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就能過關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弟子,也算是老弟子了,對師對法我沒有任何懷疑的,就是在邪惡迫害最厲害的時期也從未懷疑過師父,可以說是每個細胞都信師信法。下面說說在魔難中,信師信法就足以過關的經歷。

(一)

有一次我去廣州進貨時,在廣州火車站檢查包時,從包中翻到了《轉法輪》和其他大法書籍,先後三個單位審問我,被羈押兩個小時。當時我面對邪惡的第一句話就是說:法輪功沒有錯,你們怎麼抓怎麼放。最後一個單位是省公安廳派去的人,那個人剛見到我時很兇,一會就不敢看我了,問了我兩句話,就打電話請示。他又說了一句,以前抓住的法輪功全關起來,今天算你走運,你走吧。回來後,回憶三個審問我的單位,每個單位的人剛見到我時,都是如臨大敵,我看它們都是可笑(當時的心態)。回想被迫害的原因,自己不敬法,大法書籍隨便亂放。

(二)

有一次我又坐車去廣州進貨,火車上正在放著低級庸俗的小品,使我學法靜不下來,於是我就在臥鋪的走廊裏讀法。被乘警發現搶走了大法書,又收走了我的身份證,並說了一些對法不敬的話。當時我對那人說,你放尊敬點,李老師是我師父。那人又說你把李洪志看的比你爹都主貴,我鄭重的說就是比我爹還主貴,這句話把他們都鎮住了。那乘警把頭低下了,我走時也沒見他抬起頭來。當時來了六位乘警代乘務員,要我跟他們走,並叫我下車。走了兩步,當時心想,多好的救人的機會啊,於是我就大喊:你們知道法輪功是幹甚麼的嗎,回去問問你們的親戚鄰居,那都有煉的,法輪功是叫人做好人的,我們是無辜受迫害的,我們師父是來救人的。當時喊出這話時,感到車廂裏的空氣都凝固了。

停了好一會,警長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你別喊了,我們端××黨的飯碗,受××黨的管,××黨叫抓你,我們就抓你,今天給你網開一面,身份證給你,你回到你的鋪位吧。最後我又攆了四個車廂,我找到拿走大法書的那乘警,他說:看你的樣子,我也想看看到底這書寫的是甚麼。

(三)

又有一次也是在火車上,當時客車鋪位售完,我和朋友一人多加五十元買了兩張乘務員鋪位,我正學法時來了一位列車長(因為我是中鋪,列車長是下鋪),問我看的甚麼書這麼用心,我說修煉的書。他說甚麼修煉的書叫我看看,說話間就把我的書搶走了。當他看完書後,上下打量我說,看你也不像精神不正常啊,你怎麼看這書。正當我倆僵持不下時,來了一位乘務員,看到書就說,不說寫這書的人怎麼樣,這書可寫的真好,我接過話說就是人太好了才能寫出這麼好的書。當時正好是交接班時間,這個問一句,那個問一句,我分別一一給他們解答,(我和乘警,還有乘務員)在這期間我們上車時買的二十元的梨給他們分吃了。最後警長說了一句,別說了,這是我們內部車廂,要是在客車廂就得找你的事,說話間把書還給了我,並且說你看吧,我們休息。就這樣一路相安無事。下車時他們都用敬佩的眼光看著我,有的給我點頭。

(四)

由於我的爭鬥心不去,生意上和鄰居發生了爭執,被邪惡抓到了把柄,當時我放下了生死,前後共十二個小時就沒事回家了。情況是這樣的:當時邪惡從異地同修家查到了我送去的真相資料和光碟約幾百份,想從我身上查找根源。我說你們也不要問我資料來源,我不會給你們說一個字,要想知道這兩年我送了多少,我現在就給你們說清,我每星期送一次,少則一包,多則一袋,再多時用專車送。

那人記著記著不記錄了,臉色變得煞白,說話聲音發顫,並把記的東西用手搓搓扔了,口說:傻子,你不怕死嗎?別人都是向外推,你卻全是往身上摟。我說:朝聞道,夕可死,我已得正法了,死對我來說甚麼也不是,我一點不怕。他又問我你老婆怎麼辦,我說老婆想怎麼就怎麼;他說你孩子怎麼辦,我說人的命是天定,孩子既然來到這世上,就不會餓死,和誰有緣就誰養。他說你這樣了,誰能怎麼樣你,趕快回去吧,你的事我們不追究,你出去別亂說話。聽到這話後我又生出了歡喜心,最後還是被邪惡騙走了五千元,這都是我的心促成的(因我長期發真相資料,內心不純,常想就是抓住也不過五千元了事)。

(五)

一天晚上在客戶家幹活,客戶家的女兒非常漂亮,在旁邊不斷的幫忙,一會生出了光想看看她的想法,被邪惡鑽了空子,現在我明白那是邪惡加大自己的色心造成的。幹完活回家的路上發了不到十份資料,被惡人構陷,快到家時被一輛警車攔住,下來了五個人把我強行拉到警車裏。上車後我先給家裏打電話,惡警見我打電話,就問誰叫你打電話,我反問誰不叫我打電話,他又說你打電話為甚麼不給我們說一聲,我說我打電話為甚麼要給你說一聲。

我又問他們,你們為甚麼抓我?他說,你知道。我說我不知道,你們這是干擾我的正常生活。其中一個說,你煉不煉法輪功,我說,礙你甚麼事。那人又說你老實點,一會到所裏你不承認收拾夠你,我義正詞嚴的回他一句話,到所裏你也不敢動我一指頭。到派出所後,也沒從我身上發現任何他們想要的東西,我就坐在凳子上一直發正念,問甚麼也不接話,兩個小時後在有人指認的情況下,他們以時間不對,把我放了。臨走時所長說:王某某,我警告你一句,再抓到你就勞教;我說,我也警告你們一句,三尺頭上有神靈,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當時他們哈哈大笑,並提出要用車送我回家被我拒絕了。

回想以上出的每一件事都有一顆不好的心造成的,但在事中都是不驚不怕,正念很強,就認為師父就在那看著,所以每次都是有驚無險。

但也有很多地方做的不好,讓師父操心,讓同修誤解,究其原因,學法不深,法理不明,骨子裏人的東西不去,強烈的爭鬥心、顯示心等很多不好的心,有時還自覺良好,說話不考慮別人的接受能力,不分場合地點,有時講真相也做的不好,有時講的過高。此外,說話邪黨文化多,個人英雄主義,法上的事也不嚴肅。找到這些執著後,真是汗顏。從現在起,我一定做好,對得起大法弟子這一宇宙間偉大的稱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