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撫順法輪功學員曲彩玲遭冤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撫順法輪功學員曲彩玲,堅持對法輪功真善忍的信仰,多次遭中共當局綁架,被非法關押、勞教、非法判刑九年,獄中慘遭酷刑折磨,多次出現生命危險,中共人員不得不提早放她出獄。她的丈夫無法承受迫害,被迫與她離婚。至今中共仍在經濟上迫害她,扣發她的退休金已逾十年。

修煉法輪功 出名病號獲新生

曲彩玲,女,六十歲,原來在撫順市順城區計生局工作。曲彩玲曾身患多種疾病,每年都要住醫院三、四次,每年都要報銷大量醫藥費,是單位出了名的病號。一九九七年二月,年僅四十五歲的曲彩玲只好提前退休。

一九九七年四月,曲彩玲開始修煉法輪功,用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各種疾病在她道德回升的同時逐漸不翼而飛。從此,曲彩玲堅定的走在法輪大法的修煉路上。

說句公道話 被停退休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集團公開迫害法輪功後,曲彩玲的單位及「六一零」、社區、街道人員多次找曲彩玲,逼她放棄信仰,遭曲彩玲拒絕。從此當地派出所人員經常去她家騷擾,曾三次非法把她綁架到派出所非法拘禁、勒索家屬一千元錢。順城區「六一零」主任於滿昌還給曲彩玲丈夫的學校(她丈夫是教師)施壓,叫其丈夫停止工作,在家看著曲彩玲。

二零零零年七月,曲彩玲進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在天安門廣場煉功,遭惡警綁架;被劫持回撫順當地,先後被關押在撫順城派出所、拘留所、戒毒所、吳家堡教養院及所謂女子自強學校,後曲彩玲絕食反迫害,七天後被釋放。從那時起,順城區「六一零」下令,停發她的退休工資。

在撫順教養院和馬三家勞教所備受折磨

但不久,撫順城派出所警察於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五日又綁架了曲彩玲,將她非法勞教一年半。當時曲彩玲的胰腺炎犯了,疼的非常厲害,惡警根本不管她的死活,強行拉上警車,劫持到撫順(吳家堡)教養院。體檢時,教養院醫生發現她患嚴重胰腺炎,不能留,但教養院院長黃煒說:是法輪功就得留下,其它犯罪可以不留,法輪功必須得留下。這樣勞教所留下曲彩玲。

在撫順教養院,曲彩玲每天被逼做奴工到晚上九、十點鐘。沒活時就軍訓,在太陽底下暴曬。監控獄警拿著報紙捲著的木棒,看誰不順眼就給一棒子。很多人被打的滿腦袋是包,臉上、身上都青一塊紫一塊的。

後來勞教所弄來二十多人,給惡警一起圍著法輪功學員逼「轉化」,不放棄信仰的就打,法輪功學員賈乃芝被惡警曾秋燕打了十多個耳光。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二日,撫順教養院把十七位堅定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送轉到馬三家勞教所迫害。

曲彩玲被劫持到馬三家女二所一大隊三分隊,惡警立即就派兩個包夾形影不離的監控、迫害她,她每天被逼坐在一小塑料凳上強迫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曲彩玲因堅持法輪大法信仰、煉功、拒看謊言錄像等,多次遭包夾、四防犯人折磨,一次被當場折磨的昏死過去。

一次,曲彩玲煉功,雙腿剛盤上,十多個惡人一擁而上,打嘴巴子、拽頭髮、掰腿、扭胳膊,連打帶罵把她弄到廁所,用毛巾把嘴堵上,蹲在蹲位上不讓起來,邊打邊罵,惡警大隊長王乃民又把她拉到辦公室,惡警邱萍拿出電棍,在她脖子、胳膊上、手上電了一通,又拿藥片給她灌藥。之後每天晚上八點後就把她弄到廁所蹲著洗腦,一直到凌晨才讓回去睡覺。一個月後,把她迫害出高血壓、心臟病、糖尿病及肝、腎等所有器官衰竭綜合症,後來又出現腦血栓症,僅一個月的時間,曲彩玲被折磨的從一個一百六十多斤重的人瘦到一百斤左右。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惡警還把她拉到瀋陽交通醫院精神科,開了幾百元錢的藥,讓四防犯人每天早晚給她灌兩次。最後曲彩玲被迫害的臥床不起,躺了近一個半月左右,一直到停藥後,才能逐漸走動。

二零零一年四月,馬三家勞教所把十名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拉到全遼寧省各勞教所轉化迫害。到張士教養院時,曲彩玲血壓高達二百四十,眼壓很高,已視物不清,隨時有生命危險,惡警這才放她回家。

迫害中母親去世 丈夫離婚

曲彩玲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期間,她母親聽說馬三家勞教所把十八位法輪功學員關到男監,知道女兒不「轉化」受到嚴重迫害,每天掛念女兒,原本身體很健康的老人,因悲憤交加,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十日突然故去。

曲彩玲回家後,一些邪悟者在邪黨「六一零」的指使下,經常闖到曲彩玲家騷擾她,惡人們無論白天晚上的砸門、踹門,並僱人在她家門口看著。一天曲彩玲走在路上就被綁架到派出所。因長時間處在惡人的騷擾下,導致曲彩玲的丈夫精神恐懼,心理壓力很大,並引發心臟病,到後來患上多種疾病,最他終因無法承受騷擾而提出離婚。曲彩玲因被邪黨停發退休金,身體被迫害的又無法打工,離婚後沒有生活來源,無家可歸。

再遭綁架 酷刑逼供

二零零二年十月九日下午,曲彩玲在路上被惡人綁架到公安一處。後得知邪黨因賈乃芝、劉成豔、曲彩玲等二十多人起訴江澤民,綁架了很多法輪功學員,公安一處的刑訊室都滿人了。

當晚新撫派出所劫持把曲彩鈴帶走,劫持到新撫中隊(原華山派出所),給她戴上手銬、腳鐐,所長趙某拿厚書搧她嘴巴子,脫掉她的外衣,打開窗戶、門凍她,並往她的頭上澆涼水。

第二天晚上九點多鐘,惡警又把曲彩玲的衣服全脫了,只剩下襯衣和襯褲了,將她雙手抱著銬在院中的大柱子(直徑二十公分粗),用水桶從她頭上一桶一桶澆涼水。北方十月的天氣已經很冷了,那天的北風颼颼的刮。曲彩玲當時高喊「法輪大法好」。惡警用毛巾塞住她的嘴,但曲彩玲一喊毛巾就掉下來,再塞再喊,一直澆到後半夜三點多鐘。

第三天她被非法關押到撫順市第二看守所。一個月後,惡警對她非法外提,在原華山派出所冰冷的刑訊室裏,曲彩玲穿著單衣服,戴著手銬、腳鐐,銬在鐵椅子上,撫順市公安局一處關勇、張濤、劉明和等人,輪流對她非法審訊一天一夜。

被非法判刑九年 看守所內幾度生命垂危

後來中共邪黨法院給她定了個「破壞法律實施罪」,非法判刑九年,非法關押到撫順市看守所。

在撫順第二看守所中,曲彩玲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副所長於貴德給她戴上背銬、腳鐐,用酷刑「上牆」折磨她,還對她進行折磨性灌食,往食物裏下藥等迫害。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二零零三年六月,看守所有預謀的大肆迫害法輪功學員,唆使犯人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曲彩玲被犯人踢倒,牙被打掉兩顆,之後副所長於貴德把她關進一個鐵籠子裏,站不住、蹲不下,惡人們又過來連掐帶打給她戴上摩托帽,時間長達五、六個小時。

二零零三年九月一天,看守所教導員張敬慧叫人將曲彩玲弄到走廊大廳蹲著,當時曲彩玲已被迫害的血壓高達二百四十,走路需人攙扶,而張敬慧竟一腳向她踢去,還叫人給她戴上手銬、腳鐐,關到小號裏坐老虎凳。曲彩玲向看守所反映情況,張敬慧又用「上牆」酷刑折磨她。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一日,惡警張敬慧又對曲彩玲進行迫害,把她的棉衣扒下,戴上手銬、腳鐐,銬在沒有暖氣的提審室裏的鐵椅子上,並把提審室的門窗全部敞開,張敬慧踩著曲彩玲的腿大罵;這樣折磨了她兩天兩夜。

二零零三年七月,看守所將曲彩玲等幾名法輪功學員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因身體檢查不合格,女子監獄將曲彩玲退回。後來中心醫院醫療小組鑑定她沒有服刑能力,又通過法院重新裁決:暫予監外執行。七月十九日上午,曲彩玲被劫持到撫順城派出所。片警徐傑和鎖陽社區書記金靜拒收,她又被關回看守所。

當時曲彩玲被迫害的血壓高達二百八十,身體各項指標全都有問題。後來她幾次出現病危現象,看守所只好於二零零四年十月將她釋放。

至今仍被經濟迫害

曲彩玲出獄後,無家可歸,身無分文,生活上沒有任何經濟來源。她多次找到順城區邪黨政法委,要求恢復她的退休工資,但邪黨人員至今仍非法扣發她的退休工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