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和愛「讚揚」別人的同修交流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六日】外地來了幾位同修和我們進行技術交流。其中有一位同修老愛「讚揚」我們:「挺不錯的、挺了不起的,修得真好,……」。我知道同修沒有惡意,這也是她的心裏話,但是我們善意的幾次提出:這樣說對同修一點都不好,希望她不要太常人化的把表揚話掛在嘴上,我們不要分彼此。但感覺同修好像都形成習慣了似的,老說。

在這情況下,我找我自己:為甚麼同修老要表揚我們,是我隱藏著有希望別人表揚我、認同我的執著心嗎?我仔細向內找:以前我確實有這方面的執著,但後來因此摔過大跟頭,摔得很痛,現在還記憶猶新。我對這些讚揚話、表揚話很警惕,我不認為我這點常人中的小小技能有甚麼了不起,其實哪是我的啊,是師父根據我的願望和證實法的需要給我安排的,不做好還不行呢,都是為自己做的,更沒多做。我們不應有那顆心啊。

為甚麼老要把誇讚別人的話掛在嘴上?我覺得這是法理不清晰的一種表現。今天我就在這裏和愛「讚揚」別人的同修真誠的交流一下。

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因為我們在這方面有過深痛教訓,我看到當初被經常誇讚的同修甚至地區後來都無一例外的遇到了很大的魔難,有的地區至今還沒恢復當初的狀態,形勢還很嚴峻,雖然魔難的出現有多方面原因,但修煉人老用人心誇讚、崇拜別人或地方,就是被邪惡鑽空子很大的漏,所以經歷了這樣的教訓,因此遇到讚揚心裏就逐漸警覺起來,漸漸的能認識到這真是一種考驗了。但在實踐中我看到了很多同修就和我們當初一樣,並沒認識到被讚揚後人心起來的嚴重性,有的同修開始時還比較清醒,但時間一長,被誇得多了,真的就越來越不理智,這麼多年我看到周圍的同修在這種情況下確實是很難把握好自己的。

那麼回過頭來說,總愛誇讚別人的同修,我們有意無意的這種言行是不是在「考驗」別的同修呢?是不是在本來就很難的修煉路上給同修增加障礙和困難呢?說嚴重點我們這樣做是在做好事還是在做壞事呢?

其實有甚麼值得老誇獎的呢?同修不管正念強也好,有甚麼特殊技能也好,證實法的工作做得多出色也好,那都是他(她)份內的,安排好了的,該那樣去修的,而且絕對沒有多做,這是同修自己的路。修的好是他(她)應該成就的威德。

然而,在無邊的大法面前,在大法無限的威德面前,這些算甚麼呢?一個小小的修煉人,為自己做了那麼一點點該做的事,根本就微不足道。如果沒有師父為我們的巨大承受,看到我們還有那麼一點點善念而對我們的珍惜和對所有眾生的洪大慈悲,舊宇宙的所有生命早就銷毀得無影無蹤了。更哪有大法修煉者在新宇宙的無上榮耀呢。

真的不要覺得自己如何如何,修煉的人如何如何。同修因為我們做了點甚麼,對我們本人謝了又謝。我說:我們不需要你感謝,你為甚麼想不到謝師父呢?

我很敬佩一位同修對師父、大法的認識。當她周圍的同修做的好時,她不會覺得這個同修怎樣,那個同修如何,她會發自內心的說:師父太偉大了,大法太偉大了,把這些人變得這麼好!──這位同修也有很多需要去的人心和執著,但在這個問題上她是智慧的,是清醒的,她擺正了師父、大法和眾生的關係。我們也因她的正確認識而受益。以前當我做了甚麼證實法的時候,我沾沾自喜,我潛意識的希望得到她的讚許,但聽她這麼說時,我清醒了,我為我的有求,自大而羞愧。

在風雨中走過了這麼多年,很多同修在別人的誇讚聲中多少次變得不清醒、不理智,自我膨脹,聽不進意見……造成了多少難以挽回的損失。被誇的同修應該警覺,嚴格的找自己,愛誇別人的同修也應警醒:自己是不是有人心被邪惡鑽空子,被利用來反覆「考驗」同修,給同修加了不好的物質,是到了該修一修口的時候了。

同修在困難和挫折面前,在魔難的消沉中需要我們用慈悲和寬容去關心和鼓勵,那時候一句理解和充滿正念的話就可能解體了邪惡幫助了同修,而同修在順利和做得好時恰恰需要我們善意的提醒:千萬不要忘了師父和大法,千萬不要自大,千萬要清醒和理智呀。我們該說甚麼不該說甚麼真的應該用法來衡量衡量,而不應再被觀念、人心和當常人時養成的習慣所左右了。

這不摻人心的站在更高的層次理智的對待同修,時時用正念幫助同修,那才是真正的珍惜同修,愛護同修,其實能在一起配合和能見面的同修都是有很大的緣份,也許這些偉大的主和王當初在不同層次結緣下走時曾一再相互叮囑:在我被世間的名、利、情所困擾的時候,請一定要站在法上提醒我,讓我清醒呀。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