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六人遭迫害 兩人含冤離世(圖)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省鄰水縣曹平一家六人堅修法輪大法,被縣「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及公安局國安大隊李吉良、趙勇、胡渝等人長期迫害。曹平被劫持到四川德陽監獄迫害,經常遭受毒打,2003年6月28日,被迫害得不省人事,生命垂危時,德陽監獄為推脫責任,將其送回家,二十多天後離世,年僅三十九歲。

'曹平'
曹平

其父曹志榮曾被非法判三年勞改;母親唐素蘭被非法判四年勞改;弟弟曹繼光被非法判五年;姐姐曹雪琴被非法勞教三年;姐夫張吉安被勞教所注射不明藥物後大腦反應遲鈍,腳手不靈,回家後又遭六一零及國安人員經常來家恐嚇威脅,於2008年初含冤離世。

一、曹平手腳被打斷、被德陽監獄折磨致死

曹平,1963年12月生,家住鄰水縣棉麻公司家屬院3樓1號,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體健康。2000年7月為法輪功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煉功,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被北京警察劫持、非法關押,後被四川鄰水縣610惡警劫持到鄰水縣看守所非法關押15天。2000年10月,因本地出現法輪功真相傳單,610警察懷疑其參與散發法輪功真相傳單,企圖抓捕他。曹平被非法通緝,被迫流離失所。

為了讓當地人更加明白法輪功的真相,2001年5月28日曹平回到鄰水,在鄰水縣北門姚家壩被惡人舉報,被六一零惡警李吉良、胡俞、趙勇以及當時的城北派出所楊所長共七、八個警察當場綁架毒打,腳膝骨被打斷後,拖抬到鄰水看守所。惡警趙勇用木棒狠狠打擊曹的全身,當即就把曹的左腳打斷,經醫院檢查,膝蓋骨被打碎,經醫院石膏包紮後仍非法關押在縣看守所。

三個月後曹平傷勢仍未痊癒,縣國保大隊隊長李吉良和惡警趙勇等人在看守所提訊時,把曹平吊起來,殘忍地用棍棒拳頭毒打曹的全身,這次又將曹的左手打斷。這兩次惡人不僅把曹的手腳打斷,還造成曹的內臟嚴重損傷,曹平經常感到內臟疼痛,身體明顯消瘦下來。

2002年5月8日法院非法判曹4年,6月25日劫持到四川德陽監獄。在德陽監獄,曹平抵制洗腦轉化,監獄惡警就對曹平施以各種酷刑,在炎熱高溫天氣,他們罰曹在烈日下舉著雙手站立,手腳還不准動,曝曬下,曹經常暈倒在地,稍不如意,惡警便指使刑事犯對曹毒打,不僅如此,他們剋扣曹的飯菜,每頓飯都是食不果腹。

就這樣長期的酷刑,曹平已經被折磨得沒有人樣,到2003年5月,家屬見到他時,他已經只剩皮包骨頭了,2003年6月28日,監獄做賊心虛地把曹平送回鄰水家中。

回到家後,家人都快認不出他了,原來曹的體重130斤,身高170釐米,可現在,只有60斤!全身看見的只有皮和骨頭,他回家後幾次大便出血,周身疼痛不已,內臟劇痛,呻吟不止,不能入睡,2003年7月7日晚上10時肛門處出血不止,經醫院搶救無效去世。

二、年老父母遭受的迫害

曹平的父親曹志榮,男,現年79歲,1999年7月20日後,江氏集團利用中共權力,在全國範圍內迫害法輪功。他為了能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於2000年7月去北京上訪,被北京惡警綁架,後由鄰水610、公安局押送回鄰水看守所非法關押半個月後釋放,當即由公安局去棉麻公司盜領他工資3000元。

2001年3月,曹志榮被長壽惡警綁架後,鄰水公安局李吉良帶幾個警察去長壽看守所對他逼供和嚴刑毒打。加上看守所的迫害。不久,他被迫害得生命垂危,送重慶大坪醫院搶救。後被非法判刑3年,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後由親人領回家,監外執行。回家後,鄰水國安李吉良、洪英多次到他家恐嚇威脅。

曹平的母親唐素蘭,現年69歲,1999年10月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被多次非法拘留,後被非法判刑四年,押送到四川女子監獄迫害。四年滿期,未等回家,第二天又將她和本縣9名法輪功學員一起劫持到四川廣安市華鎣邪惡洗腦班迫害一個多月後才放回家。回家不長時間,國安大隊長李吉良、惡警趙勇、洪英等帶領多名警察,多次闖入家搜查、騷擾、偷拍照片、掠走私人財物等。

三、弟弟曹繼光遭受的迫害

弟弟曹繼光,40歲,1998年抗洪立二等功。在中共國安人員綁架了他母親後來非法抄家時,他不准國安人員抄他住的房間,與不法人員發生爭執,就被強行非法關押15天。釋放後,他看透了中共邪惡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無辜的誣陷誹謗宣傳,也開始了修煉法輪功,很快一切惡習改掉,決心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

可是在2000年10月被鄰水610、公安局無故通緝,曹繼光被迫流離失所。2001年5月29日在重慶一家飯店吃飯時,被警察綁架,強迫他交代在哪些地方發過傳單,與哪些法輪功學員認識等等,被曹繼光一一拒絕後,惡警就開始對他拳打腳踢,用鐵絲將其捆住吊打三天三夜。

當曹繼光心平氣和地問惡警:「我們煉法輪功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沒錯,你們憑甚麼這樣迫害我,還想把我置於死地?」惡警說:「這是江澤民的指示,打死了算自殺」。三天後,惡警用麻布口袋將他的頭和上身包住捆緊押送到重慶李子壩看守所,曹繼光在裏面絕食21天以示抗議。關押在此的幾個月中,惡警仍然強迫他交代在哪裏發過法輪功真相傳單、每天的行動情況等等,在曹繼光拒絕惡警的非法要求時,這些歹徒就對他嚴刑拷打,2002年2月曹被劫持到鄰水縣看守所。

在鄰水縣看守所非法關押的半年中,610一夥要他交待2000年10月到2001年5月29日這段時間鄰水縣到處出現的法輪功傳單標語是誰幹的,還認識哪些法輪功學員,這些都被曹繼光拒絕,中共惡徒們就對曹拳打腳踢,曹經常被打昏,然後歹徒用冷水沖醒,又繼續毒打。

2002年5月8日他拒絕喊報告,被看守所所長毒打,用電警棍猛擊全身,幾個惡警打累了,又叫來武警再次對曹毒打,然後惡警搬出死刑床,強行將曹繼光的四肢固定在床上,曹為了擺脫邪惡的殘酷迫害,絕食四天,惡警怕他死在死刑床上擔負法律責任,在第五天將其放下來。2002年5月28日未喊報告,被看守所所長一夥一頓暴打後又被銬在死刑床上以同樣方式折磨。

2002年7月17日,曹繼光和其他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曹被判5年送往四川德陽監獄。剛被劫持到德陽監獄二大隊的時候,在監區大門一個鄭姓隊長要曹繼光打罪犯報告,在聽到了「大法弟子曹繼光在此」的回答後,惱羞成怒的打了曹繼光兩耳光,就叫犯人把曹繼光拖進了嚴管室。在嚴管室曹繼光堅決抵制對他的迫害,絕食了幾次昏死了幾次。

在德陽監獄的9個月中,曹繼光長期被關小間,惡警利用普通刑事犯對他進行24小時輪流迫害,對他強行洗腦,逼迫寫轉化書。曹繼光告訴那些惡人他原本患有乙肝,修煉法輪大法後肝炎痊癒,身體強壯了,思想行為也變得高尚了,要想讓他不修煉那是決不可能的事。就這樣,曹繼光無論大小便、吐痰,抓癢等等都要受到控制,稍有不從就是毒打。

曹經常被打得撕心裂肺的慘叫而昏死過去,曹絕食抗議,惡警便將其拖去強行灌食,獄醫配合惡警用橡膠管從曹的鼻孔插入氣管,抽出後再插入,如此反覆,故意折磨曹繼光,惡警又用開口器進行灌食,將開口器放入曹的口腔內開到最大限度,使曹的口腔受到嚴重傷害。以後惡警又對其進行「飢餓療法」,扣取曹一半的食糧,曹的身體一天天消瘦下去,經常昏迷。

2003年5月20、21日中共四川省委副書記李崇喜先後到四川省女子監獄和德陽監獄,對迫害法輪功的活動作了安排。5月23日中午。德陽監獄出動了武裝警察秘密將12名法輪功學員轉監。曹繼光被轉到四川廣元監獄。從進去的那一天開始,他就被關在小牢裏,四、五個普通犯人看守監視他,經常對他施以酷刑,殘酷折磨,一度被迫害的生命危急。

2003年8月曹繼光扯下懸掛在廣元監獄內誣蔑大法的橫幅,監獄邪黨人員極度恐慌,瘋狂的報復,兩天後在監獄內召開了所謂的批鬥大會,在會上竟然當眾用警棍毆打曹繼光,參與毆打的警察有苟姓幹事和苗姓幹事。

四、姐姐遭受的迫害

姐姐曹雪琴,2000年6月,為了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去北京上訪。因在火車上看大法書,被惡人告發,在河南新鄉火車站被扣押,送去新鄉看守所關押,後又送去成都某派出所關押。最後被鄰水國安大隊胡渝等押回看守所關押28天。2000年10月,因被鄰水610公然非法通緝,曹雪琴被迫流離失所。

曹雪琴2001年被重慶惡警綁架,非法關押在西南區看守所,受盡酷刑和毒打。2001年8月被鄰水國安大隊惡警昌克慶、林建明押回鄰水看守所關押迫害。

曹雪琴2002年5月被非法勞教三年,6月李吉良到看守所要強送勞教所迫害,她堅決不從,一月後被昌克慶等幾人從看守所把她強行抬出上車,押往四川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迫害。2003年5月被所外就醫回家,可鄰水公安局國安大隊李吉良、洪英、趙勇、邱志平等上門恐嚇威脅。2004年7月被610週富剛、洪英等強送廣安華鎣市洗腦班迫害一個月。

五、姐夫被勞教所藥物迫害、含冤離世

姐夫張吉安(曹雪琴的丈夫),鄰水縣九龍鎮齊心村人。因修煉法輪功,2001年年初,被鄰水610、公安局非法通緝,被迫流離失所。2002年1月被重慶惡人綁架,並非法勞教二年,被送重慶西山坪勞教所,受到了嚴刑拷打逼供,被強行注射破壞神經的不明針藥。

2004年1月回家後,張吉安整個人的身體、面目呆笨,手腳不靈,並發展得越來越嚴重。為了謀生,強忍的拖著不聽使喚的身體,到重慶去打工找錢要養家糊口。可到重慶不多長時間,就被鄰水610、公安局唆使九龍鎮長李兵、信用社幹部張軍、齊心大隊村幹部劉風明、公安局惡警昌克慶等多人到重慶四處找他。他們多人對其實行恐嚇、威脅,強行逼寫所謂的「保證書」。

中共邪黨各級人員搞的他沒過一天安寧的日子、更加快了對思想神經、經濟生活多方面的迫害,致使其全身身體、手、腳等病狀更嚴重,終於2008年年初含冤離世,年僅49歲。

在張吉安離世後的2008年4月,公安局、六一零為了所謂確保奧運,還在追問張吉安,正準備再次綁架他。

1999年7月22日以來,鄰水縣公安局國安大隊大隊長李吉良、副大隊長趙勇、副大隊長胡渝等人以執行「上面的指示」為由,迫害鄰水地區法輪功學員。對堅持修煉的法輪功學員採取辦洗腦班、拘留、抄家、罰款、勞教、判刑等手段肆意迫害,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上百人次。尤其惡劣的是他們對一些非常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毆打、酷刑折磨、反覆關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