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神聖而幸福的修煉歷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得法三個多月,單位職工分大米,我扛五十公斤重的一袋大米輕飄飄的跑,而且一氣扛了四袋,領導和同事覺得不可思議:一個患有心臟病動一動就冒虛汗、心慌心悸的人,現在能肩負一百斤跑!一次往卡車上裝四噸貨物,大部份是我一個人幹的,同事說:「法輪功真厲害!」得法不足二年,身體皮膚白亮,頭髮黝黑,年輕了十幾歲,四十幾歲的人就像二十多歲的小伙子;修煉的元嬰已經像二歲小孩模樣,變化神速,真是不可思議。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九月得法修煉的,回想起自己十四年修煉的風雨歷程,感慨頗多,收穫頗多,教訓頗多。

一、喜得大法 脫胎換骨

一九九七年八月從北戴河返回單位,在北京出京路口,心臟病發作,同事建議留京治療,半小時緩解後,我堅持回到家中。九月,妻子下班帶回三本書:《轉法輪》、《轉法輪(卷二)》、《法輪大法義解》。翻開《轉法輪》,一種無名的興奮,一種久久找尋終於見到的喜悅湧上心頭。連續一週時間,手不釋卷,終於明白了當人的目地,決定修煉法輪大法。就在這一週時間,身體發生巨大變化:浮腫消失,嚴重的心臟病不翼而飛,面色紅潤,胃腸消化系統正常;身心愉悅,說不出的「心裏美」。

得法三個多月,單位職工分大米,我扛五十公斤重的一袋大米輕飄飄的跑,而且一氣扛了四袋,領導和同事覺得不可思議:一個患有心臟病動一動就冒虛汗、心慌心悸的人,現在能肩負一百斤跑!一次往卡車上裝四噸貨物,大部份是我一個人幹的,同事說:「法輪功真厲害!」

修煉後我個人曾經兩次讓新分住房,至今仍住在不足八十平方米的舊宅。朋友們說,當今社會已經很難找到你這樣的人了。我說:「修煉真、善、忍的人都會這樣做。師父讓我們為他人著想,做好人、做更好的人。」

得法一年零兩個月時,單位安排人員下鄉扶貧,領導找一些中層幹部談話,誰也不願意去下鄉,擔心深山區不安全。正在領導為難的時候,我主動提出帶隊下鄉扶貧,領導說:「你可給我解決了大難題!」我帶領扶貧工作組為山區貧困鄉親解決幾項重大問題,得到村民的好評。縣一把手說:「幾批扶貧工作組,你是唯一不吃請、不跳舞、不上歌廳的。」貧困縣所在上級市的一個部門領導說:「聽說你這煉法輪功的為老百姓不怕吃辛苦,我支持你的工作,同意你上的項目。你給我介紹介紹法輪功。」我當時介紹了修煉法輪功後身心的變化,他很認同。

得法不足二年,身體皮膚白亮,頭髮黝黑,年輕了十幾歲,四十幾歲的人就像二十多歲的小伙子;修煉的元嬰已經像二歲小孩模樣,變化神速,真是不可思議。而且玄關設位、卯酉周天、體外大脈、他心通、宿命通等不斷展現,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思想純淨、名利淡薄、工作積極、任勞任怨、與同事和諧相處,為他人著想,實踐著師父的諄諄教誨: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法正覺的生命。

二、邪靈肆虐 魔難煉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凌晨,市六一零、市公安局、區公安局、國保大隊六、七個人闖進我家,非法搜查並非法綁架我到刑警中隊,兩天後又非法「雙規」,半個月後非法刑事拘留,進而非法逮捕、判刑。在邪黨監獄被非法關押、迫害四年時間,失去了學法的環境,每天只有大量背誦能記住的經文,僅《論語》四年下來背誦至少四萬遍,堅定了戰勝魔難、繼續修煉的心。

該監獄關押三千多人,其中大法弟子有七十多人,最多時一百多人。該省六一零、司法廳、監獄管理局對大法弟子進行所謂的「轉化」,在小樓裏辦「洗腦班」,播放邪惡錄像、動用酷刑,妄圖「轉化」大法弟子。我出監之前,只有三名學員所謂「轉化」(有二人後來明白過來)。我在獄中揭露監獄「洗腦班」的惡行,惡警很恐慌,第二天就解散了洗腦班。當時法理不清,人的勇氣很盛,我不怕死,認為「斬敵一萬,自損八千」,提前寫了遺書。出獄後系統學法,明白了人理的不怕死不是法理上的放下生死,正念正行,才是邪惡自滅的法理。

由於處處按照大法弟子的形像要求自己,大多數服刑人員說:「法輪功好!」很多人明白了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同情大法弟子,罵中共邪黨壞。一些人還幫助大法弟子傳遞經文。有的同修把「包夾人員」感化後成為大法弟子。

出獄一個月時,到原單位看望同事。四年離別,有的人衰老了,有的人去世了,有的人疾病纏身。同事們說,你比原來還年輕了,眼角皺紋也沒了,是不是煉法輪功煉的?我給他們講了法輪大法是甚麼,江澤民為甚麼迫害法輪功,接觸到的人基本都明白了真相,有一些人不怕邪黨,敢於表態支持法輪功。

二零零五年四月,我回老家路途中被鐵路警察綁架,被非法勞教三年,先後關押在東北兩個臭名昭著的勞教所 「黑窩」中。老家親人找關係,讓我配合早點出去。人心執著、對師對法不夠堅信,順水推舟,向邪惡妥協,把警察拿來的「三書」抄寫一邊,還給自己找藉口「不是自己寫的」,實質上做了背叛師父、給大法抹黑的大錯事,留下了永遠都無法抹去的污點。後來在同修的不斷啟發下,通過反覆背法、發正念清除邪惡干擾,終於在師尊的加持下,一年半後出獄回家。回家後系統學法,認真向內找,總結教訓,找出被迫害的原因,認真做好三件事,實修自己,彌補損失,跟上了正法進程。同時,把自己的教訓反覆講給同修,幫助走彎路的同修修正自己。

三、學法修心 實修自己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除出差外,每天晚上都到學法點上學法兩個小時,後來又堅持學法後煉靜功,每天早晨風雨不誤室外煉功,大家都很精進。我基本上都是每三至四天學一遍《轉法輪》,每天煉兩遍五套功法,有事耽誤的都擠時間補上,一天當兩天過,真的是突飛猛進。兩次被綁架,累計失去自由五年零七個月時間,期間沒有學《轉法輪》,沒有煉功,損失非常大。為了彌補損失,回家後我加大學法、煉功力度。每天學《轉法輪》二~三講,其他經文按發表順序系統學,如條件允許,早晚各煉五套功法,把失去的儘量補回來,心性的提高和本體的改變非常明顯。

二零零三年從黑窩出來,由於四年沒有煉靜功,雙盤不到位,腿疼得厲害,我堅持搬上去,咬牙堅持一個小時;後來雙盤搬到位了,但從開始搬上就劇烈疼痛到一個小時結束,腰腿疼得厲害,冬天只穿背心短褲還大汗淋漓,大多情況是這樣,這樣堅持半年時間,突然有一天能輕鬆打坐一個半小時,又能打坐兩個小時。例如,從東北邪黨勞教所出來,視力下降,四號字放大四倍仍然看不清楚,加大學法煉功力度兩個多月時間,視力完全恢復正常。而且三件事也沒有耽誤,成立了家庭資料點,打印師父新經文、《明慧週刊》、小冊子、真相紙幣,錄製Mp3、Mp5,刻錄神韻光碟,滿足了一部份同修講真相用;抓住時機面對面講真相三退,效果都很好(我個人面對面講真相做的較少,今後改進,抓緊時間救人);除四個全球整點發正念外,其它時間儘量的多發正念,清除邪惡干擾,整個身心都投放在修煉上,干擾也少之又少,正念強時,邪惡已經不足以干擾了。我體悟到,只要按照師父要求去做,以法為師,實修自己,就能跟上正法進程。

妻子堅持與同修集體學法,我根據自己的情況,大部份時間自己擠時間學法,無論早晚,只要有時間就學法,這樣能保證每天學二至三講(整體協調和重要事情需要處理時除外)。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救人三件事得到保證,干擾就少,正念就強,實修就紮實。

向內找,向內修,提高就快。否則就慢,甚至倒退。這方面我的教訓不少。眼睛盯著同修,找別人的不足,很少找自己的不足;遇事先想別人做得怎樣,不看自己的缺點不足。總覺得自己一貫正確,黨文化嚴重。不少同修指出來,但有時心裏還不服氣,潛意識中反映出自己修的高。自從師父反覆講大法弟子要向內找,修自己,再精進,必須學法,我才認真對照,從思想深處查找自己的執著,實修自己,不斷修正自己,去掉做事心。認識到了做事不是實修,那種多做事就是代替修煉的想法,不在法上,是法理不清的表現。師父要求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不是常人做大法的事,在法的基點上做,才能救人,才有威德。就在起草這篇稿子時,還遇到提高心性的事,有時自己還把握不好,可見實修的重要。

四、幫助同修 共同提高

二零零三年八月從監獄回家後,與同修交流得知一些同修受邪黨迷惑而邪悟,有怕心不煉的,有配合六一零作惡的,有偏激惑亂同修的。針對這種情況,我遵照師尊找回昔日同修的教誨,一個一個找到能找到的同修,在法上幫助他們走回來,我所接觸到的同修大多數從新走回來修煉,目前都很好。

對在病業魔難中的同修,一起交流、發正念,幫助同修找出執著,堅定信念,信師信法,從魔難中走出來,跟上正法進程。僅舉一例:一九九八年得法修煉的三妹(妻子的妹妹)被邪魔嚴重干擾,左腿疼痛難忍,嚴重時連續一個月時間二十四小時不能睡覺,一米六九的個頭體重只剩九十多斤。在長時間疼痛的嚴重干擾下,沒有守住心性,去了幾家醫院檢查,也沒有檢查出「病」來,在其中一家醫院做了「小刀療法」,反而造成臀肌損傷,越治越嚴重,最後坐立困難,不能行走,只好臥床。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日,家人抬著她上火車,幾千里路去北京治療。我們夫妻(同修)去北京車站接站。按照她丈夫(未修煉法輪功)意見先到北京宣武醫院檢查治療,檢查結果除當地醫院造成的臀肌損傷外,仍然沒有檢查出「病」。我們悟到:這是舊勢力干擾,必須加持三妹正念,不能走人的路,共同清除舊勢力干擾。

十二月三日下午在北京住下,在賓館中與三妹交流,決定不能再按照醫院的所謂「排查」──做多項檢查,明天早起南下到我家,只走大法修煉的路,信師信法,一切交給師父。

在北京賓館當天晚上,那真是一場正邪大戰。被邪惡干擾的三妹腿疼的不知如何是好,扶牆走、爬、六神無主的樣子,乞求我們給她止疼藥吃。我們沒有動心,她姐姐安撫她,給她熱牛奶喝。我在身邊連續一個一個小時發正念,雖然我們已經二十幾個小時沒有休息,但是我們不能懈怠,繼續發正念。下半夜接近天亮時,三妹小腹下墜感強烈、火燒火燎的疼痛,非常難受。真是物極必反,剛走幾天的「例假」突然又來了,下體流出許多黑血塊,腹部不再難受,邪惡的生命與敗物被清理掉,三妹能躺下睡覺。第二天早上煉了一至四套功法,飯後乘車幾百公里來到我家。

幾個月來的魔難干擾,三妹的心性上不來,還想通過人的辦法找老中醫吃藥緩解。這位中醫也是大法弟子,告訴三妹:「走人的路我給你開中藥調理,但解決不了根本問題;走神的路你就好好修煉,只有大法能救你。」三妹還是「堅持」吃中藥。到家第二天開始吃中藥,第一次吃藥後折騰的翻來覆去,比不吃藥還難受。三妹說:「我錯了,我發誓不再吃藥了!」第二天沒有吃藥,堅持學法煉功,能夠下床行走,大家很高興。我和她姐姐思想一放鬆,夜間睡的太實,沒醒來,結果凌晨她自己喝了中藥,又出現非常難受現象,兩次吃藥造成她痛苦難當,但她還是不悟,她女兒偷偷把藥扔掉了,她還埋怨女兒。

三妹到我家的第三天(第二次吃藥的當天),我看明慧網上同修關於使用「攝魂大法」和「化功」的文章,我悟到應該用此神通除惡。我配合同修,用攝魂大法和化功清除三妹空間中干擾迫害她的那些邪惡生命與因素。結果把那個邪惡生命先化成焦炭接著化成水解體掉。三妹感覺腿開始往出冒熱氣,三個多月來雙腿蓋兩床棉被都是涼的,開始腿熱了,基本恢復正常。

第七天出現反復──我們在發正念時沒有清理乾淨,有一個渾身長刺的長毛怪物雖然化成焦炭,但還剩一口氣,還在干擾三妹。在繼續清理後空間場才乾淨,一直到今天都很正常。第一天、第三天、第七天三次集中發正念除惡,三妹都認真配合,徹底除掉邪靈,證實了大法的神奇,大法弟子是具備師尊賦予的佛法神通能力的。

明白了如何修的三妹學法煉功、修心性、向內找大有起色,每天白天大量學法,早晚各煉五套功法,身體已經恢復正常,二十多天時間體重增加十幾斤。徒步上早市買菜、徒步去商場超市、騎自行車都已經正常,二零一一年元旦去同修家交流,三里多的路,有時還能小跑。家中親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不修煉的丈夫幾次感動落淚。

三妹一次起死回生的經歷,找出了安逸心:不會向內找,每天煉不完五套功法,很少發正念,有時早上給丈夫做完飯,自己再上床一覺睡到下午一兩點鐘。長期的安逸被邪惡鑽了空子,幾乎毀掉了自己。教訓深刻呀!

四十天後三妹回老家了,天天堅持學法、發正念,堅持早晚各煉一遍功法。現在三妹狀態比較好,臉色紅潤,骨骼、面相改變,比以前更漂亮了,對周邊同修觸動很大。

同修三妹的經歷,提醒經歷魔難的同修一定在法上認識如何清除魔難干擾,向內找,實修自己,只有信師信法、實修自己才能一步一步、踏踏實實的走過來。

層次所限,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