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傳十年 民眾識破自焚偽案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四日刊登了一篇讀者投書「我的覺醒和轉變」,文中說到:我在一家運輸公司的汽車班上班。我剛來時,一個同事跟我講法輪功的真相,說電視上對法輪功的報導都是假的,所謂「天安門自焚」就是拍電視劇。我聽了他的分析覺的很有道理。天安門我去過幾次了,沒看見哪個警察背著滅火器巡邏呀,怎麼一有人自焚就能在一分多鐘內背著滅火器趕到?再說怎麼那麼巧,這一個突發事件,就讓中央台記者趕上了,而且自焚的那瞬間,就能把鏡頭對好了拍個正著,又能把細節都取上?簡直是天方夜譚呀!就是撒謊騙老百姓!……我在背地裏觀察公司的那幾個「法輪功」,我發現他們個個都是好樣的,表裏一致,說到做到,幹甚麼甚麼行……最讓我覺醒的是,這些公司的書記、領導們居然和一個法輪功說:「你幹別的,甚麼賭、嫖,我們都不管,可是你要煉法輪功我們就得管。」你說這是甚麼世道?黑白顛倒!

十年來,和這名大陸讀者有過類似經歷的人不計其數。本來中共針對現代中國人的各種心理,設計了各種各樣誣陷法輪功的謊言,並且利用現代媒體的高度覆蓋、迅速傳播,要想逐個澄清每個謊言,的確不是容易的事情。可是很多人一旦了解了「自焚」偽案,就知道中共如此卑鄙陰險,其它的謊言不攻自破。

所謂「自焚」案發生於10年前的2001年1月份,距離當時的中共黨魁1999年7月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宣稱三個月之內「消滅」法輪功已經18個月了。與此同時,從普通民眾到中共的基層警察,尤其是有機會親身和法輪功學員接觸的,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厭倦和反感這場新世紀的整人運動。18個月來法輪功學員面對監獄、勞教、酷刑乃至死亡的威脅,沒有退縮,天安門廣場不斷有法輪功學員用煉功、展示橫幅、呼口號等方式反迫害。據美國知名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2010年12月6日在美國《標準週刊》(The Weekly Standard)發表的長篇調查報告「進入細微的電波」(Into Thin Airwaves)中指出,「從2000到2001年,大約十五萬甚至更多的修煉者曾經到天安門去抗議對法輪功的禁止。」

在中共看來,法輪功壓不住,抓不完,如果在令他們頭痛的天安門廣場「發生」自焚事件,並栽贓法輪功,重新燃起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似乎是解決進退維谷局面的「巧計」。

中國人有句話說,「人在做,天在看」。中共沒想到的是,自己弄巧反拙,「自焚」案破綻百出,從案發一開始就受到海內外各界質疑。比如前面提到的讀者說的破綻:中央台播出所謂「自焚」專題節目中,有遠鏡頭、近鏡頭,甚至連王進東高呼口號的聲音都能錄得清清楚楚,這絕不是僅僅依靠廣場監視鏡頭所能完成的。中共後來謊稱這些圖象來自CNN(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記者的錄像,可是CNN發言人指出,當時CNN確實有記者在巡視廣場,捕捉法輪功學員反迫害抗議畫面,但是案發的開始攝影記者就被拘留,錄像器材被沒收了。我們回想一下,2010年南京大爆炸中,中共官員把直播鏡頭當場掐掉,怒斥「哪個叫你直播的?」上海世博會期間保安阻止香港記者紀錄混亂場面,打壞器材並對女記者動粗等等,突發事件嚴禁記者拍攝到真實鏡頭,是中共的一貫做法。

很多願意自己冷靜思考的中國人也發現了「自焚」偽案中的破綻。比如,明慧網2003年3月16日發表一位讀者的投書「中央台拍自焚電影給老百姓看」,其中說到,「昨天做飯的時候一點熱油濺到俺胳膊上,燙得一跳老高。不知咋地,俺忽然又想起來了電視上那王進東的自焚鏡頭……渾身都燒成那個樣了,要是真的,王進東早就應該在天安門大廣場上活蹦亂跳啦,還會在那老老實實坐著,紋絲不動,等著警察來給他蓋毯子?那毯子還晃悠著等王進東喊完話才蓋上去。歇著去吧!拍電影給老百姓看啊!」這位讀者分析的很在理。人在被燙後會不由自主的抽搐甚至跳躍,生理學上這屬於反射弧的應激反應,是人的一種保護性生理機制,不受大腦控制,就是說即使想忍也是忍不住的。


在中央電視台炮製的自焚畫面上,王進東的雙腿間那個盛著汽油的雪碧瓶在大火中居然完好無損,他後面的警察拿著的滅火毯在他身後晃來晃去,直到這個王進東說完了台詞才把滅火毯蓋到他身上。

十年來,成千上萬個法輪功真相資料點在中國大陸印刷、刻錄真相資料、光碟,真相資料中一個重要方面就是揭露「自焚」偽案,還有眾多的網民通過突破網絡封鎖而了解真相。我們無法一一描述人們通過了解「自焚」偽案的真相而走出中共謊言的例子。這裏僅擷取一例發生在高中教室的生動故事。

這是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二日刊登的一名高中生來信,題目是「平靜的教室沸騰起來」,文中講了一個故事:

……老師講著話題一轉說:「我們現在講科學,相信科學,我看法輪功就不講科學,……」

他的話音剛落,一個同學就站起來說:「老師你說的不對,法輪功是好人,天安門自焚是假的。」……一個同學接過話來:我也知道,自焚是假的,王進東全身燒傷,盤在腿中間裝汽油的雪碧塑料瓶子卻完好無損。……(同學們)三個一群,五個一群接起話來。天安門自焚疑點多,攝像機當場拍攝一個警察當場把一個婦女打死了,滅火器當時就能拿在手裏,劉思影喉管切開還能講話,天安門自焚早有安排,不是法輪功幹的,光碟我們都看見了,真相我們都知道了。

文章最後寫道,「老師問光碟哪來的?同學們說是家門口經常有,小傳單、小資料,常常有人送,我們也經常看,法輪功的事情,我們知道很多、很多。」

可見有多少大陸民眾就是首先了解了「自焚」偽案的真相,從而開始徹底摒棄中共謊言的欺騙!我們設想一下,隨著更多民眾了解真實自由的信息,中國會發生甚麼?

伊森•葛特曼的調查報告「進入細微的電波」中,有一段關於長春市電視插播事件的民眾反應的真實紀錄,從一個側面回答了這個問題。2002年3月5日法輪功學員首次在吉林省長春市電視網成功插播《是自焚還是騙局》、《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等真相電視片。葛特曼寫道:「法輪功的廣播在八個頻道播放了五十分鐘,積聚了超過一百萬的觀眾,隨著消息的傳開,觀眾越來越多,人們互相打電話,說他們會馬上打開電視。在一些居民區,當地中共官員變得絕望,切斷電源,使街道陷入黑暗。在其它居民區,比如在文化廣場附近,人們走到街上慶祝。禁令結束了!法輪功平反了!幾個修煉者從工廠和藏身之處走出來,公開發資料。鄰居,孩子,陌生人,甚至戴著紅袖標的老太太都接近他們,每個人都在說話,跑過去,笑著拍著他們,祝賀他們。」

中共設計了「自焚」偽案欺騙民眾,然而渴望真相的人們卻通過了解其中的真相而走出謊言。明白真相的人們良知在覺醒,這是中共最大的恐懼,是其當初意想不到的。可這卻是天意的安排,是無可阻擋的大勢所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