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莊市小學教師呂新書被迫害致死真相(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省石家莊市孫村鄉塔談小學教師呂新書,被非法判刑八年,在河北省第一監獄(保定監獄)遭受了種種難以承受的折磨、痛苦後,於2009年5月23日凌晨3點去世,終年59歲。

呂新書
呂新書

河北省第一監獄迫害責任人看呂新書肝腹水、骨瘦如柴、腳腫(人病危時的狀態)、吃不下飯,瘦弱的身子挺個大肚子,躺不下整夜坐著睡不了覺,於2008年7月19日匆忙把他送回家。家人見狀,悲憤交加,緊急送醫院,確診為肝癌晚期。當時醫生問:為甚麼現在才來?家人不得不說:這要問問河北省第一監獄。

呂新書在河北省第一監獄(保定監獄)被迫害成嚴重肝腹水
呂新書在河北省第一監獄(保定監獄)被迫害成嚴重肝腹水

一、遭公安綁架、毒打

1999年「七二零」中共邪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大法後,呂新書去北京說明法輪功真相,在北京被非法抓捕,後被非法關押在石家莊孫村派出所20天,並且被非法抄家。孫村派出所將家中電視、錄像機、錄音機、煉功帶、大法書、師父法像、大法資料、師父講法帶全部抄走。從派出所出來後,在開學前4-5天,被派出所逼迫放棄修煉。

1999年10月23日,孫村鄉政府再次強制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強迫學員寫三書(保證不煉功等)。從那以後,呂新書被不明真相的人監控、跟蹤。

2000年7月初一天,呂新書在孫村學校比賽籃球,比賽結束後,孫村派出所直接將呂新書綁架,非法關押7天;7月20日之前,又非法抄家、綁架。同年10月底、11月初,呂新書再次被綁架並非法抄家。

2000年12月5日下午兩點,石家莊市公安局夥同孫村派出所到學校綁架呂新書,並非法抄家,直接將呂新書綁架到石家莊市雙環賓館內。被非法關押在一房間,被幾個惡人惡警打得死去活來,另一房間的學員聽到呂新書被打得慘叫聲撕心裂肺,幾顆牙被惡警打掉。幾天後被非法關押在市第二看守所。

據知情者告知,12月6日公安對其進行所謂「審訊」時,公安拿出了早已起草好的「事實」逼其「招供」,呂新書堅決否認,遭到毒打,公安企圖將他屈打成招。面對無休止的酷刑折磨,呂新書沒有屈從,最後惡警不得不停止了酷刑。有同情人士透露,呂新書後來被非法羈押在石家莊市第二看守所,半邊臉和眼睛依然青腫。

二、老伴遭毒打、被迫跳樓

呂新書的老伴孫香菊,目不識丁,典型的農村婦女,幾乎是足不出戶。就是這樣,呂新書被綁架的當天,孫香菊在法輪功學員王宏斌家被前來抓捕王宏斌的石家莊市長安分局政保大隊及東大街派出所一行綁架,當天晚上被三個不出示任何證件卻自稱是市公安局的便衣帶到雙環賓館進行所謂的「訊問」。孫香菊因拒絕說出自己的姓名和家庭住址,自稱是李隊長的便衣指揮其他便衣實施了「訊問」:

第一個便衣上去左右開弓猛扇孫兩個嘴巴子。李隊長見打得不夠狠,親自上陣,竟將孫香菊搧昏死過去,待孫醒來後這個李隊長用掌猛擊孫的前額,孫一下被擊撞在牆壁上,即刻暈倒在賓館的床上……;李打累了,第三個便衣極盡凶殘的猛力擊打孫香菊耳根部,當時的孫香菊耳朵劇痛,完全失聰,造成長期疼痛不止。

在對孫「刑訊」時李隊長說:「你們不是講『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還講迫害你們的人都沒有好下場,我看我今天出去能不能被汽車撞死!」當晚,孫香菊被關押在孫村派出所的鐵籠子裏面。

12月10日,孫又被這三個便衣弄到賓館審問時,孫香菊質問便衣:你們為甚麼對我非法關押、非法刑訊,並要求他們出示工作證件,他們不給,也不敢。12月13日下午孫香菊再次被弄到賓館,幾個暴徒就資料的事對孫進行了審訊,看孫甚麼也不知道,繼續將孫非法關押在孫村派出所的鐵籠子裏。

直到2000年12月21日,孫村派出所見孫身體被折磨的日益虛弱,渾身發抖,惟恐承擔罪責,便通知孫的兒子拿10000元錢來贖人。孫家生活非常清貧,面對如此壓榨,斷然拒絕。孫村派出所惱羞成怒,「不給20000元錢不放人!」

孫村派出所面對日漸虛弱的孫香菊,在沒有找到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把非法並超期關押的孫香菊放回了家。

孫香菊回家後,仍不斷遭到市公安局郊區分局孫村派出所的騷擾,老人不敢回家,到處流浪。

2001年1月16日,市公安郊區分局孫村派出所又來騷擾,並想無故抓人,適值孫香菊在家,沒有開門,派出所就派人在門外守了一天,1月17日下午派出所守候的人已經失去僅有的一點良知,瘋狂砸門,孫香菊不願無故被他們抓走,被逼無奈從五樓跳下,造成骨折,臥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

三、王宏斌遭受的折磨

法輪功學員王宏斌2000年12月5日在家無端被抓,被關進東大街派出所。據善良人士提供消息,12月6日王宏斌被帶到雙環賓館,被公安強行填寫「監視居住」。公安對其進行所謂「審訊」時,拿出了早已起草好的所謂「呂新書的口供」逼王宏斌「招認」曾經給過呂新書三張光盤。

王宏斌斷然否認了這些編造的所謂「口供」。警察們便開始毒打王宏斌,又給其上了背銬(兩手一個從肩上過去,一個直接背過去硬用手銬銬一起,據說是對付重犯人用的)。接著他們逼王宏斌在地上連續站了三天三夜,不許睡覺,不給飯吃,並對他惡言辱罵。王宏斌聽到呂新書在隔壁房間的慘叫聲。

在王宏斌承受著巨大的肉體和精神折磨,極度痛苦疲憊之際,他們再施詭計,企圖騙供。他們拿出一張所謂「呂新書的口供」,不給王宏斌看卻讀給他聽,說甚麼「9月份王宏斌去塔談村裝交換機時給的光盤」,而且還說「在呂的辦公室給的」,煞有介事地宣讀的所謂「事實」更讓人認清他們的謊言。9月份塔談學校的辦公樓還未建好,呂新書後來的辦公室當時還是民工宿舍,何來「在呂的辦公室給的」。

三天的折磨,公安一無所獲後,第四日他們又倒打一耙,說王宏斌絕食,打電話叫來120進行強制灌食……

王宏斌被非法勞教三年,在石家莊市勞教所遭受過種種的精神和肉體迫害。長期不讓睡覺(不放棄修煉就不許睡覺)。有一次他熬不住睡著了,竟然被管教指使犯人用打火機將指甲連根燒掉;還有一次被管教單手吊銬在窗戶的鐵柵欄上,雙腳離地。三天三夜不讓下來,旁邊有管教指使的犯人拿棍子看守,只要腳一挨著牆,就被敲打腳腕子。王宏斌於2003年10月9日被迫害致死,終年39歲。

四、呂新書被非法判刑八年

呂新書在石家莊市第二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一年零四個月後,被非法判刑八年,於2002年4月11日轉到鹿泉監獄;兩天後(4月13日)又被轉到河北省第一監獄(保定),每天被強迫到所謂「教育樓」看誹謗法輪大法的錄象資料。

監獄由專門一名副獄長分抓迫害法輪功。教育科裏邊還專門成立了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小組,組長由教育科一名科長擔任。各個監區的主管一、二把手,對監區分到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專包,分別指定為一、二把手的主抓對像。各分監區的監區長和指導員都有各自的任務:要親自去挑揀包夾人員;對包夾人員布置包夾任務;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親自監控。安排專職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包夾的刑事犯,一般都是4~5個人,包括一個小頭目,多的有6個人,不等。陰暗處安插耳目,這些人:監視法輪功學員;監視包夾人員,看他們是不是賣力。

監獄對參與迫害的人員的威逼利誘,鼓勵迫害的措施:如轉化一名法輪功學員,分監區教導員可長一級工資,犯人可記功一次(減刑3個月)或表揚一次(減刑2個月)。如在一年中,包夾過程中沒有出現「事故」(指法輪功學員煉功和看大法資料和傳抄大法資料,以及和其他犯人談大法的事,隨便的和其他人接觸),包夾小組成員就可以得到記功一次,相當於減刑三個月。

在河北省第一監獄,呂新書一直被不明真相的惡警、壞人指使六、七個殺人犯監控;不讓學法、煉功,致使呂新書身心受到嚴重的傷害,身體出現了嚴重的浮腫,不能睡覺。

2008年7月19日,監獄怕承擔責任,將生命垂危的呂新書送回了家。家人立即將呂新書送去醫院搶救,最終醫治無效,2009年5月23日含冤離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