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大學生新學員的修煉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知道自己正念不足,人心在阻擋,我就不斷的學法、背法,之後在講真相中,逐漸有了提高。一次我給大四快畢業的學生講真相,一開始我就問他相信神嗎?他說不信,頓時就覺得講下來有困難,但是我馬上否定了這一念,並想能救了他,同時求師父加持。儘管在講的過程中感覺很膽怯,但他爽快的答應退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讓我快點放下顧慮走出來。
──本文作者

各位同修好!我是零九年八月得法的新學員,是大學生,現在處於獨修狀態。下面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在平時講真相過程中的心得,和學法修心的一些體會。

給大學生講真相

剛上大二時,我就得法了,隨著學法的深入,我明白了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的誓約和使命,我開始嘗試著給身邊的人講真相,但是最開始怕心、顧慮心、疑心和保護自己的心都很強烈,和同學講完真相都會提醒他談話內容保密,總是擔心同學會怎麼看我,救人的效果也不好。

知道自己正念不足,人心在阻擋,我就不斷的學法、背法,之後在講真相中,逐漸有了提高。一次我給大四快畢業的學生講真相,一開始我就問他相信神嗎?他說不信,頓時就覺得講下來有困難,但是我馬上否定了這一念,並想能救了他,同時求師父加持。儘管在講的過程中感覺很膽怯,但他爽快的答應退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讓我快點放下顧慮走出來。

通過學法,修煉的狀態也在提高,同時我也變得更加理智和成熟了,在講的過程中沒有過多的顧慮,救人的效果也好了不少,一段時間內真是逢講必退。但有時放鬆或生出歡喜心時,講真相的效果也會受影響。有的時候也遇到對方明白了真相但就是不退。通過學習《大法弟子必須學法》:「在它們來看,你要能救了我,你得能到了我這層次才行,你得有這個威德,你才能救了我。你沒那個威德、你沒達到我那麼高,怎麼救我?那麼它就讓你摔跟頭、吃苦、去你的執著,然後把你的威德建立起來,你修煉到了哪個層次了,你才能救了它,都這麼幹。」我明白了勸不退是因為自己的層次不夠,要想救更多的人,就得勇猛精進。

和大學生朋友講真相,我也有一些體會和同修們分享。現在大學生大多都被無神論毒害,有一些大學生《九評共產黨》也看過,真相也知道不少,但就是不退,被無神論毒害是其中一個原因。所以針對大學生,我一般會這麼講:先講有神論和無神論,用事實和道理闡述無神論、進化論的愚蠢和錯誤,再簡要講宇宙結構使他明白人類的渺小和生命的龐雜,接下來就講神話起源,五千年的中華文明的發展過程,撒旦教徒馬克思,再到中共的暴政歷史,最後就順理成章的講三退和大淘汰。

這樣講好處就是能比較系統的清除大學生頭腦中的毒瘤,也讓他們能理解和明白三退的意義,勸退率比較高,即使有不退不信的,也讓他知道了最後的出路該怎麼選擇。但也有缺點,這樣講下來,一般會用一到兩個小時,比較花時間,所以為了更快更多的救人,我也在試著精簡講的內容或者同時給多個人講。

捨去一切同化法

一段時間裏我在思考甚麼是修煉,師父說過:「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棄,而不是得到」(《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我悟到,修煉人就是要不斷的同化法,放棄自己的各種執著心,慾望,有所求的心,直至放棄自我,相信與選擇大法,用法的內涵去同化、替代人心和自我,那麼最後,人的所有觀念、思維和舊的因素全部被法替代時,那就是全新的大法造就的偉大的神了。

師父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中說過:「人在這個世間上他只享受著生活過程中給人帶來的感受。我這個說法比較準確了。甚麼意思呢?人覺的自己在主宰自己、我想幹甚麼,其實是在後天養成的一種喜好中的習慣與執著,在追求感受,僅此而已;而真正起作用要幹甚麼的背後因素,就利用著人的習慣、執著、觀念、慾望這些東西在起作用。」通過學法我明白了,我對利益的執著以及虛榮心等,其實就是在追求那種感受,而那些感受是後天形成的觀念,讓你認為好、認為舒服,但它的本質卻是極其低下和骯髒的。

同時,那些不好的生命就通過這些感受來控制你,比如:當修煉人在看到一張美女圖片時,色慾之心就放出強烈的「美好」感受,此時修煉人如果稍微停留一下或者想多看一眼,那麼就上當了,色慾之心就會加強,當修煉人看更「過份」的圖片時,更是在加強他想看的慾望,不能醒悟就會越陷越深。修煉人如果在小的方面縱容這種感受,其實就是在縱容色慾之心了,這樣就危險了。

「恒心舉足萬斤腿 忍苦精進去執著」(《洪吟》〈登泰山〉),對於執著心的捨棄,除了法理上的認識外,還需要修煉人強大的意志,特別是在過關或者做選擇時,是選擇放下執著同化法,還是現實的利益,兩者之間就是人神之別了,「意不堅 關似山 咋出凡」(《洪吟二》〈斷〉)。

在法理上有了認識之後,考驗就來了,在一次買手機過程中,被利益心帶動,幾經波折。由於執著追求手機,想要個好的,買前花了不少時間去看手機的缺點和不足,使本來打算在網上買的我猶豫不決,最後由於各種顧慮去了實體店。由於正念不足,沒有看事物好的一面,結果相由心生,自己求來了不好的結果:價格比網上貴得多,手機固件版本不對,配件被換了,而且還不能升級刷機。追求的美好和實際結果間的巨大差異,強烈的衝擊著人心,能不能放下利益得失,能不能不覺委屈和氣恨,成了我必須面對的關,但正念不足,最後選擇了去從新換一個。

第二天去換了回來,晚上刷完機,本以為此事可以告一段落,結果「更悲劇」的事情發生了,我發現屏幕有壞點,而之前我仔細檢查過卻沒有發現,我最看重的就是手機屏幕,而在屏幕上卻出現了我「最不能忍受」的情況,如此戲劇性的結果,又一次刺激了我的心,在法理上認識,這樣的結果卻不在意料之外,我明白這是我必須過的關,其實每次在過關時,該選擇甚麼都是明確的,就是看有沒有決心邁出那一步。這個壞點也好像在點化我,修煉有漏那才是生命抹不掉的「壞點」。

在決定並做出忍下來的行動後,我知道眼前的這一切都是自己的執著招來的,既然已經發生了,就不要執著於得失,放下人心和執著才是最重要的。師父說:「我不重形式,我會利用各種形式暴露你們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精進要旨》〈挖根〉)。我向內找,找到了執著手機的心、利益之心、有所求的心、怨恨心、不能忍的心、私心,執著得失的心,求安逸心等。

向內找找到了人心,通過學法明白了法理,那麼要做的就是用法去替代人心,我試著讓這個同化法的過程變得明確和清晰,我意想著用法把人心替代掉。當頭腦再反映出不好的東西比如委屈或怨恨的念頭時,馬上背法:「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精進要旨》〈何為忍〉)並想:那個念頭不是我,真我應該要這樣想。這樣不斷的用法去替代,不長時間後,我感覺到那些人心漸漸的沒有了,真的被法替代了,我彷彿真切的感受到了甚麼是同化法,以及大法的威力,師父說:「人就像那個木屑,這宇宙大法就像那爐鋼水。熔人,要是熔一個人那是太容易了」(《新西蘭法會講法》)。

這個過程也使我認識到,修煉不只在於悟到多少高層的理,更重要的是去實修,去放下人心,「我就想:大法弟子擺在你們面前的路只有實修,別無它路」(《甚麼是大法弟子》)。過程中需要的正念和意志是通過不斷學法和同化法得到的。

通過學法我還悟到,人還有一個根本的心,就是有所求的心,所以才會追求感受,而這個心是和為私為我的私心聯繫在一起的,沒有了有所求的心,沒有了私心,那麼生命是不會被這些低下的東西帶動的,捨盡這兩顆心,才能真正擺脫人心慾望以及舊的因素的束縛,才能修出無私無我的正覺。

通過學習師父最近的講法,我悟到,正法已經接近尾聲,只有很少的時間留給世人和大法弟子,得下決心放下一切人心和執著了,走出來救更多的人,這樣才對得起師父與宇宙的選擇,才對得起最後還能走進大法的機緣,才對得起這麼神聖的責任和使命,才對得起師父的慈悲苦度。

層次有限,不對的地方望同修指正,合十。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8/明慧法會--大學生新學員的修煉體會-2490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