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法輪功的神奇功效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七日】我出生於六十年代末,從小受無神論的毒害,從不相信神佛、命運、善惡有報之類的事。記得剛下學的那年,我們家來了位算命先生,說我將來會當兵。我當時還騙他說:我已經上大學了,不可能去當兵了。第二年我被應徵入伍。記得八十年代初到九十年代末,社會上正流行氣功熱,各種氣功門派粉墨登場。儘管受無神論的毒害我不相信神佛之類的事,但我對氣功很感興趣。記得那時喜歡打坐,靜中經常感受到一些美妙的景象,如:白光罩體、元神離體,寒暑不侵。

九六年夏天,我在地方一輔導站,看了兩講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老師的講法錄像,當時正講到開天目,儘管似懂非懂,但我感到這位大師非同尋常。回來後我出現了兩次高燒症狀,但都莫名其妙的不治而癒。九七年春天,我從部隊老鄉處,又看到了《轉法輪》這本書,是小本的。老鄉很熱情的給我講這本書如何好,他們全家都在學,他們村有好幾百人學煉法輪功。臨走時,我把那本《轉法輪》帶了回來。當我用三天時間通讀完這本奇書,我的世界觀都發生了根本的轉變。人從哪裏來?要回哪裏去?及氣功界流傳的許許多多不解之謎,都從書中找到了答案。我激動不已,我知道我找到了一本寶書。我如飢似渴的天天通讀這本《轉法輪》,百看不厭。書中要求重德修心性,按 「真善忍」標準做一個好人。通過修煉,我改掉了吸煙、喝酒、發脾氣的壞習氣,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當時部隊煉法輪功的人很多,很多人都看過《轉法輪》這本書,都說:法輪功好!如果人人都學法輪功社會就穩定了!當時部隊有一位老師長,學煉法輪功後無病一身輕,還教其他人煉。每次下部隊來,同大家一起就餐,從不鋪張浪費。當時部隊從上到下,從官到兵都稱讚法輪功,都說法輪功真好!法輪功學員真好!九九年「四•二五」以後,部隊禁止煉法輪功,於是我們部隊的煉功者相繼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開除、勞教、判刑,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十多年來,每一位法輪功真修者,都頂著壓力,在各自的環境中抵制著這場迫害,向人們講清著這場迫害的真相。

下面我把我們全家人煉功受益的真實情況作一下見證:

我三姐一家與我先後得法。三姐從小沒念過一天書,學法輪功不到半年就可以通讀《轉法輪》。學法後遇到兩次車禍,但都有驚無險。有一次被車撞出很遠,腿都發青了,想到書中要求的修心性,也沒給別人找麻煩,幾天後她腿就好了。三姐夫每次聽師父講法時,就感到有人用一盆白麵從頭灌到腳,很快就戒掉了煙酒。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他們全家去北京上訪,被地方公安綁架,回來遭到嚴酷迫害。三姐夫大冬天被脫光衣服澆冷水,在室外凍了一夜。家裏的拖拉機、耕牛,糧食,電視機,被洗劫一空。

我大姐是有名的藥罐子,脾氣又不好,家庭關係搞的很緊張。學大法後,所有的病一掃而光,十多年來沒吃一粒藥,脾氣也變好了,家庭也和睦了,他們全家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就在中共迫害法輪功最殘酷的那幾年,他們全家人都支持大姐修大法,都幫著出去講真相。小外甥女從小跟她媽媽煉功,每天晚上夢見師父教她識字,年齡不大就能讀《轉法輪》。

我家老母親從小雙目失明,辛勞一輩子,養育了我們七個兒女。從年輕時就供養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還經常給別人做一些念咒、畫符之類的事,搞的一身病。後來我學大法後,我才知道母親供養的那些東西是害人的。當時,我只是動了一念:請師父把那些東西清理掉。後來母親告訴我:那些東西走了,臨走告訴母親說,你們家你說了不算了。後來母親聽了幾遍師父的講法,就開始上吐下瀉,吃藥打針輸液都不好,把我叫了回去。我回去後,先把藥和針停了,七天七夜陪著母親,連拉帶吐,卻越來越精神,七天後不治而癒。後來我把母親接到我身邊,每天聽師父講法。零九年底,母親無病而終。

家有小寶寶,從小聽著大法音樂《普度》長大,三歲時,就能識三千多字,能背一百多首唐詩,好幾首大法詩詞。有一次不能吃東西,吃了就吐。爺爺、奶奶嚇壞了,要送他去醫院。我說先不用忙,先看會神韻晚會吧!看了不到十分鐘,寶寶開始要水喝,接下來一切恢復正常,像沒事一樣。爺爺、奶奶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經常陪著寶寶看神韻晚會。

以上是發生在我們家的一些真實的修煉故事,這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這正像九九年前,政府調查法輪功以後得出的結論一樣: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在此奉勸那些隨從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惡人們,趕快懸崖勒馬,停止迫害法輪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