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隴西縣法輪功學員陳淑芬遭迫害事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甘肅隴西縣婦女陳淑芬因修煉法輪功,遭到中共邪黨人員、警察的長期迫害,她曾兩次被非法勞教,遭刑具折磨,被強迫做奴工。以下是陳淑芬自述的自己遭迫害的經歷。

一九九七年底,我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過去有病的地方沒有吃藥全好了,心情脾氣也變好了,家庭和睦了。下崗後做小生意,以「真善忍」為準則,不欺不詐 ,不短斤少兩,誠信經營,逐步發展成批發商,得到很多客商的好評。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以江澤民為首的邪惡集團開始誣蔑和迫害法輪功。其「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性迫害政策一直貫穿到省、縣、鄉。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七日。隴西縣公安局國安股(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凌駕於公檢法之上)惡警宋建華,陸德昌非法闖入我的店裏說:「你擾亂社會秩序,和別人一起看過《耶穌傳》錄像,罰款一千元。」隨手就寫了一個處罰單,讓第二天交款。我丈夫同宋建華理論,宋建華說交五百元吧(後又說一一三廠去北京的都罰三千元)。我說:「我看《耶穌傳》不犯法,我一分錢也不交。」結果宋建華就馬上又開了一張蓋有局長馬憲武印章的治安拘留十五日的裁決書。家人知道後很擔心,便交了四百元錢,只開了一張治安處罰二百元的裁決單。家人因怕受到各種迫害就不斷地阻止我和別人來往,從此家庭中充滿了恐懼的氣氛。

二零零零年七月至十二月,隴西縣文峰派出所王麗娟等兩人多次來店裏對我說:「你任何時候都不能外出,外出要到派出所請假,更不能到北京上訪,你若上訪就扣我們的工資。」我把公安拘留十五日和治安處罰二百元的(實際交了四百元)單據拿給她們看時,她們卻說:「他們是局裏的,我們是所裏的,就是違法我們也管不了我們的上級。你們不是講忍嗎,不管怎樣你都不能去北京影響了我們的工資。」

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衝破阻力,進京上訪,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卻被北京公安局非法關押在石景山看守所。十七天後被非法關押到隴西看守所,並被非法勞教一年。

在甘肅省第二女子勞教所期間,我白天被逼著撿裝衛生筷子(浸泡液是濃烈的有毒藥水,能使所有的毛髮變成黃色。眼睛刺激的睜不開,有時氣都上不來,無法呼吸,嚴重時人都昏迷了),幹完活都不想吃飯了。

我曾三次被惡警吊銬折磨:二零零一年五月,惡警科長田力親自參與,逼迫法輪功學員在蘭州市七里河看污衊法輪功的圖展,我說了一句「這不是真的,我們修煉的是佛法,佛法是最精深的。」當時就被中隊長卜琪、隊長段玲用準備好的膠布粘到嘴上,用警棒猛打,戴上手銬吊在高低床上七天七夜。

七月,有法輪功學員煉功,隊長王永紅喝了酒耍酒瘋,讓吸毒人員把我們往房子裏推搡,說我慢了,過來就朝我臉上打,打的我滿臉是血,然後又把我吊銬五天五夜。

九月九日,我們集體煉功,二十多人全部被用刑,吊銬十幾天,我絕食抗議迫害。這次被吊銬摧殘的有七十歲的法輪功學員,還有身體殘疾的法輪功學員。管教、惡警還指使吸毒人員偷著往法輪功學員吳蘭芳碗裏放不明藥物,還用電視造假逼我們寫所謂思想彙報。惡警利用吸毒犯想早日回家的心理,暗中授意,採用各種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那些吸毒犯使用包夾特權,對法輪功學員毆打、謾罵、限制上廁所、不准說話、強行洗腦,從精神和肉體雙重迫害。

遭便衣綁架又被非法勞教兩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九日,我去蘭州進貨,晚上準備回家時,在蘭州火車站被幾個喝了酒的身份不明的人(便衣)綁架,劫持到一輛帶0字頭的黑色小車裏(公安系統的車),用黑色褲子和黑色塑料袋套到我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的頭上,綁架到不知甚麼地方(後來才知道是蘭州市公安局),搶走了我的三星手機和包。三小時後用同樣蒙頭方法秘密把我劫持到定西糧食招待所,被定西國安惡警逼站了一夜。第二天我被轉移到一個賓館。那裏有兩張床,有幾個看管我的人輪流休息,用手銬銬著我,不讓我動一步,也不讓閉眼睛。其中有一個惡警把我帶進一間用報紙臨時糊住的黑房裏,對我滿嘴髒話,另一個拿電棍恐嚇我,刑訊逼供。

四月三十日,惡警把我的丈夫(沒有修煉)從家中哄騙出來,戴著手銬非法拘禁在定西一天一夜。

五月四日晚,惡警又把我綁架到隴西看守所。五月五日隴西國安陸德昌在隴西看守所接見室抓住我的頭髮逼我簽字。我拒簽,陸德昌和宋建華就給我戴上手銬進到還沒交工使用的公安局辦公樓二樓。宋建華朝我臉上猛擊,當時我被打暈在地,好半天才醒過來,鼻樑骨打傷。倆惡警還卑劣地說:「我讓你牢底坐穿,不讓你回家,讓你丈夫到外面找小姐。」

六月二十日,他們讓我在一份寫有「因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未被逮捕,於五月二十五日予以釋放」 的非法刑事判決書上簽字,可並沒真正釋放我,仍將我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直到九月十一日,再次開了一張釋放證,同時釋放的還有何文革、莫學琴及丈夫張俊清(已被迫害死)。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又一次被綁架到甘肅女子勞教所迫害兩年。左右各一個吸毒犯時時在身邊監視,經常逼迫看誹謗法輪功的電視、書籍,強行威逼寫思想彙報,逼寫「三書」,不讓睡覺,白天還要做苦役,背石頭、背土、剝大豆皮、剝大蒜、編網子。

二零零三年初,獄警將慶陽法輪功學員周華芳關進小號迫害,吸毒犯逼迫讓她吃屎、喝尿。還說她想回家就試試她是真瘋還是假瘋。

靖遠法輪功學員劉小麗,她從綁架到勞教所,一直被關在樓道裏,不讓睡覺。二零零四年冬天,她穿著從家裏被綁架時穿的單衣服被迫站了三個月,白天還要幹活;後因跑出大門,被單獨關在一間房子裏銬了二十天,加刑半年。

從一九九九年至今,中共邪黨公安、派出所肆無忌憚的不斷騷擾、抄家、綁架、勞教法輪功學員。使多少原本因為修煉法輪功後和睦的家庭變成了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而惡警宋建華卻說:有奶便是娘,(邪)黨給我錢讓我幹啥我就幹啥。你們是法輪功,怎麼整都不過份。

陸德昌電話:13993213556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