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各地迫害機構惡人錄(8/5/10)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

  • 南京六一零的罪惡

  • 南通六一零和朱煜琦的罪惡

  • 河南三門峽市「六一零」人員參與迫害法輪功

  • 南京六一零的罪惡

    一、南京市「六一零」的罪惡

    南京市「六一零」恐怖辦公室在九九年迫害開始時的頭目叫王增生,男,不到四十歲,他時任中共惡黨市政法委書記,二零零二年換成王浩良,男,四十多歲。後來還有一個是市公安局副局長張勇,戴眼鏡,也是四十歲不到;還有一個小丑叫肖某某,有人叫他肖寧健(音),男,三十歲不到。南京市「六一零」從一九九九年的七月十八日上午九點半抓捕南京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馬振宇開始,就一直沒有停止過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各種形式的洗腦班從沒有間斷過,以前公開的搞;現在秘密的搞,市裏、區裏、單位,手段不斷翻新。舉一例:二零零零年十月下旬,他通知下屬各區縣610綁架所謂「骨幹分子」,從看守所、勞教所、監獄、派出所調來一大批惡警,將江蘇省女子勞教所一個大院(當時叫句東勞教所)作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

    這個句東集中營綁架來近二百多法輪功學員,分成七個組:男的三個組,女的四個組,在一幢四層樓上,門窗陽台全用鐵柵欄封閉,名義叫「法制教育班」,但卻強制所謂「學習」那些攻擊、抹黑、污衊大法和師父的東西。法輪功學員們責問他們:既然學法律,那就要把國家有關法律條文搬出來;怎麼牛頭不對馬嘴呀!法輪功學員跟他們講真相: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健康人民的身體,叫人人都做好人,和諧相處,這多好啊!你們這樣搞是在做壞事,對自己和家庭都會帶來不幸!善惡有報是天理。他們中大多數明白後躲到一邊去了,極少數幾個惡人非常瘋狂。尤其是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張勇(音)、政法委書記王增生、棲霞區610惡首茅家駿等幾個人立即糾集來幾十個警察將在吃早飯的法輪功學員們團團圍住。隨後,這些中共邪黨惡徒採取分化瓦解:抓幾個送看守所,用電棍、教犯人毒打,吊、銬,反正怎麼解渴就用甚麼毒招!第二天就送勞教所。

    不到一個月,這些中共惡徒們花去幾萬元:吃住用品一式新,每天伙食費每個人50元;還有甚麼這個費那個費,他們除了吃喝拿要,私下還有巧立名目的分贓。

    二、棲霞區「六一零」的罪惡

    江氏流氓集團九九七二零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這個區還沒建610,參與迫害的是棲霞區公安分局政保科和派出所。最邪惡的是科長茅家駿。這人胖胖的,一臉橫肉,四十歲左右,那臉上有一刺眼的黑痣。整個南京還沒動起來,這個茅家駿就動手了:帶領惡警抄家、綁架到派出所、洗腦班、看守所,貼惡黨告示,搞威脅,造謠誹謗法輪功和創始人李洪志師父,到處辦洗腦班……

    僅舉一例:在中國水泥廠有個石城賓館,位置在龍潭鎮。茅家駿將綁架來的全區幾十個法輪功學員集中在這裏洗腦。一個法輪功學員一個房間,裏面倆包夾(由其所在單位或街道選送,必須是堅定的邪黨徒),不許煉功、不許學法、不許相互說話,不許外出,剝奪了人身一切自由;外面四個保安,院子裏布滿警察,還有大狼狗,說穿了就是邪惡的集中營。逼你看造謠污衊大法的碟子、還叫來甚麼哲學、醫學、氣功等類的專家上課(這些人都是圍繞抹黑法輪功瞎編歪理邪說),逼你寫「體會」「認識」,不寫就私下裏處理。經費都由單位(實際就是法輪功學員自己)、街道先墊,回頭算賬。時間一個月。

    接著成立了以潘世清(音)為惡首的610,位置在棲霞區看守所隔壁,組成有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街道、派出所等,各單位、村組都是邪黨積極分子或第一把手。這個潘世清是個在政治圈子混熟了的老流氓公安,五十多歲,奸猾透頂,說謊、栽贓、恐嚇,式樣俱全。這十多年來先後經他手被勞教、判刑、送精神病院、罰款、抄家、被開除、降級、進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不下一百人。惡事他不出面,他在背後指揮。法輪功學員許軍、夏菊芬夫婦就是被這個惡首拆散的。許軍失蹤,夏菊芬被判十一年刑,至今還在南通女子監獄遭迫害。南京汽輪電機廠職工黃建剛的失蹤就是他搞的。

    這個潘世清家住南京森林動物園旁邊紅山路,中等個頭,為人虛偽狡猾,幾乎沒一句真話,恐嚇詐騙,手段毒辣!他不親自抓人,是專門唱紅臉的。在邪惡的迫害中,他專門扮演「關心你」的角色、投你所好,鑽空子。他在藍燕賓館、加佳賓館、科技賓館(後叫「恩瑞特賓館」)、雲龍山莊等地方辦了許多洗腦班。這些地方的門窗都是用纖維板釘死的,特別害怕外界知道!他叫手下逼你看污衊大法和師父的影碟、各種邪惡資料,逼你寫體會,寫認識;告訴你各種規定:不讓睡覺、不准出門、不准煉功、不准這樣不准那樣;你不服從、不配合、講真相,就叫包夾、保安整你。怎麼整呢?不許你坐,不許你睡,打你、電棍電你、用鉗子捏你、把你捆起來推倒在地上踢你、踹你……(都是在他人看不到的地方幹)。他暗地裏派人蹲坑、監視;有時不放心,自己也親自出馬,登門騷擾、到你可能出現的地方,假仁假義的談話(實際就是跟蹤)。

    棲霞區堯化派出所位於堯化門東邊立交橋北,經常換人,從所長、指導員到普通民警。因為人都有明白的一面,他一旦知道真相,就不敢再做壞事。像原來姓宋的戶警,一旦知道了真相,就立即調離了;也有愚蠢的,像那個姓時的、姓付的,尤其姓錢的,遭到報應了,還一味地幹蠢事,給中共邪黨當了替罪羊。

    這十一年來,茅家駿當年當政保科長時多狂哪?!現在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誰見了都罵他。年紀輕輕的,倒像個八十歲的老頭兒,腰都直不起來,臉上灰不拉嘰、黑不溜秋的,咳嘍咳嘍的,比死人多口氣。堯化派出所姓錢的成了瘸子;姓牟的,那時是指導員,跟在茅家駿後面一唱一和的,現在不也遭報了嗎?

    善惡必報是天理!綁架法輪功學員時,像兇神惡煞!心裏也害怕吔,一路上就害怕被人罵、被發覺,用衣服遮住手銬,急急火火的。一到派出所,神氣起來了,把人往鐵籠子裏一鎖,就等下文了;要麼銬在椅子上,窗戶上。下面就是保安管了,這些保安也是看惡警眼色行事,不敢越軌。打罵的輕重也是看惡警的。在派出所一般二十四小時,不超過。但這也夠你受的,不給飯吃、不給水喝,不讓睡覺,坐坐不起來、站站不起來,尤其是不讓上廁所,污言穢語、拳打腳踢是一進去時的普餐。

    三、十四所六一零的罪惡

    十四所六一零成立於二零零零年四月一號,中共邪黨書記徐文官任組長,副組長有紀委書記張長愛、黨辦書記吳成波、黨校王聯法、保衛處長柏甫華、團委書記馬駿、人事處長先是張亦工,後為王德江、組織處長魏其鑑,後為劉金豪、退休辦書記先是沈佩琴,後是王佳。以及各單位總支書記、支部書記和第一把手,還有黨辦主任、工會主席、婦聯主任等,上掛南京市「六一零」,下聯各單位主管,張長愛負責日常事務,每年撥款一千萬元(罰當事人至少一萬元,開始給收據;綁架學員的人員費用全由其承當:甚麼夜班費(實際就是包夾);伙食費、出差補助、交通費、住宿費、獎金等各種名目的費用。有一學員第一次進京上訪被罰一萬五千三百元,還不包括被迫害期間被取消的工資、獎金)。

    除了配合市「六一零」的各種打壓,十四所六一零自己也搞了許多迫害項目:辦洗腦班經常化,兩個賓館輪流進行,一個是科技賓館,後改名叫恩瑞特,另一個叫雲龍山莊。檔次很高,每間房最低價二百八十元。辦一次班三層樓全包,每層三十多個房間;分領導班子一層,保安一層,被迫害者一層;在被迫害者這裏,又分成好幾個房間。最外面是值班室,負責處理各種事物,包括訂房間、訂伙食、安排協調包夾、保安、以至安排法輪功學員需要甚麼樣方式處理等等;還有一個以魏其鑑為組長的幫教組。他們四個人都是退休的邪黨骨幹。二層是保安,其中也包括警察。這些警察有的是派出所派來的,有的是刑警、武警、獄警,有事沒事的都可以到此享受一番,因為十四所有的是錢!

    在第三層,都是大大小小不同來頭的惡首,他們負責決策。誰該開除、誰該降級、誰該罰款、罰多罰少,誰該勞教,誰該判刑,都是這群東西在秘密的操縱著。張長愛是日常總負責。這是個胖乎乎的、邪勁十足的人渣。他們組織了幾套班子:1、幫教組,由組織處長魏其鑑任組長,成員由退了休的任永錫、周麗英(女)、還有一個在職姓張的;2、包夾組,由失業者毛根生任組長,人員有退休辦、人才辦(失業者辦公室)組成,其成員可不斷的變動;3、保安組:組長保衛處長柏甫華擔任,成員保衛處成員都是身強力壯的小伙子;4、協調組:由黨辦書記吳成波任組長,成員由工會副主席侯寶林、三產書記原旭明、團委書記馬駿、宣傳書記劉金豪、黨校校長王聯法、人事處長王德江、龔詠先以及各單位書記、一把手;5、聯絡組:組長由張長愛擔任,負責與派出所、610、勞教所、監獄等部門聯絡。

    十多年來迫害了幾百人的正信,搞的多少人家破人亡;多少人家妻離子散;多少人被開除公職;多少人被綁架到洗腦班、看守所、精神病院、勞教所以及監獄!馬振宇的降級(原先是高級工程師、項目負責人)、被判刑、開除出所;張愛東、於建設被強迫提前退休;前黨委書記古丕中(他是九五年得法的人)被恐嚇、反覆辦班洗腦、高壓致死;還有法輪功學員高克強被迫害致死;焦立群等人被開除出所;張玉龍被綁架到精神病院迫害,如今被搞成了完全不能自理的廢人(還關在精神病醫院!),妻子兒女、老母親死活無人問津……四百多人遭受迫害。

    僅舉一例:一法輪功學員意識到向邪惡妥協是不對的,向惡警遞書面聲明。張長愛氣急敗壞地叫柏甫華立即帶了保衛處一幫子惡棍、棲霞區610惡首潘世清、協調組一班人將其又關進洗腦班迫害。因其不配合,惡警一時又抓不到其漏洞,急得抓耳撓腮!包夾組長毛根生發現其每次上廁所時間好長,就從監控中發現其在偷偷學大法。學完後書塞進了洗臉盆底下。他將這一信息透露給張長愛。張長愛和柏甫華一商議,決定派退休辦王佳去偷。為了不引起麻煩,先派包夾將其引開。並叮囑包夾注意其這幾天動靜。誰知王佳的行為被其發現了,其當面指出王佳卑鄙。這群流氓哪理這一套?!第二天派出所就來人又將其綁架到勞教所。勞教所收一個人給送人者800元錢,但是他們不想收煉法輪功的。總支書記朱德林等人百般哀求才將其收進去。

    張長愛每隔一段時間要組織一幫人到勞教所、監獄去騷擾被綁架去的法輪功學員,說是去關心、看望。去的人裏面有其家屬、所在單位書記、協調組成員,有派出所的、市區所610成員。藉著這幌子,到處遊山玩水、吃喝嫖賭,住的是高級賓館,吃的是當地名特產。例如到方強勞教所,先到射陽、大豐的海邊看四不像等動物,逛逛風景,吃些海鮮,買些土特產,再到鹽城高級賓館享受一番,然後一路上邊玩邊享受,沒個把星期回不來。

    到北京去綁架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去的人員由三部份:派出所、所610、學員所在單位書記、工會主席組成,坐飛機,坐軟臥、享受一級補助。派出所片警除了以上待遇,還有甚麼獎金損失補貼、工資損失補貼,差旅補貼等名目。


    南通六一零和朱煜琦的罪惡

    這個叫朱煜琦的,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胖胖的,表面給人的印象很善良,但其內心非常齷齪,在南通六一零這個黑手操控下,這個人幹了許多壞事、惡事!前前後後他參與迫害了法輪功學員江炳生、沙銀根、高自方、劉居方等上百位同修。他曾和儀征的一個叫肖月乾的九華山居士共同構陷、迫害了許多法輪功學員。他和一些被其洗腦的人天天圍攻剛被綁架來的學員。協同惡警、人渣日夜折磨堅定者,尤其是對江炳生、黃鍵剛、康巍、高自方等人,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毒打等凶殘手段,迷惑性相當厲害。

    2000年下半年,方強勞教所搞了一個強行轉化的二大隊,對幾百個學員進行非常毒辣的折磨,這個猶大在其中扮演了別人替代不了的角色,致使很多人在其假相迷惑下做了不該修煉人所為之事。

    2001年,他更是得心應手的」轉化」了幾十個,被江蘇省六一零看中,對南通黃老師(女,四十歲不到,後被判刑四年,關進南通女子監獄)的迫害更是苦不堪言!黃老師被朱煜琦和南通六一零強行綁架到方強勞教所迫害;對常州民警沙銀根軟硬兼施,白天硬在夏日下暴曬,晚上頭下腳上豎在裝糞便的糞桶上靠門後牆。江蘇儀征猶大肖月乾密切配合,在惡警指使下搞物質利誘。對匡理、湯旭東、孫志海、李熹龍等十八人強行轉化;對蘇州胡純清的迫害令人髮指:這位法輪功學員是個硬漢子,四十多歲年紀,高大的身材。惡警強迫他「轉化」,大冬天扒光了他的衣服(就剩一褲頭),幾個勞教犯人捆住他雙手,強迫坐在水泥地上。零下十多度的夜裏,水一潑就結冰,幾個流氓在朱的指使下、在惡警慫恿下用臉盆往胡純清頭上澆水,水一沾地就結成了冰。但他還是慈悲的講著真相,勸他們不要這樣對待他。這群惡人聽不進去!他們綁架來胡純清的妻子女兒,企圖用情來考驗他。後來綁架到句東女子勞教所(先叫「江蘇省女子勞教所」,後來南京也建起了女子勞教所,故又稱「句東女子勞教所」)。在這裏惡警潘育華不知採取了甚麼卑鄙手段,使他「轉化」的。

    這個朱煜琦2003年解教後(勞教所稱期滿釋放回家叫「解教」),並沒有停手迫害法輪功弟子,還是經常活動於南通610和方強勞教所之間,那個姓黃的女老師就是他策劃來的。像對法輪功學員毛可靖、華健國的迫害就少不了他,他們又被綁架到了無錫監獄迫害。還有對陳劍等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河南三門峽市「六一零」人員參與迫害法輪功

    河南三門峽市「六一零」成員主要有主任付曉亞(手機13938115168)、副主任張世勛(15039897236)、焦林生(15839869696.);成員周春生(13939808891)、王志偉(13903980670)。

    以上人員一直在迫害法輪功學員。很少聽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