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的遺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八日】我從小就有個特點,晚上夢中比較清晰的人和事,第二天會成為現實。早上我會告訴母親誰今天會來我們家,那就一定會來,所以母親說我靈精。

外公在我的記憶中是慈祥和智慧的,在文革那個匱乏的年代裏,外公講的故事陪伴我度過童年。我在外公的眼中是天使,他總是那麼疼愛我。長大後,我到了離家二百五十公里外的省城上班,並得法,當時因為工作忙,孩子小,回家次數少了。二零零零年初,九十多歲的外公在生命的彌留之際,我在夢中看到他在等待和期盼著我的到來。外公去世之後,我又夢到他指責我為甚麼不回去參加他的葬禮。最讓我覺得內疚和後悔的是,在一個清晰的夢中,外公質問我:「大法在世上洪傳,你為甚麼不告訴我?」我竟然回道:「您耳朵聾,又不認識字,我怎麼告訴您呀?」

隨著修煉的繼續,我越來越知道大法的珍貴、做人的目地,我才明白外公為甚麼生前這麼期盼我,失去人身時這麼遺憾,他在等待的是大法呀!大法洪傳時我沒告訴他,大法遇到魔難時,他沒有了等待的希望而遺憾的離世。

我簡單介紹一下外公生平:外公生在光緒末年,日本入侵中國後,加入國民黨的軍隊到東北與日本關東軍作戰。因為國民黨軍隊比日本軍隊裝備差,日本的炮擊使他同行的官兵非死即傷,密集的炮彈追著他跑,他幸運的活下來,耳朵卻被震聾了。此後,他在奉天度日,跟日本人、不同信仰不同國號的中國人及蘇聯紅軍打過交道。在火車上遭到蘇聯紅軍的搶劫,搜身,所有財物被洗劫一空。見證了蘇聯紅軍搶劫、強姦、殺戮,戰亂的年代,躲過了被打死、凍死、餓死等威脅,死裏逃生活下來回到老家。

中共的運動一場連一場,因認識到了中共邪惡欺騙和它骨子中整人的壞;外公拒絕參加它的任何組織;在邪黨和被欺騙的民眾打擊下,在親人的誤解及埋怨中,他堅持不同流合污,不落井下石,無論怎樣的打擊和威脅,無論怎樣的利誘和收買,他始終沒有加入農村合作社。當時他村裏的人說全村他是獨一無二的,全公社也是獨一無二的。全縣也只有兩個人沒入社,他是最特殊的一個,因為他還活著。我小時候住在外公家,曾記得有一幫小孩跟他的身後罵他不入社。有個男孩騎在外公的牆頭上不停地罵人,我氣不過,說他不該這樣欺負人,他就扔磚頭砸我;直到累了、餓了才離開。外公象沒聽見沒看見一樣,只是囑咐我別傷著自己。今天回想起來,外公當時是怎麼承受的啊,這時,我的眼前會顯現一個字──「忍」。

認識到這些時,我後悔人的觀念使我沒告訴外公大法,外公的頑強和等待,久遠的期盼,在他離世後,一次次的在夢中責問我。我滿含愧疚,在給外公上五七墳時,我趕回去,到他的墳前說出我的內疚,請他原諒,並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二零零四年底,夢中一個聲音告訴我,外公因為沒參加中共的任何活動而得福報。

寫出我內心的遺憾,想告訴同修和世人,法輪大法洪傳於世,一定要珍惜,否則等失去人身後悔莫及。也請同修珍惜身邊的人,告訴他們法輪大法的美好和珍貴是我們的責任!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