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正修煉基點 突破病業關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一日】針對我地多名大法弟子遭受病業假相迫害比較嚴重的情況,我想談談個人在全盤否定病業假相迫害中的一點體悟,希望能給魔難中的同修一點啟示。

我是一個修煉十多年的老弟子,得法前身患多種疾病,如:胃病、心臟病、腸炎、關節炎,修大法後,身體無病一身輕。

走入正法修煉後,突然有一天,我胸口出現一種難受狀態,每天上午到十一點鐘時,感覺像有飢餓感,我並沒在意,以為是肚子餓了。後來到了十點鐘,最後到剛吃完飯好像又餓了要吃東西似的,胸口越來越難受;在講真相時;在夜間去發資料時,胸口很難受,有時痛的我直不起腰、走路都困難,這嚴重的干擾到我證實法和救度眾生。這時,我才悟到直接干擾我證實法的病業狀態是舊勢力安排的,要全盤否定它。於是我向內找:為甚麼邪惡能鑽我病業假相的空子?是不是關於病業的法理認識不清?是不是作為修煉人沒有用法對照實修自己?

一、認清自己根本執著,歸正修煉基點

剛剛胸口開始難受時,我想:「都怪自己法學少了,特別是功沒煉到位,功煉到位了,胸口肯定會好」,隱藏著要是功到位,身體會好,這其實不也是間接把煉功當作了祛病?表面向內找是為了精進,其實精進也是為了祛病。這跟師父講的:「他心裏還在想只要我煉功,師父一定會把我的病去掉。他在心裏頭埋藏很深的那點兒東西還在,他還再想讓我管他的病,也就是說,他還在執著他那個病。」(《瑞士法會講法》)

師尊在《走向圓滿》中講:「帶著執著而學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煉中漸漸認識自己的根本執著,去掉它,從而達到修煉人的標準。」那麼甚麼是根本執著呢?師尊在經文中還講到:「在以後的看書、學法精進中認清自己入門時是甚麼想法走進大法的。修煉一段時間了,是不是還是當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這顆心才使自己留在這裏?如果是這樣,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這就是根本執著心沒去,不能在法上認識法。」

用法對照,我捫心自問:我是帶著煉功能祛病走入修煉的,修煉這麼長時間,根本執著還沒去,這還是真修弟子嗎?師父管的是修煉的人,這麼嚴肅的問題我一定要改正。大法雖有祛病健身的奇效,但大法不是用來治病的,是修佛修道的。而我每當身體出現不好狀態時,還是有意無意把學法煉功當作治病的方式,於是我立即歸正自己學法修煉的基點。

二、向內找,提高心性

在正法修煉這幾年,由於長期講真相的習慣性辯解、解釋,使我有意無意放鬆了實修自己,從而在生活中也開始愛解釋,當對方誤解我時,我怕受冤枉,喜歡向同修解釋。

師尊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講:「修煉就是向內找,對與不對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總是不接受指責與批評,總是向外指責,總是反駁別人的意見與批評,那是修煉嗎?那是怎麼修的?」師父還講:「這個東西在我們整體形勢中已經相當的突出了,有的人已經到了根本就碰不了的成度了,我看再不講也不行了。有的就像那火柴一樣了,一劃就著。就像那個地雷,一踩就響。你不能說我,一說我就不行。甚麼意見也聽不了了,善意的惡意的、有意的無意的一概不接受,更不向內找,相當的嚴重了。」「 千萬要注意了啊,從現在開始,誰再不讓人說,誰就是不精進;誰再不讓人家說,誰就表現的不是修煉人的狀態,最起碼在這一點上。」(《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師尊這段講法對我觸動很大,平時由於我工作比較忙,學法比較少,家人一冤枉我就心裏不高興,特別是家人因某件事誤解我而心情不好,連聲罵我時,我心裏翻騰,甚至罵長了後,心中非常惱怒,真想還口與他對著罵,這是修煉人狀態嗎?我做沒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雖然嘴上沒有還口,可心中不平衡,有時還由此心帶動而流淚,這是修煉人的狀態嗎?這含淚而忍是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不產生氣恨,不覺委曲才是修煉者之忍。由此我清醒的認識到自己在救度眾生的正法修煉中,無論做了多少事,如果放鬆個人修煉的提高,那也只是常人積德做好事,如沒有做到修煉人的基本要求「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那就是常人。師父管的是修煉人,修煉的人不按師父的法的要求做,那就會走舊勢力安排的路,那就會非常危險。

明白這些後,我悟到個人修煉千萬不可忽視的。我一定以法為師,無論做任何大法的事,也要守住心性。據我了解,許多遭到嚴重病業迫害的同修都是放鬆了自己個人修煉,從而被邪惡鑽了空子。

三、認清所謂「病業」背後是靈體,不能承認,並正念解體它。

剛開始時,當胸口一難受,我覺的不怎麼嚴重不在意,從而讓邪惡鑽了空子,導致後來沒完沒了的干擾。在這個過程中時間一長,我頭腦中一個念頭反映出來,是不是自己的心臟病還沒好?是不是胃哪兒出了問題?後我轉念一想,我是煉功人沒有病,表現出來的是假相,表現病業狀態背後不過是個靈體。師尊曾經在《轉法輪》中講:「我們就講最普遍的,人哪兒長瘤啦,哪兒發炎了,哪兒骨質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間就是那地方臥著一個靈體,在一個很深的空間中有一個靈體。」由此我悟到「病」它本身也不是「病」,病只不過是常人這層分子的人看到的表象,病業背後是一個很深的空間場有一個黑黑的「靈體」,於是我想自己是修佛修道的人決不受這個「靈體」的擺布,分清這是個「靈體」,而不是我,當胸口一難受時,妄想要我像以前那樣去買東西吃,這一次我堅決不配合,無論你怎麼難受我就排斥你,想叫我回家躺著我不躺,想干擾我講真相,我偏當沒「它」存在,去突破的講。

師尊曾經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講:「那時對於冷我有另外的辦法。我就這樣想:你冷,你對我冷,你要凍我嗎?我比你還冷,我凍你。」由此悟到你想吃東西,我偏不吃,我餓死你這個靈體,我再不像以往,不重視被你鑽了空子,消極承受,人為的滋養你,導致越來越猖狂。從現在起我從行為上要抵制你。同時我又悟到自己是修佛修道的人,具有搗毀宇宙中一切邪惡的能力,這小小的靈體只不過一個小指頭捏的,算甚麼,滅掉你,就這樣,正念一出,邪惡很快被解體了,胸口的狀態恢復了正常,自己就能更好的投入到做好三件事、多救人當中了。

以上是我個人在突破舊勢力強加的病業迫害的一點體悟,希望能對魔難中的同修能有所幫助,共同提高,由於本人層次有限,不足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