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才能破除人的觀念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七日】我最近發現自己存在的一個問題,就是做事喜歡先用人的思維方式考慮。在學習師尊最新的講法中關於推神韻票做主流社會的時候,覺得自己對師父的要求不能做到不折不扣的執行,對法不堅信,所以導致很多事做不好。

想要做大法的事,思想卻沒有完全在法上,用人的經驗、和現代科學導致的後天變異觀念來考慮問題,而不是用正念考慮用法來指導自己如何做。

現代社會養成的所謂經驗,往往是解決不了實質問題的,只能針對最表面的現象以最笨的方式去符合現實社會的假相。比如西醫的製藥要各種臨床試驗,以最繁瑣的方式來發明一種甚麼藥;而中醫來自於神傳文化,只需要用口嘗一下某種藥物的藥性,就能夠知道和其它甚麼藥物搭配、以甚麼方式加工,對人體的各個部位及另外空間的變化全部了然於胸。要是一個在不同層次開悟的修煉人則連嘗都不用嘗。

一個好的工匠用手一摸、用眼一看,就知道一種材料的用途,不同的加工方式導致材料在不同分子層內的變化。一個修道人用丹爐煉丹、或西方的煉金術是不需要甚麼科學實驗的。鑄劍師不需要對水做甚麼化驗,只需一嘗即可;製琴的人根本不需要一塊一塊木頭做實驗,一眼就能看到那個木頭行與不行;一個古代中國廚師也不需要像德國人炒菜那樣在廚房放個天平、鬧鐘,調料的用量、火候對於食物在味覺上的變化,沒炒之前就都知道了;現在科學才知道泡茶的時候雪水和自來水裏面的氫原子的中子個數有差別,而古人或中醫早就知道不同的水泡茶或作藥引子在各層分子原子空間的各種細微變化,還不只是中子個數的差別,裏面的小分子空間的差別對於藥性的影響都知道。

我的體會是,一件事情成與不成的根本原因,在於另外空間的各種因素的變化,人的一面去做最表面的時候,人的智力是永遠比不了神的智慧,更無法和法的力量相比。無論是講真相、營救同修還是做其他證實大法的事,都是另外空間裏師父的法身和正神在起著真正的作用,是法在做。不折不扣的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能成;按照人的後天觀念,或用了人的甚麼經驗方法,脫離法的力量那效果,只能和常人這一層的法一樣,因為那就是常人在做常人的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