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組織要求中共提供器官移植數據(圖)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四日】(明慧記者李慧容綜合報導)由歐美亞專業醫師所組織成立的「反對強制器官摘取醫師組織」(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簡稱DAFOH),在其網站上刊登了一份給中國衛生部部長陳竺的請願書,要求中國必須提供準確且透明的器官移植數據給世界衛生組織(WHO)、世界醫學協會(WMA)、移植協會(TTS)。該組織強調,目前數據上的差距,讓國際關注中共有系統地活摘「非自願活人」的器官。

DAFOH發言人特雷•垂伊醫師(Dr. Torsten Trey)希望全球各界的正義之士,尤其是醫生、醫護人員以及從事移植手術的專業人士本於醫德都能上網連署請願書。請願書上強調,連署人皆是關心「活生生」的人,「特別是法輪功學員成了活體器官供應庫,他們的器官一有需求便被強行摘取。這嚴重違反醫學上的道德標準。」

特雷•垂伊醫生呼籲來參加首屆國際器官移植大會的同行關注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行為
特雷•垂伊醫生呼籲來參加首屆國際器官移植大會的同行關注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行為

這份要求解釋中國器官移植數據的請願書,除了要求準確的數字外,更要求中國衛生部提供一份準確和透明的檔案文件解釋器官的來源,包括有多少器官來自被處決的囚犯、多少器官源於自願捐贈的非囚犯,以及關於被處決犯人的直系親屬是器官移植接受者的案例數據。

特雷•垂伊醫師表示,世界各地醫師越來越關注中國的器官移植手術。他引用加拿大前亞太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報告彙編數據顯示,在過去七年中,有超過四萬個來源不明的器官。報告中也提到有十七通準確記錄電話採訪中國各地醫院的醫師,他們都承認器官來源於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聯合國酷刑問題特別報告員曼弗雷德•諾瓦克(Manfred Nowak)在他的報告中建議聯合國:中國政府應公布國家統計的死刑人數,並要求「解釋在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五年間,器官移植的數量和可辨認來源的器官數量間的差異。」

請願書公布於該組織網站(https://www.dafoh.org/Petition.php),同時副本給中國黨魁胡錦濤、美國總統奧巴馬、德國總理默克爾、歐盟議會主席耶日•布澤克、史蒂芬•斯皮爾伯格、米亞•法羅等。

特雷•垂伊醫師表示,DAFOH是一個運作獨立,不受任何利益團體影響的組織,成立的宗旨就是維護人類尊嚴,並推動醫學界落實最高的倫理標準,是以希波克拉提斯誓言、日內瓦宣言、紐倫堡公約、赫爾辛基宣言以及伊斯坦堡宣言為典範。

該組織對任何不符合醫學倫理和非法方式的器官摘取進行研究調查並提供客觀結果。器官摘取係指器官捐贈者事先並未在自由意志狀態下同意捐贈卻遭到摘取;這不但被視為反人類罪,同時也危及醫學的整體。

背景資料

國際特赦(Amnesty International)的研究調查指出,中共大規模從囚犯身上盜取器官的惡行可回溯至一九九三年。一九九四年,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提供了包括中共當局對此事件所下達的指示文件等極具說服力的證據。

一九九八年,德國洗腎醫療機構--費森尤斯醫藥股份有限公司(Fresenius Medical Care AG)自中國撤離,他們宣稱中國軍方官員迫使他們成為共犯,將死囚的器官銷售給有錢的外國人士。同年,歐洲議會通過法案譴責銷售中國死囚器官的惡行。中國軍醫王國齊(音譯)二零零一年在美國國會的國際運作及人權委員會(U.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Subcommittee on Human Rights)舉行的聽證會上出庭作證,指出中共有關部門有組織摘取死囚器官的販賣活摘器官非法活動。

二零零五年,英國泰晤士報(Times)報導,雖然中國多年來一直否認販賣囚犯器官,但中共副衛生部長黃潔夫承認中國大陸移植界普遍用死囚器官,只是解釋為何使用囚犯,「由於文化上的原因,中國人志願捐獻器官的人數少的可憐」。面對越來越多的證據和眾多媒體的報導,使得英國器官移植協會(British Transplantation Society, BTS)在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九日公開譴責在未經取得同意情況下對死刑犯摘取器官的惡行,因為這是違反人權的不可接受的行為。

一九九八年,中共調查發現有七千萬至一億的人修煉法輪功,修煉者人數眾多,帶動社會人心向善,使江澤民極度妒嫉。一九九九年,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宣布全面打壓法輪功並對法輪功學員採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迫害政策。

這項指令使得中國境內數以千萬計的人們無法得到法律保障、被拒絕入學、得不到社會支持、被迫離職、未經審判遭到關押、在勞教所遭到酷刑、在監獄或勞教所被迫害致死者很多被宣稱是自殺。許多法輪功學員在被逮捕時,為了保護家人、朋友及同事,都拒絕說出姓名及個人詳細資料。

如此一來,法輪功學員就特別容易成為活摘器官的受害者,因為中共政權可以在不需要負責的情況下摘取他們的器官,而受害者家屬無從得知事實真相,而且時間一久,也難以提出控告。

根據中共官員的統計,一九九四年到一九九八年間,中國僅七十八例肝臟移植,但自從中共在一九九九年開始全面打壓法輪功後,肝臟移植數量從一九九九年的一百一十八例急速上升到二零零三年的三千例,這急速上升的時間與中共迫害打壓法輪功的時間吻合。

英國移植協會倫理委員會主席斯蒂芬•威格莫爾博士(The Chairman of the British Transplantation Society Ethics Committee, Dr. Stephen Wigmore),最近呼籲聯合國和世界衛生組織調查中共活摘器官事件。

在中國進行獨立調查的困難是眾所周知的,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史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二零零六年五月時在北京與兩名法輪功學員會面(其中一名在會面後隨即被軟禁、另一名則下落不明),他說:「我在北京見到的法輪功學員告訴我,他們及其妻子遭到監禁、以及受到嚴厲迫害的真相,包括被剝奪睡眠、羞辱性的懲罰及毆打。其中一人說,據他所知有三十名法輪功學員被毆打致死。他們知道器官摘取的事,其中一人表示他看過同修的遺體,部份器官已被摘除。」

由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資深國會議員大衛•喬高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組成的獨立調查團,於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向加拿大媒體公開了「關於指控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結論是:「中國政府及其分布在全國許多地區的執行機構,尤其是醫院還有拘留所和法院,自從一九九九年以來,已把大量、但具體數字不詳的法輪功良心犯處死。他們的生存器官,包括心臟、腎臟、肝臟和眼角膜,幾乎同時都被掠摘,非自願地被摘取,然後被高價出售,有時被賣給外國人,這些外國人在他們自己的國家裏通常需要等候很久才能得到自願的器官捐贈。」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14/醫師組織要求中共提供器官移植數據(圖)-2478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