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各地迫害機構惡人錄(9/14/10)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四日】

  • 長春黑嘴子勞教所警察劉蓮英受賄事實

  • 湖北沙洋勞教所惡警余幫清的惡行

  • 北京中共邪教協會的罪惡

  • 曝光大慶監獄六監區李乃順的惡行

  • 大慶監獄李唯龍又發淫威迫害法輪功學員

  • 鄭州西郊惡人楊建平舉報法輪功學員

  • 莊浪縣邪惡校長被免職

  • 湖南耒陽市公安局騷擾法輪功學員

  • 大連西崗區馬俊迫害法輪功學員

  • 長春黑嘴子勞教所警察劉蓮英受賄事實

    (明慧通訊員長春報導)大陸的勞教所是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集中地之一,那裏執行共產黨迫害政策的獄警,不僅從身體上迫害法輪功學員,從經濟上也進行敲詐。

    長春市吉林省女子勞教所(俗稱長春市黑嘴子女子勞教所)二大隊獄警劉蓮英,是該大隊三個大隊長之中主抓迫害法輪功的,可以對被非法關押的學員任意處置。一方面,她採取各種辦法威逼、恐嚇及酷刑折磨部份不放棄信仰的學員;另一方面由於表面上似乎被關押的學員的生死、受苦程度、加期減期都掌控在她的手裏,她就充份利用學員親屬怕被關押的親人受苦的心理,私下收受學員親屬的錢財,趁機撈錢。

    劉蓮英及其丈夫都是司法系統的公務員,送女兒去國外讀書一年花五十萬,買一套音響花去三萬元,出手闊綽。這些都是她自己說的。可見,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十多年來,賣力迫害者因為迫害「有功」受到中共的獎賞,及私下收受被押人員的家屬的錢財數目是可觀的,也就是在迫害法輪功期間發了大財。

    揭露惡行是制止迫害、抑制迫害,也是對參與迫害者本人的慈悲挽救,所以懇請所有被迫害過的同修,不論甚麼情況,只要現在還在大法中修煉的,把自己被迫害或目睹別人被迫害的情況寫出來。也請自己的家屬給過劉蓮英錢財的學員,及知道劉及其他管教受賄情況的學員,揭露她們受賄的事實,別被人情擋住,這也是曝光邪惡、解體關押法輪功學員黑窩、否定迫害的有力的行動。

    同時也請同修認識到,自己的家人給惡警送錢,儘管是出於對親人的關心,但這是在助長邪惡,讓邪惡更加無所顧忌的迫害其他同修,而且行賄在常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所以請同修勸阻家人不要給惡人送錢,

    吉林省女子勞教所寄信地址:
    長春市1085信箱 郵編:130022

    電話:
    總機 0431-85384310 或0431-85384311 或0431-85384312
    馬莉廷所長 總機轉 8001
    田燕秋副所長 總機轉 8005
    辦公室(1)總機轉8007
    辦公室(2)總機轉8008
    一大隊 總機轉6101  或5102
    二大隊 總機轉6102  或5102
    三大隊 總機轉6103  或5103
    四大隊 總機轉6104  或5104
    五大隊 總機轉6105  或5105
    六大隊 總機轉6106  或5106
    管理科岳科長(給法輪功學員用刑需此人批准)總機轉管理科

    每個大隊都是每晚值班2人,一個大隊有十多個獄警,輪換值班,所以一般連續幾天或十天內打電話,接電話的可能不是同一個人

    勞教所所內舉報(公開投訴)電話:
    總機轉8006
    總機轉8014
    總機轉8016
    總機轉8015
    總機轉8013(長春市城郊檢察院駐所檢查室電話)

    長春市城郊地區檢察院電話
    0431-84666751 轉控告科3108
    轉申訴科3418
    地址:長春市自由大路321號,郵編:130000

    吉林省勞改局
    電話:0431-82750568,此電話是門衛值班室電話號碼,通過它可以查詢勞改局各局長和各處的電話。0431-82750501至0431-82750568(值班室)間就是勞改局各局長和各處的電話號碼。

    吉林省司法廳勞教局:
    局長82750222
    副局長82794283
    副局長82750228
    副局長82750166
    副局長82790004
    辦公室主任 82795608
    管理處處長82799874
    (以上電話根據明慧網資料整理,請核對)


    湖北沙洋勞教所惡警余幫清的惡行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湖北沙洋勞教所就以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而臭名昭著。惡警余幫清,自始至終是沙洋勞教所中迫害法輪功學員表現最殘暴、卑鄙的一個幫兇打手。

    余幫清,男,三十多歲,體型黑瘦,在沙洋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初期,是勞教所很不起眼的一名管教。自從二零零一年餘幫清調入三大隊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以後,就一直充當著策劃、指揮和實施迫害的打手。

    十年來,余幫清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惡行如下:

    一、成立所謂的「幫教隊伍」,實施精神洗腦

    在余幫清的直接指揮下,沙洋勞教所成立了所謂的「幫教隊伍」,對全所(包括男所、女所)未「轉化」(即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洗腦。所謂的「幫教隊伍」,就是由人心太重、法理不清而主動接受邪悟的猶大組成。余幫清把這樣的人組織在一起,寫所謂「轉化」材料,寫「轉化」經驗,並把這些「經驗」應用到其他法輪功學員身上去。他們主要採用斷章取義、歪曲理解法輪大法的法理,誘導那些被非法勞教的、本來人心就太重、法理就不清的人曲解法,從而「轉化」,以達到從思想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目的。這就是所謂的「攻堅」階段。

    在「攻堅」階段時,精神洗腦與長時間體罰同時進行。獄警與猶大強迫法輪功學員幾天幾夜或者更長時間不准睡覺或者極少時間睡覺,搞「車輪戰術」,做「轉化」的幫教人員輪流睡覺,而法輪功學員卻長時間不准休息。在這種狀態下,很多法輪功學員就出現神志不清,稀裏糊塗地被帶動而接受了邪悟歪理。

    二、逼迫法輪功學員看抹黑法輪功的光碟

    余幫清經常組織、逼迫勞教所內的法輪功學員看抹黑法輪功的光碟。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就單獨播放抹黑法輪功的光碟,並要求二個「幫教人員」陪同,一邊放光碟,一邊散播邪悟歪理。如果法輪功學員不配合,或不奏效,他們就想方設法找理由、用各種方式迫害,如:不讓睡覺、遭電棍電擊、毆打、罰站軍姿、到田間奴工生產等。發現有清醒的法輪功學員,就又回爐繼續單獨做「轉化工作」。這就是所謂的「過渡」和「鞏固」階段。

    三、所內所外、省內省外互相勾結,大面積迫害法輪功學員

    余幫清經常和社會上的全省各地的「六一零」(專司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聯繫,並承諾:如果有「洗腦班」開班,他會帶著「幫教人員」去做「轉化」。在余幫清的直接帶領下,沙洋勞教所組織的男女「幫教」隊伍,就去過荊門洗腦班、黃石洗腦班、武漢洗腦班、十堰洗腦班等地,強制洗腦,誤導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洗腦班結束時,余幫清被當地「六一零」請到高級賓館進夜餐、跳舞、唱歌,住「KTV」包房,通宵達旦,離開時還有貴重禮品、當地土特產相送。

    余幫清還帶領沙洋勞教所的所謂「轉化」高手,到山東勞教所裏去做洗腦,迫害省外的法輪功學員。

    余幫清還和沙洋范家台監獄相互勾結,把手伸進監獄裏,企圖轉化監獄裏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

    四、到各地交流洗腦手段

    余幫清經常耍小聰明,在「轉化」上鑽營,被勞教所認為做洗腦有成績。余幫清屢次得到勞教所的「獎勵」,並因此,中共多次組織余幫清到全國很多地方去交流做洗腦的手段,這樣就擴大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範圍。余幫清所得的那些「獎勵」正是他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證。

    五、經常出壞主意,加重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余幫清經常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機會來迫害法輪功學員。例如:他經常派最壞的吸毒人員來「包夾」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有時七、八個人輪班每日二十四小時來威逼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與其他人隔絕,實施體罰、虐待、拳打腳踢、不讓休息等,強行每日二十四小時大音量播放污衊法輪大法的光盤,以達到洗腦目的。余幫清經常慫恿包夾人員找藉口折磨法輪功學員,余幫清自己也經常用煙頭燙不配合其迫害要求的法輪功學員,用電警棍電法輪功學員。逼迫法輪功學員超負荷奴役勞動、超負荷體罰。強迫他們寫甚麼「思想彙報」、週記等。當修煉人提到法輪大法好時,他便更加瘋狂的迫害他們。

    正是因為余幫清迫害法輪功十分賣力,二零零九年,他被中共勞教所由一個普通的警察提升到勞教所所部當「教育科」科長。

    余幫清很清楚法輪功是修煉,也知道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卻依然行惡。余幫清經常關注明慧網,他也知道自己的名字經常在網上曝光卻不收斂其惡行,自以為迫害法輪功給他帶來了好處。殊不知自己生命真正的痛苦就在不久的將來等著他,真正受到中共誘惑、放棄生命的永遠的就是這些執行中共命令的行惡者。

    也請知情者提供余幫清的詳細信息包括電話、家庭住址、通信地址、家人姓名電話和工作單位、孩子的姓名和學校等,便於給他們講真相,制止行惡。


    北京中共邪教協會的罪惡

    中共邪教支部──北京反邪教協會是以「協會」做掩護的官方政治團伙。它是北京科學技術協會的組成部份,由「科協」出面、以「科學」為幌子從事政治詐騙活動。它的政治任務就是替中共邪黨抹黑、打壓法輪功。

    二零一零年八月,北京市中共邪教協會騙取政府資金搞「教育轉化工作」培訓班(中共打壓民眾信仰的洗腦班),蓄意安排了原中共國家宗教局宗教研究中心主任、政治騙子趙匡為到培訓班做「宗教和×教的本質區別」的所謂專題講座。

    八月十日上午,北京市海澱區委「六一零」辦公室挾持全區近七百名社區(村)書記、主任,策劃分三批進行「反×教工作」洗腦培訓。騙術包括以「崇尚科學、抵制×教」為幌子,矇騙、脅迫基層社區(村)幹部先自我洗腦,再充當中共打手逼民眾信中共邪教。

    據首都科技網報導,八月八日,北京市昌平區委「六一零」辦公室、區科協聯合主辦「健身氣功」活動。昌平區政府副區長金暉、昌平區委政法委副書記「六一零」辦公室主任齊炳瑞、昌平區委「六一零」辦公室副主任康莉、區科協主席王秋生、區科協副主席田野青參加了這個旨在烘托中共邪黨無神論「科學」、壓低正信的政治表演鬧劇。

    首都科技網信息:
    主辦單位: 北京市科學技術協會
    地址: 北京市朝陽區小營育慧裏4號3005室,郵政編碼: 100101
    技術支持:010-84650077,傳真:010-84649879,E-mail:bjkp01@bjkp.gov.cn

    首都科技網提供的二零零八年十月北京反邪教協會信息如下:
    地址:北京崇文區永外新革新裏98號,郵政編碼:100077
    電子郵箱:bjfxjxh@163.com
    電話:010-87267589
    傳真:010-87267586
    理事長:張熙增
    副理事長:賀慧玲、馬國謦、司五一、於欣榮、劉福源、張開遜、陳廣元、席文啟
    秘書長:賀慧玲(兼)


    曝光大慶監獄六監區李乃順的惡行

    2010年9月6日上午,大慶監獄六監區副大隊長李乃順帶領犯人又一次將法輪功學員的床鋪和行李箱等物品亂翻一遍,幾名法輪功學員的褥子又都被拆開,把法輪功學員的個人物品、經書、衣物等拿走,法輪功學員下午去要拒不歸還。

    李乃順到六大隊任副大隊長一年多,多次翻法輪功學員床鋪,擅自拿走個人物品,在此正告那些跟隨邪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與世人,要給自己的未來選擇一條光明之路,善惡有報是天理,不要再參與迫害。

    李乃順的電話:0459-4632668   13936799922


    大慶監獄李唯龍又發淫威迫害法輪功學員

    2010年8月17日,大慶監獄副獄長李維龍帶領獄政副科長朱文武來到七監區廠區院內,把非法關押在七監區的六名不穿囚服的法輪功學員強行帶到院內,強行脫去衣服點火焚燒,法輪功學員對其講真相,勸其善待法輪功學員,李維龍和朱文武不但不聽勸阻,還動手毆打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董曉東臉被打紅,左眼被打充血。

    善勸那些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趕快懸崖勒馬,不要只圖眼前那點個人利益,斷送了自己生命的永遠。

    朱文武家的住址:大慶市東風新村附近的萬寶小區:萬寶1-28-2-602
    電話:0459-6688426   13069661088
    李維龍的電話:13936903441


    鄭州西郊惡人楊建平舉報法輪功學員

    八月份,惡人楊建平(男,50左右)舉報鄭州西郊一姓楊的法輪功學員給鄭州桐柏路派出所,八月底桐柏路派出所惡警及辦事處惡人及相關社區惡人到此法輪功學員所在單位騷擾(此法輪功學員已被迫離職)。後這些惡人又不斷騷擾此法輪功學員的親屬。

    楊建平家住鄭州桐柏路董寨路6號院。其本人當老闆的公司為鄭州華能礦業物資公司及雙菱公司,在鄭州南四環與新鄭路十字路口向東500米,電話0371─66812928 或67333619


    莊浪縣邪惡校長被免職

    甘肅省平涼地區莊浪縣萬泉中學原校長王志勤,在二零一零年元旦被免去校長職務。王志勤是莊浪縣韓店鄉寺雨王村人,自從九九年緊跟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剋扣本單位法輪功學員工資達五萬元左右。法輪功學員給其講真相,叫其不要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不要迫害法輪功,他不但不聽,反而變本加厲,利用校園廣播誹謗大法,逼迫班主任在週一升血旗的時候讀一篇誹謗大法的文章,不斷毒害廣大學校師生。

    古人有云: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王志勤所在中學頻發事故,王志勤被當地百姓稱為「催死鬼校長」。現在王志勤被免職後在朱店中學當一般教師。

    俗語說的好,善惡若不報,乾坤必有私。藉此事件奉勸那些在教育第一線的教師們和各界民眾們,為了自己的家庭平安幸福,請不要迫害大法和法輪功學員。


    湖南耒陽市公安局騷擾法輪功學員

    2010年9月9日半夜一點多鐘,一夥自稱是耒陽市公安局的人竄到小水鎮法輪功學員龍雪梅家,企圖綁架龍雪梅。龍雪梅在一週前就去了外地打工。惡警於是恐嚇龍雪梅的丈夫要交兩萬元錢,搞的龍雪梅的丈夫都不敢在家呆了。

    在此正告那些還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善惡有報是天理。幾年前,企圖綁架龍雪梅的小水鎮派出所所長已經在去年年底得癌症遭惡報死亡,希望你們為未來做一個選擇吧!


    大連西崗區馬俊迫害法輪功學員

    大連西崗區站北街道萬全社區專管迫害法輪功的馬俊(女),九月八日上午冒充站北街道領導,去法輪功學員家去恐嚇,叫法輪功學員寫所謂‘三書’。

    馬俊電話:15524675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