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共產黨的歷史,沒有理由不退黨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三日】通過《九評共產黨》讓我們更加了解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另一方面,有些人很難認清馬克思的歷史,希望我的一些簡述,讓人們對共產黨的來歷有一個更進一步的了解。

中國現有句俗語,如果是共產黨員死後就說:「去見馬克思了」。難道死後真的去見馬克思了嗎?其實馬克思主義源自一個撒旦教秘密組織,很少馬克思主義者知道這一點。馬克思早年是一名基督徒,然而在1841年Moses Hess把馬克思導向社會主義信念之前,他已成為一名熱烈的無神論者,在其學生時代後期所寫的一篇論文中,六次重複了「毀滅」一詞 ,他的同學沒任何一人在考試中使用此詞,於是,「毀滅」成了馬克思的綽號。

卡爾﹒馬克思1818年生於德國一個較富裕的猶太人家庭,他在童年時從未挨餓,在學生時代的生活又比他的朋友們好得多,那麼,這可怕的對神的仇恨從何而來?他曾經有基督教的理想,但並沒有付諸實踐,與其父的通信證明,他花費了大量金錢用於娛樂,並因此導致他與父母之間無盡的矛盾衝突,在這種情況下,他已陷入一個秘密撒旦教組織的羅網,並經歷了獻祭儀式。撒旦能在其教徒縱慾狂歡的迷幻中顯現,並能通過他們的嘴說話。當馬克思宣稱「我要向上帝復仇」時,他顯然就是撒旦的代言人。

在馬克思學生時代寫的一個劇本,這個劇本叫《Oulanem》。要理解這個題名,需要知道如下之事:

撒旦教有一種祭儀叫「黑色聚會」。在此儀式中,撒旦教祭師於午夜時進行念誦。黑色蠟燭被顛倒放置於燭台上,祭師反穿著長袍,照著祈禱書念誦,但念誦順序是完全顛倒的,包括神、耶穌、瑪利亞的聖名,都倒過來念。一個十字架被顛倒放置或被踩在腳下,一件從教堂偷來的物器被刻上撒旦之名,用於仿冒的交流。在這「黑色聚會」中,一部《聖經》會被焚毀。所有在場者發誓要犯天主教教義中的七宗罪,並永不做好事。然後,他們進行縱慾狂歡。

「Oulanem」就是將「Emmanuel」這個名字調亂來寫。「Emmanuel」是耶穌在《聖經》裏的一個名字,其希伯來文意思是「神與我們同在」。要理解《Oulanem》這個劇本,我們必須依靠馬克思的一個奇異自白,在馬克思《演奏者》一詩中寫道:

  「地獄之氣升起並充滿我的頭腦,
  直到我發瘋、我的心完全變化。
  看見這把劍了嗎?
  黑暗之王把它賣給了我,
  為我抽打時間,並給我印記,
  我的死亡之舞跳得更加大膽了。」

這首詩中,相關詩句如下:

  「How so! I plunge, plunge without fail
  My blood-black sabre into your soul.
  That art God neither wants nor wists,
  It leaps to the brain from Hell’s black mists.
  「Till heart’s bewitched, till senses reel:
  With Satan I have struck my deal.
  He chalks the signs, beats time for me,
  I play the death march fast and free.

這首詩中更清楚的顯示,馬克思承認他與撒旦簽了契約。這些字句有特殊含義:在撒旦教的晉階祭儀中,一柄施了巫術能確保成功的劍,會被賣給晉階者,而晉階者付出的代價,就是用他血管裏的血在惡魔契約上簽字,於是,在他死後,他的靈魂將屬於撒旦。在《Oulanem》裏,馬克思做了魔鬼所做的事:他詛咒全人類下地獄。《Oulanem》這種劇本,可能是世上唯一的:在它裏面,所有角色都確知他們的罪孽並縱情狂歡,如同過節日一般……。在這劇本裏,一切都是黑暗的,而且所有人都表現出惡魔(Mephistopheles)的性格,裏面的所有祈禱都是邪惡的,註定要被毀滅。

所有活躍的撒旦教徒都有混亂的個人生活,馬克思也不例外。Arnold Kunzli 在《卡爾﹒馬克思心志》一書中寫道:馬克思的兩個女兒和一個女婿自殺了,另外三個孩子死於營養不良。馬克思的女兒 Laura 嫁給了一名社會主義者 Lafargue,她埋葬了自己的三個親生骨肉,然後與丈夫一起自殺。另一個女兒 Eleanor 決定和她丈夫做同樣的事時,她死了,而她丈夫卻在最後一刻退縮了。

馬克思從不覺得自己有義務養家,雖然以他所受的教育和對多種語言的掌握,他很容易做到這一點,相反,他靠向恩格斯乞討而活。馬克思和他的女佣 Helen Demuth 有一個私生子,後來他把這孩子栽贓給恩格斯,恩格斯則接受了這一安排。馬克思、恩格斯學院的 Riazanov 主任在《卡爾﹒馬克思、Mai、思想家和革命家》一書中承認了這一事實。

Eleanor是馬克思最喜愛的女兒,他叫她「Tussy」並常說「Tussy 就是我」。當恩格斯臨終時告訴她私生子的醜聞時,她崩潰了,正是此事導致了Eleanor的自殺。

馬克思不僅無償剝削女僕,還要強迫其充當性奴,產下私生子。為了「共產主義者同盟」的聲譽,要恩格斯替罪,私生子用恩格斯的名字命名,由恩格斯寄養在工人之家。拉法格等宣傳家還連篇稱頌馬克思與夫人燕妮的愛情如何純潔、堅貞與偉大,馬克思的情詩如何動人,純真得能陶冶人的心靈。共產黨表裏不一,欺世盜名,自來如此。

在1960年1月9日,德國報紙《Reichsruf》報導了另一事實:奧地利總理Raabe,曾將一封卡爾﹒馬克思的親筆書信送給蘇俄領導人尼基塔赫魯曉夫,赫魯曉夫不喜歡這封信,因為它證實,馬克思曾是奧地利警方的一名領賞告密者,他在革命者隊伍裏當間諜。這封信是在秘密檔案館中被偶然發現的。它指證,馬克思作為告密者,在他流亡倫敦期間告發他的同志們,每提供一條消息,馬克思獲得25元的獎賞,他的告密涉及流亡於倫敦、巴黎、瑞士的革命者,其中一個被告密的人叫Ruge,他自認為是馬克思的親密朋友,兩人之間充滿熱忱的通信至今尚存。

馬克思在《人之傲》一詩中,承認他的目標並不是改善、改組、或革新世界,而是要毀滅世界,並以此為樂。他在《共產黨宣言》中寫道:「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 。」歷史上有過許多革命,每個革命都有一個目標,例如,美國革命為國家獨立而戰。只有馬克思明確表示,他的目標是「永遠的革命」,為革命而實施恐怖主義和殺戮,除了癲狂突發的暴力之外,革命再無其它目標。這就是撒旦主義與普通人類罪行之間的區別。可見,馬克思主義並不是普通的不道德的人類理念,它以惡魔的方式進行犯罪,其教義正是魔教。

當然卡爾﹒馬克思的個人歷史遠遠不只是我以上所述這些,大家可從相關網站和相關書籍上了解到更多。卡爾﹒馬克思從早年一名基督徒到一個秘密撒旦教組織成員,從一個相信神存在的人到反對神明的人,從反對神明的人到乾脆否認造物主的存在,從否認造物主的存在到唯物主義理論者,從唯物主義理論者到徹底否定神存在的無神論者。從中可以看出馬克思通過撒旦教組織的思想,結合高級知識份子的文化、語言和當時的社會現狀而論述了共產主義理論,通過共產主義理論符合了當時一些人的思想和追隨者,從而取得了蘇聯列寧十月革命的成功,建立了中國社會主義國家……,從中實現了馬克思主義無神論的理想,把理論變為現實。但是這一切卻把那些尾隨無神論者、被誘騙的人們送進了一個無底的地獄。正如馬克思在《Oulanem》裏寫道:「我們只是為了毀滅而曇花一現,除此之外,絕無其它目標。」(以上談到馬克思所寫的一些詩詞等,有些可在馬克思主義者建的網站 www.marxists.org和Von Richard Wurmbrand 所著《Marx and Satan》一書中查到)。

馬克思主義理論就如把一位共產黨員變成一位無神論者,以「唯物主義觀」認識這個世界、統治這個世界,強調其黨性替代人性達到撒旦魔教組織的思想,從而毀滅全人類。

綜合以上所述,認清共產黨的歷史,沒有理由不退出共產黨一切組織。因為加入其組織,就如加入了撒旦教組織一樣,給你一個獸印。在你入黨、團發誓宣言中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就如把自己的靈魂在出賣、在惡魔契約上簽字……,於是,在你死後,也許你沒有退出共產黨你的靈魂將屬於馬克思。正如此文之前所述,共產黨員死後就說:「去見馬克思了」,這也許就不是空穴來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