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城拘留所施藥 教育工作者徐立華失明

——另一阿城婦女接受獄警打針後精神失常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六年前,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六日,黑龍江哈爾濱市阿城區楊樹派出所惡警綁架兩位婦女,徐立華(徐麗華)、石桂花。這兩位普通婦女,僅因為修煉法輪功,一位被迫害致雙目失明,一位被迫害致精神失常。這到底是誰之罪?讓我們看看她們遭迫害的經歷。

徐立華被迫害雙目失明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六日,黑龍江哈爾濱市阿城區楊樹鄉派出所所長、警察付文軍、及阿城市公安局的一個局長,開著兩輛車,闖到法輪功學員徐立華的家,進屋不由分說就把徐立華綁架到拘留所。

徐立華從事教育工作幾十年,一向工作認真,人正直善良。她想不明白自己到底犯了哪條法?到底犯了哪條法律?她吃不下,睡不著,尤其是躺在漆黑的監牢裏,聽著那大鐵門噹噹的聲音和嘩啦嘩啦的鐵鏈聲音,那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徐立華被非法關押一個星期左右就感覺眼睛視物模糊,幾天後牢頭讓徐立華吃藥,說是治眼睛的。結果吃了一個星期後反而眼疾還重了。這時獄方還不放人,又改成打點滴,徐立華感覺特別疼,問打的是甚麼藥,監獄不說。就這樣又打了半個月後,徐立華的眼睛失明了。監獄通知家屬轉院,但已過了最佳治療期。痛苦的徐立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語,在漫長的黑夜裏煎熬著。

知情者說,是非法綁架和關押使徐立華精神受到強烈的刺激,再加上威逼恐嚇、驚嚇,導致她眼睛視物不清;在此情況下,監獄不但不及時治療,反而施用不明藥物,致使徐立華雙目失明。

石桂花被迫害精神失常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六日,石桂花和徐立華一同遭警察綁架。 石桂花被當時綁架的場面嚇壞了,到了監獄,在獄警脅迫下,違心地罵法輪功,讓幹啥就幹啥。石桂花以為這樣就能放她回家,和親人團聚,結果她被惡警劫持到哈市萬家勞教所非法勞教。

這個消息如晴天霹靂,使石桂花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打擊。她十分惦記身體不好的丈夫和三個沒成年的孩子,整日以淚洗面。 她還要經常被提審,經常被迫說違心的話,還要被迫超強度做奴工,這一系列的折磨、導致石桂花接近崩潰。不久又傳來了她丈夫去世的消息,石桂花徹底崩潰了,她實在承受不了這痛失親人的打擊,她欲哭無淚,吃不下飯,徹底失眠了。

然而迫害非但沒有停止,反而更加陰險和卑鄙。一天,監區的獄警大隊長對石桂花說,給你打一針保你能睡著覺。石桂花就同意了。獄警把石桂花拉到走廊沒人的地方,給她打了一支不知名的藥針。這一針打下去可慘了,從此石桂花渾身疼痛難忍,腦中經常出現幻覺,總像有人跟她說話,讓她幹這幹那的。一睡覺就感覺旁邊有人似的,而且總有一種慾望,說話也語無倫次,看見紅色、黑色就怕得發抖,整個人全變了,於是勞教所提前將石桂花解教放回家。

石桂花原本是個身體健康、神智清醒的良家婦女,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顯然是勞教所迫害所致。從打完針的反應上來看,肯定不是安眠的藥,究竟給用了甚麼藥?弄背地裏怎麼迫害的,勞教所獄警心知肚明。據內部消息透露,勞教所為了拿人做實驗,偷偷把藥拌到飯裏給法輪功學員吃,有的人很機警,發現有異味就不吃飯了,而有的人不相信中共會這麼陰毒,結果當發現上當時已經晚了。

《九評共產黨》一書中有一句話說的好:只有你想不到的事,沒有共產黨幹不出來的事。中共自二零零一年開始就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高價販賣,證人已在海外現身。這慘絕人寰的殺戮,令天地為之震怒!

中共就是一群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它掌權後發動一次次運動,迫害死八千萬同胞,這一數字超過了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現在中共不是改好了,而是殺人手段更隱諱更下流了。

徐立華、石桂花之所以被迫害的這麼慘重,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她們沒看透中共的邪惡本質, 以為只要「聽話」就能放過她們,放棄了法輪功,讓吃藥就吃,讓打針就打針。結果非但沒放回家,反而被迫害得一個雙目失明,一個精神失常。可見:誰在哪個問題上相信了中共,誰就會在哪個問題上吃虧!這是一定的。

法輪功學員在互聯網上下載、打印、散發法輪功資料,是在實踐信仰自由的權利。中國的法律沒有一條規定煉法輪功違法;也沒有一條說法輪功是×教。×教之說是中共頭子江澤民跟法國記者說的,隨後《人民日報》評論員又重複江的謊話。可是它們的話不代表法律。所以對法輪功的迫害是違法的。那些追隨中共迫害好人的人,應該清醒了,想一想,將來該怎樣交代這段充滿血腥的歷史?又怎麼面對父老鄉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