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牡丹江六一零頭目李高陽、伊曉峰的罪行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牡丹江市政法委、「六一零」,從一九九九年至今,先後在牡丹江橋北收容遣送站二樓、鐵嶺河鎮警校和現在的機車機動車駕駛員培訓學校等地多次辦洗腦班,對法輪大法學員進行強制洗腦迫害。洗腦班打著「法制教育」、「學習」的幌子,採用誘騙、劫持、暴力等非法手段將法輪功學員綁架到洗腦班,利用偽善、欺騙、辱罵、暴力、恐嚇等手段從精神上摧殘、肉體上折磨法輪功學員。

牡丹江市「六一零」副頭目名叫李高陽。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為了向上爬,一直在利用洗腦班隊以各種手段對大法學員進行迫害。李高陽外表偽善,實質陰險、狡詐、狠毒。他親自或指使手下對大法學員行惡,再偽善的充好人迫使學員妥協。洗腦班裏的每一項罪惡都是在他的直接或間接策劃下發生的,也就是說,牡丹江洗腦班所犯罪惡都與李高陽有直接或間接的關係。

「六一零」惡人伊曉峰及各市縣六一零的惡人,從不經任何法律程序,不出示法律手續,直接使用流氓手段把法輪功學員強行綁架、劫持到洗腦班非法關押。

在洗腦班內,惡人逼著學員看惡毒攻擊法輪大法和大法師父的錄像和胡編亂造的所謂文章,摧殘人的良知,扼殺人的靈魂,毀滅人的道德和正義,幹的都是無法無天,傷天害理的事。在洗腦班裏,「六一零」人員對法輪功學員灌輸各種誣陷法輪功的謊言,強迫法輪功學員違心表態放棄信仰,也就是所謂的「轉化」。對拒絕妥協的法輪功學員,惡人就會進行野蠻的毒打和酷刑折磨,進行暴力「轉化」。「六一零」洗腦班使用的是黑社會手段,他們的這些行為本身就足以證明,中共才是一個真正的邪教。

一、九九年底拒絕洗腦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勞教

一九九九年十月末,「六一零」副主任李高陽,將被綁架的男女大法弟子四、五十人,集中到鐵嶺河鎮第二看守所院裏,公開叫囂:如不「悔過」就判刑一、二、三年;教養一、二、三年。

一九九九年末,中共又在牡丹江橋北收容遣送站二樓開辦洗腦班(收容遣送站位於愛民區中華路和康佳街路口處的中華路上,現叫「救助中心」,實為關押上訪人員的地方),非法關押了三、四十名法輪功學員。這些學員或是當年進京上訪,被劫回後非法關押在牡丹江看守所的;或為法輪功說公道話、向民眾講法輪功被迫害真相而被劫持至牡丹江看守所的,九九年末他們都被非法關押到遣送站洗腦班迫害。其中女學員有十多名。洗腦班內連基本生活必需品,如衛生紙、衛生巾等都沒有。

宮呈閣和大陸千千萬萬法輪功修煉者一樣,由於堅持大法修煉,身心遭受惡黨嚴重迫害。因九九年九月進京上訪,回到牡丹江後,宮呈閣就被牡丹江市陽明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綁架,非法關押在牡丹江看守所,被無理的關押了近三個月後,又被惡警綁架到洗腦班進行強制洗腦迫害。那時洗腦班設在牡丹江收容遣送站二樓。

一九九九年九月,寧軍和同修一道進京上訪,被非法劫持至牡丹江第二看守所,年底被強制關進遣送站洗腦班迫害。王洪林、寧軍、李啟亮等與社會收容人員關在一起。

到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收容遣送站二樓洗腦班中的多名大法弟子拒寫所謂的「保證書」,二零零零年元月二日之後,寧軍、李啟亮、賈昌民、關日安、王洪林等大法弟子從洗腦班被綁架到看守所,而後被轉到位於鐵嶺河四道村的牡丹江勞教所非法勞教。寧軍、賈昌民、關日安、王洪林被非法教養二年;李啟亮被非法教養一年。在勞教所寧軍被迫害致肝腹水,腹部腫脹得像個大皮球,出現嚴重的生命危險;關日安被迫害的骨瘦如柴、神情恍惚,勞教所怕承擔責任,才被迫將二人釋放。

二、二零零三年使用綁架、各種矇騙手段把學員劫持進洗腦

1、破門綁架婦女

二零零三年年末,牡丹江市「六一零」副頭目李高陽伙同牡丹江公安局陽明分局下轄的陽明派出所到牡丹江國營木材加工廠職工張麗敏(女,五十多歲)家,企圖實施綁架。張麗敏不給開門。李高陽就調來消防武警部隊,架梯子欲破窗綁架張麗敏。一個有正義感的鄰居出面指責這種行為,制止了武警們的惡行,使李高揚的陰謀未能得逞。於是李又雇來了開鎖公司的工人,在工人破壞了張麗敏家的防盜門鎖後,他第一個衝進房內把張麗敏綁架到位於牡丹江市愛民區中華路的收容遣送站洗腦班。國營木材加工廠的惡人脅迫張麗敏的丈夫辛師傅支付開鎖公司的費用。

2、以給「安排工作」為名,矇騙大法學員

百貨總公司(牡丹江商務局下屬商業企業)惡人呂立人等配合中共惡黨的「六一零」、公安局、司法局惡人迫害大法學員,先後協助警察綁架和變相開除該公司兩位大法學員于波和景慎峰。

呂立人為了自己的升遷,以勞動合同到期為名,將去北京上訪的大法學員于波變相開除。當于波被牡丹江四道勞教所綁架期間,呂立人配合六一零惡人李長青、李高陽等人的「轉化」陰謀,以給于波安排工作為名,矇騙「轉化」于波,過後卻不讓于波回單位工作。

3、非法關押劫持七旬老人 強制孕婦墮胎

李晶,女,七十多歲,牡丹江市林管局退休工人。惡警半夜從家裏把她綁架到洗腦班,同時把她女兒綁架到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家裏生病的女婿和上學的外孫女無人照管。李晶已經是第二次被非法關押了。她實在想不通煉功、做好人有甚麼錯,這樣三番五次迫害。為抵制迫害,她開始絕食抗議。610歹徒伊曉峰、朱××等不聞不問。李晶絕食五天後發高燒,才被釋放。

張宏藝,女,也是70多歲,退休前為牡丹江市自來水公司檢驗員。她被單位騙到洗腦班,理由是:要開「十六大」了,有人怕大法弟子進京上訪。對一個70多歲的老年婦人,中共怕的是甚麼呢?!

王磊,被610犯罪人員綁架進洗腦班時已經懷孕。惡徒為方便對她下手,遂逼她打胎。王磊按照法理告訴他們大法修煉人「不殺生、不打胎」。市公安局、「610」就串通她工作單位的書記及她丈夫的單位,一起向她施加壓力,稱「打了胎就可以回家,否則就關在這兒不放。」王磊夫婦決定寧可雙雙辭職也要保留孩子。可公司幹部強逼「必須打胎」,並把王磊的父母、舅舅都找來,把王磊的丈夫綁架至市公安局迫害兩天兩夜。在多重的威逼迫害下,王磊被迫打胎。

4、更多大法學員相繼以各種手段關入洗腦班

寧紅,50多歲,曾因堅修大法被非法勞教兩年,因被迫害得肚子腫大得嚇人、頭髮全白了,生命垂危時才被釋放回家。回家後通過修煉,頭髮又變黑了,肚子也消腫了。惡警看她的健康又恢復了,就又把她從家裏綁到洗腦班迫害。寧紅在洗腦班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610」及派出所惡警們很恐慌,編造理由,又非法把她劫持到了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

寧豔,因堅持修煉被非法勞教,剛從勞教所出來兩個月。靠給人打工維持生活,2003年又被劫持到洗腦班。寧豔在洗腦班不配合邪惡,發正念,遭「610」惡徒伊曉峰毆打,把她從床上猛拽到地上,頭被撞了個大包,後伙同派出所把她劫持到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迫害。

趙建國,男,50多歲,曾因堅修大法被勞教一年,剛出獄也被綁架到洗腦班。他家裏上有老下有小、是家裏的頂樑柱。在洗腦班裏趙建國堅決絕食要求無條件釋放,惡徒對他不理不睬、不聞不問,直到他絕食第十天生命垂危時才被派出所接走。即使這樣,善良的大法弟子仍向「610」人員及值班幹警講真相,希望喚醒他們的良知。

付曉帆,從勞教所出來後單位不讓他上班,只好打工賺錢糊口,同母親生活在一起。這次被派出所綁架到洗腦班,仍堅修大法心不動,惡警又把他劫持到勞教所魔窟裏繼續迫害。

宋岩,因為堅持信仰,在勞教所裏被迫害了三年零一個月,後直接劫持至洗腦班繼續迫害。

呂敏、張震,在勞教所裏被迫害一年後到期不放,直接劫持到林口看守所迫害了半年,後又編造罪名非法勞教三年。
在洗腦班遭受迫害的還有安保平、張果濱等多人。他們被迫害得有家不能回、有班不能上,並曾被高額勒索。

收容遣送站洗腦班的院內,由每個公安分局派人輪流值班看守。他們還勾結市裏各派出所的惡警,各單位的惡人,抓捕大法弟子,市裏很多大法弟子的被判刑、勞教、送進看守所或被逼得流離失所。惡警還威逼、恐嚇大法弟子的家屬。把大法弟子鎖在樓中,限制人身自由,無期限關押。每天強迫他們觀看誣蔑、誹謗大法的電視片,逼迫寫所謂「五書」,強制洗腦。

以上這些罪惡行徑都是在「610」惡徒李高陽、伊曉峰、朱××、李長青(政法委書記)等指使下幹的。其中伊曉峰在迫害大法學員上格外賣力,執迷不悟的做邪惡的打手。

三、洗腦班遷移,其罪惡都將被追查到底

牡丹江市政法委、「六一零」還在牡丹江市鐵嶺河鎮警校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這個對外稱「法制教育培訓中心」實際是非法私設的監獄,劫持無辜公民進行洗腦、肉體折磨和精神摧殘。他們還下達所謂「轉化率」的指標,並將此和參與迫害人員的獎金、升遷掛鉤。據悉,「轉化」一名賞金數萬元。

目前該洗腦班遷移到牡丹江市機車駕校(牡丹江機車機動車駕駛員培訓學校)二樓。門口牌子上寫的是:「牡丹江市法制教育培訓中心」,該洗腦班地址:機車路3號,電話:0453-6332399;0453-6369290可乘13路車到藍鳥超市下車。參與洗腦班迫害大法學員的人員有:李高陽(610),趙民,伊曉峰(610),張坤業,張利輝(慧)及邪悟者王淑華等。

今年五月,海林法輪功學員陳宮秋、耿玉芝被海林市興安鎮政法委唐鳳國、曾峰等綁架到牡丹江洗腦班迫害。唐鳳國綁架東和村李學花入洗腦班未遂,李學花被迫離家出走。

十月,寧安市沙蘭鎮中學教師、法輪功學員尹德芝被寧安「六一零」主任張欣藝綁架到牡丹江洗腦班。

十月十九日上午,政法委副書記閆賀成到寧安市職教中心,軟硬兼施企圖帶走正在工作的法輪功學員李紅霞,未得逞。第二天又帶國保大隊穿便衣的惡警賀喜友、尹豔,去綁架李紅霞,拉扯中李紅霞上衣被拽到地上,頭髮散亂,李紅霞奮力掙脫。十月二十一日上午,寧安第一派出所又出動警車到李紅霞家搜查。李紅霞於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上午被政法委書記閆賀成帶領一夥人,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綁架到牡丹江市洗腦班迫害。

依據相關法律,不論是公安局還是所謂的「法制學習班」,都沒有權力超越法律這樣長時間劫持公民(依照現行法律,公安機關強行「留置」應不超過二十四小時,否則就要依法變更強制措施),以上參與迫害的相關人員已觸犯「非法拘禁罪」;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已犯了「非法剝奪宗教信仰自由罪」。以上犯罪行為,違反了《憲法》、《刑法》、《刑事訴訟法》等多部法律,已經觸犯刑律。尤其是政法委、「六一零」的相關人員。

在中國大陸,「六一零」這個位置很早就被稱為「死亡位置」。在這個特殊的地方,在整個「六一零」苟延殘喘不多的日子裏,所做的一切可不是普普通通的事,如果為名利、或為所謂「工作職責」非要做出的一些所謂「政績」來,那很可能就要成為不久被追究的罪行!

田立軍,牡丹江市原政法委書記;李長青,牡丹江「六一零」頭目;兩人直接參與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均相繼患癌症。李長青於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死亡,只有五十來歲。田立軍也患癌症死亡。

范維民,穆稜市「六一零」辦公室頭目,兼政法委副書記。幾年來一直助惡為虐,參與對法輪功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孫示偉二零零二年間非法勞教期已經到期,在勞教所與「六一零」聯繫應該接回並且釋放的過程中,范維民又強行私自追加孫示偉勞教期數月。范維民現也遭惡報,二零零六年六月下旬,突然一隻眼視物不清,上牡丹江市大醫院檢查後立即去了北京治療,七月下旬返回,至今還在痛苦的煎熬中。

衛宗學,原海林市公安局局長,率先迫害法輪功,他遭惡報現在家破人亡;原政法委書記崔義文主抓「六一零」專責迫害法輪功,參與多起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最終遭惡報溺水而死;原第二派出所所長李曉夫對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瘋狂毒打,抓著頭髮往牆上撞,撞的鮮血直流,結果李曉夫遭惡報鋃鐺入獄;原看守所副所長單成強經常打罵、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最後也遭天理的報應進了監獄。

牡丹江洗腦班相關人員及電話:
牡丹江「六一零」辦公室
政法委書:記王育偉 13339537666 宅0453-6996666
主任:關久綿  13836378002  宅0453-6412208 0453-6528931
610副主任:李高陽 13704835782  宅0453-6540808

趙民,
伊曉峰(610),
張坤業,
張利輝(慧),
寧安市:
寧安市610辦公室: 0453-7666615
政法委書記辦公室: 0453-7623967、0453-7623193
市委書記辦公室: 0453-7622644
610張欣藝電話: 13836335837
政法委副書記閆賀成:13946315815
國保大隊端木慶海: 13903634594
鄧宏偉:13206896108
金永進:13945316518
賀喜友
尹 豔:13019065958
海林市:
610頭目唐鳳國 家電:0453-7593382
警察邵洪兵 家電:0453-7237638
片警張興瑞 家電:0453-7552739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