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百姓都在罵邪黨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二日】

  • 老百姓都在罵邪黨

  • 曾為中共賣命的姑父勸人遠離中共

  • 老百姓都在罵邪黨

    文/大陸大法弟子

    昨日,我乘坐公交車回家,剛開動不遠就停車了(因車子裏很擠,我就站在車門口,離駕駛員很近),只見前方停了一大長陣,便問駕駛員是否前面出事故了。駕駛員不無譏諷的說:

    「你還不知道呀,×××甚麼臭黨開代表會在戒嚴,你看不到路兩邊站的黑狗仔?現在是狗代會散會,他們要到賓館吃飯。已經開三天了,害的我每天要拖兩個小時的班,早晨他們從賓館到會場要戒嚴,上午散會要去飯店吃飯要戒嚴,中午還要停屍(睡午覺)要戒嚴,醒過來到會場又要戒嚴,兩小時後散會還要戒嚴,這是有規律的戒嚴,還有不定時的戒嚴,狗頭(指領導)來、去都會戒嚴的,說是確保安全,做到萬無一失……」

    駕駛員的牢騷話沒說完,滿車廂的乘客都鬧哄起來了,真是罵聲一片。有的說:

    「共產黨是神經病,一開會就發瘋、發狂,就堵老百姓的路,這是×××甚麼世道?!」
    「如今是豺狼當道,流氓當家,吃喝嫖賭霸五毒俱全」
    「共產黨得暴症了,早上不死、晚上也要亡,沒救的囉!」
    ……
    這時,有的乘客急不可待,就問駕駛員甚麼時候能開?駕駛員說:「你沒看到,小烏龜殼(指小轎車)剛走完,大爬蟲(指豪華型大交通車)才露頭,估計最快也要四十分鐘。」

    話音剛落,又是一陣擾動。不少人來不及,氣憤的下車走了,嘴裏罵聲不停。車子裏寬鬆了不少。

    我往駕駛員身邊靠了一步,要講真相,用不高不低的聲音問:你知道‘三退’的事嗎?」駕駛員抬起頭來看看我,說:「知道。」我緊跟上一句:「你退了嗎?」「謝謝你的關心,早退了。不退幹甚麼,一點好處沒撈到,再把性命搭上去,我才不當那樣傻子呢!」

    我有意放大了聲音,說:「聰明,絕對的聰明。天象要變了,貴州省平塘縣有塊‘藏字石’,上面有‘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是二億七千萬年前天然形成的,現在還印在風景區的門票上;還有著名的預言家的預言,比如三國時代諸葛亮的《馬前課》,唐代李淳風的《推背圖》,宋代邵雍的《梅花詩》,明代劉伯溫的《燒餅歌》等都預言了即將在中國發生的一件大事,天要滅中共!這時候,只有退出邪惡的黨、團、隊才能保平安;…。」

    我的話還沒有講完,有人就在議論,說在錢上面看到過,有的說看過‘小本本’上面有相似的內容。還有兩位往我身上靠靠,問我:「你身上還有‘小本本’,給我們一本看看?」我不無遺憾的說:「小本本我沒有了,還有三張‘護身符’送給你們。」

    那兩人雙手接過,就念道: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災難來時命能保!」這聲音很適中,全車的人都聽的到。

    這時車子緩慢的開走了。我看了一下手錶,車子堵了一個多小時。我想:這一個多小時也值得,看到了一幅畫一一邪黨亡命圖。


    曾為中共賣命的姑父勸人遠離中共

    文/遼寧遼陽 書哲

    姑父脾氣不好,還愛喝酒,而且一喝就多,為此常惹姑姑生氣,但是姑父對姑姑很好,從不跟姑姑發脾氣,姑姑拿他沒辦法。一次聊天時,我知道了姑父愛喝酒的秘密。

    姑父曾經為中共賣過命,在老山一次作戰中,當對方的坦克開過來時,他的排長衝出了陣地,站在坦克的前方伸臂高喊:「不許侵犯我國領土。」然而坦克繼續行進,將排長壓在履帶下停住了,之後原地轉了幾個圈兒,才返回他們的陣地了。等姑父他們去找排長時,已經蹤跡皆無,戰友們都驚呆了,一個大活人瞬間就被輾沒了。從那開始,姑父就用酒來麻醉自己,因為那一幕實在太令人無法接受了,他想不通排長為甚麼拿肉身去跟鐵傢伙鬥?瘋了嗎?當老山被中共拱手讓出去後,姑父明白他們被中共給耍了。

    復員後,姑父去了一所大學工作,讀了很多書,人變得越來越斯文了。他對一好友私下的忠告是:不要去犧牲。剛開始,好友聽不懂:我又不是軍人,怎麼會犧牲?聽了姑父解釋也就明白了。

    姑父說:「犧牲是指祭祀宰殺的牲畜,中共字典裏的解釋是騙人的。其實中共從來拿人都當牲畜,不然就不會搞運動了。不止是軍人會犧牲,老百姓也會犧牲,死於災難的人都是中共在鬥天、鬥地、鬥人的戰爭中的祭品。」

    好友想想還真有道理呢:「那怎樣才能不犧牲?」「現在嘛,就是遠遠的離開中共的人,都會平平安安的。」好友說:「怪不得你總是逢凶化吉呢,腦血栓一個月就好的利利索索的,那次喝醉酒騎車,把腿都摔斷了,也好的那麼快,看來還真得聽你的。」

    現在姑父明白了當初排長的行為了,那是被中共洗腦的結果。姑父願所有的中國人都能退出中共的黨、團、隊,不要去為中共犧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