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受迫害案例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二零一零年已經過去,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非法組織操控公安、檢察院、法院、司法處、軍隊、武警、派出所、街道辦、居委會等等機構,公開踐踏法律,殘酷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已經有十二個年頭了。二零一零年明慧網報導的發生在甘肅省境內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件就至少有七十多起,而這僅僅是突破中共封鎖傳出來的案例。以下按時間順序列舉如下:

1、二零一零年一月一日,家住蘭州市南昌路五一零所家屬院的法輪功學員薛桂香(女,六十歲左右),在蘭州市公安局家屬院發真相資料時被惡人綁架,至今下落不明。

2、二零一零年一月五日下午,蘭州法輪功學員老徐(女,七十歲左右),在蘭州雁灘附近講真相,發真相資料時被非法拘留在蘭州雁西派出所。

3、二零一零年一月六日,甘肅酒泉法輪功學員劉惠英、楊素芳、王玉琴在大街上講真相時被惡警綁架,並被非法抄家。

4、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慶陽市法輪功學員張秀梅(女,五十歲),在甘肅省隴東學院向學生講真相時,遭不明真相的惡學生舉報,被西峰區公安分局惡警綁架,被非法關押在西峰看守所。幾天後,張秀梅在西峰區看守所出現嚴重病態,現已回到家中。

5、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三日,金昌市金川區法院對王玉梅、石汝珍、李霞三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庭審。王玉梅(四十一歲)、李霞(四十八歲)、石汝珍(男,七十三歲)於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二日被金昌市「六一零」、公安局惡警綁架。當時金昌市約有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許多親友要求進去旁聽,「主審法官」程光親自出來阻攔,說牽扯「國家機密」,不能旁聽等,指示警察 把他們趕出大廳。非法庭審進行了兩個半小時,之後警察把王玉梅、李霞從後門密道中偷偷押送到看守所,石汝珍被兒女接回家。

6、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左右,蘭州市城關區法院再次對法輪功學員方曙光、崔桂蓮、趙玉華等做出非法判決,並將三位法輪功學員劫持到監獄迫害,其中方曙光被劫持到蘭州監獄(大沙坪),崔桂蓮、趙玉華被劫持到甘肅省女子監獄。方曙光被非法判刑九年,崔桂蓮、趙玉華八年,薛其翠三年,緩刑五年。

7、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九日蘭州市安寧區銀灘路派出所吳所長、程片警等到桃海市場法輪功學員路玉英家進行騷擾,並要求該法輪功學員搬家。

8、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一日,甘肅省天水市甘谷縣新興鎮七甲村五十六歲的法輪功學員牛瑞義,因堅持信仰「真、善、忍」法輪大法,遭當地惡警非法綁架,並被非法秘密判刑六年。八月二十八日上午,牛瑞義妻弟接到法院打來的電話讓他去看守所看望牛瑞義。牛家親人一行八人於當日下午至甘谷縣看守所時,看守人員向親人要接見手續──「家屬通知書」,家屬說沒接到,看守人員讓去法院要。事情是這樣的,法院對牛瑞義非法秘密判刑後,先送至甘谷縣監獄(即朱圉監獄),獄方拒收,只好將人帶回,說準備再投到天水監獄,同時打電話叫家屬來看一下。

9、據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一日報導,甘肅省臨洮縣新添鎮崖灣村八十多歲的老年法輪功學員楊生春,被迫害精神失常兩年多。楊生春,退休幹部,於九八年八月喜得大法,通過修煉,達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以後,他堅持講真相發真相資料。二零零一年元月,本地派出所以去鄉上談話為名把他騙到臨洮縣拘留所洗腦班迫害長達一年。二零零二年七月,再次又被綁架到臨洮縣洗腦班迫害一年。二零零七年三月份,楊生春到鄰村曹家河村去送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村民和鄉村幹部劫持,拳打腳踢,打倒在地,用腳踩頭,打的頭腫臉青,不省人事。一個年滿八十歲的老人,那經得起這般痛打,精神受到了極大的刺激,神經受到了嚴重的損傷。從此以後,楊生春精神失常,出門以後就找不到自己的家,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八日離家,十九日被人發現凍僵在水渠邊,經送醫院搶救無效,於當日含冤離世。

10、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四日,甘肅省平涼市華亭縣法輪功學員李亞和丁曉琴,在神峪鄉發真相資料時,遭到惡人舉報被綁架到華亭縣公安局非法關押。兩個月後,被偷偷轉移到崇信縣看守所三個月。二零一零年七月又被轉移到華亭縣看守所,惡黨局長尚愛軍勾結縣法院,檢察院的邪惡之人對法輪功學員李亞非法秘密判刑四年,被送到甘肅省蘭州市監獄繼續非法迫害,也不知道甚麼原因蘭州監獄拒收,現已被轉回到華亭縣西華看守所關押。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丁曉琴現在被保外就醫已回家。

11、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八日和二十九日,甘肅省慶陽市合水縣法輪功學員李朝陽與李彩雲分別被送往天水監獄和蘭州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12、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八日上午十一時許,甘肅省天水市甘谷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苟斌亞、李治國、張曉峰等一夥惡警在光天化日之下,闖入甘谷縣大石鄉謝莊法輪功學員張增虎、毛秀蘭夫婦家,非法搶去電腦、打印機,刻錄機、光盤、大法書籍及真相資料等私人物品。並非法綁架了張增虎、毛秀蘭夫婦二人。毛秀蘭被綁架後,一家老小無依無靠,生活沒有著落。毛秀蘭的兒子去甘谷縣看守所給他媽送被褥時,被值班的一惡警敲詐了五十元,並說,再送東西來拿五十元,否則不送,這就是中共惡黨警察的真實寫照。後據從甘谷縣看守所放出的人透露,毛秀蘭已於今年五月底六月初被非法判刑。

13、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一日上午,甘肅省天水市甘谷縣新興鎮七甲莊法輪功學員牛瑞義王芝蘭夫婦在家中被甘谷縣公安局警察強行綁架,非法拘禁於甘谷縣看守所。王芝蘭已於二零一零年二月九日上午回家。但其丈夫牛瑞義仍被非法關押。甘谷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還搶去王芝蘭剛借來給兒子買房子的現金六千零八十元,其中八十元為真相幣,還有切紙刀、刻錄機等。惡警並放風說,要對牛瑞義判刑。牛瑞義的妻子王芝蘭目前也處於家庭經濟危機中,惡警一月二十一日從她身上搶去的六千零八十元錢,至今未還,其生活及心理上都遭受很大迫害。後據從甘谷縣看守所放出的人透露,牛瑞義已於今年五月底六月初被非法判刑。

14、據悉,甘肅景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著四名法輪功學員從年前至今,其中一個是男的(三十九歲),另三個是女的,都是靖遠縣人。詳情待查。

15、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一日,景泰法院未通知家屬便秘密審判。白銀市原銀光廠退休職工女法輪功學員李巧蓮等5名法輪功學員(兩男三女),於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在出租屋內被白銀市國保大隊和「六一零」組織非法抓走,關押在景泰看守所,不允許家屬接見。非法審判後,其中一名女法輪功學員(姓名不詳)被釋放,二名男法輪功學員各被判八年,李巧蓮與另一女法輪功學員各判六年。

16、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四日那天下午四點多鐘,蘭州市公安局的惡警突然闖入焦麗麗(女,三十九歲)的親戚家,把焦的親戚兩手反擰在背後進行拷問,查親戚的手機逼問焦在甚麼地方,將她家亂翻一通,將睡覺的孩子吵醒,嚇得孩子大哭。惡警們查房間找到焦麗麗,就綁架到蘭州市公安局進行嚴刑逼供,上老虎凳,還用刑。其中一個惡警叫囂:「我迫害了你,讓我遭到惡報。」當天晚上十一點多將焦麗麗綁架到一個診所進行尿檢,焦不配合,三個女惡警把焦拉到廁所拳打腳踢。最後將焦拉到車上,送到蘭州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兩天後,平涼公安局崆峒分局國保大隊馬毅,葛慧明等四人,把焦麗麗綁架到平涼國保大隊,他們將焦的MP5和一包紙搶走,幾個人對焦麗麗輪番審問。二月二十八日,惡警非法把焦麗麗綁架到平涼崆峒看守所。在看守所裏,惡警陳真打焦麗麗耳光,然後又給戴上腳鐐,手銬,把焦麗麗綁在老虎凳上進行迫害長達四個小時。在非法關押焦麗麗的三十六天裏,每天惡警都對焦進行辱罵,恥笑。在這期間焦麗麗絕食反迫害十天,當時出現了嚴重的症狀:頭暈,眼花,心跳,渾身無力。最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半,把焦麗麗又拉回蘭州,準備送榆中勞教所。在體檢時,查出嚴重的心肌缺血,高血壓,左側附件囊腫。勞教所不敢收。最後通知焦麗麗家人接回家。焦麗麗女士曾於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勞教。二零零三年又被非法判刑五年,在蘭州女子監獄被超負荷奴役,並曾遭獄警長時間電擊至昏迷。

17、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八日,外地來北京打工的甘肅天水市女法輪功學員余寶琴,在北京市宣武醫院被宣武區牛街派出所三名便衣惡警以查戶口為藉口騙走綁架,現被關押在北京某看守所,至今不讓家人探視。余寶琴當時正在照顧一位八十九歲的退休幹部老人,老人拿出家裏鑰匙要她回家取身份證,鑰匙被便衣搶走,便衣非法闖進老人家裏,搶走余寶琴的一些私人物品,和一些真相資料。余寶琴為人正直善良,對這位老人精心照料。她本打算正月十二就回老家照看生病的小女兒,但考慮到老人要入院做檢查,才推遲了回家的日程。據說她一個月前曾向這個社區的老大娘講真相,但那位老大娘不接受,就誣陷她。這樣余寶琴就被非法秘密跟蹤長達一個月之久。余寶琴自此與家人失去聯繫。家人向這位八十九歲的老人打聽余寶琴下落,這位老人推說她辭職走了。家人萬分著急,直到三月四日家人才知道余寶琴被非法關押的事。宣武區公安分局的預審通知現已寄到余寶琴的戶口所在地。

18、二零一零年三月三日,甘肅省慶陽市西峰區肖金鎮曹桂芳在中共長期的迫害中離世。曹桂芳(女,五十七歲,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生前多次遭中共警察綁架關押,她曾被劫持在甘肅省安寧勞教所,遭體罰、毒打和奴役,被惡警指令段林、波琴等四個吸毒犯用背銬吊在空中打。在整個受迫害過程中,曹桂芳在派出所被關五次,看守所被關三次,勞教一次,戒毒所一次,店裏被邪惡翻了三次,抄家二次,搜去身上錢物一次,共計罰款一千二百多元,惡人威逼和利用親情轉化等手段還引起了她的家庭矛盾和親戚間的敵意等,這種傷害對曹桂芳更大。

19、二零一零年三月七日報導,白銀法輪功學員崔建萍被邪黨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崔建萍,女,出生於一九五九年,甘肅省白銀市人,現已退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五日,崔建萍在散發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惡人攔截到白銀市西區大壩灘村委會,隨後被白銀區公安分局非法關押在白銀區看守所。兩個月後崔建萍被送至白銀市下屬的靖遠縣看守所。崔建萍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曾多次絕食抗議,身心受到極大傷害,家屬要求保外就醫,但被當地法院無理拒絕。崔建萍二零零九年四月被白銀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於四月中旬被送至甘肅省女子監獄非法關押、迫害。惡警逼迫其寫所謂的「轉化書」等,並每日強迫觀看惡黨新聞,對崔建萍的身心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20、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甘肅省白銀市建設銀行保衛科科長法輪功學員賈佩富,在白銀一飯館吃飯時,因講真相和給就餐者發真相資料,遭惡人構陷,被白銀市公安分局專迫害法輪功的黑幹將樊豐濤帶人非法抓捕並非法抄家,當日就將人送往靖遠縣看守所迫害。

21、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七日,甘肅慶城縣驛馬鎮四十八歲的女法輪功學員方百琴,在中共當局長期對她本人與家人的迫害下,於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七日離世。方百琴在結婚以前有肺結核等多種疾病,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所有病狀全部消失,真正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也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從此,她逐漸改變了原來的暴躁脾氣,生活中處處按「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也從不計較別人對她的傷害。無私的對待所有的親朋好友等有緣人,並且還經常告訴親戚朋友要做一個好人。她的丈夫也由於修煉大法後,逐漸戒掉了煙、酒、色等追求世間名利情的各種惡習,成為一個非常好的好人。她的丈夫也曾因去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邪黨非法勞教。從勞教所回家後,惡黨「六一零」常來騷擾,從精神上又給方百琴造成了無形的傷害。如今,她的兩個孩子已經長大成人,正當他們可以回報於母親的時候,卻再也沒有機會了。如果沒有這場邪惡的殘酷的迫害,這樣一個原本美滿的家庭是不會支離破碎的。

22、二零一零年四月九日,甘肅武威市法輪功學員李林香遭綁架,被洪祥派出所向其家人勒索現金一千二百元後劫持到拘留所。李林香於四月二十四日回家。

23、二零一零年四月九日,甘肅武威市涼州區洪祥鎮法輪功學員郭玉蘭,遭惡人構陷,被洪祥鎮派出所長黃曉煜、政法委張潤年等非法抄家、綁架,被勒索現金後放回家。之後惡人又多次上門騷擾。

24、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日早上八點半,蘭州法輪功學員張萍年邁的父親,按監獄通知的時間去蘭州市九州女子監獄接被中共邪黨非法判刑五年,現已期滿釋放的女兒回家。但兩名惡警說早上六點多,張萍已被蘭州市城關區政法委副主任兼六一零辦公室主任的高麗娜接走了。當張萍的父親質問惡警為甚麼刑滿不放人時,監獄惡警表現很兇惡,甚至威脅老人。家人在有關釋放的記錄上,並沒有看到張萍的簽字。家人找到位於南關十字附近的中街子城關區政法委(國稅局七樓)要求放人,政法委的人推諉說主任不在,等了很久後被以中午下班為由趕了出來。後經多方打聽才得知,張萍被非法劫持到了蘭州市臭名昭著的龔家灣洗腦班,並且不讓家屬接見。張萍在被監獄非法關押期間,多次被惡警及犯人毆打、關禁閉、酷刑折磨,但她對大法的信念始終堅如磐石。

25、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日,甘肅張掖法輪功學員李天孝在發放真相資料過程中,受到不明真相的人跟蹤並告密,遭到惡警迫害,但是李天孝設法脫身,惡警隨後竄到李天孝家中抄家,並四處查找李天孝下落,現在李天孝有家不能歸,被迫流離失所。一個月來,惡警王世英、崔吉才不斷的到李天孝家中騷擾,威脅、恐嚇家屬說出李天孝的下落,李天孝的家人承受了極大的心理壓力。五月十四日,惡警找到其藏身的岳父家,然後破門而入,綁架了正在床上休息的李天孝。之後,揚言說因為有人在明慧網曝光該事件才綁架人的。李天孝遭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張掖新墩看守所。自一九九九年邪惡迫害以來,李天孝被非法勞教兩次,非法拘留一次,非法關押一次,這是第五次被綁架迫害。多次的殘酷迫害對李天孝身心造成了很大傷害,也給家屬和親友帶來了巨大的傷痛。

26、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日前後,甘肅省慶陽市合水縣政法委「六一零辦公室」幾個成員與各基層派出所對縣內幾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所謂的「回訪」,騷擾施壓,攻擊師尊和大法。全市同修請注意集體正念解體這種邪惡的所謂回訪,不承認邪惡的迫害,不給邪惡任何宣傳蠱惑民眾的機會。

27、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晚,蘭州法輪功學員竇炳吉(蘭州機車廠機車車間工程師,53歲),外出在三角線一帶講真相時被綁架到晏家坪派出所。據悉,現已被非法轉押在蘭州市七里河公安分局。

28、二零一零年五月三日晚,甘肅省天水市麥積區法輪功學員陶愛霞遭到天水市麥積區公安分局不法人員綁架,於當晚十時許被放回家。

29、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五日報導,甘肅甘谷縣中共村幹構陷善良婦女張小明。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甘谷縣法輪功學員張小明去十里鋪鄉白雲村走親戚,在牆上貼了一張救度眾生的粘貼,被路過的白雲村委幹部張建明看見,強行將張小明拉至大隊部,並叫前任村委書記牛文平和一群婦女看守張小明。他幾次給縣公安局打電話要求抓人。在大隊部,張建明和另一村幹部楊皋搜了張小明的包,並讓張翻衣褲口袋讓他們看,問真相粘貼是哪來的。直到公安局國保大隊來人將張帶走。在甘谷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惡警張小峰用腳跟狠踩她的腳面,一拳將她的額頭打出一大包。刑訊逼供,逼張小明說出自己的姓名和住址,然後闖到張小明家非法抄家,惡警從張小明身上搶去一百一十元錢,連家中的數個雞蛋也搶走。惡警折騰到累了,才將餓了一天的張小明劫持到甘谷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二十八天。

張小明是一名普通的家庭婦女,她曾於一九九五年被摩托車撞傷膝蓋,十多年來一直腿疼,行動不便;二零零二年,張小明患上結核性膿包,醫生說不能手術,一開刀就沒命了,她丈夫和兒子給她做了壽衣,張羅錢準備買棺材,後來大夫用針管抽了膿水,消了幾天毒,草草出院;二零零三年,張小明喝了整整一年的藥, 病也沒好,創傷口一直流著綠色的膿水;而禍不單行,她又患上牛皮癬,全身從頭到腳,沒一塊好皮,嚴重時剃光了頭髮,出門時得戴一個白布護士帽。真是度日如年,每天掙扎在死亡線上,生不如死。二零零四年七月,張小明幸遇法輪大法,從此她嚴格按照「真、善、忍」標準修心性,生活中親身實踐,做好人,與人為善,平時鄰居有困難,她都主動幫忙。煉功三年後,一直折磨困擾張小明的頑疾不翼而飛,她感受到無病一身輕的快樂和修大法後獲得新生的喜悅。親戚、朋友、鄰里都從張小明身上看到大法的美好。

30、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六日早上六點多,甘肅省白銀市七、八名惡人(包括公安局、派出所和社區人員)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段可可家中(段可可,男,六十歲左右),綁架了段可可,並搶走家中大量財物。然後開著警車直奔資料點而去。惡警搶走了所有設備和資料。惡人並於當日也抓走了趙淑娥(女,五十多歲)、顧富滿(男,五十歲左右)。

31、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六日晚七點,甘肅省靖遠縣法輪功學員白三元被當地邪惡警察綁架。甘肅省靖遠縣公安局副所長陳明銳、國保大隊隊長潘千瑞等八個警察身著便衣,開著兩輛轎車圍住靖遠縣平堡鄉法輪功學員白三元的家,大門關著,三個惡警爬上牆頭、屋頂,白三元的妻子呵斥他們的犯罪行為,後惡警下牆撬開白三元家的大門,白三元被逼躲進自家的糧倉,惡警打電話叫來白銀公安局、平堡鄉派出所、平堡鄉鄉幹部、大夫等近三十人,後來的惡警穿著警服,十點多惡警將催淚瓦斯彈扔進糧倉,毒暈白三元,綁架塞進警車,直接非法關押到靖遠縣看守所。白三元的妻子被逼上到自家門樓上,無人性的惡警竟說:你跳,跳下就算畏罪自殺。後惡警爬上門樓,撲倒白三元的妻子,用電話線將她五花大綁,抬到院裏,白三元的妻子門牙被磕掉。五月二十日,靖遠縣公安局兩人跑到白三元家,無理要求白三元的妻子在他們的所謂「材料」上簽字,被拒絕。白三元於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二日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六年,非法關押在蘭州監獄六監區。白三元於二零零零年因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公道話,曾被非法判刑三年,期間遭非人折磨,幾度生命危急,兩次被傳死亡;他出獄時渾身傷殘,出獄後又屢遭搜捕、綁架,被迫流離失所,如今再陷囹圄。

32、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七日,甘肅臨夏縣蓮花派出所三名警察到法輪功學員焦雲林家非法抄家,具體情況待查。

33、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九日早晨,甘肅蘭州法輪功學員許建平被惡人跟蹤、監視,後一直尾隨到其母親家監視。下午,許建平到工作地點上班,所在蘭州雁西路派出所片警到其工作單位,要求許建平隨他到蘭州雁西路派出所所謂的「簽字」,被許建平嚴詞拒絕,片警就在門口監控,騷擾法輪功學員許建平的正常工作。

34、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前後,甘肅省天水市麥積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到處騷擾監視法輪功學員。以國保大隊隊長馮繼堂為首的惡警,近日來,又在到處流竄行惡,以調查了解情況為名,騷擾監視法輪功學員。

35、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甘肅蘭州六十九歲法輪功學員薛巧蘭(六十九歲,蘭州通用機械廠服務公司退休職工),長期遭中共邪惡的蘭州市公安局、七里河公安分局、土門墩派出所、蘭通長保衛處等惡警不斷的騷擾,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於當日在抑鬱、恐懼中含冤離世,離最後一次遭片警騷擾恐嚇才十幾天。薛巧蘭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與其妹赴北京的一家餐館打工。在途中的火車上被蘭州公安非法劫持,送到桃樹坪拘留所關押。她們絕食抗議,到第七天被釋放。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七里河分局的警察用「到居委會談話」的欺騙手段,又將她姐妹二人送進了蘭州市第一看守所迫害。在非法關押期間,薛巧蘭出現腦血栓症狀,無人過問。七里河公安分局勒索家人五千元錢未遂,於零一年五月五日將已迫害得四肢癱瘓、大小便失禁、不能說話的薛巧蘭送回家。其妹被關押半年多,七里河公安勒索了家屬一千元後才被保釋出獄。

36、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四日,甘肅省天水市麥積區橋南社區惡黨書記劉某及其它三人再次闖入張嵐家中,逼迫張嵐說不煉法輪功了。在遭到張嵐的拒絕和正告後,灰溜溜的走了,但揚言說明日還會再來。天水市麥積區法輪功學員張嵐(女,五十一歲),為甘肅絨線廠職工,於前年和去年在發真相光盤時,遭到深受惡黨毒害而不明真相的人的構陷,被兩次綁架到橋南派出所後,又被關押到麥積區公安局,遭受非法迫害,家被抄、電腦、私人物品及大法書籍被以國保大隊長馮繼堂為首的惡警搶走。張嵐被非法關押幾天後後,兩次分別被敲詐勒索去一萬多元的現金,家屬被迫交錢,並簽字後,才放張嵐回家。但從此以後,公安局、國保隊、街道辦事處、橋南社區不法人員不時上門進行騷擾、恐嚇、威脅。有時惡人又裝出偽善的面孔,以隨訪為藉口,裝問家中有沒有困難呀等等為名,目的是強迫張嵐在「轉化」書上簽字。

37、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八日,蘭州城關區離退休幹休所退休職工杜彥榮(杜豔蓉),五十八歲,在五泉山動物園內貼大法真相,被不明真相的邪惡之人王芳誣告。當時,在五泉山動物園內,還有法輪功學員何建華,她們都被警察劫持到鹽場路派出所。杜彥榮的包在鹽場路派出所被警察搶走,小孫女受驚嚇。警察打電話讓家人接孩子。杜豔蓉的兒子抱孩子回家,警察便衣跟蹤其後。緊接著,惡警強行闖入杜豔蓉家亂翻,搶走了私人物品。同時參與行惡的還有國保大隊、勞改局的人。之後杜豔蓉、何建華被非法關押在蘭州城關區桃樹坪拘留所迫害。家人去看望,警察只許三分鐘,惡警還在旁邊監視著。杜彥榮的丈夫、兒子去看她時,要求警察立即放人(杜豔蓉的丈夫和兒子未修煉法輪功)。惡警說:「我們也不想這樣做,是上面的意思。填好表,只要在表上簽個字,才能放人,我們給上面也有個交待,否則就勞教一年。六月十二日上午十一點,法輪功學員杜彥榮、何建華已被邪惡警察非法劫持到甘肅女子勞教所被迫害。派出所所長姓趙,之前那個叫王芳的女人原來是鹽場堡派出所的警察,參與劫持的國安大隊警察,其中一個姓柴,其他惡警情況有待調查。

38、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蘭州西固法輪功學員劉菀秋在中學門口向學生講真相時,被一名受中共宣傳毒害的學生誣告。下午,劉菀秋所在單位蘭化化纖廠家屬院居委會,配合西固區政法委、「六一零」,誘騙劉菀秋母女到居委會領取長期不發的應得工資,等候在居委會的三十多個男女便衣,非法扣留劉菀秋母女,並暴力強行搶走劉菀秋女兒手裏家中的鑰匙,非法抄家後,將劉菀秋非法綁架到西固寺兒溝拘留所。劉菀秋一直給他們講真相,並絕食抵制迫害,十多天後被放回家。

39、二零一零年六月二日報導,甘肅白銀市教師法輪功學員張曉梅被非法判一年零八個月刑。張曉梅,四十七歲,原靖煤公司二小老師,家住平川區鄉鎮局家屬區。二零零八年因在校給學生講真相,被不明真相家長舉報,被停止教學,調離學校到新華書店三個月,隨後學校配合平川區公安局「六一零」進一步迫害。張曉梅被停止上班,停發工資。張曉梅堅持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最後被迫退休。二零零九年,張曉梅到黃橋發真相資料和光盤神韻,被黃橋派出所陳進鵬,邢峰綁架後被送到拘留所迫害。在第十天被送到榆中勞教所。檢查身體嚴重有病,勞教所拒收。返回拘留所。平川區公安局國保大隊劉俊瑞,法制科的吳雄英,金建全,劉冬梅,再一次秘密將張曉梅強行送入龔家灣洗腦班進行迫害,現已八個多月。

40、二零一零年六月十八日,甘肅蘭州城關區鐵路東村派出所副所長田玉華(女),伙同鐵路東村街道辦的副書記、金主任、崔主任等人到蘭州法輪功學員孫蘭萍所在退休單位,甘肅省電信器材廠騷擾。田玉華給孫蘭萍的兒子打電話,要他母親到單位,在所謂的「三書」上簽字,態度蠻橫。孫蘭萍的兒子出於對母親安危的擔憂,正在上班的孩子請假到其母親單位,直接質問他們為甚麼三番五次找他母親,並正告他們:我媽被你們迫害的血色素只剩二克,命都快沒了,我母親的身體狀況不能跟你們見面,對你們我不放心。田玉華等威脅、恐嚇孫蘭萍的兒子,並無理要求孫蘭萍的兒子在寫有鉛筆字的紙上簽字(用鋼筆)、照相,被拒絕。

41、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二日上午,蘭州法輪功學員魯亞靈在蘭州市城關區九州中路合作新村小區發真相資料,並給一個叫劉建的人面對面講真相時,此人給110和幹休所保衛處打電話叫來了警察和保衛處的保安把魯亞靈綁架到拘留所。魯亞靈,女,六十多歲,是蘭新集團的退休職工。

42、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八日,甘肅臨夏州公安局、臨夏縣公安局及當地臨夏縣南塬派出所及蓮花派出所勾結下非法到法輪功學員陳家財、李建魁、焦雲林等家裏抄家拍照及騷擾,於當天夜裏非法抄走大法書籍等物品;目前非法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有焦永仁、焦永林、李廬妮、齊(音)綏蘭等五名,現被非法關押在臨夏縣看守所。之後蓮花鎮法輪功學員焦永仁(六十九歲),當晚被綁架到韓集看守所,後臨夏縣公檢法對焦永任秘密判刑四年,劫持至蘭州監獄,監獄拒收。警察後劫持至天水監獄。

43、二零一零年七月六日,甘肅武威涼州區雙城鎮法輪功學員張清蓮、邊慧英家,遭到涼州區國保大隊及雙城派出所惡警抄家騷擾, 邊慧英家的大法經書及煉功錄音帶被抄走。

44、二零一零年七月六日,甘肅蘭州市西固區法輪功學員劉汝芳、王旭、王瑞玲三人在甘肅永靖縣講真相的時候,被綁架,七月七日被抄家,現非法關押永靖縣公安局。王瑞玲,女,現年六十歲左右,蘭州鋁廠退休職工。王旭,女,現年六十歲左右,蘭化技校教師,已退休。劉汝芳,女,現年六十二歲,蘭化退休職工。

45、近日,甘肅省合水縣政法委召集政法系統工作人員開會,布置調查真相資料的來源,企圖進一步迫害本地法輪功學員。

46、二零一零年七月,甘肅省法輪功學員崔詠麟、白三元、張濤被中共非法組織「六一零」操控的地方法院非法判刑,關進了蘭州監獄。白銀市教師崔詠麟,被中共非法組織「六一零」操控的地方法院非法判刑八年,於二零一零年七月關進蘭州監獄一監區。崔詠麟因抵制中共的暴力「轉化」,被一監區惡警教導員牛炫耀、中隊長朱佳亮秘密關入監區黑房,遭受慘無人道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白三元,被「六一零」控制的靖遠縣法院非法判刑六年。二零一零年七月中旬被非法關進甘肅蘭州監獄六監區,被惡警教導員梁曉君、副教導員李旭州秘密關押進黑房。惡警指使犯人對白三元進行毆打。白三元一直不配合邪惡的所謂「轉化」,並於獄中繼續進行已經持續了數月的絕食,抗議對他的非法關押。張濤是甘肅省靖遠縣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惡黨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零年七月中旬被非法關進蘭州監獄八監區遭受迫害。因不配合邪惡的所謂「轉化」,至今被監區惡警教導員李德學、中隊長段小路秘密關押在黑房進行毆打迫害。

47、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上午九點,嘉峪關國保大隊非法進入住在陽光小區的姜秀花家綁架走姜秀花(七十七歲)及梁靜緣(七十歲)。以超市攝像到姜秀花貼不乾膠為藉口進行迫害,並向倆人家屬各勒索了五千元,當天放回。

48、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蘭州城關政法委伙同渭源路街道社區以查戶口為名,非法進入法輪功學員張桂蘭家,看到她仍然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就打電話叫來城關區國保大隊惡警陳智平(音),帶領四人和渭源路派出所一人,搶走了張桂蘭家所有大法資料、打印機、電腦等私人財產,張桂蘭又一次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還不讓家人看望。張桂蘭,女,甘肅蘭州地震局退休職工,現年六十多歲,曾三次被綁架非法關押。第一次是二零零五年。第二次是二零零八年三月底再次被綁架到龔家灣洗腦班迫害近一年。期間全部工資被洗腦班拿走,家人被勒索錢財後才放人出來。

49、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上午九時許,甘肅省甘谷縣大象山鎮南街村支書王富德和文書楊勸順、村幹部李順成等受大象山鎮不法人員的指使,闖入法輪功學員郭金彩家要求郭寫「三書」(即「決裂書」,「保證書」,「悔過書」),並拿了一封樣品,要求郭金彩照抄。郭金彩給他們講述自己修大法後身心健康,道德昇華的實例,證明大法的美好超常。兩人異口同聲:「法輪功好就在家煉,別到處亂跑接觸外人」,並說縣上打電話叫他倆來的。郭金彩因不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曾幾次遭當地不法人員的盤問、騷擾、非法關押。早在二零零九年中秋節前夕,當地公安國保部門曾非法侵入郭家,搶走大法經書、存摺、現金等和一些私人物品,並將她非法關押於甘谷縣戒毒所。期間,讓郭掃廁所、院子,進行人格侮辱、肉體和精神折磨。關押十天後又勒索一千元才釋放。

50、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有三輛警車拉著十幾個惡警,非法闖入慶陽市鎮原縣法輪功學員田鎖海家,以看望他身體恢復狀況為由進行騷擾,同時要挾說,如果他再亂跑就讓他注意點。

51、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一日晚六時左右,甘肅隴西縣法輪功學員何秀芳、楊菊香、王曙勛,在高台山附近被惡警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隴西縣公安局。以隴西縣國保大隊長陸德昌為首,西北鋁分公司保衛部、西郊派出所竇連文、高明齊、謝偉宏等協從,對法輪功學員家進行數小時的抄家。當晚半夜二點,邪惡警察去何秀芳家非法抄家無果,於第二天中午又一次對何秀芳家進行抄家,搶走家人用的電腦,他們在王曙勛家非法抄走電腦和其他物品。當時將法輪功學員的私家車也被劫持了。

52、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六日,有甘肅省「六一零」兩成員,地區「六一零」兩成員和鎮原縣「六一零」幾人,以看望的名義,到法輪功學員強維秀單位進行騷擾。以關心問候法輪功學員生活情況的方式,試圖從法輪功學員口中套話,省「六一零」成員重複對法輪功造謠的那一套,最後地區「六一零」一姓石的又帶著要挾的口氣讓她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53、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中午,甘肅平涼市法輪功學員祁頡(又名祁彩蓮)在平涼市鐵路新區發真相資料時,遭壞人構陷誣告,被惡警綁架。下午五、六點又去祁頡家中抄走一些書籍資料,後被非法關押在市公安局國保隊。

54、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七日上午,甘肅隴西縣惡人陸德昌等又一次進入法輪功學員王曙勛家,王曙勛的妻子武玉藝制止陸德昌等惡人的非法行徑,被惡首陸德昌等綁架至隴西縣公安局。一個好端端的三口之家,就這樣被這邪惡之人毀掉了。只剩其上初中的女兒孤零零一人!

55、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七日,甘肅天水市法輪功學員崔東生在貼不乾膠真相時被惡人舉報,當日被秦州區石馬坪派出所三名惡警綁架且打傷了頭部,後正念走出派出所。九月三十日,又被秦州公安分局國保大隊惡警闖入家中綁架拘留一月,關押在秦州區呂二溝看守所。在家屬要人時,惡警聲稱交六千到一萬元方可放人。因家屬無錢可給,崔東生又被非法勞教一年,現被送到蘭州市平安台勞教所迫害。

56、二零一零年九月份報導,甘肅天水法輪功學員尹小蘭受到惡黨騷擾。尹小蘭於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八日被非法關押八年後釋放回。在這期間,天水市西關派出所(戶口所在地派出所)多次找尹小蘭的丈夫要人,並說叫你妻子回來簽字,寫保證,如不配合,就要綁架到轉化洗腦班。二零一零年十月,天水西關派出所又將她的事轉給北關(天水居住地)派出所。

57、二零一零年十月二日,甘肅酒泉瓜州縣(原安西縣)法輪功學員張雪蓮因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被單位開除,後被迫流離失所,於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被長春黑嘴子勞教所綁架迫害,並勞教一年,到期後又延期迫害至九月二十八日。家人沒接著,張雪蓮被瓜州縣公安局二名惡警接回,於二零一零年十月二日下午三時左右被劫持到敦煌看守所繼續迫害。

58、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二日下午,甘肅臨夏法輪功學員李學貽在西安(鳳城九路)上班時,遭到西安雁塔國保大隊和商洛市商州分局非法搜查,惡警非法搶走了四張光碟、一本大法書、一個mp5、筆記本電腦一台,數碼相機一部,手機一部;並非法抄了張家坡村朋友住所,另外拿走了工資卡和身份證、戶口本等。十三日早上李學貽走脫。

59、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二日晚八時許,甘肅省天水市電纜廠老年法輪功學員褚玉宗,在天水鍛壓機床廠附近發放真相資料時,被惡人構陷,遭到天水市麥積區公安分局的非法抓捕,被關押在天水市麥積區看守所遭受惡警馮繼堂一夥的迫害。

60、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四日報導,蘭州法輪功學員許文玲於二零零二年十月被迫害中含冤去世,終年三十六歲。許文玲,女,一九六六年生,住蘭州市曹家巷五號。她二十多歲時就得了肝病,後轉為肝硬化。九六年後病情不斷加重,最後轉為肝癌,醫院搶救過六次。為了治病花光了夫妻倆辛辛苦苦積攢的十幾萬元,又借債十幾萬元,仍在死亡邊緣徘徊。九九年得法後,病情開始好轉,並能出門做點小生意,全家人有了盼頭。但好景不長,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許文玲家就不斷的受到所屬貢元巷街道和派出所的騷擾、恐嚇,無法正常修煉,身體又出現不適。為了爭取合法的修煉環境,二零零零年九月許文玲踏上了赴京上訪之路,被抓回來後拘留十五天。因在拘留所受到精神和苦役折磨,病情出現反復。許文玲認定:沒有法輪功,就沒有自己的一切。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她拖著病體又一次赴京上訪。被北京惡警抓捕後,他們用電警棍將她電的滿身是腫塊,連嘴唇上都是焦皮。許文玲沒有屈服,她將生死置之度外,絕食十八天,遭野蠻灌食。惡警發現她身體狀況很差,通知蘭州駐京辦接回。回蘭後,許文玲被關進設在桃樹坪拘留所的強制洗腦班,迫害達三個月。許文玲拒絕放棄信仰,被折磨的吐血。主持洗腦班的蘭州市城關區政法委書記董建民,看到人不行了,怕承擔責任,才通知家屬接回。在家裏,中共邪黨惡徒們還是不放過她,貢元巷街道辦事處副主任李冰和貢元巷派出所警察張新華三天兩頭上門騷擾、威脅。許文玲被迫只好到親戚家休養,並堅持學法煉功,身體很快恢復起來。後為了照顧幼小的孩子,她於二零零一年七月回到家中,但又遭到居委會、街道和派出所的盤查、要挾、威脅。由於被非法剝奪了學煉法輪功的權利,長期受到江氏邪惡集團在精神、肉體、經濟各方面的殘酷迫害,許文玲終於一病不起,拋下丈夫和幼子,於二零零二年十月含冤而逝,終年只有三十六歲。由於種種原因,許文玲被迫害致死的信息,經過了八年才得見天日。

61、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四日,甘肅高台法輪功學員楊君流離失所返家後,被高台國保及610人員圍困騷擾。

62、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五日,甘肅臨夏縣蓮花派出所又到法輪功學員焦永林、李廬妮等家中去騷擾,並非法抄家。

63、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八日,甘肅天水法輪功學員尹小蘭親屬受到邪惡騷擾,中午一點多,尹小蘭的母親、姐姐、妹妹正在家中吃飯,聽見有人拿鑰匙開門,以為是家人回來。門開後卻進來三個男的,兩個大個子,一胖一瘦,說天水話,還有一個中等個頭。家人被突然闖進來的三個男的嚇得夠嗆,問他們是誰,想幹啥。他們不回答,只說查戶口(在這之前戶口已查過了),手裏拿著一張從蘭州市建蘭路派出所要的其母親的身份證。他們不出示任何的他們的身份證件及證明,反而逼迫其姐姐、妹妹說出她們的姓名和家庭住址,並記錄下來。

64、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五日,蘭州市西固區法輪功學員劉菀秋,在蘭州七里河區向世人講真相時,因不明真相的人誣告,被七里河區公安分局綁架,送回西固區,由西固區不法人員又一次將劉菀秋綁架到龔家灣洗腦班。劉菀秋在此前就多次遭迫害,她曾兩次被劫持入洗腦班迫害,還曾被非法勞教、拘留。

65、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一日報導,甘肅瓜州縣惡警非法解剖鄧世貴遺體。甘肅省瓜州縣法輪功學員鄧世貴,出生於一九六六年,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得法,是村組的輔導員,在講真相時被瓜州縣公安局非法追捕,被迫於二零零二年九月離家出走。二零零九年六月三十日,鄧世貴在回家幾個小時後,突然意外身亡。瓜州縣公安局得知鄧世貴回家後死亡的消息後,立即與市六一零有關人員趕到瓜州村並很快封鎖了鄧世貴的家,惡警李宏偉等人對鄧世貴的屍體都不放過,立即要對屍體進行解剖。據說在家人的苦苦哀求聲中他們沒有絲毫的同情心,還用惡語恫嚇六神無主家人,之後出現瘋狂殘忍迫害的一幕:惡警用電鋸等工具很粗暴的打開了鄧世貴遺體頭蓋骨,又對身體進行大開膛,挖出胃,當他們看到鄧世貴的胃裏只有幾粒米時,瘋狂殘忍的行動才草草收場。現場慘不忍睹,在場的親人有的氣昏了,有的泣不成聲。惡警行惡結束時已經是下半夜二點多鐘。參與迫害的有:酒泉市公安局的三名惡警、有瓜州縣公安局的副局長李宏偉、法醫何世成以及瓜州鄉派出所的警察。

66、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明慧網報導,法輪功學員梁存X,男,三十五歲,是甘肅省人民醫院職工。兩個月前失蹤,至今下落不明,家人非常著急。據有關消息,梁被邪惡之徒綁架,可能被劫持到白銀市非法關押迫害,詳情待查。(最近聽到可靠消息,說蘭州龔家灣洗腦班非法關押一名男性法輪功學員,是甘肅省人民醫院職工,據說快出來了)

67、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下午,白銀路出版社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郭愛民、李生傑(音),倆老太太在伏龍坪向世人發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構陷,遭伏龍坪派出所惡人綁架,一直被非法扣押至二十四日凌晨一時,非法送往桃樹坪拘留所。李生傑(音)因身體體檢「不合格」,當時被送回家中,郭愛民現被非法關押在桃樹坪拘留所。

68、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八日,被非法關押在隴西縣公安局看守所的隴西縣法輪功學員何秀芳、楊菊香、王曙勛三位,被中共邪黨非法開庭。

69、二零一零年十二月,甘肅省嘉峪關惡警又來騷擾嘉峪關市核工業部四零四廠職工家屬梁靜媛(六十九歲)。近日,「六一零」程志偉,張樹雄等人到她家騷擾她及家人,說案子已轉至檢察院。梁靜媛問檢察院的人:「國家哪條法律說法輪功是×教,我破壞了哪條法律實施罪?」惡警被問的啞口無言,就耍起賴皮來,說開庭那天來答覆她。十二月八日開庭審判,因及時曝光惡人及相關責任人電話,在國內國外法輪功學員講真相譴責聲中,惡人心虛沒有得逞;於十二月十三日秘密開庭,判梁靜媛勞教三年,預先送看守所迫害,看守所也因接真相電話拒收,十四日被送回家。下午警察拿拘捕令讓其簽字,遭她拒絕。四零四廠「六一零」人員及國保大隊的惡警幾個月來也一直在採用跟蹤,恐嚇及「回歸工程」等卑鄙手段騷擾她及部份法輪功學員。

70、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報導,關押在甘肅天水監獄的法輪功學員曹東,其家人已有五個月沒有接到曹東打來的電話,也沒有收到他一封家書,家人八、九、十連續三個月給他往甘肅天水監獄裏寄過生活費,結果石沉大海,不知他是否收到。十一月份,其家人給監獄打電話詢問,監獄專為迫害法輪功設的所謂「教育科」劉姓科長答覆:「他好著呢!快出來了吧。」但仍不透露曹東的具體情況。曹東,曾在二零零零年被邪惡非法判刑四年六個月。出監獄後,他在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與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史考特見面,講述了自己和妻子及身邊熟識的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殘酷迫害。會面之後兩小時,曹東在回家的路上,被北京市國安局二處便衣突然綁架。後被邪惡非法又判刑五年。其妻子楊小晶於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被長期迫害而去世。

71、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八日報導,蘭州市城關區政法委「六一零」頭目高麗娜等騷擾法輪功學員,「六一零」頭目高麗娜親自牽頭對轄區內被非法判刑、勞教和拘留後釋放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入室騷擾,稱所謂的「回訪」,誘迫法輪功學員對是否放棄修煉作出表態和在回訪表上簽字,對不放棄修煉的學員進行綁架,送去桃樹坪拘留所和龔家灣洗腦班再次進行迫害。

72、二零一零年十二月月底左右,白銀市平川區惡黨人員又到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最近白銀市平川區政法委、「六一零」、街道辦、居委會積極配合白銀市政法委,「六一零」、對平川去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的回訪、被迫簽字迫害。大法受迫害十一年裏,法輪功學員由不成熟走向成熟。邪惡的迫害並沒有減少,每到敏感日,平川政法委、街道辦、居委會等大批人到每個法輪功學員家進行簽字,威脅、恐嚇,進行迫害。

結語:

當中共把人民警察變得連幾個雞蛋都要從法輪功學員家搶走時,這是一群甚麼樣的「警察」?當中共把人民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員變得為了迫害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而不惜動用催淚瓦斯彈,毒暈法輪功學員後綁架時,這又是一群甚麼樣的為人民服務的「公務人員」?當中共把人民政府工作人員變得為了迫害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而用不乾淨的針管用具非法強行採血時(針管用具可能帶有傳染病病毒或艾滋病病毒),這些工作人員都是啥心態?當中共把人民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員變得連被因迫害而死在家中的法輪功學員的遺體都要殘忍的當眾用電鋸打開頭蓋骨,身體大開腔而挖出胃看吃了只有幾粒米時才罷休,這是一群甚麼樣的「人」啊?這就是中共在把人民警察和其他受其所操控的人員等一步步變成魔鬼,在即將面臨的清算共產黨的大淘汰時,隨時隨地給中共邪靈當陪葬品。

任何生命做了甚麼事情最終都是在給自己做的,害人時就在害自己,救人時就在救自己。天滅中共已經是歷史的必然事實,任何對中共邪惡政權還抱幻想的人,任何曾經加入過中共邪黨的黨、團、隊組織的人員,都要在這歷史的關鍵時刻快速選擇退出中共,唾棄中共,遠離中共,這才是真正的對自己的最根本利益負責,就是對自己生命的存與滅的負責。只有明白了法輪功真相,支持法輪大法,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等一切邪惡組織,才能平安的度過淘汰中共時的大劫難,才會給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目前已經有八千九百萬的覺醒勇士退出中共。請善良的人珍惜這瞬間即逝的機緣吧!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