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最純正的善對待同修

——寫給某同修的一封信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筆者註﹕這是寫給某地一位協調同修的信,同修看後,反饋很好,起到了一定提醒作用,同修說信中提到的A同修在對照法向內找後,已歸正了自己。因考慮到信中提及的問題確實在一些地區真實存在,為圓容整體,我們把信做了增刪後投寄明慧,希望對同修有所啟發和參考。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某某同修:

思考再三,為對同修負責還是給你寫了這封信。

就這幾天的接觸,我只談一談我看到的你們的情況,並就一些心性上的問題和你切磋,看到問題一定要說,這是大法弟子之間的責任。目地是希望大家相扶相攜共同走好走穩這條正法之路,我想這也是師父最希望看到的吧,當然個人認識供參考,不合適之處還請慈悲見諒。

一、正確對待處於「漸悟狀態」的同修

這幾天,和你在一起的A同修比較多提到自己處於「漸悟狀態」,容易提前「看到」一些另外空間發生的事情。在這個問題上,我想能正用師父和大法給我們開啟的這方面的能力當然是好事,如何把握好,還需要同修自己對照法來衡量。

但我認識到,如何對待有這方面能力的同修及其表現,卻正好有我們所要修的因素在其中。我覺得,衡量一個同修更應該從心性上,從法對我們的要求上看,而不是從其功能上,或處於甚麼漸悟狀態上看。如果一個人很多時候要用這些來證明自己所做所言是正確的,那麼另外空間的邪惡很可能就會找到干擾的理由,邪惡在有這方面執著的修煉人面前,如意的演化各種假相是很容易的。

那麼修煉人怎麼去分辨「看到」的一切的真偽呢?在習慣用「看」到甚麼來衡量一切時,是容易忘記時時去修的,很容易自大,就可能偏離法,那是最容易走上自心生魔的歧路的。在這麼多年,我們不是看到當初有那麼多所謂「甚麼都看得到」的人到現在不修的都有嗎?有不少「開著修」的走了很大的彎路嗎?

我想提醒同修,為甚麼總有這樣的人出現在我們面前,有這樣的表現,是否我們內心中有對「開著修」和「看得到」或有某種突出能力的同修有自己都難覺察的追求和崇拜呢?我想我們能理智、冷靜的對待有這方面狀態的同修,不崇拜,不追求、不依賴,那才是真正的對同修好,不勾起同修的執著,不給同修製造不必要的魔難,不給邪惡從我們這裏找到干擾或迫害同修的藉口。

二、關於「大方向」的問題

在你們離開之前,B同修看到A同修很多心性問題,想給其指出來,可能你怕同修受到傷害,說A同修做事的「大方向」是沒問題的,B同修沒法繼續說下去。關於這「大方向」的問題,我有下面的認識供你參考。

師父告訴我們:「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的修煉是第一位的,因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沒有那麼大。如果修的再差一點,那看問題想問題的方式都是用常人的思想、常人的想法,那就更糟了。」(《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這些年,我們看到有一些表現「堅定」、「全身心做事」的同修遇到很大的魔難和長期遭受迫害,這也給不少習慣看別人的同修帶來很大的困惑,造成了越堅定越要被迫害,做事越多越會被迫害的錯覺,真的是這樣嗎?

仔細想一想,我們是否把做事當成了修煉,把事做得越多當成了精進呢?在做證實法的事中我們學法入心了嗎?我們是不是時時在對照法實修自己?在矛盾中,在心性關的當口,我們是不是以自己在證實法、「大方向」沒錯,把寶貴的修煉機緣滑過去,浪費了呢?如果我們用做重要的事來掩蓋自己不放的執著,那個本質上的東西一直怕碰和觸動,一說就炸,聽不進同修意見,這根本不是修煉人的狀態,那才是真正危險的,其實這就是邪惡在用敗物拼命間隔我們同修的本性真我,讓她(他)理智不起來,所以一定要在這方面不倦的提醒同修,那才是真正為她好。

我記得我們以前見過的很多出了問題的同修,在被迫害前都有此種類似狀態,不管其當時表現如何,口中如何說,你回憶回憶,是不是這樣?不少同修做了很多事卻不是修煉人的狀態,心性沒提高,到最後關難堆積大了,造成了多少令人扼腕的遺憾和損失啊。

多年來,我們看到,強烈的爭鬥心、怨恨心、對待世人和同修的不善,是很多同修長期處於被迫害的魔難中的重要原因,而同修之間的不善,那又是邪惡鑽空子,製造矛盾,間隔我們整體的一個很大的藉口,因此造成的嚴重迫害和慘重損失這些年我們在各地不是看到了嗎?

走過這麼多年艱辛的歲月,我想很多同修早已認識到修煉的重要性,實際上,大家也確實在這方面成熟了,我們在做證實法的各種事情中不能忽略了修煉和心性的提高,我想,我們若不在這各種事中去修自己,抱著很多強烈的人心去做,一個是沒有威德,二可能反而會起到與主觀願望相反的作用,教訓已太多太多。甚麼才是我們的「大方向」呢?我覺得就是修煉,就是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呀,這是貫穿我們整個正法修煉的過程的,在這方面我們還真的不能掉以輕心,不能忽視的啊。

三、正確的看待同修的錯誤 用最純正的善幫助同修

在對待C同修的問題上,你想為整體負責的心,我們看得見,你們說在同修面前曝光她的種種不良行為,是讓大家正念幫她。我們不能否認你們主觀上的良好願望,但我想,我們在具體的做法上是否欠妥呢?我不能否認A同修說的C同修的事是事實,但是我們真的不能把一個得了法的生命當邪惡來對待,如果我們這樣大面積的去「揭露」她,把她「揪」出來,讓大家防範著她,主觀上我們是想不讓她幹更多錯事,但客觀上我們可能堵上了這個生命走回來的路,甚至可能無意間在整體中製造了間隔。不是有很多同修對A同修的說法不認可嗎?但又有不少同修認可,那麼這認可和不認可的兩種同修不是無意中形成了兩派了嗎?二零零七年某地的前車之鑑你還記得嗎?(二零零七年某地把一位表現不好的同修當成了特務,在如何對待這位同修的問題上,某地同修持兩種不同意見,最後同修無意中分成了兩派,形成巨大間隔,被邪惡鑽空子,發生了嚴重迫害,損失慘重。)而且如果這個得過法的生命因此被推了出去,在同修的阻力下再無力走回來,造成她千萬年的等待和所代表的無量眾生毀於一旦,那麼大家又幹了甚麼呢?

舊勢力為甚麼敢迫害大法弟子,那還不是它們看到一些大法弟子做的不好、做了各種錯事,不像修煉人嘛,它們認為不可原諒,所以它們才要把這樣的大法弟子推向對立面,讓其不理智的做下很多壞事,然後舊勢力更找到把柄毀掉這樣的大法弟子。但是,這樣的大法弟子不理智的種種表現,或許恰恰正是舊勢力本身久遠歷史的安排呢?只是在今天她(他)無力否定而已。我們決不能承認邪惡想毀掉我們同修的一切安排,那些找到所謂冠冕堂皇的理由毀了大法弟子的舊勢力其結局是甚麼呢?我們不是很清楚嗎?

我在學法時認識到,師父不想落下任何一名大法弟子,只要有一線希望都要給她(他)機會,甚至對那些參與迫害的惡人,都是一再給其機會,何況是得了法的生命呢?

慈悲的對待同修,我想我們認識會一致的,慈悲並不是縱容邪惡,但我們一定要把同修和邪惡區分開,不然我們無法做到對同修的慈悲的,從人的角度看,那些不好的事都是她幹的呀,人看人犯了錯誤是不容易原諒的,執著於別人的執著是人心,人心是永遠無法理解神的寬容和慈悲的。我覺得,現在最應該的是找到C同修本人,那才能根本解決問題,不然給其他同修說的再多,能一個個通知到嗎(先不說這事的本身是否合適)?

本著幫助一個無量大穹的王、主的慈悲和責任去喚醒她,讓她清醒。記得你以前對「六一零」的惡人都是那樣慈悲的去救他們,我想,對我們做了錯事的同修不會做不到的,就像師父說的「熔化鋼鐵般的慈悲」,不管她表面對你態度如何,在真正的慈悲面前,一切迫害她的邪惡都會被解體。

你做得到的,我們大家都會無條件加持你們和C同修,我這幾天一直在這樣發正念,清除所有間隔同修的邪惡,其實最重要的是,別忘了有慈悲偉大的師父會幫你的。

用最純正的善對待同修,多從正面去圓容整體,幫助、帶動好同修,發揮出師父安排你多年在這個角色中錘煉出的能力吧,未來無量的威德就來自於你今天兌現當初喚醒同修和眾生的誓約,同修之間沒有情,有的只是各大穹的王和主在大法中結下的偉大聖緣和彼此的慈悲、負責。

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