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門遭牢獄之災和殺身之禍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親戚、朋友、鄰居之間串個門,自古以來是人之常情,無可厚非。但因串門卻遭牢獄之災和遭殺身之禍,而且是政府一手製造的,這種事也只能發生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大陸。

2010年7月15日,在石家莊新華區「610」劉浩傑的策劃下,石家莊新華區公安分局、寧安路派出所任選軍等五人,到太行機械廠法輪功學員夏俊英家搶劫、綁架。法輪功學員白彩萍剛好去串門,門都沒進,就被綁架。隨後白彩萍家也遭抄家,家中電腦等一些私有物品被搶劫。白彩萍被非法拘留15天後又被非法勞教一年九個月。強行送河北省女子勞教所。因白彩萍被迫害的身體虛弱,血壓很高,勞教所拒收。惡警又將白彩萍強行送河北省洗腦班。又因血壓高,洗腦班拒收,最後新華分局,寧安路派出所勒索家屬交了1000元保證金,人才被接回。這本是強盜行為,當人們還在為白彩萍鳴不平時,想不到更大的因串門招來的慘劇還在後頭──法輪功學員袁平均因串門被迫害致死。

2010年8月1日,和夏俊英同為裁縫且是好友的袁平均,去看望被惡警抓走的夏俊英的家人,這本是人之常情,可警察卻跟蹤袁平均到家。8月2日上午,在新華區「610」劉浩傑的策劃下,新華公安分局郭士賢等,寧安路派出所警察任選軍等闖到袁平均家抄家,搶走大法書籍、電腦、錢等私人物品,並把袁平均綁架到洗腦班強迫洗腦,並勒索家屬550元生活費。然而8月11日左右,不到十天的時間,噩耗傳來──袁平均的家人被告知人死了,而且還編造了低級的謊言,說是從三樓墜樓而亡。在中共洗腦班,24小時有跟包監控,根本沒有自殺的機會與可能,惡警此說不過是為了推卸責任。現在惡警與「610」還不許其家人設靈堂,在其家周圍布下監控,並有便衣貼身跟蹤袁平均的丈夫和兒子,用極其惡劣卑鄙的手段威脅恐嚇其家人,妄圖與家人用錢私了,以掩蓋它們的惡行。

一個年輕又身心健康的人,在不到十天的非法拘押中突然身亡,其死因理當質疑,一個幸福的家庭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在家人極其悲痛的情況下,還要受到恐嚇!袁平均家人承受的是多大的悲痛與壓力啊!處境是何等的悲慘!其相關人員有不可逃脫的責任,這是迫害者的罪責,是其欠下的又一筆血債!

袁平均,本身心健康,年僅45歲左右,上有年邁的老人,下有還在上大學的兒子,還有一個特別疼愛她的丈夫,是一個好兒媳,好妻子,好媽媽,袁平均平時以擺攤、幫人縫補衣服為生,為人善良、正直、樸實厚道,現在好端端的一個幸福家庭就因串了個門,招來了殺身之禍,兇手是誰?新華區「610」劉浩傑等,新華公安分局,寧安路派出所警察任選軍等都逃脫不了這殺人罪責!

試問中共610、公安警察:國家哪條法律規定煉法輪功的不能串門?你們身為執法機關,執行的是哪家的法律?公安部在 2005年以來出台的14種邪教名單中根本沒有法輪功三個字,在中國沒有一條法律給法輪功定為×教。是江澤民在接見法國《費加羅報》記者時信口雌黃說的「法輪功是×教」。他的話只能代表他個人,沒有法律效力。憲法是國家根本大法,憲法中明文規定「信仰自由」。信仰法輪功無罪,傳播法輪功資料都是在讓人做好人,弘揚中華傳統文化有功而無過。反之警察從綁架法輪功學員到抄家一系列的行為都是違法的。

善惡有報是天理。任何作惡者都必將償還它們欠下的血債,所有參與此事的人──新華區「610」劉浩傑等,新華公安分局,寧安路派出所警察任選軍等,都逃脫不了這巨大的罪責,都必將遭到應有的嚴懲。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羅幹」因迫害法輪功已被西班牙國家法庭以「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起訴,被繩之以法的日子不遠矣,文革後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劉傳新自殺,那些警察都被秘密槍決了。而今天追隨這些邪惡的勢力做壞事的人也必然逃脫不了最慘烈的下場。

呼籲善良的人們關注正在發生的對法輪功的迫害。請伸出援助之手,讓我們攜手共同制止這場滅絕人性的迫害!奉勸仍然還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們,趕快懸崖勒馬、立即停止一切迫害,不要再幹助紂為虐的事情了,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

迫害袁平均的相關單位及責任人
河北省石家莊市新華區公安分局
地址:石家莊市聯盟路(水上公園北門)695號(689)
新華公安分局政保大隊:大隊長:鄧方(近期調來,電話待查)
副大隊長王雲飛0311-85188078;民警郭世賢0311-85188080;民警朱曉光0311-85188085

新華區人民政府:辦公室87053517
地址:石家莊市泰華街93號 郵編050000
新華區人民政府區長公開電話: 87053517
新華區610:
主任:劉浩傑(音)
副主任:張××

寧安路派出所值班電話:
87043130
新華分局寧安路派出所 趙智強 所長13932155100
任選軍 13722792211 (袁平均辦案民警)
劉福忠 13833453776 (夏俊英所在小區片警)
鞏萬祥 13653217738
安桂友 13785183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