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長時間發正念整體除惡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四日】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大法弟子持續不斷的發正念,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大量清除。我縣近幾年的修煉環境稍稍寬鬆了,我們便放鬆了自己的修煉,同修們都產生不同程度的懈怠心理,從而被舊勢力鑽了空子。

從去年九月到現在,共有十幾名同修被綁架並非法勞教。特別是近幾個月來,邪黨公安更加肆無忌憚,不斷的綁架、勞教、抄家、騷擾大法弟子,環境一度非常緊張,嚴重的影響了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影響了眾生的得救。

經過我們幾個同修切磋、商量,首先恢復學法小組,集體學法;其次是組織全縣同修長時間發正念,徹底清除本縣邪惡「六一零」、公安局、檢察院、法院和各鄉(鎮)派出所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解體所有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和干擾正法的亂神。第一次是七月十一日至十四日,第二次是七月十九日至二十二日。每天從下午二點至五點,共發三個小時。下面是我發正念時看到的和感受到的一些情況,今天寫出來是希望不重視發正念的同修能夠重視起來。

第一次:七月十一日至十四日

七月十一日,很多大法弟子在另外空間將整個縣城包圍起來,形成強大的整體,清除了很多邪惡。師父的法身和很多正法神都看著我們,沒有幫助我們清除邪惡,把建立威德的機會留給了大法弟子。

七月十二日,邪惡有了準備,並有外來的邪惡生命進行支援,整個空間場都是水。同修們都在水上與邪惡交戰,很多邪惡鑽到水裏不出來。我心想:這點水還沒不過我的腳面呢!水一下子就沒有了,露出了一個大坑,裏邊有青蛙、小蝌蚪、動物形、植物形、人形、怪物形的邪惡生命,一下子就被清理掉了。

七月十三日,我縣大法弟子形成了強大的整體,很多另外空間中高層的邪惡生命一批批、一層層被清除。我一動不動的坐著發正念,那種慈悲、威嚴、壯觀,真是驚心動魄,我體會,我達到了身神合一的狀態。邪惡幾次想把我的手壓倒,可是還沒到我跟前,就被解體了;還有幾個高層的邪惡生命想把我的手扳倒,不讓我的功能正常發揮,在師父的加持下,它們剛碰到我的小手指就被解體了。還差幾分鐘就五點了,我的人心出來了,結果邪惡鑽空子,把我的佛體傷了,傷的是右背和腿。

七月十四日,我的腿盤不上了,右手也不能立掌。我就心裏發正念,但心不淨、走神。於是,我向內找。我看到了一個「大」字。還看見我的佛體耷拉著胳膊,被幾個邪惡(執著心)困在中間,離開了整體。這個「大」字是甚麼意思呢?對,是「自高自大」。我悟到:是自己起了顯示心、歡喜心、證實自我的心。覺的這次發正念是自己帶頭組織的,並看到清除了很多邪惡,沾沾自喜、自高自大。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你的功能也好,你的開功也好,你是在大法修煉中得到的。如果你把大法擺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擺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開了悟的人認為你自己的這個認識那個認識是對的,甚至於把你自己認為了不起了,超過大法了,我說你已經就開始往下掉了,就危險了,就越來越不行了。」這不正是說我嗎?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弟子錯了。」不能盤腿、不能立掌,我想,就從我的汗毛孔中發吧,只見紅光把邪惡團團圍住,一下就把它們解體了。我又回到了整體中。我體驗到了向內找的奧妙,整體力量的巨大。

第二次:七月十九日至二十二日

七月十九日,我剛開始發正念就犯睏,就在屋裏走動著發。過了幾分鐘,我盤上腿還是睏,胳膊又重又脹。我又站起來。心想:誰也別想干擾我,我一定要發正念!

屋外正在下雨,我搬起椅子放在院中,盤腿立掌開始發正念。不到兩分鐘,胳膊非常輕鬆,立掌的手一動不動,我的眼淚流下來了,和雨水交織在一起。謝謝師父!是師父看到我有發正念的這顆心,幫我治好了另外空間的身體。我在雨中發了半個多小時,已經沒有一點睏意了,才回到了屋裏,繼續發正念。我看到滿屋通紅,清除了很多的邪惡生命和因素。

七月二十日,上午,我不小心把一大杯開水倒在了左大腿上,起了一層小泡,很疼。我悟到這是邪惡在干擾我,不讓我盤腿。可是為甚麼能干擾了我呢?我向內找。因為這幾天下午長時間發正念,我就想利用上午的時間多學法,可是學法時,來了一個平時不愛在我家串門的,又是學其它東西的人。我心裏想讓他走,可他老也不走,我著急、生氣。心裏說:「你也知道大法好,你也三退了,你又不修大法,老上這兒來幹啥,耽誤我學法。」他為甚麼不走?還不是因為我們這個場好嗎?是因為這裏場好,他才願在這兒呆。我們修煉人不是為別人著想嗎?唉!我多麼自私呀!

我找到了我的私。下午盤腿時,腿沒有疼。我看到我們地區第二大魔頭來了,是一條大蟒蛇。大法弟子們排成一字形長陣,把它罩住,發出強大的能量把它解體了。一會兒,又飄過來一大片「白雲」,而後又化成一小片、一小片的。只見大法弟子們也三人、二人對著一小片、一小片的「白雲」發出強大的能量,把「白雲」解體掉了。

這幾天長時間發正念,觸動了很多高層的邪惡生命。它們從北邊(北京)打通了一條兩米多的通道,「黑氣」順著通道滾滾而來,通道四週的「黑氣」、「黑浪」也一起湧來。邪惡生命太多了,望不到邊。四週像黑天一樣,只有大法弟子的場中明亮。我求師父加持弟子們的能量,開發我們的智慧,解體邪惡。在師父的加持下,大法弟子們個個都發出強大的能量,護法神也和我們一起清除邪惡。「法光耀寰宇!」我脫口而出,無數層邪惡生命瞬間解體了,天也亮了,只見大法弟子們發出的能量不斷的向外擴散,一直擴散到幾個鄰縣區域的一半。最後我們把清除的邪惡生命裝進了四個大杯子,一個大杯子是高層邪惡生命和因素。

七月二十一日,今天我們地區的大魔頭來了。它是一個圓形的邪惡生命,它化成了人形,調來了很多無形的高層生命,在它身後飄來了九十多個剛幾個月大的「小孩兒」。這些小孩子組成陣勢哭,不讓清除它們。大法弟子們圍著它們發正念,它們哭的好可憐。有的弟子被對方的招數迷惑而動了憐憫之心,發出的功逐漸弱下來。我開始背《洪吟二》中的<心自明>,當我背到「真相大顯天下茫」時,小孩兒們一下子沒有了,成了一大片黑氣,我們發出強大的能量把黑氣清除了。

隨後,有一個高層生命從四個角往下流黑水,好像它以下的物質碰到黑水就會爛掉。我把黑水定住,來到它面前。我說:「你迫害大法弟子,罪大無邊。」它說:「我不知道,是上邊讓幹的。」我說:「趕緊收回你的黑水,幫助大法弟子清除邪惡,記住法輪大法好,有個美好的未來。」它說:「行。」黑水立刻變成了紅色。在大法弟子的正念場中,這個高層生命歸正了(它是這幾天發正念中唯一一個選擇歸正的生命)。

發正念在另外空間就是正邪大戰。這場正邪大戰驚動了很多高層邪惡因素。它們調來了一個很大的邪惡天體,上面布滿了層層邪惡生命和因素。我求師父加持弟子,賜予弟子解體它們的法寶和智慧。瞬間我手中就有了一個「無境瓶」,好像有形、無形、有境界、無境界、多大、多小的邪惡生命因素都能裝進去。我想:你這天體在整個大宇宙中也不過是一粒塵埃。瞬間這個天體就變成了一小點,連同邪惡生命一起裝進了「無境瓶」。

邪惡又從南方調來了水怪,還沒走到,就被裝進了「無境瓶」。從北方來聲援的邪惡生命剛到,就變成了白灰水一樣的東西解體了。

接著,從上面來了很多無形的生命,它們變成透明的、很小的、快看不見了的厚厚的一大層,真是無數無數。此時,我感到呼吸有點困難。但我心中有一念:「一正壓百邪」。我想,我是法粒子,法能解體一切邪惡。只見所有的大法弟子聚在一起,排成一行一行的站起來,齊聲說:「我們是法粒子,法能解體一切邪惡。」隨著聲音的發出,所有的邪惡生命因素瞬間解體。最後,很高很高層次的「私」下來了,它變成了人形,邊走邊說:「我體驗體驗這整體的力量」,它剛走到我們強大的場中,就被解體了。

七月二十二日,我們剛開始發正念,就看見層層層層「惡」的生命來了。我想,你「惡」來了,我就用慈悲、用善來解體你。隨著這個意念一出,我看到自己沒有身體了,只是一個光亮團兒,那種慈悲、善的力量無法形容,太美妙了。大法弟子們發出強大的能量,層層層層「惡」的生命與因素解體了。一會兒,又有伸進三界的「一隻腳」,它也是層層層層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我想起師父的法:「真念化開滿天晴」(《感慨》)。層層層層的邪惡生命與因素瞬間解體了。

通過這兩次長時間的發正念,我看到了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是神通廣大的,沒有「你行啊、他不行啊;你高啊、他低啊」這個概念。當有一個大法弟子想到怎樣解體邪惡,其他的大法弟子就都知道了,因為我們都有佛法神通,並且都盡自己的能力默默的配合。

只要我們信師、信法,形成強大的整體,整體提高上來,邪惡就會滅盡。只有我們平時真正的靜心學法、向內找,心中有法,才能用法指導我們如何做;只有我們形成強大的整體,才是法力無邊的。希望同修們都能重視四個整點發正念,圓容我們這個大整體。

經同修們商量,我縣決定每個星期日的下午二點至三點,立掌和蓮花手印共一小時,鎖定本縣長時間發正念,直至邪惡滅盡。

以上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