愛好,就宣布:我認為法輪功的東西以後肯定會價值連城,如果誰要見到千萬別扔一定要給了我。還真有給我的,大家都知道是撿的,所以我可以邊看邊講,還故意在辦公室放兩天再拿走,主要是想讓老吳看一下開開竅,可他就是不看。

不久,外科室的一位同事拿了一摞購物券,給我們發,說商場搞活動,拿購物券買東西,不但便宜還送一年的報紙。我們去了一看人太多,不想排隊就回來了,他媳婦是商場經理。那天,他又過來,我們問他:「報紙開始送了嗎?」他說:「別提了,報紙送不送不知道,反正報箱是給訂上了,我每天出來都摸一下。有一天,我一摸真有了,還挺厚,拿出來一看,是用報紙包著一個白皮書,上邊寫著《九評共產黨》,一條一條的說的真對,總不會用報紙包個《九評共產黨》後邊就沒戲了吧。」我說:「不會,你把那本書先借給我們看看。」我看他有點猶豫接著說:「我們看完不要,會很快還你的。」這樣我拿著同事拿來的《九評共產黨》,在辦公室邊看邊說,放了好長時間,這個老吳,還是不看、不說、也不表態,還貶我:「吃著共產黨、拿著共產黨、說著共產黨不好……」我說:「老吳,你這話說的可是一點也不對。你這樣想想:如果共產黨們一生氣都上吊死了,我們該幹啥還幹啥,好像一點影響也沒有吧?如果世界上只剩下幾個共產黨,他們抱著電話還能活幾天呢?是水載了舟而不是舟載了水,你說對吧?」他氣呼呼的走了。

有一天,同事們在一起又談起了法輪功,大家都說好,他就開始罵。那天我真急了,大聲喊:「老吳,你別罵了行不行?那麼大歲數罵人多難聽啊!」那陣子我對他都有點想放棄了。

沒想到下午一上班,有一個同事給我一本小冊子,上面有藏字石說明,還有圖片「中國共產黨亡」,這使我又來了精神,趕緊找到這位吳領導,我說:「老吳,你快過來,你還記得前段時間你講的藏字石嗎?電視播的那個。」他說「是啊。」我說:「你說的很對,只是少說了一個字。」他問甚麼字。「我不敢說,」我說著就把圖片舉了起來,大家都看了看,他也非要看,我有意不給,還故意說:「你共產黨不能看這個,可不能讓領導犯路線錯誤。」他氣的不行。

快下班時我在大門口等著,見他出來趕緊追了上去,用紙包好放在了他的車筐裏說:「吳領導,你真的不能在單位看,這對你不好,回家慢慢看吧,明天記著還我,我還沒看完呢!」看出來他很感動。

第二天,我一早就去了單位,還給他在食堂打了兩個雞蛋。那天他遲到了,來的很晚,我一見他來了就高興的叫他:「老吳!快點,我還給你留著兩雞蛋呢!他們都想吃我就不給,就得給你留著。就我倆歲數大需要營養,你快吃吧!」他說:「謝謝你,我真的吃不下。」並把小冊子遞給了我。我一看可不,他臉蠟黃、滿頭虛汗。我說:「看你這麼難受,別來了唄,趕快回家吧,有事我照看行了。」他沒進屋就走了。不一會就傳來了老吳住院的消息,說他回家剛要進門,就暈倒在樓道裏了,還吐了一大灘血醫院正在搶救。我知道是師父在給他淨化,肯定沒事的,想過兩天去看他,好好給他說說。還沒等我去,他很快上班來了,我驚訝的問他:「老吳,你怎麼不趁機好好休息一段時間呀?又不是不給你開工資。」他說:「我也是這麼想,可單位有規定,住院夠幾天才給長假,我也想多住幾天,可是和我住在一起的那個,一到晚上就倒氣實在是嚇得慌,在家覺得比平時還精神,歇著幹嘛,就來了。」我說:「老吳,你這次可把我嚇壞了,幸虧你沒事,你要死了我會後悔一輩子的。」他說:「有你嘛事呀?」我說:「你忘啦,你罵法輪功,我說你會倒霉的。」他說:「你哪有那麼大道行!」我說:「老吳,別管有沒有道行,以後可千萬別罵了啊,人家法輪功又挨不著你,幹嘛要仇恨人家?」他說:「不罵了。」我問:「這次想開了沒有?還是把你那個黨退了吧。黨精們都死了,跟死人們攪在一起有甚麼好處?你喜歡它它在那邊也惦記著你,你說你能安生嗎?還有人掛黨魁像說它是神,你家要來個佛、菩薩肯定一家人高興的不得了;現在老毛屍體就在天安門那撂著,抬到你家屋裏你真願意嗎?不是那麼回事,還是早點退出來吧啊。」他終於點頭說:「行,退!」

一朵花不鮮,百朵花滿園,我這朵不起眼的花骨朵,在師父的精心栽培澆灌下,也越來越鮮豔,正在為滿園努力。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們!

合十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