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樓敲門面對面傳送神韻光盤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七日】今年的神韻光盤出來時,我看到了盤面上多了「贈品」兩個字,「贈品」二字不就意味著面對面送給世人嗎?我感到正法對大法弟子的要求更高了。

對於發送法輪大法真相資料,我們地區都是分片負責的,我是負責樓房的。開始我們只是把光盤放在各家各戶的門後面貼的福字裏或對聯內,這樣送了一段時間後,有反饋信息說,有個樓裏光盤被扔出去了,有個樓裏光盤被門衛搜走了。聽到這些對我觸動很大,我就想,唯有上樓挨家挨戶敲門送光盤,才能使光盤不受損失,才能使世人少造業。世人不珍惜光盤,是我這顆救人的心沒到位。可是一個不正的念頭也隨之出來了:如敲門送光盤,敲一家門整個樓道不都聽到了嗎!空間場充滿了畏難物質。

幾天之後聽到一同修說,有個同修已經上樓敲門送光盤了。我當時就有點著急了,這時腦子有個聲音說,你可以小點聲敲。這一下就把這個畏難的心結打開了,我已決定敲門送光盤了。有了這顆心,師父就把我要找的甲同修安排到我身邊。我把想法和她一說,甲同修非常贊成。

第二天,我到學法小組一說,同修們都非常贊成,大家的心都想到一起去了。學完法後,我們兩個人或三個人一組,分頭上樓敲門送光盤。我和甲同修一組,上第一個門洞,就碰到門衛正在樓道裏打掃衛生,門衛問我們是幹甚麼的,我當時想避開他上別的門洞,可甲同修正念非常強的說,給他們送神韻光盤來了,緊接著就敲第七層住戶門,我看甲同修已經正念正行了,我馬上面對門衛,防止他阻止我們敲門,我問候了他幾句,然後就給他講了真相,解體了他不好的思想,他就沒強行阻止我們。這樣我們就把這個門洞送完了,效果還很好,只要家裏有人的,基本都能接受,有不太想要的,經我們一說這晚會如何如何的好,一般也就要了。等到做第二個樓洞口時,又碰到了那個門衛,他把我們做光盤的事告訴了樓管會,樓管會也知道了。但是我們沒有退縮,就繼續把剩下的兩個樓洞送完了。

對於如何給高層住宅樓的世人送光盤,有的同修不同意敲門送,建議把光盤放在每家的對聯內就行了,原因是住高層的人大多是有錢的,並且在縣裏各個部門當官的多。我也感到壓力很大,怕心、分別心,畏難心等許多複雜的人心交織著往上返。心裏就在敲還是不敲,敲是因為甚麼,不敲是因為甚麼,正法的路應該怎樣走正,有甚麼東西需要突破,這些人心和正念在心裏反覆的撞擊著。當我靜下心來,把師父的新經文學了幾篇之後,我感到我能敲門送光盤了,我心有底了。然後我就和幾個同修一同去了高層。

從頂層開始做,敲開第一家門,出來的是一個比我年齡稍微大些的婦女,長的很和善。我說大姐在家呢,我是來給你送神韻光盤的。這是我們中國五千年文化的精髓,國際級的藝術水平,非常的美好,特別的珍貴難得。當時她就欣然的接受了。並連聲說謝謝,謝謝你們。「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當我們有了這個願望的時候,師父給我們增加了信心和正念,就這樣整個高層的三個洞口我們都是面對面敲門送的。只要家裏有人,基本上都接受了。

有一家給我們開門的是一個年輕女子,她剛要說不要,她胳膊上抱著的小孩,一歲左右,轉過身來伸出小手把我手中擎著的光盤拿過去了,我和孩子的媽媽同時都笑了。還有一個八、九歲那麼大的孩子放學回家,我們有個同修在他家門口給她一個光盤,小孩要了,當她要按自己家門鈴時,她用小手示意我們躲開,她怕門開時屋裏人看見我們,她一進屋就說別人給我一個光盤,就聽屋裏兩個人(一男一女)說,誰給的,甚麼東西,不要,語言很不善,可小孩卻說你們不看我看。

挨家挨戶敲門送神韻光盤,就像師尊在法中講的「雲遊」一樣,甚麼樣的人都能遇上,有的人不但不要,還說些很不好的話,有的給你臉色看,有的還想要恐嚇你,但是我們的心都很平靜,臨走時,都會真誠的向他們道一聲:祝你平安。

回想傳神韻光盤的整個過程,我們一聲聲的祝福,每個接受神韻光盤的世人那一聲聲真誠的謝謝,在腦海中迴盪著,在樓道裏迴盪著,也在宇宙空間中迴盪著,在另外空間是多麼的壯觀和殊聖啊。同時在傳神韻的過程中,同修們的都感到昇華很快,在不知不覺中放下了許多執著與怕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