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情魔、走出人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學員,修煉後因人心凡重,舊勢力對我在情上「考驗」,多年來使我一直生活在感情挫敗的陰影中。直到現在我才初步學會真正修煉,徹底走出這段陰影,下面我把這段經歷寫出來。

二零零一年我被勞教,在勞教所受到不讓睡覺、電棍電等酷刑折磨,雖然後來正念闖出,但沒有修的無執無漏,而是在心裏產生了很嚴重的怕,認為雖從勞教所出來,還是在大陸這個大監獄裏,好像隨時都會被勞教迫害。心想如果再被迫害,承受不了,我會被淘汰呀!能出國離開大陸這個監獄就好了,可以保住修煉,生命得到安全。那時沒有悟到紮紮實實的修去名、利、情,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講真相的事就不會被迫害,也不懂的找找被勞教這件事情的發生是自己的色心等人心沒去所致,反而對所謂的正念闖出沾沾自喜。還時常看電視,嚮往那些所謂美好的愛情,不斷被魔通過電視洗腦、增加業力。

在這些強烈人心的作用下,舊勢力給我安排了下一個巨難,巨難之大,在精神上的損傷遠遠超過那年被勞教,也由此可見舊勢力在歷史上對我的一切都做了很細膩的安排。零二年,我非常尊敬的一位長者同修拉我去見中學時的同班同學(男同修A)。同修A在我心中的印象非常好,而且我很羨慕同修A在迫害開始後一直在國外留學,而且聽他的母親講過他在國外留學期間種種正和善的表現。A的母親(同修B)和長者同修關係很好,在當地修煉者中的名望也很高,她的富有和在人中的能力常被同修們津津樂道。這次長者同修拉我去,是想讓A看看是不是能中意我,因為已經到了適婚年齡,但當時長者同修對此隱瞞,只是說同修A剛從國外回來,讓我去和A交流修煉心得。我懷著既興奮又尊敬的心去見同修A,一進他家門見到他時立刻感到一股巨大的情等各種因素,不明白的一面陷入對同修A的迷戀,同時明白的一面覺的他改變很大,不再是中學時的陽光精進少年,而是帶著一個陰鬱的場,被名、利、情迷的很深。

這次見面同修A沒有中意我,而我則沉陷其中,主動與同修A聯繫,並年少無知、有失禮儀的向他告白,他出於善心接受了我。接下來的相處中很不順利,因為我們有很多未去的人心,摩擦不斷。同修A對我不符合他觀念的狀態時常採取冷戰或喝斥的態度,這樣只使我表面改變,內心一點兒沒動。同修B也對我上不了廳堂、下不了廚房很不滿意,對我法理認識不深很不滿意,每天居高臨下、高聲嚴厲的斥責不斷,希望我能儘快提高、儘快改變。我覺的和他們在一起相處非常困難,但想到同修B說的我與A在一起可以出國,我想能出國可以保住我的修煉,你們對我再不善,但如果能給我辦出國就是對我的大恩,我為你們做牛做馬也行。因為對他們有所求,他們對我無所顧忌的喝斥、指責,我時時都感到剜心透骨的痛苦,下定決心想離開時,同修B又給我勾勒出我們在國外生活的美好。就這樣在各種人心的牽絆下我日復一日滿腹委屈的忍耐著,不知流了多少淚。

後來才知道,同修B並沒有能力辦出國,當初她過高估計自己的能力了,A也說要留在國外不回來了。此後好長一段時間,我感到似乎失去一切的無望,真想跳到江水中一死了之,但又一想,如果這樣死了,電視會報導我是因為修煉法輪功自殺了,這就給大法抹黑了,不行,不能死。

我漸漸一定成度的認識到自己因為各種強烈的人心走了一段彎路,但還是有能再次與A相聚的妄念。那時迷於情中,為了這個情患得患失,修煉人的原則都背棄了。這樣一手抓住人不放,一手抓住神不放,舊勢力在虎視眈眈,其結果可想而知。外界的表現都很強烈,如有時去同修B家,原本晴空萬里,剛走到同修B家樓下,立刻狂風大作,一大片烏雲聚集到同修B家上空。後來我還悟到,舊勢力這種破壞性的所謂考驗,也是以我在勞教前在洗腦班被「轉化」而加大的魔難過關,我雖經過了被勞教的苦,但還是沒有深刻的認識到自己的各種人心、修去它們。

記的同修B曾講,一位在資料點工作的女學員遇到了一個特務,這個特務年輕英俊有才華,以學員的身份與女學員接觸,與她成為男女朋友以獲得資料點的情報,當特務目地達到後立即消失了。同修B給我舉這個例子,問如果我是那位女學員該怎麼辦?意在指如果我被她們這樣好條件的拋棄了怎麼辦?當時我沒有回答上。也許是冥冥之中有定數。起初A被他母親(同修B)描述的非常好,但他們沒有真實的說出自己,後來得知A在國外期間基本是陷在談戀愛和玩遊戲中,很少參與證實法。同修B我們一直認為她曾用強大的正念闖出魔窟,多年後她按師父的要求公開說出她做的不好的事情,才得知她曾在那次巨難中出賣同修,並是以花錢這種常人手段出來的,後來她在男女關係問題上走的不正。這些事讓我認識到人心的複雜,以及自己的執著如何擋住了自己修煉的路。

分手後,A點我這是欠的情債,B對我說她不欠我的,可能是這樣,但我想我們每個修煉人都要按照「真、善、忍」法理去做好,我們是一個整體,否則會不會被舊勢力當了槍使。當然作為大法弟子,他們做的好的地方也毋庸置疑,如A給同學講真相、B給朋友講真相做的很好,但夾雜著誇誇其談與追求轟轟烈烈的常人心;他們談論的看似高乎其高的認識,現在想想也不知道是從哪裏來的或者就是衝著我來的,和《明慧週刊》上同修樸實無華、清晰易懂的悟道都不一樣。B比較反對我總看《明慧週刊》,認為這是沒有自己的東西,我想如果把看《明慧週刊》當成修煉自然不對,但如果覺的自己修的好因而就不需要看《明慧週刊》也不對,那是我們在大陸這個環境可以互相切磋的平台,那是不同大穹的王和主從法中得到的證悟,看了一定會對自己的修煉有幫助,並且能糾正不足。

兩年後再次得到同修A的消息時,是他結婚的消息,我難受了一天後,只剩下恨的部份,總在事情當中想事情,這恰好中了魔的圈套,這樣總是在發正念或學法時舊勢力將當初的一幕打入我的腦中,我就順著這個景象想啊、想啊,想從法上悟明白,結果不是越想越生氣就是越想越悲傷。再加上我是搞技術的學員,家中每天門庭若市,這個走了剛拿起來書,下一個又來了,那時資料點很少,自己還得負責製作很多資料,學法時間很少。那時我沒去掉看電視的執著,有點時間還想看一眼電視輕鬆輕鬆、開心開心,所以總是不能靜心學法。

這個狀態就一直持續著。我因怨恨心和看電視的執著不去,在二零零四年出現肛裂症狀,每天大便都像被小刀割幾次,便池滿是鮮血,天天如此,疼痛難忍,當時也沒悟到是這些心導致的,就以為是消業或是舊勢力迫害。這期間各種執著心體現出來,證實自己的心體現在有時搞技術是在證實自己不是證實法,以想間接的讓B知道我有能力,不知道證實自己不但不是證實法還是在破壞法,還以為這樣自己很聰明。

怨恨心還體現在對待來家的同修沒有善心,總發脾氣,一個是活太多、太累,心裏總急沒有看大法書的時間,還有當初那股怨氣,就一股腦發洩在這些同修身上,這樣傷害了很多同修。自卑心體現在單位老闆看不上自己了,不是向內找歸正不足,而是趕緊自動辭職,怕被人開除了沒面子,也不想讓人不情願的用自己。

二零零八年,我因長期在常人社會的大染缸中被污染漸漸迷失和因怨恨心不去與一同修產生隔閡而導致被非法抓捕。事前明顯感到師父法身的點化,如果我聽從師父法身的點化本可避過這次魔難,但當時任性妄為就是不悟。在看守所裏,我問一起被非法關押的新得法同修:為甚麼B修的那麼好還要對我這樣?同修告訴我,她是修的不好才對你這樣啊!另一同修提醒我肛裂症狀是因為我有心結導致的,我才對肛裂產生的原因有所醒悟。後來家人用常人方式把我辦出去。回來後,幾年來我大量付出、幫助過的同修看我沒做好,不但沒幫助關心我,反而以我沒做好為理由回報我曾對她們的不善,而且要求我一如既往的幫助她們,曾被她們高高抬起,突然被這樣對待一時間還真不習慣。

我決心好好修煉,真正學會修煉,做一個真修者,不再迷失。

我沒有急於去找工作,我要有大量的時間好好調整自己,家中條件允許我這樣做。我開始背《轉法輪》,剛開始背,我覺的我和大法距離那麼遙遠,可不是剛得法讀法時法會向我大腦裏打的那種狀態。我不氣餒,當背到第二講時,我覺的頭腦開始清晰了,在背《轉法輪》的同時看新經文,同時多看、多聽明慧每日文章、《明慧週刊》等,煉功每天堅持,發正念到整點有時間就發。

在這過程中,我首先修去怨恨心,它一出來我就抓它、滅掉它,分清它不是我,就覺的這個怨恨心消減的非常快。同時在對待肛裂的問題上,以前疼的最嚴重時我會用點藥,這次決定再疼也正念堅持,豁出去了,就信師信法,就這樣,兩天後奇蹟般的好,從此以後告別了伴隨我四年的肛裂。此後,情魔的干擾有過反覆。為了抓住那些邪念,它每冒出一次我就滅掉它,第三天這些念頭就都沒有了,我又恢復了清醒。

二零零八年從看守所回來後,起初我對同修對我的態度非常不滿,心想我曾經是有對你們不好的地方,但功過相抵,我也是功大於過呀!

後來我明白同修來找我都是為了證實法,我為證實法出的力已經成為我的威德,而對同修不好的地方是我在這期間造業了,需要償還。我開始善待每一個來家的同修,以前同修有本可以自己解決嫌麻煩或怕做不好的事情,不管我多忙也要把工作硬推給我,不為我的修煉考慮。我真正善心、耐心的對待他們後,我花費的時間少了,同時他們也會為我考慮了,自己能解決的也不好意思來找了。正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修內而安外」。而且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大家對法理越來越清晰,也知道要修去依賴心。這樣我的時間就越來越多了,在面對面講真相和與同修切磋時在平穩的心態下智慧會源源不斷的出來,看電視的執著也去掉了。想想這些年來與同修的差距拉開的越來越大,看電視的執著起了決定性作用,要想修好、修出神念必須戒掉它。

回想同修A、B當初的狀態,也不過是修煉過程中還沒同化法的表面所為,現在用包容的心看都能理解,而且聽說他們現在修的很好。從另一個角度上看是我給人帶去了麻煩,人家是在幫助我。用修煉人的正念看對我都是好事,業力消減了,執著心去掉了,修煉人不求世間得失,我甚麼也沒有損失,只得到了生命境界的昇華。我的心變的本份、平和、樂觀、開朗、幽默,越來越恢復孩童時的天真。善意的聽別人訴說痛苦,並盡力幫助他們解開心結,使同修們更加精進、整體提高。看到現在有些同修還迷於情中,或者看言情劇看到深夜或者對妻子、丈夫的無情離棄鬱鬱寡歡,寫出這段經歷希望對同修有所助益,同時也是給自己做一個總結。

最後用語音版《明慧週刊》裏的一句歌詞結尾:「所有有意無意傷害過我的人,謝謝你!所有我有意無意傷害過的人,對不起!」

個人一點兒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