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邪黨迫害法輪功十年罪行錄(1)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保定報導)

前言

保定,位於河北省中部,背依太行,毗鄰京津。面積二點二一萬平方公里,人口一千一百萬,轄南、北、新三市區,以及定州、滿城等四市十八縣。保定人口為全省之冠,轄市、縣之多尚居全國首位。

保定乃先賢堯帝故鄉,三國「義」文化發祥地,是一座擁有二千三百多年歷史的文化名城。宋立州學,元重藏書,文人薈萃,民風安然。不幸的是,一百多年前西方共產、無神謬論肆虐中華,受此毒害的人們不再敬天知命,珍視天理祖訓「善惡有報」,轉而跟隨中共在「暴動、革命、運動」的邪說下搖旗吶喊,強取豪奪,好勇鬥狠,塗炭生靈。中共邪黨「假惡鬥」的所謂黨性,變異著一代又一代本質善良、本應走向文明前程的生命。人們記得,四十多年前那場長達十年的「文革」浩劫,令父子成仇,師生反目,人人為近敵。保定這座賜名穩意的古城,竟在武鬥狼煙中淪為全國不穩定之最。其惡名遠揚,令聖地蒙羞。

文革已去,黨毒未肅。在當今現實物慾橫流面前,中共邪毒更易於烈性發作,始於一九九九年酷夏迄今不止的對善良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即是明證。十年來,中共邪黨無視憲法,肆意踐踏人權。保定參與迫害的官員在江氏「經濟上搞垮,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的密令下有恃無恐。他們利用自上而下的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特務機構「六一零」,殘酷迫害「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學員,幹出了很多傷天害理之事,對家鄉人民犯下了彌天大罪。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二零零九年一月,保定地區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95人,被酷刑致傷、致殘、致瘋1177人,被枉法判刑114人次,被劫持勞教891人次,被強行投入精神病院26人次,被非法拘禁4468人次,被綁架到轉化班殘害1464人次,被騷擾13萬人次,被打家劫舍2740人次,敲詐勒索現金共計1634萬元,搶走的耕牛、糧食、家具、電器、金銀首飾等大量私人財產不計其數。

百年紅朝,血雨腥風;十年陰邪,人神共憤。在中國人民廣傳《九評共產黨》漸明真相,即將對中共邪黨進行世紀大審判到來之際,作為親歷這場慘烈迫害運動的成千上萬的保定法輪功學員,我們有必要見證歷史,告訴未來。

第一部份 助紂為虐的黨政官員

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已逾十年,保定地區參與其中的部份黨政官員,給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造成了難以挽回的巨大災難。這些人無論是被所謂的黨性推到了政治運動的風口浪尖,還是為一己之私主動助紂為虐,其面臨的後果或結局將是極其可悲的。下面我們列舉數例,看看這些邪黨官員人性扭曲後的真面目,以及操縱他們行惡的中共邪黨的本質。

1. 王珽玖,男,原保定市委書記

其人為了得到上司的賞識,藉機升官發財,積極推行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密令,大力組建市縣鄉鎮各級「六一零」邪惡組織。利用各種會議、講話,動輒以就地免職、開除公職相脅迫,以功名利祿相誘惑。在其淫威下,各級書記、官員上行下效,有些不惜昧著良心親自殘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王珽玖組織、策劃、指揮了對保定法輪功學員長達六年多的血腥迫害。

二零零零年四月七日,在全市領導幹部大會上,王珽玖指令加大迫害法輪功的力度;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八日召開廣播電視大會,煽動對法輪功的仇恨,要求全市繼續加重迫害;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九日在全市領導幹部大會上講話,要求大辦所謂的「學習班」;二零零三年一月三日在市委八屆四次全體(擴大)會議暨全市經濟工作會議上,動員全市力量抹黑誣陷法輪功;同年六月十三日王珽玖主持召開迫害法輪功會議;二零零四年一月九日,在保定市創建文明生態活動中,王到場公開支持迫害法輪功活動;同年三月十日,保定市召開創建文明生態社區暨秋冬季綠化工作動員大會,王講話攻擊法輪功……

王珽玖多次與河北省委副秘書長、「六一零」主任張國鈞等人制訂迫害計劃。並在多次會議以及與下屬談話中,指使各縣市大辦「學習班」、「轉化班」、「法制教育中心」等諸如此類的洗腦班,實則是肆意毆打、濫用酷刑和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的黑監獄,殺人無算的法西斯集中營。

二零零一年五月,王珽玖巡視保定市北市區洗腦班。法輪功女學員榮紅賢對他說了幾句真話,隨後即被隔離,幾天後年僅32歲的榮紅賢就死在了保定精神病院。

王珽玖常去基層進行現場鼓動和政治施壓。一九九九年十月二日,來到淶水縣公安局地下室,親自參與對一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審問。當夜凌晨一點,該縣公安局就開始大面積抓人。8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並強迫篩沙子之類的體罰勞動,一律不准家人見面。不久,淶水縣委書記韓雅生與副書記孫貴傑開辦「轉化班」。60餘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打靶場,用鐵絲繩吊打、上老虎凳等等酷刑逼寫所謂的保證書。紅色恐怖歷時37天。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四日,雄縣幾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被劫持回當地。王珽玖聞訊後,急忙趕往雄縣,勒令各級幹部加大迫害。這幾名依法上訪者不但被非法拘留,刑訊逼供,還被各鄉政府、派出所打家劫舍。三天後,除一老太太被放回外,其他六人全部被非法送進勞教所,遭受進一步的凌辱和人身摧殘。

2. 王崑山,男,原保定市市長,邪黨市委書記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九日,王崑山在保定市抗擊非典第二戰役領導幹部大會上講話,誹謗法輪功,要求全市加重迫害。在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一日保定市第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上作《市政府工作報告》,鼓動全市迫害法輪功。

二零零三年十月,由王崑山與王珽玖坐鎮,保定市公安局牽頭,在新市區綁架了30多名法輪功學員,關進保定看守所。二人還對保定市三名法輪功學員的單位強行施壓,開除了他們的公職。

3. 於群,男,原保定市市長

在任涿州市委書記期間,多次在鄉鎮召開攻擊法輪功的現場會,叫囂要在涿州鏟除法輪功。曾指使公安局國保大隊增加警力,蹲坑、跟蹤,後綁架了多名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涿州市發生了舉世震驚的警察強姦案──東城坊派出所年輕警察何雪健,在辦公室強姦了兩名年紀與其母親相仿的法輪功學員。醜聞在國際曝光,令國人蒙羞。「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就此向於群發出罪行通告。

於群升任保定市長後,還親自指揮涿州市公安局行惡。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一日晚,綁架了董漢傑、邢俊花、高春蓮等九名法輪功學員,並搶劫現金及電腦、打印機等價值幾萬元的財產。在涿州刑警大隊,對他們施用「鐵椅子」等酷刑。十月十四日,於群又親自帶人綁架了四名法輪功學員。

4. 宋太平,男,保定市委書記

宋太平和邢台籍同鄉李劍方、張峰密謀於辦公室、餐桌之間,推行中共對法輪功「外鬆內緊」政策,即在媒體上淡化,現實更加瘋狂迫害。宋太平在奧運、所謂六十年大慶和上海世博會期間,大造聲勢,有計劃、有預謀、大規模地迫害法輪功學員。以此震懾、恐嚇當地百姓,嚴防各界上訪,營造虛假的和諧社會局面。

二零零八年四月一日至八月八日,即北京奧運前夕,僅四個月就有362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25人綁架未遂,402人次被非法抄家,80人被嚴重騷擾。其中,3人被迫害致死,10人被非法開庭,67人被非法勞教。成為本年度全國侵犯人權最嚴重的事件之一。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一日至九月二十五日,全地區有70人被綁架。其中九月二十三日在同一時間段內,安國、博野、蠡縣就有30多人被綁架,並非法抄家。成為該年全國最大的綁架案。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下午,保定市「六一零」、公安局、國保支隊出動大量警力,在易縣、定興、高碑店、淶水、涿州與當地「六一零」、公安一同作惡。土匪般的踹門、撬鎖,搶劫現金、財物。騷擾88人,綁架61人,其中大部份被非法勞教。

宋太平掌控保定邪黨,對法輪功三年三次大迫害,罪孽深重。

5.李定元,男,原保定市委副書記、市人大主任

曾任保定市「六一零」領導小組組長,是迫害法輪功的主謀。二零零一年四月,在保定市公安局會議室召開會議,要求各區、縣和保定市直各機關加重迫害法輪功。

6. 王慶明,男,原保定市委副書記、市政協主席

曾任保定市「六一零」領導小組組長,迫害法輪功的主謀。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三日,在市政協十屆一次會議開幕式上,攻擊法輪功。五月三十日,在省電視電話會後的市政法工作會上,誣陷法輪功,要求全市進一步迫害。六月十三日,在全市維穩工作會議上親自布置迫害。

7. 王會平,男,原保定市委副書記

曾任保定市「六一零」領導小組組長,迫害法輪功的主謀。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二日,在保定市領導幹部大會上發出三條邪令,要求「深化」迫害,大辦洗腦班,追捕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六年二月中旬,主持召開保定市穩定政法信訪工作會議,會上把法輪功作為敵對勢力。隨後又召開保定市國家安全工作會議,把保定視為重點地區,要求加大迫害力度。

8. 李劍方,男,原保定市政法委書記、市委副書記

曾任保定市「六一零」領導小組組長,迫害法輪功的主謀。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二日召開保定市穩定工作會,把法輪功列為「七個嚴防嚴控」的首位。二零零八年多次和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張峰一起,借奧運之名,利用所謂安保會、調度會、現場督導等逐級下達惡令,致使保定地區法輪功學員普遍遭受了嚴重的人身迫害。

9.孟祥偉,男,保定市副市長,原阜平縣委書記

在任阜平縣委書記時,多次迫害法輪功。二零零五年十一月直接下令大搜捕,綁架14人。其中張秀忠被枉判4年,非法關押在冀東監獄,楊曾花、焦風、賈瑞生三人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日至九月份,綁架13人,孟祥偉指使非法勞教4人,並親自主持會議扣發兩名法輪功學員的教師工資。

10. 崔啟慧,男,保定市政協主席,原高碑店市委書記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崔啟慧在高碑店市公安人員大會上大肆鼓動:「你們不打斷法輪功的一條腿就不算好警察!」在他的支持、縱容下,以趙克軍為首的下級官員積極表現,瘋狂毆打法輪功學員,大肆敲詐勒索,共計106萬元。

11.張峰,男,保定市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局長

此人組織、指揮了自二零零七年以來對全市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在此期間所有被非法抓捕、關押、洗腦、勞教、判刑、迫害致死、致殘、致傷,以及被逼流離失所的人,張峰負有直接領導責任。

二零零七年,保定地區有二、三百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非法抄家,幾十人被非法勞教。

八月二十九日凌晨三點半左右,保定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夥同望都縣國保大隊、賈村鄉派出所十幾人,開著四輛車,將西賈村孫景素家包圍。鬼鬼祟祟跳牆進院、扒窗入室,強行綁架孫景素到保定,再送石家莊勞教。

奧運前期,張峰和市委書記宋太平一起,指揮綁架了全地區300多名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六日,保定市公安局國保支隊現場督陣,在定興縣綁架了幾十人,非法拘禁在各派出所。當日晚七點,保定國保支隊又夥同高碑店「六一零」、國保大隊出動30輛警車,綁架梁家營鄉趙莊村15人。

二零零九年八、九月間,由張峰與宋太平坐鎮,在安國、博野等地綁架70人。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下午,在張峰與宋太平指使下,在易縣、涿州等五縣市綁架61人。

12. 李老鐵,男,原淶水縣委書記

二零零零年四月七日,在保定邪黨書記王珽玖開會的當天,李老鐵便通知副書記孫貴傑、張海利,公安局李增林、劉耀華,法院院長崔繼坤,檢察院,以及各鄉鎮的書記、鄉長,趕到黨校洗腦班。

這裏準備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麻繩子就是一千條!他們就位後,頃刻間棍子、鎬柄、鐵鍬柄、鞭子、膠棒等四處飛舞,擊打聲和院內男女老少的慘叫聲亂作一團,令人顫慄。李增林笑看著手下警察發瘋似的打人,以此取樂。孫貴傑用鞋底「啪啪」地抽臉,多人被打得耳鳴失聰。崔繼坤叫手下用繩子提人胳膊到後腦勺,胳膊隨時都會扭斷變殘。劉耀華強制人下跪,一跪就是半天……一個洗腦班下來,到處都是被打得變了形的人,有的腿被打瘸,有的頭被打腫,有的眼睛被打得青紫,有的臉上帶著鞋底子印。一人被當場打昏,身體不斷的抽搐。這次「辦班」收費,每人被敲詐2000元,各鄉鎮又趁機勒索一千、幾百元不等。

淶水縣於二零零零年八月十日劫持80多人,二零零一年三月劫持40多人,又在這個黨校開辦了第二、三次更加凶殘的洗腦班。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李老鐵、王慧欣坐鎮,強制捆綁28人掛牌遊街,召開所謂的公判大會。其中 6人被非法勞教,2人被枉判5年徒刑。被判刑的一名女學員,在李老鐵上任時,曾真誠的給他寫過信,希望他了解真相,停止迫害。李老鐵見信後不但不接受民眾的真實反映,反而命令手下對她殘酷迫害。他們專門踢、踹、碾、踩其乳房,臉被打得青紫腫大,腰被打傷不能直立,上廁所還得彎著腰有人攙著。身體傷痕累累,血和泥土粘在身上。即使這樣,李老鐵、孫貴傑仍將她非法關進看守所。

李老鐵任職期間,淶水縣有5人被迫害致死,他(她)們是:張秀仙、焦鳳蘭、閆建齊、吳彥水、張志永。還有7人被枉判5~15年重刑,10多人被非法勞教,近40人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和看守所,有的關押長達1~2年。多人被抄家、毒打、敲詐現金。有的被開除公職、停發工資。有的妻離子散,流離失所。

13. 劉金勇,男,原易縣縣委書記

一九九九年對法輪功迫害一開始,劉金勇就指使公安局和各鄉、鎮派出所,對各單位、各村莊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抄家。逼交大法書籍、錄音帶等,毀書、勒索罰款、強迫人人寫保證書。很多人被抓進各派出所、看守所。不法官員趁機大量勒索,縣委副書記宋海振勒索數萬元裝進自己的腰包。

在鄉鎮集市上,像「文革」一樣,對法輪功學員遊街、批鬥。在易縣汽車隊、縣糧局多次開辦洗腦班。很多人被劫持後,遭受了精神和肉體的雙重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劉金勇指使宋海振,政法委書記於連有,公安局局長付平德等三人,在縣招待所會議室召開縣直機關數百人大會,對16名法輪功學員人批鬥、遊街。之後,劉金勇親自參與對其中2人非法宣判,並送高陽勞教三年。其餘14人被勒索,有的高達萬元,少的數千元。十二月初,易縣公安局綁架6名去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對他們非法抄家,搶走糧食、拖拉機、耕牛,敲詐勒索,砸窗毀屋。

二零零零年十月,裴山鎮一些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被綁架回來關進拘留所、看守所。鎮政府在縣委的高壓下,開車帶人強行闖入學員家中,把門窗全部砸破,把所有值錢的東西、糧食全部拉走,每人勒索3萬元。並揚言:「讓你們家破人亡,看你們還敢不敢上訪。」山北鄉一些法輪功學員上訪,也被劫持、關押,房子被當地不法官員推倒。

二零零一年八、九月間,劉金勇、宋海振、於連有指使檢察院對13人非法批捕、起訴,並指使法院對他們非法判刑7~15年。其中李桂敏被看守所惡警迫害致死。

14. 王月衡,男,阜平縣委書記

二零一零年五月,王月衡命令警察五月十二、十三日晚整宿值班,見法輪功學員就抓。「六一零」辦公室主任楊建偉,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王益民,副局長翟向宇,國保大隊長張進輝,城關派出所所長賈金淵調動所有警力穿上便衣,布滿所有街道路口。

十二日晚八點多,53歲的樊高宗剛走出家門,張進輝、范振華跳下車,把她綁架到國保大隊。近九點,52歲的馬玉芹和59歲的馬玉榮老姐倆去看身體不好的大姐,路上被張進輝開車攔住,范振華和一個叫小王的警察把她倆劫持到國保大隊,強行脫光她們衣服搜身,沒有搜出任何東西。第二天張進輝準備把馬玉榮、馬玉芹送看守所,因身體原因,下午三點才放人。

十三日凌晨四點左右,60歲的趙付榮被城關派出所兩個警察強行拽上車,擰著她的胳膊到派出所非法審問。60歲的法輪功學員段振春,在馬路遛彎,被城關派出所警察拉倒在地,段渾身抽搐,惡警用力踢她的腿,把她的上衣撕破,拽上車到派出所。張進輝和幾個警察輪流非法審問,欺騙她說出姓名就放人。之後,他們立即上網查找家庭住址,抄了她的家。

15. 石海林,男,保定市副市長,原安新縣委書記

二零零一年六月,石海林帶人到安新縣看守所,帶頭暴打法輪功學員劉新君,其他隨從見他出手,便一哄而上,把人打了個半死。又將劉新君轉到縣洗腦班,繼續非法關押,並勒索罰款。

16. 韓佔山,男,涿州市政法委書記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涿州市義和莊鄉法輪功學員王剛、張莫、張莫的母親、臧翠青、陳玲梅去北京上訪,被劫持回鄉政府凍了七天。又用手銬把人吊在停車場的棚子上,不讓吃飯睡覺,吊了三天三夜。

十月十二日中午,韓佔山到義和莊鄉,挨個問:「還煉不煉法輪功?」大家回答一致:「煉!」韓佔山一揮手,鄉書記馬樹海、鄉政法書記任炳輝等鄉政府人員便開始大打出手。

幾個人把張莫拉到院子裏,圍成圈,用棍子和三根高壓電線擰成的鞭子從頭打到腳。張莫的母親聽到兒子撕心裂肺的叫聲,幾乎暈死過去。任炳輝見狀,叫來鄉衛生院的尤洪,兇狠地說:「給她打針!」老太太說:「我沒有病,不打針。」「我叫你不吃藥不打針!」任炳輝從尤洪手中一把搶過注射器,扒開老太太的褲子,就往身上亂扎。

他們又把一直吊在棚上的臧翠青摘下來,拉倒在地。任炳輝邊說邊扒老太太的上衣,往上扒到肩,然後又扒褲子,一直扒到腳後跟,只留一個內褲,現場的人都看著熱鬧。馬樹海帶著幾個鄉長用打張莫的凶器同時毒打臧翠青。打了一會兒,任炳輝出主意說:「打得不疼,把它拆開吧,越細打得才越疼!」臧翠青被打昏死過去後,又潑冷水澆醒,接著用手銬吊起來。

吊起來薄內褲更明顯,上班的人都看到了。吊了很久。任炳輝覺得達到了糟蹋人的流氓效果,就把她的褲子提上。這時鄉長白景華說:「別給她提!」說著皮鞋就朝臧翠青的小腿迎面骨狠狠地踢去,老人被踢得空中盪來盪去。鄉長一發惡,任炳輝的邪勁更足了,又問臧翠青:「你還煉不煉?」回答:「煉!」他叫人端來幾杯冷水,灌到老人嘴裏,說:「那你就拉尿在褲子裏吧!」又叫人端來一臉盆冷水,拎起老人衣領倒進去。

接著他們逐個暴打陳玲梅,70多歲的蘇國華,王剛(後被迫害致死)等人。

17. 李金龍,男,徐水縣政法委書記

一九九九年由李金龍帶頭,把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安肅鎮中學教師荊奇打得滿臉是血,大半個背心被染紅。鄉政府的幹部史志國、祁保祥、劉豔軍、李寶柱等人輪番毆打他,棍子打折三截。袁冬拿起斷棍子接著打,直到打累了才停手。最後敲詐2200元。

18. 靳志榮,男,徐水縣高林村鎮書記;周玉僑,男,高林村鎮政法委書記

高林村鎮婦女劉玉榮原來渾身是病,學法輪功後,疾病不翼而飛。一九九九年農曆十一月初一,她和同村的幾名女學員抱著一顆真誠善良的心去北京上訪。還沒找到信訪辦,就被警察帶走。傍晚當地政府去接,剛一上車,劉玉榮就被坐在兩邊的周玉僑、靳志榮像發瘋似的抓住頭髮左右開弓打嘴巴子。一邊打一邊氣急敗壞地大叫「打死你們!罰死你們!」就這樣一路連打帶罵。後來司機說「算了,回去再說吧。」這才停下來。

車到鄉政府,大院裏黑壓壓的站滿了人,像天塌了一樣陰森恐怖,個個陰沉著臉,眼裏冒著兇光。她們幾個一人關一屋,幾十名惡徒開始刑訊逼供。劉玉榮說:「人權自由、信仰自由是憲法規定的,是每個公民最基本的權利。」一個惡徒對著她右前胸就是狠狠一拳,頓時她感到呼吸困難,疼痛難忍,差點背過氣去。連打帶罵加侮辱近兩個小時。到夜裏有三、四個人看著不讓睡覺。

第二天早晨,周玉僑來屋裏掄圓了胳膊搧了她幾個耳光,邊打邊喊:「還煉不煉?你們要煉就打死你們!」警察逼她寫保證書,按手印,接著把她關進拘留所二十多天。

他們又把劉玉榮沒煉功的丈夫關進鄉政府,敲詐一萬元後才放人。還撤了他的職,叫他在學校幹勤雜工。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劉玉榮被鎮惡黨人員劫持到石家莊非法勞教,惡警不許家人探視。

19. 李朝英,男,高碑店市方官鎮書記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日,蒲秀紅等11名女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當晚被劫持回方官派出所。鎮書記李朝英對她們拳打腳踢,用電棍電。後送高碑店拘留所關了三天,又劫持到靶場洗腦班迫害了20天。

20. 劉振福,男,淶水縣淶水鎮鎮長;胡玉祥,男,淶水鎮書記

一九九九年八月,淶水鎮在鎮中學辦洗腦班,胡玉祥、劉振福對法輪功學員威逼、恐嚇、毒打、罰站。

二零零零至二零零一年,淶水鎮私設監牢。這個「監牢」由伙房改建,門窗被鋼筋棍焊死,門從早到晚鎖著,屋裏漆黑,滿是油污、煤面,潮濕的地上鋪著一些稻草當床。有的關押在這裏長達九個月,有的近一年。他們不給飯吃,不給水喝,由家人送。不能隨便去廁所。他們拿鐵锨柄、棍子不管頭和身子亂打。書記胡玉祥、鎮長劉振福污辱人格,用皮鞋踢頭,踢到太陽穴人昏倒在地,還說要把人拖出去倒上汽油點天燈。

曹小玲,淶水鎮東關村人。曾多病纏身,最嚴重的是靜脈炎,人稱二號癌症。一九九六年她喜得大法,身體白白胖胖,神采奕奕。

二零零零年七月,鎮惡人把曹小玲關在 「監牢」近一年。她被劉振福、胡玉祥、副書記李大偉、韓殿青、韓敬玖等人殘害。他們讓曹小玲和其他人跪在鎮政府大院的水泥地上,打手們各持凶器,毒打她(他)們,劉振福手裏碗口粗的棍子都打斷了。曹小玲出去沒幾年就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零年七月,在劉振福、胡玉祥的指令下,全鎮職工出動包圍瓦寨村,綁架了張秀仙。她年邁的老父親再也承受不住長期的迫害和恐嚇,離開了人世。胡、劉二人不但不叫她回家給老人送終,反而鎮大院戒嚴,封鎖消息。不准她與家屬見面,不准與外人接觸。把門反鎖,不許上廁所。以後,淶水鎮又派人每天住在張秀仙家,輪流監控,形影不離。沉重的精神壓力,使張秀仙全身浮腫,每天吐血。在其神智不清的情況下還看著她,直到張秀仙吐血二十多天後死去為止。

南瓦寨村年近六十的張桂榮,是全村公認的好人,伺候公婆盡到了大孝。二零零零年被抓到淶水鎮中學,劉振福、胡玉祥帶頭毒打,致使張桂榮精神失常。

21. 李振生,男,淶水縣永陽鎮書記

二零零九年「十•一」期間,永陽鎮惡黨人員迫害非常瘋狂。鎮書記李振生下手毒打,還雇佣當地痞子龐金良當打手。李振生不但惡毒而且流氓,對前去要工資的女學員說:「如果你今天滿足了我的要求,我就給你開工資。」這期間,李振生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數萬元。

22.孫建民,男,原定興縣固城鎮書記

為了所謂迎「十•一」保穩定,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日晚七點,孫建民下令:「全體工作人員立即緊急集合待命,不准走漏半點消息……」深夜兩點左右,鎮上來了七、八十名警察和14輛警車,再加上鎮政府的共20輛左右。四點鐘由鄉包片幹部帶領,氣勢洶洶地闖入法輪功學員家中。或破門而入,或翻牆入院,或跳窗進屋。連喊帶叫,雞鳴狗吠。有的來不及穿衣服,就被他們連拉帶拽推上車。有的被戴上手銬。如果家裏沒人阻攔,更是打得厲害。他們翻箱倒櫃,嚇得孩子們發呆不敢動。這回作惡共綁架18人。村民們都說,真象鬼子進村一樣。

23. 王增學,男,清苑縣村書記

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自述: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八日晚十二點,清苑縣×鄉綜合治理辦公室大規模綁架法輪功學員。十幾人被抓到鄉政府,每人拿100元的租車費。二十日,我們去大隊講真相說明情況。治安員陳建社問:「民兵去沒有?」我說:「沒見到。」「這鄉里太不像話了,不通知大隊就抓人,我知道了,你們走吧,書記來了就不好說了,你們快走!」

不一會兒,大隊書記王增學來了,他馬上惡毒的扣大帽子:「你們這是聚眾鬧事,圍攻大隊!和上中南海沒有甚麼兩樣,你們誰也不能走!」隨手打了我兩個大耳光,「誰都是一樣,誰不讓我當官都不行!」然後掏出手機把綜治辦的叫來,將我們推上車拉到鄉里。一人一屋,不由分說,把我們按倒在地。把拖布頭去掉,用棍子狠狠地打我們。我緊咬著衣袖,後來我被打昏過去。

夜深了,我們被帶到派出所,他們問還煉不煉,我們說煉!第二天就被強行綁架到縣拘留所。晚上同號的人看了說:「真狠哪,血還流呢,打的都開花了!」

我們絕食抵制迫害,三天後放我們回家,每人家屬拿了300元錢。

一九九九年七月後,王增學極力追隨江氏流氓集團,帶領鄉幹部到各村抓人打人,許多人都遭到過他的迫害。他還提出讓每個法輪功學員交1000元做押金。逼迫學員罵大法,罵師父,真是壞透了。

24. 張志軍,男,原淶水縣淶水鎮南瓦寨村書記

積極配合縣、鎮、派出所的邪惡勾當,主動監視,蹲坑,惡意構陷本村法輪功學員。張志軍視法輪功為敵,每每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他比誰都高興,甚至說:「我就是為迫害你們煉功人來的。」

被縣鎮兩級迫害致死的張秀仙和張志勇,被非法判刑的程蘭,被非法勞教的張秀啟,被迫長期流離失所的學員,以及被迫害精神失常半年之久的張桂榮等,張志軍都直接參與了迫害。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三日,縣公安局惡警戴春傑、董洪浩,在張志軍的帶領下,非法闖進張秀峰家抄家。張秀峰被迫離開,家中剩下78歲的老母親、瘦弱的媳婦和兩個三歲的孩子。正值麥收玉米播種大忙季節,眼望著地裏的莊稼收不回。老太太彎著腰一挪一蹭地來到張志軍家大門口。張志軍出來呵斥道:「幹甚麼?!」「你把我兒子逼走,我們一家老小可怎麼過呀?」老人又找村長又找公安員,都沒結果。中午11點鐘,張志軍突然進門:「你們走吧,別在這住了,開奧運會要對你們嚴打了,如果你們再鬧,把你們都弄進去,弄你們個家破人亡!」

25. 趙玉堂,男,涿州市東城鎮窯上村原村長

二零零一年,趙玉堂帶領涿州市國保大隊楊玉剛等惡警,綁架了兩名本村的法輪功學員。各拘留15天,並被敲詐5000元。二零零三年非典時期,他用物質和金錢誘惑本村劉紅衛監視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中旬,夥同東城坊鎮派出所所長褚春水、綜治辦主任柴玉橋、鄉政法委書記宋曉斌等將本村6名法輪功學員綁架到鎮政府派出所毒打。其中郭旺被迫害致死,一人被逼流離失所,一人被拘留15天。其他分別被拘留2~3天,被敲詐2000~3000元。

26. 張學鋼,男,易縣裴山鎮書記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一對新婚夫婦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被綁架回來。第二天,張學鋼帶鎮上30多名工作人員,用木棍、鎬頭、鐵棍砸毀他們家新房五間。所有家具、被褥、衣服、金首飾、古董、幾千斤小麥、玉米、棉花、花生、油、碗筷被搶劫一空。做飯的鐵鍋被砸爛,一套新組合家具沒法搶走也被砸爛。新郎被關在易縣拘留所四個月,被勒索4000元;新娘被關在易縣看守所兩個月,被馮德成敲詐2000元。他們又被裴山鎮官員敲詐1.8萬元,被裴山西街村委敲詐5000元,直接經濟損失10萬多元。

張景秀,女,三十八歲,裴山西街人。二零零零年一月去北京上訪,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馮德成將其綁架到縣看守所。之後,張學剛帶領派出所全體警察、鎮政府官員和西街村幹部30餘人,闖入她家,用鎬頭、鐵錘、木棍將幾間房的門、窗、玻璃砸爛。家具、筷碗盆、米麵油、玉米、小麥、花生、棉花被搶劫一空,飯鍋被砸爛,兩扇大鐵門被卸走。張景秀的丈夫在院子裏抱頭痛哭。

張景秀被非法關押兩個月,被勒索2000元才放回家。二零零零年三月,她被綁架到鎮洗腦班兩個月。每到惡黨「敏感日」,她都被抓到鎮洗腦班強迫勞動。後來張景秀被迫害成疾,二零零五年臘月含冤離世。

27. 余文亮,男,唐縣王京鎮書記

王京鎮書記余文亮、鎮紀檢書記張振栓命令手下和18個村幹部,把每村的法輪功學員集中到本村大隊,收書、音象資料等。用罰款、上學、當兵、公職等要挾家屬,威逼放棄信仰。截至二零零四年三月,王京鎮已有5人被勞教,14人被非法關押在縣拘留所,4人被劫持到洗腦班,64人被非法關押到鎮政府。

在鎮政府,男的關一間,女的關一間。這64人無一不遭毒打:東安樂村豆國平,遭拳腳猛打;王京村張敬麗慘遭毒打後,和丈夫高長秋一起被關進拘留所;西建陽村張世傑只穿一短褲、光著腳被帶到鎮裏後,酷刑折磨一夜,口角流血,半臉紅腫,渾身上下青一片、紫一片,身上還有燙焦的痕跡,後送縣拘留所……

鎮上輪番看管,不准人們睡覺,一小時一點名,進行所謂「熬鷹」迫害。由張振栓、余文亮、郭保倉、韓余剛等四人非法審訊,把人單個叫到小屋。問還煉不煉,說煉,旁邊三、四個惡人打嘴巴、耳光,拳腳相加。最後,「五保一」(每名法輪功學員由五個親屬以黨票、工職、財產做擔保,不准煉功),交3000元。出去後要求每星期二必須到鎮裏報到一次。

二零零一年一月,余文亮、張振栓等一幫人,將崔玉英家的電視機、摩托車搶走,她被拘留所非法關押兩、三個月,勒索數千元才放回。

二零零一年六月,西建陽村王惠卿被余文亮、張振栓、派出所長王樹興綁架到鎮上,將其反背S型銬數小時後,又遭王樹興電棍電、余文亮毒打。把14歲的兒子帶到鎮裏,用不讓上學威脅、施壓。二零零二年三月七日,余文亮、張振栓指使耿坤傑,帶惡人們闖進王惠卿家。耿坤傑和大隊書記張玉臣帶頭上房進院,院子裏挖坑、撬門、翻箱倒櫃搜東西,一條香煙一搶而光。

28. 張愛臣,男,原保定市江城鄉政法委書記

為了防止一名女法輪功學員上訪,張愛臣派人24小時住她家,三班倒。不但白吃白喝,還兩次搶走她家的汽車,交錢才讓開回來。非但如此,還搶走她家29寸電視、沙發,三件套的春秋椅、三件套的窗簾、錄放機、VCD機。砸光了六間新房的玻璃和大廳壁畫。切斷生活用電。搶光她家麵粉廠的麥子、麵粉、麩皮,還要砸麵粉機。甚至公然叫嚷:「你們不是有錢嗎?不給錢就拆房子!」最後這幫邪黨人員勒索了5000元揚長而去。

張愛臣在搶劫另一名法輪功學員家時,他家不煉功的兒子正要出門,張的手下上去就是幾個耳光。把他家結婚時買的摩托,以及冰箱、彩電、洗衣機等價值一萬多元的家電搶走。

他還叫手下把兩個法輪功學員打得臉呈黑紫色,腫大變了形,每人勒索1.6萬元後再拘留。

張愛臣多次辦洗腦班,責令每人每天交100元,不去的每天交300元。

初步統計,張愛臣僅對劉莊一個村的法輪功學員的敲詐就超過10萬元,白條也不打。

29. 曹某,男,安國市祁州鎮幹部

祁州鎮婦女史永清,離異後與兒子相依為命。從前她一身是病,弱不禁風,家務、農活都幹不了,身心痛苦不堪。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家裏、地裏的活樣樣能幹,臉上總掛著笑容。

法輪功遭迫害後,她多次去北京上訪申冤。這期間,安國市「六一零」主任劉建濤、王彥青、市委副書記陳克祥等人經常到家裏騷擾。祁州鎮曹某怕擔責任,恐嚇她:「如果你不嫁到外縣,就讓我兒子強姦你!」

不久竟將她拐賣到定縣丁村一男人家中,遭隨意打罵和強姦。史永清不堪這樣遭人虐待,以拐賣婦女兒童罪上告,反被抓到勞教所。出來後,曹某怕她再告,又把她抓到涿州洗腦班迫害。史永清回到家中,繼續上告。

二零零四年臘月十八,史永清的娘家人接到去安國醫院太平間認領屍體的通知,家人看到的是史永清蜷縮的屍體。想做屍檢,公安局威脅阻撓說:「死在大街上給200塊錢,死在公安局給600塊錢。」後來他們給了1000元,逼著家人把屍體裝入棺材下葬。一個35歲的年輕婦女就這樣不明不白地走了。留下的孩子跟著掏糞掙點錢的姥爺艱難度日,後輟學。

30. 樊文志,男,清苑縣東閭鄉人大主任、綜合治理辦公室主任

其人利用職務之便,想借迫害法輪功之機大撈一把。在一次敲詐未遂後,竟懷恨在心,使用卑鄙手段將一個四口富裕之家搞得一貧如洗,三人坐牢。

一天,樊文志找到東閭鄉衛生院醫生胡佔峰,讓他把在外避難的妻子張小麗(因煉法輪功被開除教師公職)叫回來,保證不再找她。二零零四年九月八日晚,樊文志卻帶20多人將回到南王莊家的張小麗綁架到「轉化」班。之後,樊文志多次向胡佔峰勒索,被拒絕後惱羞成怒:「我非叫你家破人亡不可!」

張小麗被嚴重迫害,昏迷30多天,又送進保定勞教所。胡佔峰去探視,見她瘦得皮包骨,僵直不能動,嘴說不出話,眼睜不開,呼吸急促,脈有間歇。他要求治療,警察說:「家裏不拿錢來,不給看!」

回來後找鄉里反映,他們表示向上反映,儘快保外就醫。等了一個多星期沒音信,胡佔峰和孩子就去了樊文志家。在樓下等了幾個小時,樊文志才下樓,要打手機叫公安局收拾他們,他們只好回家。

一天晚上,樊文志帶人抓胡佔峰,人不在,就把16歲的兒子從被窩裏拽出來,抓到鄉派出所。樊文志指使所長王生等人大打出手,孩子被打得鼻青臉腫,頭上好幾個包,身上多處青紫,非讓他承認是煉法輪功的。接著送洗腦班關押一年。

胡佔峰帶小兒子逃走,被樊文志抓回拘留15天,理由是「威脅他人正常生活秩序」,又將他勞教一年半。

胡佔峰一家四口,三口被關押。12歲的小兒子受了刺激,哭叫著滿街找爸爸。第二天才被好心人收留。一個多月後孩子回到倒塌露頂的破屋裏,寒冬臘月衣食無著落,病了無人照看,忍飢挨餓,荒廢學業,四處流浪當童工,任人欺凌。

胡佔峰被劫持到保定勞教所,每天三頓饅頭,酸白菜湯,不讓吃飽,還要做16小時奴工。他發燒、嘔吐,頭暈,沒人管。胡佔峰不煉法輪功,也被銬在鐵床上長達20天。加上超時勞動,他再度病倒。要求診斷,被姓杜的醫生臭罵一頓,趕出診室。從此他留下了病根,胸悶氣短,全身乏力。

夫妻同在鐵網高牆內,胡佔峰不斷聽到妻子的消息:張小麗被隊長張國紅禁閉,吊刑,電刑,十天還不讓閤眼,綁在死人床,灌大便湯……在胡佔峰多次要求下,夫妻才見了一面,二人無言以對,張小麗抱著丈夫只是哭。

張小麗身體極度虛弱,經保定252醫院檢查,盆腔、子宮內各有一個腫瘤。大夫建議保外就醫,保定勞教所不准。張小麗七旬的老父母和身殘的弟弟趕去探視,惡警不讓見面,說:「等治不了了再讓你們接回去!」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七日,胡佔峰被無理延期55天後釋放。到家後,已是一片廢墟,野草一人多高,三間屋頂坍塌,配房倒塌,家電等財產丟失,診所藥品全部報廢,3000斤板藍根等藥材腐爛,承包的34畝耕地荒蕪兩年,15畝地的塑料棚膜和竹弓子丟失,造成直接經濟損失共計57萬元。

因為拒絕邪黨官員敲詐,一個曾經歡聲笑語的富餘之家就這樣被當權者毀了。次日,父子相見,三人抱頭痛哭。

從此,胡佔峰帶孩子出門求生。他當裝卸工,小兒子在飯館打工。有一天累的孩子受不了跑了,胡佔峰到處找,昏倒在路邊。

後來,胡佔峰去勞教所探視,見妻子精神萎靡,頭髮被剪得禿一塊長一塊的,問話也不理。原來張小麗又被吊銬半個月,遭電刑,被逼得精神失常。

…… ……

後記

一個個大小官員,一副副變態嘴臉。從保定地區這冰山一角的罪惡,我們不難看到河北省,乃至全國正發生著甚麼,我們整個中華民族將面臨著甚麼。「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薯」,這是保定近代一位縣令的為官之道和做人操守,再看看今天這些中共邪黨的官員們,則橫行鄉里,殘民以逞,反其道而行之。

這些邪黨官員,助紂為虐,心無道義,拿著老百姓的錢,去殘害生活在同一方熱土上的父老兄弟姐妹,請捫心自問,良心何安?你能把自己的這些赫赫「政績」在媒體上公布於世嗎?你能把堂而皇之的「公幹」言行告訴自己的妻兒老小和親朋好友嗎?當這段歷史匆匆過去,你們將如何面對後人以及自己的未來?

邪惡黨魁江澤民在一九九九年說「三個月消滅法輪功」,如今過去十年,法輪功傳播世界一百一十多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功著作被譯成30多種語言全球公開發行,且獲獎逾千,「真、善、忍」已成為普世公認的高尚理念。而江澤民、羅幹等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則被30多個國家起訴,聲名狼藉。目前,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正以非凡的智慧和勇氣,全面突破中共邪黨一言堂的新聞封鎖,將所有對法輪功的誣陷、造謠、誹謗,以及欺騙、坑害幾代中國人的事實真相曝光於天下。

世人很快就會看清:中共邪黨這一西方幽靈,是中國的災難之源、動亂之根,是炎黃子孫的大不幸,它才是真正的邪教。邪黨可以逞兇一時,但最終必然在可恥的失敗中走向滅亡。中華民族也將在這場巨難中崛起,迎來一個崇尚憲法、尊重人權的新紀元。

迫害法徒罪孽深,神目如電察毫分。
大難降臨藏無處,利祿功名化煙雲。
知恥言悔猶未晚,將功補罪見真心。
愚迷不悟定淘汰,善待大法有新春。

附:《保定惡報警示錄》之一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之報,如影隨形。人類的歷史,冥冥之中分毫不差地演繹並驗證著「善惡必報」的天理。悠悠五千年中華神州,絕非邪黨短短幾十年杜撰的「無神論」所能否定。

中共邪黨官員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沒有暴力反擊之憂,卻能速得功名利祿之果。但這顆果子確係逆天叛道而來的惡果。沾滿鮮血的官位和罪惡的不義之財,終將以身家性命為代價。打開明慧網,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令人觸目驚心。一件件看似偶然的變故,按照佛家講,皆有因果。以下摘要保定地區作惡報應部份案例,望君以此為戒,懸崖勒馬。

●王崑山,男,原保定市市長,邪黨市委書記。在任職期間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後被雙規,撤銷一切職務,從任書記到撤職只有兩個月,成為全國最短命的市委書記。

●韓雅生,男,原淶水縣委書記。瘋狂迫害淶水縣法輪功學員。一次他在靶場洗腦班說「看看我這手,麻,天天在輸液呢……」這本是上天對他的警告,但仍不悔悟繼續作惡,最終因貪污受賄,被關押受審,全省通報,撤銷一切職務。

韓雅生
韓雅生

●黃法曾,男,原安新縣委書記。二零零零年初,曾有鄰縣書記向其討教,法輪功上訪如何制止。黃法曾出餿主意說,老百姓最怕抄家,基層幹部最怕撤職。結果造成鄰縣很多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被打家劫舍,一些基層幹部被撤職。事後一個多月,黃法曾突患癌症而死。之後,其子開車追尾,車禍身亡。

●金殿元,男,原定興縣委書記。在任職期間,死心塌地追隨邪黨,關押、上報、看管、迫害法輪功學員,曾使數十名法輪功學員被拘留,多名被勞教。他還帶人跑到拘留所親自提審法輪功學員。調任保定市水利局長後,正值春風得意之時,卻因貪污、受賄罪及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被判刑16年,投入監獄。

金殿元
金殿元

●韓國民,男,涿州市松林店鎮黃屯村書記。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夥同市國保大隊惡警非法抓捕9名法輪功學員,並誹謗大法。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一日其大兒子在化工廠上班時,掉進40攝氏度的化學原料中,當場死亡,打撈後只剩一點兒骨頭。

●周慶年、韓建國、李小鐵,男,蠡縣小陳鄉南大留村書記、村長、治安主任。一九九九年法輪功遭受迫害以來,協從上級多次迫害法輪功學員,書寫攻擊謾罵大法的標語。三人均已遭報:韓患胃癌;李患肺癌;周患糖尿病,並殃及妻子得心臟病在保定住院一個多月。

●李俊志,男,蠡縣兌坎莊書記。在職期間,謾罵大法,經常勾結蠡吾鎮不法人員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元旦至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名女法輪功學員兩次被非法關押。她們絕食抗議,家人要求保釋,李俊志說:「兌坎莊這麼多人,死一個兩個不顯少。」在關押期間,李俊志協助蠡吾鎮不法人員勒索2萬多元。二零零二年,李被免去書記職務。第二年,他兒子橡膠廠裏的一個工人從房上摔下來死亡,賠款四萬元左右,不久他另一個兒子出了車禍。

●劉紅衛,男,涿州市東城坊鎮窯上村人。聽村幹部說報一個煉法輪功的獎賞很多錢。他白天打聽誰是,晚上就去蹲坑,經過幾個晝探夜蹲,正準備報告領賞時,劉紅衛突然說話失常,精神分裂,最後嚴重到赤身裸體在垃圾堆裏覓食。現劉已走失,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孫志彪,男,淶水縣虎各莊村民。他當眾撕電線桿上的真相傳單,還說:「我看我怎麼現世現報!」二零零三年十月一天晚上打完牌回家,一跟頭跌在地爐子上,癱瘓的妻子喊不出話,眼睜睜的看著他被活活燒死,撕傳單的臂膀被燒焦。

●張振福,男,定興縣肖村鄉肖村營村書記。為了保住官職,緊跟上頭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遭報,渾身是病,心臟病復發花去近萬元。

●靳志榮,男,徐水縣高林村鎮書記。積極迫害法輪功,親自毒打女法輪功學員。後因貪污被查辦。

●鹿保田,男,64歲,原定興縣西江村書記。多年來他使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抄家。經他手迫害的有12人關進看守所,11人關進洗腦班,5人關進勞教所。鹿保田現雙腿壞死,均被截肢。

●張永根,男,定興縣楊村鄉西裏村原書記。迫害法輪功後,他誹謗大法。一天晚上雷擊,他家電表起火,火順電線進屋,他正靠牆坐著,險些電死。這是神佛對他的警告,可他不信,仍舊帶著派出所警察四處抓人。結果殃及家人,兒子得白血病,花錢不計其數,二零零一年死亡。他還不醒悟,鄉里惡人去他家合計怎麼整法輪功學員,飯菜擺了一桌,他母親剛吃一口,突然死了。

●王金生,男,定興縣楊村鄉五柳莊村書記。自99年7月後非法沒收、撕法輪大法書籍。後來他兩個兒子出車,在半路檢修中被一輛貨車撞上,一子當時撞死,一子成植物人(長期花錢治療方漸癒)。

●冀良,男,51歲,淶水縣南秋蘭村書記。監視、密告法輪功學員,以此勒索錢財,並帶鄉政府惡人打家劫舍。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三日晚,開車行至易縣,連撞二棵大樹,車主和另一男子被拋出車去,冀良卻在方向盤處被活活燒死,只剩一條腿。

●王增學,男,清苑縣一村書記。視官如命,拿著雞毛當令箭,對上頭唯命是從。積極帶領鄉幹部到各村抓人打人,許多法輪功學員都遭到過他的迫害。二零零一年春,王增學開始得病,二零零三年非典過後,到處求醫無效,最後爛死了。

●賈太行,男,唐縣東足裏村原大隊書記。只要看到電線桿上有真相標語或發現村裏有真相資料,就叫來鄉政法委,騷擾和訓責全村法輪功學員。後賈太行得癌症死亡。

●劉國英,男,原定州市清風店鎮羅家莊村書記。多次利用高音喇叭謾罵大法和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割麥子時,劉國英與村民發生爭吵,不慎被農具絆倒,當場死亡,年僅46歲。

●劉才山,男,定興縣天宮寺鄉胡家莊村書記。親自監控、惡告村裏的法輪功學員,使多人遭綁架、抄家、拘留,並勒索十幾萬元。二零零四年九月,劉才山從自家牆頭上摔下來,腰椎骨折。出院後,在家躺了半年多。兄弟姐妹都勸他以後不要再迫害法輪功了,他躺床上固執地說:「我好了,我還搞法輪功!」從那以後,身體每況愈下,二零零八年十月得血癌,第二年死在醫院,時年54歲。

●張志軍,男,56歲,淶水縣淶水鎮南瓦寨村書記。瘋狂迫害法輪功,兩條人命與其有關,使幾人坐牢,給多人造成巨大精神痛苦。張志軍不聽勸善之言,反而破口大罵,並戲弄說「你們師父有能力,就滅了我」,「你們法輪功報應我呀,叫我遭報應!」

二零零零年兒子突然失蹤,二零零八年張志軍雙腿動脈血管堵塞,做一條腿手術花去五、六萬元,準備給另一條腿做手術時,突然糖尿病發作,二零零九年十月六日死亡。

●張白蛋,男,滿城縣抱陽村幹部。經常領著鎮幹部到法輪功學員家逼寫所謂的「保證書」。後來被鐵釘扎進腳心,又得了腰椎盤突出。老伴在街上聊天,被狗撲倒摔斷了胯骨,花了四萬多元也沒治好。他兒子買挖掘機作業時司機當場死亡,賠償、修理花了20餘萬元。三兒子還出車禍重傷。

●白某,男,龐佐鄉總校校長。迫害法輪功學員,車禍撞成殘廢。

●嚴保信,男,保定市水碾頭村書記。賣力參與迫害法輪功。二零零四年與妻子去易縣打獵,開車撞在樹上,折斷11根肋骨,妻子斷了4根肋骨。

●楊英傑,男,博野縣教育局長。二零零三年六月,開除一煉法輪功的教師,十天後,因程委鎮中學食物中毒事件被撤職。

●婁增國,男,定興縣高裏鄉閆村治保主任。多次在大喇叭上誹謗法輪大法,其子婁標文在李鬱莊洗腦班當副主任,毒打法輪功學員。婁增國遭惡報,成了植物人,現已死亡。

●康文海,男,定興縣村主任。強迫法輪功學員在所謂「敏感日」到他家店鋪天天報到。經常由他兒子康廣利代替其父。康廣利二零零七年得白血病,花去上百萬元,二零零八年十一月痛苦死去,年僅34歲。

●劉忠,男,57歲,原涿州市城西丁居委會書記。不遺餘力的跟隨邪黨,多次夥同惡人惡警闖入法輪功學員家騷擾恐嚇。二零零七年四月,被涿州市法院以「經濟財產侵佔罪」判有期徒刑11年。

●趙玉堂,男,涿州市東城鎮窯上村原村長。多次帶領涿州市六一零、國保大隊、派出所綁架、拘留、毒打本村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遭報得了心臟病。不當村長後仍不知悔改,繼續主動助惡迫害法輪大法坑害好人,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一日猝死,時年49歲。

……………

以上這些人,他們既是害人者,更是中共邪黨謊言欺騙、威逼利誘的受害者。白髮人送黑髮人,其父母該是如何的悲痛;家裏失去頂樑柱,其妻兒將置身何往?法輪功學員不願、不忍心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幕,才堅持不斷地向民眾講清真相。

不要以為,幾年過去了自己安然無事便竊喜。要知道,多行不義必自斃,只爭來早與來遲,「善惡必報」這永恆不變的天理,制約著人類,任何人都無法逾越。為邪黨立下「汗馬功勞」的天安門自焚偽案製片人陳虻、第一喉舌羅京,傾國之力也沒攔得住二人共赴黃泉。我們選登《保定惡報警示錄》,正是為了還在狂熱、盲目、麻木迫害法輪功的人,真正看清中共邪黨謊言和利誘的最終危害,以免重蹈覆轍,發生類似的悲劇。希望諸君以史為鑑,參照《九評共產黨》,儘快良知發現,棄惡從善,給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光明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