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牽動中共各層惡徒的謀殺案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三日】我們通過對高蓉蓉被迫害致殘致死案的剖析,來探討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集體犯罪的罪惡及其兇手。

一、案情簡介

遼寧省瀋陽市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職工高蓉蓉,於2003年7月被劫持至龍山勞動教養院。2004年5月7日下午3點,高蓉蓉被該教養院二大隊副大隊長唐玉寶、隊長姜兆華在值班室連續電擊7小時。致使其面部嚴重毀容,滿臉水泡,燒焦的皮膚與頭髮膿血粘在一起,面部腫脹後眼睛只剩一條縫,嘴腫得變形,連朝夕相處的普犯都認不出她了。


老人心愛的女兒高蓉蓉
高蓉蓉遭電擊前
高蓉蓉遭電擊毀容
高蓉蓉遭電擊毀容

當晚,高蓉蓉從二樓獄警辦公室窗戶跳下。醫院診斷為骨盆兩處斷裂,左腿嚴重骨折,右腳跟骨裂。龍山教養院連夜將她送到瀋陽陸軍總醫院,之後又轉到瀋陽市公安醫院。5月18日,在家屬強烈要求下,高蓉蓉才被送到中國醫科大學(簡稱「醫大」)第一附屬醫院五樓骨二科0533號房間。當時因高蓉蓉身體太虛弱,醫生無法進行手術。

經歷三個多月的痛苦煎熬,從2004年8月9日起,高蓉蓉開始尿血、不能進食進水,瘦成一副渾身帶傷的骨架,人已完全脫相。醫生一再下病危通知,但瀋陽市司法局拒不放人,聲稱有危險就讓「醫大」搶救,死了也不讓回家。

高蓉蓉在醫大一院0533號房間期間,一直受到嚴密的非法監控,每崗四人把守。2004年10月5日,多名法輪功學員成功地解救出已被嚴重毀容的高蓉蓉,使中共惡黨感到極大的恐懼和震懾。

二、羅幹為何插手此案

高蓉蓉是5月18日被劫持到「醫大」第一附屬醫院的。她被電擊毀容的消息在5月21日的法輪大法明慧網上就被報導了出來,報導之快令中共震驚。

而到了7月7日,高蓉蓉還躺在病床上的時候,她被毀容十天後的照片就又被傳到了海外的明慧網上。並隨之引來整個國際社會的震驚。過去國際社會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時,中共總是用「春風化雨」般的所謂「轉化」來狡辯、搪塞,可是面對高蓉蓉毀容後的照片,中共再也找不到掩蓋迫害的藉口了。

更令中共驚恐的是,法輪功弟子竟然能在被嚴密監視著的警察的鼻子底下把她解救出去,這在中共的歷史上是從來沒有過的。大法弟子的不畏生死和捨生相助令中共驚惶失措。這法輪功的力量真強大!

高蓉蓉被營救出去後,自身情況稍有好轉,她就把自己被迫害的情況報導到了海外。特別是自己在被毀容後,瀋陽市司法局的敷衍、檢察院的震驚、「專案組」的蠻橫、特別是瀋陽市政法委與「610」對她毀容現狀的離奇關注與住院期間警察對她的另類騷擾迫害,都原原本本地報導了出來。

這太令中共驚恐了。高蓉蓉始終沒有放棄自己的信仰,哪怕是在病床上躺著期間,在她的相片照好之後,有修煉法輪功的同伴擔心曝光出去會給她的安全造成進一步的威脅,她都平靜地說:「應該揭露邪惡,這麼多年迫害,同修遭受的酷刑摧殘許多比我這要嚴重得多,卻很難曝光出來。曼哈頓的同修正在講真相,還是拿出去吧。」她還希望能通過手機得到海外自由媒體採訪的機會,能使世人了解更多的真相。

這就是高蓉蓉的思想境界。我們錄一段她被營救出去後親自寫的發表於明慧網的申訴書吧,看看迫害的凶殘令中共在世人面前無法抵賴的現實。

「……唐玉寶電我至晚上9點多。漫長的6、7個小時電棍酷刑,我是在極度的痛苦和恐怖中度過的。唐玉寶一直拿兩根電棍同時電擊我的臉、耳朵、脖子,在同一部位電擊時間很長,還重複電擊,我在電流擊打中渾身抽動,手銬和暖氣管子不停的撞擊震盪,手腕被卡出的傷痕至今還有,之後兩個多月手臂發麻。眼窩被電後,我的眼睛一直乾澀,眉毛輕輕一碰就掉,耳朵和嘴不知蛻了多少層皮。……警察曾小平進來,拿一面小鏡子對著我,讓我看被電擊毀容的臉,他還說這是我自己造成的。我的整個臉、耳朵、脖子、後背、腳腕等多處被高壓電棍反覆電擊,皮肉被燒灼得隆起、起泡、焦糊。臉腫大得高出一拳,嚴重變形。眼睛僅剩一條縫,有黃豆大的黃水不斷從我臉上滲出。頭髮粘在臉和耳朵上,脖子上的泡有拇指大。特別是電棍重新落在傷處,那種痛苦的滋味真是生不如死。……漫長的6、7個小時電棍酷刑,我是在極度的痛苦和恐怖中度過的。……」

這樣的揭露令中共情何以堪?高蓉蓉自身的情況說服力太強了,一個原本面目姣好的女子,卻在勞教所被毀了容,還有比她的親自揭露更強的揭露嗎?

中共最擔心的還不只是這些,它們怕她出了國,那樣在國際社會造成的影響就太深遠了。這能是個一般的問題嗎?最令中共最高當局放不下的是,她竟然能在警察的眼皮底下被營救出去,這造成的社會影響是甚麼?所以羅幹的插手就成了必然。

羅幹的插手是中共司法系統內的人說的:「羅幹有指示,這事國際影響太大,讓我們‘處理好’。」

羅幹一插手,案件的級別立馬就提上去了。再次綁架高蓉蓉被定為「公安部26號大案」。遼寧省司法廳廳長於鳳升受命於羅幹,在瀋陽張士教養院小白樓洗腦班成立再次綁架高蓉蓉的「專案組」。遼寧省政法委、610、檢察院、司法、公安等部門利用一切手段,監聽、偵查、跟蹤當地法輪功學員。「專案組」在張士勞動教養院洗腦班(對外稱「瀋陽市法制教育學校」)的「張士小樓」專設辦公室、審訊室,把他們懷疑與高蓉蓉有關的法輪功學員綁架到這裏非法關押審訊,並把認為有重大嫌疑的人上網通報、跟蹤、蹲坑,非法抓捕。多人被綁架到「張士小樓」進行酷刑逼供。

有一個細節可以看出中共綁架高蓉蓉時的卑鄙達到了哪一步。瀋陽市司法局讓交通廣播電台連續播放「一位弱女子被人劫持,市司法局熱心幫助家屬尋找弱女子的下落」,並謊稱「高蓉蓉的家屬有重謝」。瀋陽周邊各市、地區的公安局和鐵路、民航、油田的公安部門、市區的街道辦事處、居委會先後接到抓捕高蓉蓉的指令,並收到一份落款為瀋陽市司法局的「協查通報」。「協查通報」上說,高蓉蓉「體態偏瘦,體重80斤左右,左側面部有明顯疤痕,不能獨立行走」。

有一點需要說明的是,高蓉蓉被營救出去後,經過大法弟子的細心照顧,她的身體在逐漸康復,比以前胖了,還能扶著牆走路了。

2005年3月6日凌晨3時許,瀋陽市公安局國保支隊惡警伙同瀋陽市公安局鐵西分局國保大隊惡警再次將高蓉蓉綁架。並將她非法關押到了馬三家勞教所。邪惡的圖謀又一次得逞!

三、殺害高蓉蓉的層層兇手

高蓉蓉曾在她的自述文章中寫道:「瀋陽市司法局沒有進行正確作為,不安排驗傷,只推說一直在調查此事。五個月來沒有向我這個當事人做過任何核實性調查,而背地裏瀋陽市司法局和龍山教養院通過‘醫大’黨委向給我治療的醫務人員施壓,其實是以治療為名目延續對我的迫害,即使死了也不放人。」

高蓉蓉的父母在得知女兒被迫害的情況後一直在向瀋陽市司法局和檢察院申訴,並要求:驗傷;追究直接犯罪者唐玉寶的責任;解除對高蓉蓉的非法勞教,賠償她被傷害而造成的損失。

儘管檢察院也請法醫做了鑑定並拍了照,還做了筆錄,但是直到最後,高家都沒有得到絲毫的法律方面的回應。

按照常理,人被迫害成這個樣子,應該逮捕兇手才是啊。可是中共不但不逮捕兇手,還安排了兩個曾經迫害過高蓉蓉的警察去監視她。從另一個方面來說,中共敢按法律的程序辦嗎?要是那樣的話,對法輪功的迫害也就等於徹底的瓦解了。中共早有指令在先:打死白打死,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惡警執行的是中共的迫害政策啊,怎麼處理?根本上違法的就是這個邪惡的中共,是它在指使著邪惡的黨徒為自己賣命。

看看中共各級惡徒在綁架高蓉蓉得逞後的表現吧:從張士勞教所洗腦班的史鳳友、馬三家勞教所的蘇境、副院長趙來喜,到省司法廳、省勞教局等部門的人都對高蓉蓉家人統一口徑:「你們放心,法律會嚴懲兇手。你們不用再找了,回家等著吧,是上面沒結案。這次沒高蓉蓉甚麼事,主要是背她走的人的事,等案子一結就讓她回家,還得商量給她治腿的事。是讓她回家治還是我們給治,再商量。」自始至終,沒有任何部門、任何人告訴家人高蓉蓉身體已十分衰竭。

2005年6月16日,高蓉蓉在「醫大」一院急診室去世,年僅37歲。

那麼,高蓉蓉的死亡是誰造成的?我們稍微分析一下就能得出答案。

羅幹為甚麼要抓捕高蓉蓉?高蓉蓉案造成的國際影響令中共異常的驚恐,更令它在迫害法輪功的問題上百口莫辯。她這個證人的作用太大了。那麼,中共還能允許高蓉蓉活著出去嗎?她活著就是中共最大的恐懼。當然,中共不能在抓捕她時把她打死,那樣造成的影響更加惡劣。那要是永遠關下去呢?她的案件轟動那麼大,關下去以甚麼理由?對公眾沒法交待啊。

所以在中共的眼裏,它早已做好了打算,抓她就是為了要她的命,這是在羅幹插手此事之前就已經內定的目的。既然已經造成了國際影響,那就不能讓這個國際影響再擴散;更不能讓法輪功的勢力超過自己,你把人營救出去,我這臉上哪有一點光彩?羅幹將此案提升還有這樣一個洩憤的目的。

這一點馬三家勞教所領會的異常透徹。表面上對高家敷衍,滿口的關心,背地裏卻陰險地對待高蓉蓉。不然的話,高蓉蓉不可能在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才被送到「醫大」醫院。

馬三家勞教所在把握終結高蓉蓉生命的時間上有著異常的精準。為甚麼這麼說呢?高蓉蓉被再次綁架後剛剛三個月就被送到了醫院,又過了十天,她在醫院去世。前後也就一百零三天。這個時間說明甚麼?如果高蓉蓉被害死的太快了,自然引起外界的聲討和質疑。太慢了呢?國際壓力也在逐漸增大,越往後越不好辦。就這個時間害死她可能最適合。這雖說也避免不了外界的聲討,但是在中共惡徒看來,事情總要發生的,也是總要過去的,因此就這樣執行了。

也就是說,馬三家勞教所在促使高蓉蓉死亡的事情上走出了實質性的一步。我們雖說是猜測,是推理,但是這符合中共的邪惡本性,和事情發生的具體情況又相符。我們看看下面對高蓉蓉在醫院臨終前的描述,會發現和我們的判斷相一致。

高蓉蓉的親屬中有一人懂醫,當時就看出給高蓉蓉的營養藥不夠量、不對症,並診斷高蓉蓉是長期不得進食造成身體衰竭。醫大急診室對高蓉蓉搶救的醫生也說:「(高蓉蓉)來時(6月6日)就是危重。」據醫生反映,通過醫療儀器顯示,高蓉蓉的頭內有異樣;醫生並懷疑她的腦部異樣是因為曾被注射過破壞性藥物所致。家人要求索取高蓉蓉從馬三家到醫大的相關病歷及診斷資料,均被無理拒絕。

據目擊者說,高蓉蓉在「醫大」期間,很多不明來歷的人把醫大所有的門都把守得嚴嚴的,還有穿保安服和便裝的人每天在醫大急診室高聲問:「甚麼時候死?」與此同時,高蓉蓉家大門口也有人蹲坑把守,並向周圍的鄰居說:「高蓉蓉絕食,快死了。」據知情人講:高蓉蓉被馬三家惡警送到瀋陽醫大急診室時,當時神智清醒,瘦的只剩皮包骨,能夠坐起。有七、八個便衣輪流看守,不許講話。看守不給飯吃。但便衣看守在記錄時都記上吃了這個、那個。其實甚麼也不給吃!便衣說不給飯吃就因為她煉法輪功而沒吃,稱記上是「領導讓這麼幹的,回去好交差。」

從「甚麼時候死」,到「高蓉蓉絕食,快死了」,再到本來不給飯吃,卻寫上吃了這個、那個,而且明目張膽地說「領導讓這麼幹的」,這不很明顯嗎?既要讓高蓉蓉死,又要把輿論造出去,還要在她病危時甚麼也不給她吃。顯然,不同的惡人在執行這一任務時接到了不同的指令,但目的就一個,就是讓她死,而且死時及死後要造成是她自己找死的輿論,也一定要把她的死因全部推給她自己。

那麼幕後的兇手是誰?級別最高、隱藏最深的兇手非羅幹莫屬。而直接導致高蓉蓉死亡並安排這一出戲的可不只是馬三家勞教所,那個具有指揮責任、全盤操縱這一切的兇手只能是遼寧省政法委副書記、司法廳廳長於鳳升。為甚麼這麼說呢?因為,高蓉蓉被大法弟子們營救出去後,在羅幹的指示下成立了一個針對高蓉蓉的「專案組」。組織這個「專案組」的負責人就是於鳳升。「專案組」的使命可不只是抓捕完高蓉蓉後就完事了。通過我們上述的分析,可以看出,中共在抓捕之初就已經定下了最為惡毒的結果。所以高蓉蓉被綁架後,統一口徑的正是這個司法部門,包括省勞教局,各個勞教所。再者說了,高蓉蓉的事就是出在司法廳所管轄的範圍之內,他這個廳長不賣力去做誰做?而當初抓捕高蓉蓉時讓交通電台播送假消息的也就是這個司法廳。所以說統籌安排高蓉蓉死亡的最大的可能就是這個於鳳升。

當然,瀋陽市與遼寧省「610」也肯定有推卸不掉的責任。從對高蓉蓉的再次抓捕也可以看出,瀋陽公安國保也加入了其中,顯然,於鳳升在行使「專案組」的權力時是得到省市「610」的配合的。

因為「610」的名聲太敗壞,它在屢次地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中經常不怎麼拋頭露面。可是它畢竟是這麼一個邪惡的組織,迫害法輪功的事不可能與它沒有牽連,特別是高蓉蓉這樣的案件,連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都震動了,它敢不積極配合?只是比以前更講策略而已。我們通過高蓉蓉被害死一年後遼寧省檢察院兩個官員的話語,從中就可以看出遼寧省與瀋陽市的「610」以及遼寧省省委在致死高蓉蓉一案中所扮演的大致角色。

遼寧省檢察院監所檢查處副處長林沂曾說:「高蓉蓉因煉法輪功(她被電擊毀容)屬特定歷史時期的特殊案子,由遼寧省610辦公室牽頭辦案。610它的組織挺龐大,甚麼都能管,610這個部門是特定歷史時期的產物,直接歸政法委領導。這個案子當初就是610抓的,省檢察院那個時候的工作也要受610指揮,現在這個610仍然負責處理法輪功這類案件、它還是這個職責。」

遼寧省檢察院監所檢查處原處長秦春植更是直截了當地說:「高蓉蓉的事不是我一個人能左右得了,而且(遼寧)省610辦公室、(遼寧)省委政法委書記親自過問,而且直接交給瀋陽市610辦公室查辦。」

我們換一個角度也可以看出,於鳳升是司法廳廳長,而這個案件被公安部定為大案,公安與司法雖同屬中共的政法委管轄,可是它們之間的職能還是有區別的,公安部定的大案應該由省公安廳負責偵破,怎麼交給了他這個司法廳長?這就是遼寧省委、遼寧省政法委、遼寧省「610」研討的結果。這樣看來,他這個「專案組」負責的對像就不只是羅幹了,他要對省委、政法委與「610」負責。

所有涉及到的組織、部門與個人都是操縱殺害高蓉蓉的兇手。高蓉蓉的死與這些部門的聯合運作密切相關。當然,惡徒們下殺人的指令會明確下嗎?特別是越往上,越不明確下殺人的指令,他只有個態度就可以了,頂多告訴下級一個「不能留著」就足夠了。那些具體操刀者還不明白,那你還跟著中共混甚麼呀?這些不能直說,做到了就是和中共情投意合了;符合了上級的旨意,特別是不能明說的旨意,你就是它的心腹,也才能夠得到升遷和重用。

所以說,殺害高蓉蓉的兇手涉及到了中共層層的組織系統。許多人都負有推卸不掉的責任,而不只是羅幹、於鳳升、蘇境和先前致殘過她的唐玉寶、姜兆華等人。

通過分析,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出,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是調動了中共惡黨各個階層的。中共黨徒行了惡,中共惡黨的各個階層、特別是最上層卻能為其不惜一切地撐腰,這從一個側面反襯出惡黨的歹毒!

但是,高蓉蓉的堅定不屈,以及大法弟子的捨身相救所展現的力量,不但震驚了惡人,更令世人感到震撼。法輪大法鑄就的大法弟子正在用自己巨大的承受召喚著世界的良知!

我們用高蓉蓉留給我們這個世界的最後聲音作這篇文章的結尾──「我希望江澤民一手掀起的這場對法輪功的鎮壓,能夠得到全世界善良人們的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