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能做甚麼就做甚麼(3)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曾經很羨慕兩千五百年前釋迦牟尼佛的弟子們能親自聽到佛陀講法。小時候一位佛教居士告訴我好好修煉,將來有機會做未來佛彌勒佛的在世弟子。而今我如願以償。

幾年前剛被迫害一年後回家,家人非要把我送到一個會算命的人那裏算命。我堅決不去,鬧的家裏矛盾很大,父親甚至把刀架在了我的脖子上。這是怎麼回事呢?父親可不是那樣的人啊。於是我晚上就坐起來發了一會正念。結果第二天,父母不再強迫我去算命了,只領了我姨家的弟弟去了。後來弟弟回來問我說:「姐姐,為甚麼那個算命的告訴我大姨和大姨父,說你是從天上來的,是帶著使命下來的,……?」我一聽,師父啊,大法真是太好了。我就藉機給弟弟講了真相,然後弟弟很高興的做了三退。大法的威力,處處都在救度眾生。

──本文作者

(接前文)

五 、修去利益心 別影響救人

有的時候也表現出來利益之心,開小店,啥樣的人都有,社會上各種不良現象在小店來的顧客身上都能體現出來,但是我是師父的弟子,誰也不能動的了我。而我也儘量為別人著想,一般情況下,最終都能擺放好自己的心。但是也有很多時候耿耿於懷很難放下。比如隔壁那家小吃部,是公認的做人差勁,而我也不喜歡與那種辦事太愛貪圖小便宜的人接觸,可他們卻總來干擾我,後來我沒有容忍他們,弄的關係比較緊張。其實是我沒有完全放下利益之心,也看不上那種貪小便宜的人,兩口子都那樣,把孩子也給教壞了,我就更看不起他們,也不希望他們總是來佔我商店的便宜。其實我也知道沒有偶然的事情,他們能這樣對我,除了他們本身確實不好外,還應該有因緣關係和給我提高心性的因素。

欠債了終究要還,最終在出兌商店的時候,他們假托別人來收購我的店,而我少算了一批貨,無意中少收了他們家五千塊錢。但是我把心放的很淡,雖然不喜歡他們,但卻覺的自己這個大虧,吃的如卸重負。其實法理很清楚,是我的東西絕對不會丟的,不是我的東西那就不要執著,即使還多了,另外空間,最起碼也會得到德的補償。只是,我這樣的做法,使我沒有給他們留下好印象,從而失去救度他們的機會。所以,儘量還是不要為了利益和人鬧僵。這也是我的一個深刻的教訓。大法弟子必須放下對眾生瞧不起的心,放下救人還要挑人的心。

六 、運用神通 大法神奇

大法中修煉的生命,都是能夠運用神通的,這是法中有的。修煉這些年來,我運用師父賦予的神通,兩次脫離險境。一次是在城管大隊樓下貼真相資料時,恰好被城管發現,城管搶了我的手提袋(裏面有大法書和真相),當他們上樓時,我想起來同修的切磋文章中提到過要否定迫害,我一下子想起來神足通的功能,於是我馬上回身,這時才發現周圍站滿了圍觀的居民,大家一看我回身,都不約而同的閃開一條道讓我跑,我也不知道怎麼就跑出去了,我聽到他們在後面狂吼著追我,後來就沒有動靜了。那次我順利脫險。

還有一次是在晚上和同修一起下鄉做真相,也是運用神通,惡人看不見我們,脫身離去。當時把身上沒發完的許多真相資料,藏在了地裏的苞米稈下。回家後發正念,請師父幫助把資料藏好。兩天後,我和同修去取真相資料時,發現除了我們放資料的那塊地,周圍大地裏的苞米稈都已經被人收走了。真是謝謝師父啊。

那一年,去外地同修家,恰好那天晚上他們那的邪惡突擊行動抓人,我們三個同修被困在屋子裏,因為是夏天,樓下的聲音聽的很清楚,一整夜我們發正念,讓那幾輛警車都開走,讓那些警察拉肚子,呆不住。我們發正念,穩定心態,去掉怕心,冷靜的對待發生的事情。果然,持續發正念的一兩個小時後,到大半夜,外面的警車門頻繁被開關多次,警察就近上廁所的動靜都聽的很清楚。到了早上,警察不知道甚麼時候走了。發正念,用神通,使我們有驚無險。

師父是慈悲的,大法是神奇的,很多年前,有一次我處於一種很困苦的境地,很長時間沒有吃過水果了。那時候我到同修家辦事,同修在廚房給我做飯,我在屋裏坐著,一下子閒了下來,這時我忽然想到,唉,要是有個蘋果吃就好了。幾乎就在我有這個想法的同時,同修一下子打開門,告訴我:「蘋果在那個櫃門裏,你自己去拿著吃,快點。」我當時都愣住了,很驚訝,太不可思議了。我當時很感動,師父慈悲看弟子這段時間挺吃苦,賞賜給弟子想吃的蘋果。吃飯時和同修說,同修告訴我:「這可真是師父的安排啊,我做做飯,不怎麼的,就一下子想起來要給你拿點好吃的,就有蘋果,就告訴你了。」

幾年前剛被迫害一年後回家,家人非要把我送到一個會算命的人那裏算命,說遇到啥災難的,讓那個人給破一破。我堅決不去,鬧的家裏矛盾很大,母親白天晚上的對我破口大罵,父親也受到影響,也開始那樣對我,甚至把刀架在了我的脖子上。這是怎麼回事呢?母親表現成那樣可以說也算正常,但是父親可不是那樣的人啊。於是我晚上就坐起來發了一會正念,我對那個附體看病的生命說:我是主佛的弟子,你不要拿你那些低靈的東西往我這裏用,你要擺正好你未來的位置,不要跑來干擾我,我是有使命來的,你干擾我完成我的使命,是不會有好結果的,但是你如果不起不好的作用,我修成的那一天會善解你的。結果第二天,父母不再強迫我去算命了,只領了我姨家的弟弟去了。後來弟弟回來說要問我一個他想不明白的事情,我就讓他問,他說:「姐姐,為甚麼那個算命的告訴我大姨和大姨父,說你是從天上來的,是帶著使命下來的,說你得完成你的使命才能回到天上去,還說你要做甚麼的話,讓我大姨和大姨父不要管你。這是怎麼回事?」我一聽,師父啊,大法真是太好了。我就藉機給弟弟講了真相,然後弟弟很高興的做了三退。大法的威力,處處都在救度眾生。

很多時候我都體驗到了大法的神奇,曾經被白光(功能)護體,免除了被別人使壞,還曾經用正念找回了存有重要資料的U盤和身份證,還經常少走一層樓(不知怎麼形容這種功能),還曾運用過神足通。

七 、能做甚麼就做 寬容理解同修

其實,我一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甚麼角色,是協調人嗎?不是,但是一有甚麼事情趕上了,我也參與了協調工作;是技術人員嗎?不是,但是一有誰的電腦不好使了,機器壞了,我碰到了,或者人家找上門了,我就儘量去給修好;我是散發資料的同修嗎?也不是,但是,碰上這樣的事情,順便就做了;我是負責下載的同修麼?也不是,但是碰到誰要安裝電子書了,或者裝講法或煉功音樂,或者歌曲節目,我也就給裝上了;我是負責製作真相資料的人嗎?也不是,但是一旦誰又被迫害了,誰又參與迫害了,或者有必要製作真相資料了,我趕上了,我也就幹了……我甚麼也不是,但我也甚麼都是,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所以,只要對救度眾生有利的,能做甚麼就做甚麼吧。

在做這些事情上,同樣是碰到許多心性過關的事情,通常我覺的自己過的都是很差的。相反,我得到很多同修的包容。這裏謝謝我的同修們。不論做甚麼都需要擴大自己的容量。比如,同修讓安裝電子書,同修們很多家裏也有電腦,就不學不用,就非得大老遠的麻煩的讓你給裝,裝上了吧,不是有這樣的要求,就是有那樣的改動。我想要的版本是這樣的,我想要的字體是那樣的,其實很多都是自己動手就可以調的,教也不學,……藉口一大堆,卻忘記了大法超常、大法弟子無所不能。我開始還很耐心的教,後來總這樣真的起心啊。但是經歷多了,看的多了,心態也趨於平淡,能諒解了。安裝MP3也是,今天就要煉功音樂,明天得把講法給我裝裏去,就要濟南的,後天,人家那裏邊怎麼都有歌,我這裏怎麼沒有呢?大後天,哎呀這歌也太多了,一到煉功的時候都找不著,除了煉功音樂別的都給我刪了吧……很多同修就是這樣的,但畢竟是不自覺的,也是因為同修不懂技術,就以為我們做這些有多簡單,那反過來說,其實,我們不會裝文件時,也需要別人給安裝時,不是也這樣麼。所以還是不知者不怪。

而我也同樣被同修寬容過。一位負責打印真相幣的同修,因為技術上不是很懂,要過的心性關還沒有過去的時候,機器出故障了,打印出來的錢幣很多都是布滿了墨水,用84清潔劑都洗不掉。我對同修起了心,不明白為甚麼同修看到打印效果不好的錢幣,不馬上停止打印,而弄的幾十張錢都這麼髒。(為了不讓眾生對大法誤會,幾十元的一元真相幣被我們銷毀。)這導致別的同修去質問這位負責打印的同修。後來偶然中才知道,原來那些真相幣不是一下子連續打印出來的,而是在很多正常打印出來的錢幣中,突然就夾帶了一張滿是墨水的錢,而且是沒有規律的,所以同修當時雖然也想打印的好,但是卻很難把握。這裏我謝謝同修的寬容,並對我私下裏的抱怨表示道歉。其實很多時候也許都是誤會,我們之間應該相互包容理解。矛盾中總能看到私心,從而向內找,才能更快的提高,更有力的救人。

大法被迫害以來,我的姨父同修幾次被非法勞教,導致本來也算修煉人的我姨後來也有了一些對大法不好的舉動。我為此一度對我姨產生觀念,她有幾次不讓我去她家,為的是不讓姨父接觸大法弟子。其實我姨就是太怕了、太執著錢了。而我也有些賭氣和看不上她了。但是我對被迫害同修的家屬我一般都是盡力關心幫助的,對我姨我也毫不例外,所以在姨父被迫害期間,我還是總去我姨那裏看望她和兩個孩子,也儘量多買東西。退黨大潮來臨之際,我很想讓她和孩子們三退出來,可是又怕我姨像以往一樣告訴我媽,弄的我回家就挨罵,所以幾次想開口都放棄了,可是最後我還是放下對我姨的觀念,平和的去講而不強求結果的心態給我姨講了三退的事情。當我放下觀念,奇蹟發生了。當時我姨眨了眨眼,一邊收拾碗筷,一邊:「退就退了吧,這就是這麼回事,改朝換代那是天象變化,誰也擋不住,老毛頭死那年,天上掉大石頭,現在天災人禍的,反正我也是沒受共產黨啥好處,文化大革命咱們全家都挨整,現在也是(指姨父修煉法輪功被迫害)。」於是我姨連著兩個孩子都一起做了三退。

我對奶奶和姥姥過世前的精心照料讓我姨對我刮目相看。這就讓我有了機會勸我姨講真相。開始她是不敢聽的,有時候我著急上火加生氣,感到我姨太差勁,大法那麼好她又不是不知道,怎麼就這麼害怕呢,現在明白真正表現成那樣的不是她本人,而是背後的邪惡因素在阻礙她得法。在姥姥去世前後,我姨因為照顧老人而身體變的很糟糕,她花了很多錢,吃了很多好藥也不見效。在一次我姨和我說她身體不好,已經患上了腰椎盤突出、胳膊舉不起來等很多表現嚴重的病又看不好時,我想了又想,還是放下以往對她形成的觀念,以平和去說而不強求結果的心態勸她還是煉功吧,自己在家煉,別人也不知道,反正也不花錢,就萬一好了不更好嗎。我姨沒說話。過了幾天,我姨很高興的告訴我:「我煉功了,大法真好使啊!師父還管我!」我此後又勸她寫了嚴正聲明,還勸她看書學法修心性,現在她都做到了,每天都堅持煉功,又開始回到大法中來了。勸我姨三退到從修大法的整個過程中,我也修去了很多心,而出現的結果真是「無求而自得」(《轉法輪》)啊!

* * * * * * *

曾經很羨慕兩千五百年前釋迦牟尼佛的弟子們能親自聽到佛陀講法。小時候一位佛教居士告訴我好好修煉,將來有機會做未來佛彌勒佛的在世弟子。而今我如願以償。

我還有很多執著心沒有去,所以很多事情也確實做的不足,以後我將一一改正。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