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大連醫學教授因煉法輪功被關進洗腦班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二日】遼寧省大連中山醫學院副教授於曉豔,因是法輪功學員,上個月被當地公安局抓捕後關入撫順的洗腦班,二十天之後才獲得釋放。

據自由亞洲電台八月十一日報導,於曉豔教授是上海復旦大學醫學院博士,去年剛剛回到大連中山醫學院任教。她是大連人權律師王永航的妻子,王永航因為大連法輪功學員進行無罪辯護,去年被大連法院判處七年徒刑。

維權網報導說,於曉豔是七月五日被大連公安局的國保警察直接從醫院抓捕的。於教授說,警察抓捕她的時候沒有任何手續和法律文件。

「其中有一個警察,他曾經抓捕我丈夫,還有他也到我家抄家。然後我說:‘你們要幹甚麼?’

「他就說:‘幹甚麼!口頭傳訊!’我說:‘口頭傳訊你也要有個理由,有個手續呀。’他們三個警察都是著便裝的。他們拖著我,我穿著白的工作服,然後很多人都跑到大堂裏看是怎麼回事兒。大概是開了七個小時,把我綁架到撫順的那個洗腦班。它對外叫做遼寧省關愛教育中心。就是在大夥房水庫那個深山裏,正好在羅台山裏頭。」

於曉豔表示,由於丈夫王永航被判刑,一年多來她一直和年近八十歲的婆婆居住,最近以來當地公安部門一直以人口普查為名對她上門騷擾,也雇用附近閒散人員對她進行不停頓的監視。

她表示,在撫順羅台山莊的洗腦班中,受到全天候騷擾。為了抵制這種強制洗腦,於曉豔進行了絕食。

「都是探聽你一些東西,針對你一些弱點,然後對你進行所謂的思想上的轉化。我說:‘你要是再這麼騷擾我,再這麼干涉我,那我只能絕食’。所以,從那天開始我就不吃飯了。大概是持續了八天左右,大概是二十一、二十二號的時候,我們當地國保大隊的人說:‘你甚麼態度?’他說我要給你做筆錄,回去跟領導彙報。我說那你就告訴你們領導,再關我一萬年,我也是這個態度。這是我的信仰,你無權干涉。他們大概走了不到一個星期就派車把我接回去了。」

於教授說,絕食總共進行了八天,洗腦班的人員和大連公安局警察先後對她進行騷擾,但她堅持認為,有關當局對她的強制限制人身自由沒有法律根據,屬於非法關押,而且她堅持拒絕放棄法輪功,後在七月三十日被釋放。

二零零八年,於曉豔在復旦大學攻讀博士的時候,曾被上海警方在沒有任何罪名的情況下被處十五天行政拘留,由於她丈夫王永航的據理力爭,行政拘留未執行。於曉豔說,但王永航卻因此開始受到大連市公安局的嚴密監控。二零零九年,王永航律師因為法輪功學員叢日旭進行辯護被國保警察逮捕。

叢日旭的妻子,現在美國的田璐表示,王永航在獄中情況不佳。

「二十多個警察把他從家裏面抓走,然後把他的腿打傷了。而且他被囚禁在大連看守所的時候,監獄的獄警還有犯人對他進行灌食、毆打、折磨他。而且他的腿已經傷得非常厲害,也不把他送去醫院,最後去醫院好像就是草草地做一個簡單的手術,一點也沒有人性。」

於曉豔表示,王永航被捕判刑之後,當局不許她到監獄探望丈夫,她對王永航的身體狀況非常擔心。

「我已經一年多都沒有看到我的丈夫了,我非常擔心他的傷勢。我也不知道他在裏面到底有沒有受到非人的虐待?」

於曉豔從洗腦班回家後,大連中山醫學院停止了她的教學和醫療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