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以為戒 珍惜生命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二日】以下是發生在我身邊的一些真實故事。他們本已身患絕症,因為相信了「法輪大法好」從而恢復了健康。遺憾的是,之後他們或是因為做了對不起大法的事,或是又再次聽信了中共的謊言,而最終斷送了自己的性命。希望人們引以為戒,明辨是非是為了珍惜自己的生命。

(一)一九九六年,我妹妹喜得大法,妹夫未修煉。一天,妹夫突然發現胸部嚴重不適,經三次到重慶第三軍醫大學附屬醫院檢查,確診為晚期肺癌,醫生告訴家人:太晚了,已無住院的必要,回家休養吧!

回家後,妹妹勸他學大法,他覺得盤腿太難了,先聽師父講法錄音。聽完一遍後,妹夫感覺身體有所好轉,並自己把妹妹請回的師父法像掛在了客廳的牆上。不多久,妹夫去醫院複查,驚奇的發現癌變已經沒有了。由於不相信有這麼神奇,他又再次去複查,證明已完全康復。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邪黨江氏流氓集團發起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抓捕各地區大法負責人,大辦洗腦班強行轉化,報紙、電視大肆攻擊誣蔑大法。這個陣勢當時就把妹夫嚇壞了。一天,他趁妹妹不在家時,將師父法像取下,和所有大法書籍一起拿到外邊燒毀了。妹妹回家發現後,大哭了一場,指責他:沒有人性,大法救了你的命,你不但不為大法說句公道話,還把師父法像和書都毀了,你太沒良心了!

中共的邪惡宣傳最終害了妹夫。一個月後,一九九九年九月的一天早上,他和小孫子在床上,講故事的妹夫突然停止了呼吸,離開了人世。

在我們給妹夫搭靈棚時,突然天色大變,大風大雨,電閃雷鳴,搭建靈棚十分困難,大風幾次將他的遺像吹落在地。我由此想到,毀書謗佛者罪業之大,人死了靈魂也不得安寧,上天都不饒恕他。

(二)二零一零年五月,五十歲的妻弟患上了腦血栓。我給他多次講真相,並給他戴上了護身符,告訴他常念「法輪大法好」。

姪女在外打工,聽說父親病了,就趕回來將他送到區中醫院住院治療,因費用太高,只住了一天就開點藥回家了。我又給他送去了真相資料和一套師父廣州講法光盤,叫他天天看師父講法。幾天後,妻弟的手腳都能活動了,能和妻子一起步行幾公里到我家來,並表示再恢復一段時間就學煉功。

但有一天,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在家休班的兒子告訴我:剛才在電視上看見舅舅在接受區電視台記者採訪,說是吃了xx廠生產的藥治好了腦血栓。

我第二天趕到他家,責問他為甚麼不顧事實說是吃了他們的藥吃好了的?他夫妻倆說:我們買藥時他們叫留下電話,好跟蹤調查,聽說我的病好了,藥廠的人和扛著攝像機的兩個記者到我家來採訪。我不敢說是信大法好的病,我怕牽扯到你,怕你遭迫害。我說:你不想一下,他們為甚麼不找其他先買藥的人,那是他們沒有治好人家的病。聽說你好了,正好給他們打廣告宣傳。你們是因為相信大法才受了益,卻不敢承認、不敢證實大法。

接下來,我又告訴他們明慧網上的一篇文章:在一次礦難中,喊「法輪大法好」的三個人被活著救出,不信不念法輪大法好的都死在了井下。後來記者採訪了三個活著的礦工,有兩人坦誠的告訴記者,是法輪大法救了他們,但另一人卻不承認是大法救的。不承認的這個人三天後就死了。

他倆聽後有些後悔,也沒說話。幾天後可怕的後果終於來了。妻弟突然感覺胸痛厲害,出氣不暢。家人將他送到重慶324醫院檢查,結果已是肺癌晚期。來勢之猛,實屬少見,住院三天花了好幾千元,再住下去還要用很多錢,還不一定能治好。於是又回到家中,十幾天後,於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五日,妻弟帶著劇痛和遺憾離開了人世。

(三)二零零二年,還發生了一件更讓人心痛的事。我一併寫出來,讓我們一起接受這些沉痛的教訓、認清惡黨謊言帶來的慘重損失吧!

我老伴早年在工廠當機床工時的一個女學工,退休後患了肺癌。早期被醫院誤診為其它肺病,後來嚴重了才查出是肺癌晚期。我和老伴去看她時,我勸她修大法,她說:只要能治好我的病,我就敢煉法輪功,並說她們單元樓上有個老大姐同意教她。

幾個月後,聽說她病重住院了,我和老伴再次去看她,這個時候她說話都很困難了。我問她,你不是在煉功嗎?她丈夫告訴我說:她煉了一段時間,也有所好轉。有一天,她在電視新聞中看到一條報導,誣陷境外的法輪功學員利用高科技插播法輪功真相,干擾「鑫諾」電視通訊衛星,中斷大陸的電視信號……她當時就聽信了謊言,表示不煉功了。後來她的病嚴重了,已經住院三個月,這幾天更嚴重了。

幾天以後,又一個本該得救的人,就這樣被邪黨的謊言奪走了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