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自焚偽案被誣判15年 韓衛新含冤離世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省安新縣韓衛新修煉法輪功後,胰腺炎和糖尿病不治而癒。在中共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輪功以來,韓衛新多次遭受迫害,二零零零年被迫流離失所兩年;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七日韓衛新和幾位法輪功學員在河北徐水縣山頂用電視放映揭露天安門自焚偽案的光盤,遭到中共警察綁架、毒打和酷刑折磨後被非法判刑十五年。韓衛新在河北省第四監獄被迫害七年,備受折磨,出獄後於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五日含冤離世。

修煉法輪功疾病痊癒,卻屢遭中共迫害

韓衛新,男,一九六五年十月二十三日出生,原在河北省安新縣交通局上班,於一九九八年七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前,他身患急性胰腺炎和糖尿病,只經過短期的修煉,身體由浮腫的二百零四斤降到一百五十斤,由全身無力的症狀變的神清氣爽。他有生以來從未體驗過如此輕鬆的感覺,證實了法輪大法的超常祛病功效。修煉後韓衛新以「真、善、忍」為做人原則,不斷提高心性,做好人,去掉了抽煙、喝酒的不好習慣,對工作認真負責,同事和過去的盟兄弟都讚佩他的為人。可是殘酷的迫害中,他經受了中共長達七年的監獄迫害,身體出現嚴重病態。

一九九九年五月,韓衛新與其他兩名法輪功學員一起到安新縣政府信訪局上訪,反映自己煉功受益的情況,為法輪功爭取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而後,交通局局長王國增、運管站站長孟建設組織三個班每班十幾個人對其實施非法監控,走到哪跟到哪。後來又以值班為名讓其住在運管站二十多天。一九九九年九月他們又把韓衛新弄到交通局四樓看管,怕他到北京上訪,非法關了他二十多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他們又變換手法,孟建設和司機王金聖以旅遊為名,帶韓衛新出門八天,實為控制他,怕其外出上訪。回來後,紀檢書記劉小江問他是否還煉法輪功。韓衛新堅持自己的信仰,為此他經常受到這些人的騷擾。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韓衛新被迫流離失所,當時他的小女兒才剛過滿月,只得由妻子一人撫養。後來不法之徒為獲得韓衛新的消息,還把他的妻子非法關押十多天,幼小的孩子失去父母的照料。

揭露自焚栽贓案,遭綁架毒打折磨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七日,韓衛新和幾位同修在河北徐水縣山頂用電視講真相,播放天安門自焚偽案真相,在回來的路上被徐水縣防暴警察非法追捕。五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當時遭到毒打,一個學員的頭被警棍或磚頭打個大窟窿,被打成重傷。他們把韓衛新拉到徐水縣刑警隊大案組,非法刑訊逼供,把他綁在老虎椅上,用警棍抽打,用電棍電,抽腳的踝骨,用警棍打他的後背,把警棍打折了一根。當天晚上他們指使號裏的犯人一宿不讓他睡覺。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綁老虎椅電擊

第二天逼迫韓衛新幹活裝火柴盒,不幹就打。惡警不許家屬探望,並嚴密封鎖消息,把各法輪功學員分別隔離開,每天用監控器密切注視法輪功學員的一舉一動。法輪功學員每天還被迫在院子裏幹活,還經常被非法提審,每次回來都渾身是傷。惡警們還教唆犯人們暴打法輪功學員。韓衛新絕食抗議非法關押,絕食二十一天,在絕食期間號裏的犯人把韓衛新弄到廁所裏不讓睡覺,一閤眼就朝臉上潑涼水,還時不時地打幾下。

遭非法判刑十五年,獄中備受折磨

後來檢察院下達非法起訴書,為準備上庭辯護,韓衛新才停止絕食。在非法開庭時,幾位學員要求當庭播放插播光盤的內容,法庭不敢放。十月份幾位學員都被非法判重刑,韓衛新被非法判刑十五年,送往保定第一監獄非法關押。

7天後韓衛新等四名學員被送往河北省第四監獄。韓衛新被關押在第四監區,主管隊長高峻嶺。他們強迫韓衛新幹活,韓衛新不幹,幾天後他被送到監獄教育科洗腦班被逼迫強行轉化。每天有三四個犯人跟著,強迫坐小板凳,不坐就找茬開打。教育科主管洗腦的惡警李利科,指使幾個犯人用小板凳用力拍打韓衛新的臀部和腰部,板凳都打劈了。他們強迫韓衛新坐到晚上十二點才能休息。早上五點起床,早飯只一個小饅頭,中午晚上各兩個根本無法吃飽,買方便麵他們也不給買,因吃不飽飯常常挨餓,飢餓導致雙眼窩凹陷,不得已撿一樓二樓別人吃剩下扔到走廊的食物。後來韓衛新被迫絕食兩天,他們才允許正常吃。

二零零五年韓衛新被迫害得出現嚴重病態。經監獄醫院檢查為糖尿病二期。二零零六年又檢查出患有肺結核,被關在監獄的傳染病小院裏。二零零八年十一月,韓衛新被迫害得突發糖尿病併發症,出現生命危險,被獄方送往石家莊胸科醫院急診室搶救,經醫院檢查為胸部嚴重積水,肺衰竭,一邊肺出現壞死,心臟跳動過快,右眼失明,吃的東西不能消化。獄方不想承擔責任與醫療費用,通知家屬去醫院。韓衛新的妻子、兒子、姐姐、姐夫等人輪流前去照顧,家人一看非常震驚,只見人已病入膏肓,曾經體重一百七八十斤、一米八的健壯的小伙子,只剩一把骨頭。獄方每天派四名獄警日夜輪番監守在病房門口,除家屬外嚴禁無關人員進入病房。此醫院在石家莊北進入一百零七國道三四公里處。韓衛新在醫院一樓急診室,臥床不能自理,瘦得皮包骨頭,每天輸液,隨時有生命危險。韓的家人被迫支付住院費兩萬多元。家人連續三次要求保外就醫,均遭獄方無理拒絕。

二零零九年三月,在韓衛新病情極其嚴重的情況下的,監獄通知韓衛新的家屬接人,要求安新「六一零」、公安局出證明,可這些人拒絕出證明。三月六日,監獄在不願承擔責任的情況,只得同意家屬把韓衛新接回家。

由於韓衛新的身心長期遭受迫害,身體一直不能完全康復。在此期間河北第四監獄還強迫接走韓衛新做身體檢查,檢查其身體狀況非常危險,才將其放回。自那時起韓衛新心理上更添巨大的壓力,身體狀況愈加惡劣,幾次出現生命危險,終於在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五日含冤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