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十年 大陸人心的變化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是看到師父的《北美巡迴講法》以後,才開始行動起來向世人講真相的。十年來,師父的教誨和指引,讓我一步步走向成熟。在這個過程中,我也看到了人心的變化過程,見證了中國大陸的人民是怎樣走出黑暗邁向光明的。

黑雲壓城

當我剛從自我保護、迴避責任的狀態中走出來,開始講真相的時候,還帶有許多的顧慮和怕心。那時候,我曾經做了一個計算,既然全世界有七十億人,大法弟子有一億人,那麼一個大法弟子對七十個人講真相就夠了。我給自己定了個目標,講一百個。從朋友熟人做起,應該不難,如果堅持一天講一個,三個月就夠數了。就這樣講,堅持了一年,明真相的三百個都該不止了,可並未看到形勢有甚麼明顯變化。我那個時候的心態,說來慚愧,就有點像是應付。

反觀世人,聽到真相後,反應最普遍的,是叫我「不要去跟別人講這些」,「危險」。還遇到過一位老者,很不客氣的跟我講:「年輕人,你講的這些,我要是去上告,他們會把你抓起來的。看你年輕,今天我就不說甚麼了。」而我遇到過的最好的反應,是兩位做新聞記者的朋友,他們明確表示,只要是說需要去報導法輪功的事,馬上就說「我們要去採訪。趕快溜,決不參與。」還有一位安全局的熟人表示:完全知道法輪功的真相,自己家裏就有人修煉,決不參與迫害

那時候,大多數人似乎都明白法輪功的確是被迫害的,但很少有人敢站出來說句公道話。人的良知,好像都被壓抑著,變麻木了。

甦醒

雖然看著表面形勢變化不大,但是隨著學法,講真相、發正念的深入,慢慢自己的怕心變淡了,那種「應付」的心態也退了,救度眾生的責任感變強了。那時候我想,可能大陸很多得了法的人並沒出來講真相,所以又把自己講真相的目標調整到了一千個。我籌算,每天平均給三個人講,堅持一年就足夠了。既然每天要給三個講,方式方法也就要做些調整,給每個人講都不能像原來那樣繞山繞水,儘量簡短一些。這個階段講真相的經驗慢慢多起來了,過程中還逐步克服了容易講高這個突出缺點。

這時,講真相中聽到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你別去外面說,自己在家悄悄的煉就行了。」

這個階段,邪惡的恐怖氣氛在逐步消退,老百姓好像慢慢也在獨立思考這場迫害對不對,大法弟子這個人群都是些甚麼人。我遇到的人中,生活在底層的百姓最容易接受真相,官場中人則大多不願表態。

剝畫皮

又過去了一年時間。我覺的,給一千個人講真相的目標肯定也該到了,可是還是沒出現世人都明白了,師父正法要結束了的形勢變化。不過此時我已經看到了另外一番景象:不同的大法弟子在做著不同的事情。有的在做資料,有的在發資料,有的在勸「三退」,有的在面對面揭露邪惡講真相。那真是正邪大戰啊。我不再去想講真相的人數問題了,而是感覺到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我是一個法粒子,我在發揮自己的長處,與大家一道救度眾生。

到了這個階段,已經不再會懼怕,還克服了給人講真相會帶有情緒的缺點。講真相的時候,儘量講的慢一點,語氣平和一點,講的過程中,多注意對方的反應,盡可能互動交流。

這個階段,聽到最多的是罵共產黨。只要一提法輪功這個話題,經常聽到的說法是:「法輪功是被冤枉的」;一提共產黨,最常見的反應就是:「共產黨無官不貪、無官不污」,「共產黨是個黑社會組織」,接著大罵一場。雖然還是會遇到堅持認為「這是政治需要」的人,但更多的是能夠接受真相的。我曾遇到一位中年人,聽完真相後跟我說:「大哥,你說的太好了。今天你要是去推翻共產黨,我馬上跟著你去。萬死不辭!」我跟他說:「我們只要認清共產黨搞的那一套,不支持不配合就足夠了。你想他們人再多,也頂多不過全國人口的百分之五。它從來都是通過運動,利用一部份人打擊另一部份人。如果中國人都不支持不配合,看它那一套還怎麼辦?不就不戰自垮了嗎?」這位中年人接受了。

這個階段,我感覺中國人都好像睡醒了。以前曾經共過事的熟人,偶爾相遇,都會表現出非常的尊敬和熱情。對我曾經歷的一些迫害表示憤憤不平。甚至在我的老家,一個邊遠少數民族農村裏,從來都是認為皇權至上的一群淳樸民眾身上,我都看到發生了令人驚奇的變化。上個新年,我又回老家。聽他們在議論時事,基本的語調都是:「又在花言巧語了。這個共產黨肯定又在琢磨要敲詐我們的甚麼東西了。這群無恥之徒!」這種思維邏輯在以前是不可思議的。

掃除

今天,講真相已經成了我的一種生活方式。無論是在工作環境,還是在親朋好友之中,還是在陌生的環境陌生人之中,講真相已經感受不到任何壓力,也不會有甚麼波動了。我會根據當時的情景娓娓道來,別人聽了也不會有甚麼不合適。大家也就是說說一些身邊發生著的尋常事,只要一提起共產黨,大家就覺的太醜陋,太卑鄙了。

這段時間,我還見到了兩件明顯的事情。其一,是北京城的烏鴉幾乎全死光了。迫害以來,北京的烏鴉越來越多,到後來,都成了一景了。尤其是在北京天安門、故宮和中南海一帶,到了冬天,天空中除了烏鴉幾乎啥都沒有。一片不祥之兆,揮之不去。今年去北京,只看到喜鵲,見不到烏鴉。一打聽,原來是上個冬天全死光了。真是個奇蹟。其二,是優曇婆羅花開遍神州大地。在國際互聯網上這種報導很多。我工作生活的環境中,只要留意,也是哪兒都看的到。這不是更大的奇蹟嗎?

我經常提醒遇到的有緣人要對未來充滿信心,共產黨已經黔驢技窮了,世人只要明白法輪功真相都會有美好的明天。此時無論是官員還是普通百姓,沒有人會有異議。唯一的不同,就是我認為它已經氣息奄奄,馬上就要倒了;但有些人認為可能沒那麼快,也許還能再熬幾年。

十年的時光,並不漫長。但在這十年中,我看到了不可一世的中共邪黨是如何在迫害法輪功中一步步被人民看穿、唾棄的。我看到了大法弟子是如何在千難萬險中喚醒中國人的。我自己也有幸通過這風風雨雨的十年,從一個人心滿身的尋道人,一步步融入了大法弟子的行列,成為了一個自己對的起自己的法輪功學員。

我看到光明即將到來,也看到大陸的大法弟子還在不懈努力,正在正法洪勢來臨之前最後的時光中,把這邪惡清除乾淨。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