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傳統文化的感悟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每天讀明慧網文章,除了大法弟子的修煉體會文章為必讀之外,傳統文化的部份也是我必讀的內容。今天讀了《相由心生 運隨心轉》這篇文章,對我觸動很大,由此我想到了我自己以前的情況,如果不是修大法,我的後果不堪設想。寫出來,一是曝光自己以前的變異思想和行為,二是警醒自己和世人:身處世間,一定要遵循做人的規範,敬信神明,約束自己,不求福報,但求問心無愧。

文章寫道:「人生在世,壽夭貧富,雖說命中註定但今生所為亦非常重要。為善獲福,作惡招災,依人心之善惡,可隨時改變。天地神明,鑑察分明,絲毫不爽。人能一心向善,廣積福德,則雖遇兇厄而化吉祥。若任意非為,種下罪根,雖本有福而終得兇災,此因果法則,自然之理。所以說,心為一身之主,心善則命善,心惡則命惡。」並舉了三個例子《雙胞胎兄弟的同命異報》、《丁寔居第六名》和《是道則進,非道則退》來說明相由心生,運隨心轉的不同結果和命運。對此,我有深刻的體會。

我本是個很單純、很簡單的人,從小學、中學、到大學,我基本上都是接受的正統教育,父母都是本份的工人,對我們的教育基本上都是正面的為人處世之道:不欺負人,不做違背良知的事,不是自己的東西不要,不義之財不取,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等等,這些都在我的心裏紮下了根。雖然在惡黨統治的社會裏,灌輸的都是黨文化的毒素,但我的內心深處對惡黨一直是排斥的,從小學的時候我就不喜歡惡黨的那一套,但我那時說不清楚我為甚麼排斥惡黨。畢業後參加了工作,在同事們都爭先恐後的把入黨作為晉升的必備條件拼命爬上惡黨的賊船之時,我卻選擇了遠離惡黨,一直沒有加入惡黨。在惡黨專權的中國,每個政府機關的工作崗位,上至國務院,下至鄉鎮街道居委會,對於一個不積極靠攏惡黨組織的人要想按照自己的能力正常的晉升是不可能的。當然我也就成了不被提拔的對像了。對此我並不稀罕,一直默默的工作著。

我要說的是,修大法前的時候,在社會的大染缸中不斷的浸染,我的內心開始了慢慢的變異,我看到:我的父母幾十年了本份做人,還是沒有脫離貧窮的境遇,日子過的還是謹小慎微、捉襟見肘,一分錢也不捨的花。而那些耍手腕、使陰謀的人卻得到了很多好處,耀武揚威、橫行霸道,吃、穿、住都是大手大腳的花錢,在人面前很是風光,我的心裏隱隱的產生了羨慕,可是自己又做不了那種對權勢的諂媚、逢迎、巴結的姿態,因此還買了很多關於「心術全書」、「權謀大全」、「歷史上的智慧」等方面的書籍來讀以圖改變自己不善「權謀」的局面,希望以此來提高自己的社交能力,可是讀過那些書之後並沒有大的改變。

可是那些書卻對我的心靈造成了很壞的影響,我學會了當面一套背後一套,把真實的自己掩藏了起來,與人說的話言不由衷、假惺惺,雖然自己沒有擠進惡黨的賊船,可是在惡黨的單位工作,慢慢的在內心裏也用惡黨的邪惡黨文化來說話、行事,不該得的也想得,不該要的也想要,不知道甚麼是對,甚麼是錯。

在此僅舉幾個例子,來曝光自己內心深處曾經隱藏的敗壞思想和所為,來進一步說明「相由心生,運隨心轉」的毫釐不爽。第一個例子是:十幾年前,在我做會計工作時,有一陣子我既做出納也做會計票據帳務處理,有一年給轄區居民報銷藥費,付完錢後,我整理好藥費發票準備交給當地醫院的會計,無意中看到人們拿來的藥費發票在金額填寫處大寫小寫都有漏洞,就是可以在金額的前面加數字,比如發票上本來是八十五元,因為填寫的漏洞,可以在八十五元前面填一位數字比如「3」就變成三百八十五元了,八十五元已經付給人了,可是填上去的「三百元」就是我的了。(做過會計的人都知道應該怎樣填寫票據金額,不管大寫小寫,八十五元前面應該有斜劃線,就是來杜絕被人隨意填數字。其實這種辦法是最拙劣的,如果拿到縣醫院核對,一下子就會露餡,是很危險的)因為當時的縣級藥費發票最高金額就到百位(三位數),我就利用藥費發票金額欄上填寫的漏洞在兩位數的發票前面添加一位數字,這樣兩位數的金額就變成三位數的了。開始時只填寫很小的數字,1或2,大寫處也填上壹或貳,第一次沒被當地醫院的會計發現,我覺的很好,那時自己掙的工資很少,我想這種辦法不錯,可以得到些額外收入,根本沒有意識到那是不義之財,還覺的自己比那些貪官強多了。那樣共做了三次。其實自己在大學裏學過會計專業,明白那樣做是違反會計制度的,金額大了還會犯法的,心裏一直打鼓,每天膽戰心驚的,可是僥倖心理和利慾熏心的指使,讓自己順著滑下的路走了下去,還認為自己很聰明。

後來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我在發票上填上了個很大的數字8,那個發票金額就變成了三位數成了八百多元,自己一下子就得到八百元,可是那一次被發現了,當地醫院的會計讓我去一趟醫院,我知道是自己做的事被發現了,去醫院的半路上心裏嚇的怦怦跳,到了醫院,院長拿著那張藥費單據說:「這張發票是怎麼回事?這個數字(指8)肯定是填上去的,我們可以去縣醫院核對,如果核對出來就不好辦了,你是把錢拿出來呢還是我們來處理?」我為了顧及自己的面子,就撒了謊,說「那是某某某來報銷的發票,我回去把錢要回來。」他們都知道我是大學畢業,平時還很尊重我的,也許他們也顧及我的面子吧,就相信了我的話,院長說:「好吧,明天你把錢要回來交給某某會計就行了。」並當著我的面把那張發票撕了扔了,也沒有向我的領導反映。

第二天我把八百元錢拿來交給了醫院會計,這事就過去了。可是我的心裏總像吃了蒼蠅一樣不好受,覺的自己很齷齪,內心很骯髒,十幾年了,那個污點一直在我的心裏揮之不去,我就想:人真的不能做違背良心的事啊!從那以後我做會計工作再也沒有在金錢上動過非分之想。

後來我就得法了,我更加意識到自己以前的所思所想、所作所為是多麼違背做人的準則啊,從《相由心生,運隨心轉》文章中,我看到了古人對自身修養的嚴格要求,稍不小心就會損德、折壽、傷祿,所以平時都很約束自己的內心,信神、敬神。再看看我的內心和表現與古人的心境差的太遠了,真的是沒有了正念,自己都意識不到了,當我面對古人「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的教誨,我感到自己很慚愧,真是無地自容。如果不是遇到師尊和大法,我不知自己會走到何種地步,也許在利益的誘惑下會走上犯罪的道路,一生就毀了,想想真的很可怕。

第二個例子,是我得法後的一件事。一九九八年八月,我們去青島學習,因是公差,食宿費用都給報銷,負責開票的人和我們說可以多開金額,就是花了一千元,可以開一千幾百元,問我們需要開多少。別人沒說話的時候我卻說:「就統一多開四百元吧。」這樣我們每個人就可以多拿四百元了。因為那時我已經得法修煉三年了,做出這樣的事,是違背大法原則的,所以我就得償還所造的業,還要將多拿的錢退回去。

就在那年的十月,我在去縣城學電腦的時候,因為天黑,騎摩托車回家時撞在一輛停在路邊的摩托上,我當時連人帶車就飛到馬路當中了,腿上劃開了一道很深的口子,血不住的流,被人送到醫院光縫針就用了兩個多小時,最後花去了八百多元的醫藥費。在學法中,我知道是自己不該多得那四百元錢,用這種方式還上了心裏還算踏實了點,但畢竟是我的心性很差造成的災難,每個人生生世世的有無數的業力,修煉了就要償還,可我還在造業,給自己的修煉帶來額外的魔難。按照相由心生,運隨心轉的道理,帶著那麼多利慾熏心的思想,我的命運就毀在了自己的「小聰明上」了。好在我得法了,我會在師尊的指引下洗淨自己,用大法歸正自己變異的心,找回真正的幸福。

以上所舉例子是很突出的違背天理的行為,在我的內心都留下了很深的印記。其實在我平時的生活中還有很多不嚴格要求自己的行為,比如:上班時遲到早退;辦公用品隨便拿回家用;不是對所有的人都善良,順眼的就善待,不順眼的就惡待;對父母隨意發脾氣,不孝順;不承認自己的錯,強詞奪理,胡攪蠻纏;妒嫉、懶惰等等魔性都很大,種種行為,都是自私自利的表現,既不符合做人的標準,更不配大法弟子的稱號。真是愧對父母的養育,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與古人相比,我的幸運就在於:我趕上了師尊正法,在宇宙更新的重大時刻,我緊跟師尊,助師正法,在修好自己的同時,還在兌現著自己的史前大願。我有信心我會做到大法要求我們的標準,「修心斷慾去執著」(《洪吟》〈誰敢捨去常人心〉),圓滿隨師還。

正如文章最後所說:「德行才是一個人幸福的最終來源。命運的好壞,皆是自作自受。舉頭三尺有神明!心存善念,信心奉行,人雖不見,神已早聞。凡順乎天理合乎人心之事,就應去身體力行;凡逆乎天理違背人心之事,就應該警覺不做,在善與惡、正與邪這些原則性問題面前,做出正義的、明智的選擇,才能得到源遠流長的福報。」那麼我們作為修煉的人還要超出這個,同化真、善、忍宇宙大法,向更高層次上邁進!

以上只是我現階段的個人認識,不妥的地方,敬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