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零」惡徒施壓 大學教師被剝奪工作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東北電力大學(原東北電力學院)教師王學,堅持修煉法輪功,多年來屢遭中共惡警綁架、非法勞教、關洗腦班的迫害,他先後任職的學校也一再無理扣發他的工資、非法解除他的工作,王學被迫到一私營企業工作。

二零一零年,吉林市船營區「六一零」主任楊秉文一夥,又強迫該私營企業解除王學的工作,剝奪王學的生存權。目前王學的生活非常困難。

「六一零」是中共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專門設立的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類似納粹蓋世太保,各地「六一零」惡人在過去十二年的時間裏,凌駕於法律之上,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

王學,原東北電力學院基礎部數學教研室教師,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前身體患有嚴重的胃病與其它疾病。煉功後,很快所有的病都好了,整個人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在工作中兢兢業業,任勞任怨。不求名利。得到領導與同事的好評。多次得到上級的獎勵。

中共迫害法輪功以後,王學行使憲法賦予的權利,進京上訪為法輪功講明真相,被惡警綁架,被勒索八千元後被釋放。由於在看守所被迫害,身體需要修養,王學只好在親屬家休養。二零零零年二月,東北電力學院非法扣發了王學的工資。幾天後,東北電力學院派出所惡警與吉林市公安局不法人員突然闖入王學的親屬家,企圖綁架王學,但沒有得逞。面對這種情況,王學被迫開始了一年的流離失所的艱難生活。二零零二年,王學再次進京為法輪功說公道話,被綁架後遭非法勞教一年。王學在勞教所遭迫害期間,東北電力學院違法解除了王學的工職。

二零零三年三月,王學出獄後,去單位要求恢復工作,東北電力學院卻以所謂的「無故曠職超過十五天開除工作」為藉口,拒不理會。王學被迫去外地,到天津工業大學任教,當時校方說好先工作,檔案與工資關係慢慢辦理,工資等一切待遇不受影響。可是由於校方了解到王學是法輪功學員後,改變了態度,每個月除了一千元左右的課時津貼外,幾乎沒有任何其它的收入,且校方也不給安排住宿。王學自己每月花六百元租房子,再去掉每月的水電與吃喝費用,幾乎沒有節餘,有時只能吃方便麵維持,就不要說買衣服了。學校還經常夥同不明身份的人員對王學進行非法監視,冒充學生混入教學課堂監視。

在二年的繁重的工作壓力與精神壓力下,王學出現了身體右側失去知覺的腦血栓症狀,被家屬送去醫院治療,學校沒有給出一分醫療費,是王學家人自籌七千元醫療費,事後學院給了五千元作為醫療補償。王學出院後,學校單方面決定解除了還沒有到期的聘任合同,合同中的款項幾乎無一兌現。兩年多的工資及其它的收入全部被扣押。王學多次與學校交涉,校方都拒不理會,並以各種手段恐嚇。

二零零七年,王學回到吉林市,再次去東北電力大學要求恢復工作,時任校長穆鋼拒絕接見。王學又去吉林省教育廳,相關人員推脫說:你現在不屬於教育廳管了,你去人事廳。

為了生活,王學到一家私人企業工作,靠微薄工資度日。就是這樣,邪黨惡徒仍然不肯放過他,二零一零年六月將他綁架到洗腦班迫害。當時王學正在上班,單位還有很多事情急需他處理,可邪黨惡徒根本不管這些。

王學遭迫害十幾天出來後,船營區「六一零」主任楊秉文等人對王學的單位施壓,不許單位接受王學工作。單位無奈,被迫解除王學的工作。目前王學的生活非常困難。

這就是邪惡中共對一個修煉法輪功的教師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