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事實(四)

——非法拘禁、迫害三河市大法弟子(二零一零年)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廊坊市洗腦班自二零零零年以來,非法關押、迫害過幾千名法輪功學員,對外稱甚麼「法制學習班」,其實是踐踏法律、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十餘年來,廊坊「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頭目韓志光指使惡人趙麗華、李漢松、陳斌,利用原廊坊外貿科長李書香、管道局物業管理處郭玲、王麗、張敬新等幾名猶大,先後在月城賓館、安次區「第二招待所」、樂園賓館、交通賓館、華康賓館等地多次辦邪惡洗腦班。因其多次解體、更換地方,現在洗腦班已遷至廊坊市拘留所處約五年時間。

廊坊市洗腦班在西外環西側距外環西北角五百米處,看守所西側。這是一個四方環形二層建築,一層是拘留所,二層是洗腦班。南面是邪黨惡人們的辦公室,其餘三面約二十多個單間,每個單間非法關押一個大法弟子,吃喝拉撒睡都在裏面,一有空房在韓志光的指令下再行抓人。關押大法弟子的房間及走廊都有視頻監控,惡人隨時看監控視頻。

廊坊洗腦班正門
廊坊洗腦班正門
廊坊洗腦班後視圖
廊坊洗腦班後視圖
曾在樂園賓館辦洗腦班
曾在樂園賓館辦洗腦班

據查,現有公安部督導組、河北省公安廳督導組成員在廊督陣。對洗腦班的「合理存在」邪黨上邊有規定,符合所謂規定的上邊提供撥款等支持。零八年以前是二十個名額,連續三個月被強制洗腦者低於二十人,這個洗腦班就不符合規定了、就得撤銷。韓志光等多次向上級反映洗腦班存在的必要性,要求降低存在名額,使廊坊洗腦班自二零零零年以來持續存在至今。洗腦班內部說掌握五千多名法輪功學員情況,現已被洗腦迫害的兩千多人。洗腦班原來是由政法委直接管,現在是公安局管。實際上廊坊洗腦班是廊坊市公安局創收的第三產,由市局後勤劉姓副局長向公安部、河北公安廳申請給韓撥款,然後韓再與市公安局各主要領導分贓。十餘年來,廊坊洗腦班敲詐法輪功學員(或單位)錢財上千萬元,再加上上邊撥款,韓志光等人聚斂黑財數千萬元。韓志光原住春和小區從前數2號樓西數4單元2層201室,現在廊坊有三套住宅樓房,據傳在永清、固安還有別墅。

邪黨惡徒韓志光,男,五十六歲,身高約一米七五,廊坊市「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廊坊洗腦班頭目,自99年7月20日至今一直作此惡事。韓志光表現偽善,實質陰險、狡詐、狠毒,他總是指使手下行惡,他再以偽善充好人迫使學員妥協。他曾在誣蔑法輪功的萬人大會禮堂做報告(有錄像),他還與其同謀隱瞞兩例大法弟子死亡真相,沒有上報。經他手送進勞教所的、被送往外地的法輪功學員很多。洗腦班裏的每一個罪惡都是在他的直接作用下發生的,廊坊及所轄市縣「六一零」所犯罪惡都與韓志光有直接或間接的關係。韓志光老家是香河縣錢旺鄉焦莊人,郵編:065000。

趙麗華,女,今年約四十六歲,廊坊市「六一零」辦副主任廊坊洗腦班副頭目。趙麗華非常邪惡,經常到處去開會,傳播邪惡經驗和手段,到基層施壓綁架大法弟子。趙麗華母親李淑芳手機15100620359,今年七十多歲,原來為香河縣糧食局退休職工,其父已經去世,可能同為糧食局退休職工。趙麗華有個姐姐,隨母姓李,目前在廊坊。趙曾就讀於香河一中。趙麗華丈夫的電話是: 0316-2098255,2090016。十幾年來,趙麗華聚斂很多黑財,宏昌電子城方正電腦就是趙麗華開的。

李漢松,男,三十多歲,「六一零」辦廊坊洗腦班科長,原籍為天津寧河縣人,所學為計算機專業,長期在廊坊洗腦班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此人身體消瘦,陰險、歹毒,臉上寫著內心的壞。對絕食抵制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他經常以勞教威脅。經常挾持這些學員到廊坊市中醫院進行灌食迫害。對抵制灌食的學員,有時四個人抓住學員的手和腳,有時把學員扔在褥子上將學員拖下樓,強行送去灌食迫害。洗腦班曾經致死人命,為了推卸責任,為了威脅絕食反迫害的學員,李漢松還經常叫囂「死也得讓你死醫院去,我們不承擔一點責任。」

「六一零」辦廊坊洗腦班科長陳斌,男,三十多歲,手機13832626689 宅電0316-2031640。其親友付君(有可能是陳的妻子),女,廊坊市碼頭鎮中響口村人。

幾年來這個邪惡的黑窩,強行對廊坊及周邊地區幾千名法輪功學員實施洗腦轉化,對綁架去的法輪功學員強行限制人身自由、強行灌輸歪理邪說、侮辱人格、罰站、不讓睡覺等等迫害手段。對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在以「勞教」相威脅的同時,升級迫害。有惡人對學員毒打、辱罵、彈眼球、不讓睡覺。對絕食的法輪功學員施以強行灌食迫害。他們在灌食時在食物、飲水中加入毒藥,還以腋下注射等多方面進行。小劑量使用讓人不知不覺中變的神志不清,大劑量使用會造成人的極度痛苦。被迫害者通常出現頭暈、頭痛、神志不清;嚴重者一定時間失去記憶、舌頭發硬、大腦空白、頭腦劇痛、昏睡不醒或不能入睡,使人每時每刻都在極其痛苦中煎熬。有些人因此被送進醫院搶救,有些人甚至精神失常。

暴行被曝光後,廊坊洗腦班對其罪惡進行包裝改型,都是在偽善的面紗掩蓋下進行、在暗中實施。表面上無論是首惡韓志光、趙麗華、李漢松、陳斌等作惡人員,還是以李書香為首的張敬新、賈珊玲、郭玲等猶大們,表現的都很偽善。他們對剛被綁架去的法輪功學員表現的很「關心」,問寒問暖,說話語氣「和藹可親」。可是他們所表現的這一切,最終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讓人所謂的「轉化」,放棄自己對真、善、忍的信仰。如果不「轉化」,他們就開始有步驟的施加壓力,進行精神摧殘,有的甚至被逼的精神失常。所有進過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都經歷了常人無法想像的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折磨。

據不完全統計、突破層層封鎖通過明慧網報導出來,僅廊坊所轄三河市(縣級市)就有一百多人次被洗腦班非法關押和迫害。僅二零一零年一年,突破層層封鎖通過明慧網報導出來,三河市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就有:燕郊鎮的周明、杜敏、李桂芝、秦靜、徐少敬、沈永芝、董桂榮、唐風、呂寶菊,高樓鎮的田淑娟、榮海軍,新集鎮的高繼祥、李淑君、張桂賢、陳榮、陳榮妻子和女兒,三河城內的李才曉,泃陽鎮的洪梅、李紅嬌、丁海榮、劉民和他的兒子劉小衛等二十三人,他們大都遭受廊坊洗腦班非法關押及迫害。

1)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三河及燕郊公安、國保等不法人員多人,到三河市燕郊開發區冶金一局法輪功學員周明家中,將其強行綁架,並非法抄家。隨後周明被劫持到廊坊洗腦班迫害。

2)二零一零年三月中旬,三河燕郊冶金一局法輪功學員杜敏,在家中被綁架。

3)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九日上午九點多,法輪功學員李淑君正在配件廠的車間裏工作,忽然闖進三河國保大隊和新集鎮政府一夥人上前就讓她在不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書上簽字,被李淑君拒絕,惡人們便將她強行帶走送到洗腦班迫害。

在高繼祥和李淑君被綁架的同時,新集鎮的其他法輪功學員也遭到騷擾。中共人員竟然調動三河防暴大隊端著槍,荷槍實彈地包圍一名法輪功學員的家,企圖綁架。

4)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七日上午十一點多,三河國保大隊的不法之徒在村書記盧有才和新集鎮政府的一些人員的帶領下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高繼祥的家中,逼問他是否還煉法輪功。當他們得到肯定的回答後立即兇相畢露,不由分說把高繼祥連抬帶拽推到車上,直接送到廊坊洗腦班進行洗腦迫害。

5)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三河市泃陽鎮小田莊村法輪功學員丁海榮,在家中被三河市惡警強行綁架到廊坊洗腦班。

6)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上午,三河市大法弟子洪梅在單位上班期間,被泃陽鎮派出所惡警非法抓捕,十時許被送廊坊洗腦班進行迫害。

7)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三河泃陽鎮溝北村法輪功學員李紅嬌,泃陽鎮惡警綁架,後被送至廊坊洗腦班進行迫害。

8)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五日上午,河北省三河市法輪功學員李才曉同她女兒從學校坐摩的回家路上,被兩輛轎車圍堵,下來六、七個三河市國保大隊的公安人員,其中一人亮了一下工作證,幾人強行將李才曉塞進一輛轎車內,同時搶走了李才曉的家門鑰匙。

這伙所謂的公安人員,一部份人把李才曉綁架到三河市國保大隊;另一部份拿著李才曉的鑰匙,非法入室搶劫了李才曉的私人財產,包括電腦、打印機、MP3、大法書籍及其它個人物品。

家中七十多歲的婆婆和十幾歲的女兒被嚇得驚慌不已,吃不下睡不著,憂心如焚,丈夫、父母、兄弟都為她擔心。

李才曉被綁架後,次日即被劫持到廊坊洗腦班進行迫害,在申冤無門的情況下,採取了世間最苦的鳴冤方式──絕食絕水,後在廊坊洗腦班被強行灌食,極端痛苦中幾近窒息。二零一零年六月三日下午,因身體極度虛弱,李才曉被送回家中。

9)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六日晚上十一點,三河燕郊鎮東蔡各莊李桂芝、徐少敬兩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第二天被送廊坊洗腦班迫害。參與綁架的邪惡之徒有鎮政府綜治辦、司法所、武裝部人員。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三河市燕郊鎮派出所等不法人員,曾到徐少敬、李桂芝家讓簽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他們不簽,八月二十六日在家中遭綁架。八月二十七日李桂芝丈夫湯寶信去鎮政府要人,被告訴人已送到廊坊洗腦班。

10)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七日早上五點左右,廊坊、三河夥同高樓鎮派出所不法人員,到榮莊村把法輪功學員田淑娟綁架並送廊坊洗腦班迫害。八月二十日,高樓鎮派出所六一零去高樓鎮榮莊子法輪功學員田淑娟家讓簽不煉法輪功的所謂「保證書」,夫妻二人不簽。八月二十五日派出所又來人把師父法像拿走神韻光盤真相材料搶走。八月二十七日,田淑娟被高樓鎮派出所六一零強行抬走,兒子攔也攔不住,一腳被踹在地上。他們開的是白色麵包。

11)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日,三河市燕郊鎮諸葛店村女法輪功學員劉鳳英,被村幹部許懷金、賈鐵像帶領燕郊鎮派出所六一零人員綁架,送進廊坊「轉化」班迫害。

12)二零一零年九月九日中午十二點半,燕郊鎮政府、派出所來了三車不明身份的人,到三河市燕郊鎮諸葛店村,不容分說,把法輪功學員董桂榮、沈永枝連拉帶拽扔進車裏,送廊坊洗腦班迫害。諸葛店村書記許懷金、村委員賈鐵像領著一夥不知身份的邪黨人員,曾於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至二十日這兩天,去法輪功學員家裏干擾,逼簽字、按手印。

13)二零一零年是月一日,北京法輪功學員秦靜(家住燕郊,戶口在北京)在北京東郊市場粘貼「法輪大法好」不乾膠時,被北京朝陽公安局高碑店派出所副所長趙永生、警察劉志偉和一名保安非法抓捕。其中一人的警號是:035068。
他們銬著法輪功學員秦靜的雙手,開著沒有鳴笛的警車,來到北京東燕郊秦靜的家裏。想拿走法輪功書籍,秦靜的家屬不配合沒有給書。他們是上午十點到秦靜家的,家屬向警察及圍觀群眾講真相:秦靜在修煉法輪功之前,得了絕症,修煉法輪功後,絕症消失了。講法輪功如何好。一直僵持到下午兩點。過程中,警察多次打電話叫來燕郊派出所的警察,先後來了三、四輛警車,來的警察有二十多人。最後,五六名警察拽開家屬,狼狽的把秦靜帶走。

14)二零一零年十月二日,三河市燕郊鎮一街法輪功學員呂寶菊,被燕郊六一零和派出所綁架。另一名叫唐風的法輪功學員在前幾天也被綁架。

15)二零一零年十月三十日,高樓鎮派出所非法抓捕了榮莊村法輪功學員榮海軍,其妻子法輪功學員田淑娟已在八月二十八日被非法抓捕在廊坊洗腦班。

榮海軍在九九年以前曾在東北某地當過輔導員,由於修煉法輪功被廠方解雇返回三河老家。由於東北有他的資料,不斷給廊坊及高樓鎮派出所打電話問及此事,所以惡警說他們也不想管此事可東北及廊坊問的緊,把榮海軍送到廊坊洗腦班迫害。

16)二零一零年 十二月八日中午,三河市新集鎮法輪功學員陳榮、張桂賢被綁架,並被劫持到廊坊洗腦班迫害。

17)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五點多,三河市泃陽鎮政府惡人闖進大田莊村劉民家中,綁架了法輪功學員劉民和他的兒子劉小衛,送廊坊洗腦班迫害一個多月。不法人員還曾於二零一零年夏天和十二月中旬先後兩次到家中威脅、騷擾,讓簽「不修煉保證」等。

18)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八日,三河市新集鎮政府不法人員在村幹部帶領下,綁架了東羅村法輪功學員陳榮,另一村法輪功學員同遭綁架,被送廊坊洗腦班迫害。十天後,新集鎮政府不法人員再次到這兩位法輪功學員家中,說是帶他們到廊坊洗腦班看望親人,結果陳榮妻子侯秀英和女兒陳盟盟(有病不能自理)被扣留,被迫遭受洗腦迫害。東羅村書記把陳榮妻女綁架到廊坊洗腦班時說:「你們娘倆也好好學習學習」,顯然是有預謀的構陷。

河北省廊坊市洗腦班──這個全國都出名的黑窩,自二零零零年開始至今,已非法關押、強行洗腦迫害法輪功學員幾千人之多(包括外地送來的)。洗腦班犯罪頭目「六一零」主任韓志光、副主任趙麗華,科長李漢松、陳斌。在這裏被迫害的學員(或單位),都被勒索三千至一萬元,甚至更多,他們聚斂黑錢就達幾千萬元。按照中國大陸現行法律,這些惡人犯了綁架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非法搜查罪、非法拘禁罪、非法剝奪宗教信仰自由罪。

十餘年來,據洗腦班內部統計,洗腦迫害法輪功學員兩千多人,韓志光等人聚斂黑財數千萬元。希望追查國際立案追查以韓志光、趙麗華為首罪犯的罪行;呼籲國際人權組織、聯合國機構,關注廊坊洗腦班對中國合法公民的無理迫害,立案徹查韓志光等人執法犯罪、破壞人權、迫害信仰自由、聚斂黑財等罪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