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放下生死的感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日】今天,我沒有任何目地的去一同修家,就只想和她待一會兒。在走的半路上,突然師父的一句法打入腦海,「放下生死,就是神」(《澳大利亞法會講法》),我以前只是感悟到了放下死,而沒有感悟到放下生。比如在看守所,為了大法,哪怕把我拉出去斃了,我也死而無憾,因為我是為了法。可是今天為甚麼「生」這麼重呢?

我以前只是把「生」當作「死」的修辭了,就像師父說的把「修」當作「煉」的修辭了。面對著放下「死」好放,因為你知道,就是死了,你也是圓滿的。可是面對放下「生」,那就是剜心透骨的去執著的時候了。我想生存的美好一點,就產生了各種慾望,父母對自己的關愛了;丈夫對自己的關愛了;孩子對自己的孝心了;親人對自己的同情了;當這種關愛與同情得不到的時候,那就產生了各種執著心,妒嫉心、爭鬥心、怨恨心、求福報的心、求回報的心。

悟到這層法,來到同修家,正好趕上同修在過「生死」大關。我一進門,她就問我:「姐,你知道我的事了嗎?」我說:「甚麼事啊?我不知道啊。」她說:「怎麼?我出了這麼大的事,你不知道?」我說:「你快說,甚麼事啊?」她說:「我現在呀,真是在過『生死』大關啊!原來我的丈夫對我特別好,可是最近,他整天對我埋怨指責,是因為他有了外遇,孩子都五歲了,現在的他和原來的他真是判若兩人。姐,你說我可怎麼辦好啊?這種突然的打擊,我實在承受不了啊。」

當我把悟到的放下「生死」這層理和她交流之後,她「嗚嗚」的哭了一場。雙手合十,向師父說:「師父,我對不起您啊,您為弟子費了這麼多的心,可是弟子就是不爭氣,迷在世間,拔不出來,我看到《洪吟三》〈救你實在沉〉中的『救你實在沉』,我只以為是常人實在沉,今天才看到是師父救弟子實在沉啊!」我說:「你哭吧,想哭,你就哭吧!」她說:「姐,我哭了一個多月了,可那時是委屈的哭、怨恨的哭、憤憤不平的哭,而今天的哭是向師父悔恨自己的哭,恨自己不成器呀。」我說:「是啊,師父為救咱們,真是恨鐵不成鋼!師父為咱們流的是血淚啊!」

她的牆壁上掛著一個賀詞《因緣》:月缺月圓照古今,緣起緣落有前因,悠悠神州神安排,法到人間正人心。我以前沒少到她家去,也沒少看這副賀詞,可是今天看到它好像和以前不一樣,今天好像看到的是久遠的誓約,久遠的緣,我就和她念。她從內心深處也感觸到了:啊!我和師父的緣,我和家中每個人的緣,以及和給我製造麻煩的人的緣,那不都是一樣嗎?就像《洪吟三》〈話有緣〉說「你為此言等千年」,是啊,千年的等待不就為這一刻嗎?我要振作起來,我要放下情,慈悲他們,救度他們,我要跟師父走,跟師父回家,師父在盼我醒悟,我世界的眾生在盼我回去,我身邊的親人等著我去救度,因為他們都是我世界的眾生。

這時,我看到的這個同修不是以前的她。今天寫這篇文章雖然寫的是她,可是這是我自己的深深體會啊。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