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天下有緣人分享我的快樂

我與家人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我是一名法輪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修煉已十幾年了。今天我要把親眼見證的大法修煉中的神跡寫出來,讓有緣人都能看到並分享我的快樂。

父母從一身疾病到無病一身輕

一九九二年師父剛開始傳法時,在辦班前先要辦一次帶功報告。那時我母親四十六歲,身患腰椎盤突出,正在醫院臥在病床上治療。她的腿部不分晝夜經常痙攣疼痛,只能俯臥,用雙手肘支撐身體,肘部已磨出了老繭子,靠吃止痛藥維持。據醫生說,只有手術這一條路,但術後有可能癱瘓。病痛折磨的她生不如死。

當時父親患肩周炎,一隻手臂已經萎縮,面黃肌瘦,駝著背,甚麼累活也幹不了。我不得已只好請假與爸爸艱難的護理媽媽。

住院半個月時鄰居告訴我們有個法輪功帶功報告,據說在北京已治好了很多疑難雜症,在氣功界是最出眾的。

一九九二年八月九日星期日,我們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借了一副擔架,一大清早弟弟和母親鄰床病友的丈夫把母親抬到「倒騎驢」上,去了鄰居告訴我們的那個帶功報告會的會場。同去的還有兩個母親同病房的病友。為了躲開早晨的車輛高峰,我們六點多就到了長空俱樂部,等門一開開就把母親抬到大廳裏。

快上課了,所有的人都找好了位置等待聽課。同去的人都進去尋找看有沒有適合母親的位置,母親只好無奈的獨自躺在地上等待。這時只見一位身穿白運動服的高高大大的年輕人來到母親旁邊問:「你得甚麼病了?」母親說:「腰椎盤突出。」年輕人讓我們把母親抬到講台上去。

上課了。沒想到這個年輕人就是師父!師父祥和的對母親說:「你能配合我嗎?」母親不加思索的說:「能。」師父用手在母親的後背拍了幾下,隨後說:「翻身坐起來。」母親真就的坐起來了,接著師父讓母親站起來,哈哈腰並繞著舞台跑兩圈,母親真的就能跑了,而且興奮的跑了好幾圈。這是做夢也沒想到的事啊!母親平時不擅言辭,可當時說得非常流暢、清脆:「謝謝李老師!我拿五十元錢,洪揚法輪功事業。」說完就從講台上走下來了。台下掌聲雷動。

週日參加完帶功報告後,週一母親就辦理了出院手續和父親參加了師父在長春辦的第三期學習班。九天班每人五十元。第四期我們全家都參加了,因為是老學員,每人二十五元。經過兩個學習班後,父親萎縮的手臂復原了,腰板也直了,臉色也紅潤了,煥發了青春,並戒掉了煙、酒。從那以後老倆口天天早晨拎著錄音機一天不落的到公園煉功,自然也就成了輔導員。

二零零一年,六十四歲的父親因為堅持信仰「真、善、忍」先後被非法關在拘留所、洗腦班迫害約有半年左右。因為不寫不煉功的保證書和揭批材料,父親被警察迫害的奄奄一息,到通知家人接回時,家人被告知打針已找不到血管,且伴有心臟偷停,人已經沒多大希望了。以往神采奕奕,騎車如飛的爸爸已是氣息奄奄、骨瘦如柴,但眼神中透著堅毅。回家後有了寬鬆的學法、煉功環境,不到一週一切都恢復正常。父親的身體恢復的如此迅速,也是世間醫學無法達到和解釋不通的。這是法輪大法的神奇功效。

我煉大法骨傷迅速復原

一九九三年我不慎左腿摔傷,小腿下部粉碎性骨折、腓骨斷裂,在醫院接骨後打上簾子,半個月後我拄著雙拐參加了第五期大法傳授班。第三天師父教授第二套功法時,傷腿發熱,明顯感到能量場特強,聽完課我扔掉了雙拐能自己走路了,只是左腿不太自如。常言道:傷筋動骨一百天。可我九天班還沒結束,腿上打的簾子已經拆掉了。

二零零四年秋天我騎摩托車摔倒,左腿被車重重的壓在下面,腿腫的很粗,跟上回腿傷症狀一樣,疼痛難忍。我記著師父的教誨:「好壞出自一念」(《轉法輪》),沒當回事,忍著疼痛照樣做家務、上班、盤腿煉功,誰也沒告訴。一週後腿好了,只是用手按按肉皮時還有一點疼。

從輪椅上站起來的老者

長春第七期傳法班結束時,大法弟子都想同師父合影留念,師父慈祥的、不厭其煩的與弟子合影。當時我雖然二十好幾了,卻像小孩子一樣尾隨在師父的後邊,傻傻的只是看著師父笑,生怕錯過一個幸福的時刻。一隊照完,又一隊站好了,請師父合影,師父大步走了過來。這時我看到用輪椅推過來的一位看起來有八十歲左右的老者,手裏拿著拐棍。我看地上有一個馬札子,便去拿過來想放在隊列的前邊讓老者坐下。師父卻衝我擺手,說:「不用」,並告訴老者扔了拐棍往前走。開始,老者拄著拐棍站在那不敢動,大家都鼓勵老者,隨著師父一聲聲「往前走,往前走!」老者真的就自己走進了隊列,留下了一張珍貴的合影。所有在場的大法弟子熱烈的鼓掌,流下了激動、幸福的淚水。

老叔腦血栓症狀痊癒

我老叔是個在自家看書、煉功的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夏天,他從四樓往下走,到樓下時發覺自己口齒不清了,並伴有手抬不起來,腿也不好使的症狀,這明顯的是腦血栓症狀。他的女婿把他背到醫院打了一針維腦路通,出了醫院,腳連鞋也穿不上了。

老叔回家後關上門,在床上單盤腿,只有一念:請師父加持弟子。就這樣坐了一下午,到四點鐘時已恢復如初。無論是誰得了腦血栓哪能這麼快就好了呢?是師父的慈悲呵護老叔才轉危為安。

女兒從羸弱到健康

我的女兒三歲時得了肺炎,一年中大病打吊針兩場,平時小病不斷。二零零三年那年一次發燒打了二十二個吊瓶都沒退燒。從零五年開始我帶女兒學法、煉功,從此女兒告別了打針、吃藥的日子。她的身體健康了,我也擺脫了昂貴的醫藥負擔。

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一日開學的第一天早晨,女兒在頭前抱輪和兩側抱輪時吐了兩大灘黃膿一樣的東西,身體得到了進一步淨化。二零零七年開始女兒經常聽大法弟子寫的曲子練習舞蹈,成型的舞蹈就學會了好幾個。好的音樂比藥還靈,現在孩子越來越漂亮、越來越健康。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日,孩子淘氣,不慎從兩米高的隔板上掉到水泥地上,當時摔的頭不敢動,並且從口中直噴東西,直說迷糊、難受。情急之下我把她十月二十八日要參加比賽的舞曲找出來反覆播放,那是一支優美的大法學員所跳的舞蹈的舞曲。到中午看上去就好了許多並吃了一點東西,到晚上臉色好了許多,三日早晨女兒高興的喊我:「媽,快看我能翻原地前橋了,一點不迷糊了!」

丈夫車禍有驚無險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丈夫騎摩托車被一輛麵包車撞出很遠,保險槓都磨撞了一半,戴著安全帽頭都撞出血了,腿也受了傷,痛得一動不敢動。可他第一念是:「沒事,好壞出自一念!」他經常佩戴寫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護身符,關鍵時想到的是大法師父。他回到家來跟我說,我從心底為他的正念高興。我又跟他在法理上切磋。他在家休息養傷期間,我每天跟他一起學一講《轉法輪》,第三天他就能用拖把拖地、幫父親收拾摩托車,第十一天便能上班了。他親身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並且把煙、酒都戒掉了,也開始修煉了。

二姑看神韻眼疾頓消

二姑今年八十歲了,是個老居士,信佛虔誠,過午不食,信佛二十多年了。期間住過幾次醫院,氣管不好,呼吸困難,有一次還送醫院搶救。那一次很玄。二姑眼神不好,醫院診斷為青光眼,看不清人。七十四歲時左眼做了一次手術,不但沒好,相反更嚴重了,面對面不認人。老人要強,不願跟兒女生活,自己過習慣了,但因視力不好,非常苦悶。

二零零九年三月份,她的外孫用電腦給姥姥放零九年的神韻光碟。老人趴在螢光屏前看。演出的節目中有舞蹈《婆羅花開》,老人知道釋迦牟尼佛曾說過:當婆羅花開的時候轉輪聖王就下世傳法度人。當主持人介紹世界各地都有這種花開放時說:「婆羅花開了,神佛歸來了,您看到了嗎?」老人入神的盯著畫面反覆看了三遍。回頭讓外孫關電腦,這時外孫正背外語單詞呢,老人沒上過學別的不認識,這時指著「的」字、「不」字對外孫說:「這是‘不’字,這是‘的’字」。事後興奮的跟我們說那字還沒苞米粒大呢,從此能認針做針線活了。從那以後老人也開始修法輪大法了。如今皮膚細嫩,白白淨淨,三分之一的頭髮都變黑了,越活越精神。

我所見證的只是大法弟子在修煉道路中的滄海一粟。其實每個大法弟子的修煉歷程都是一部厚厚的、耐人尋味的見證史,感人淚下。其實法輪功就是使人類道德回升、身體健康的上乘功法。在人類道德急速下滑的今天,一切的不如意都是人不好的心促成的。大法弟子的家庭幸福,身、心健康是修真、善、忍得到的。作為不修煉的你,只要記住救命的九個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難來時,只要你能想起這句話,你就一定能平安度過劫難。

願所有的家庭都幸福、美滿!願所有善良的人們都平安吉祥!

弟子全家叩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