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中走出病業魔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二日】我長期處於病業魔難之中,一直有一個困惑,對如何把握在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魔難中向內找、去執著、走好自己的路心裏吃不准,做起來更是把握不好,覺得自己在遇到魔難向內找、去執著方面似乎總有點承認舊勢力的味道。

師父早就明確告訴我們:「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師父講的很清楚,但我卻一直不明白到底怎樣做,才算真正做到了向內找、去執著,在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中走好自己的路。直到最近在加強學法、抄法、背法一個月之後,才有了比較明確的認識。

我發現周圍一些長期處於病業迫害中的同修,對於這個問題也一直和我一樣存在著困惑,所以寫出來與大家交流,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一九九八年走進大法的,可是由於學法不深,一直不知道怎麼修煉,還以為自己就是在修煉。我的工作就直接在弘揚傳統文化,在明白了弘揚傳統文化能提高人們的道德底線、能為接受大法奠定基礎之後,我就儘量的多攬事、多幹活,經常一個人幹六七個、七八個人的活,忙得不亦樂乎。加上大法賦予的智慧和健康的身體,出了不少成績,也有了一些名氣,這樣一來不斷的有可以出人頭地的事情找上門來,本來名利心就重,這下名利心更重了,也更忙了,學法煉功幾乎擠不出時間。自己還根本不自覺,甚至有點飄飄然,覺的自己了不起。現在回想起來,師父曾經多次點化,可自己就是不悟,根本就沒有意識到是師父的點化。終於有一天,突然出現非常嚴重的病業狀態,所有出人頭地的事都幹不成了。

大難臨頭,我一直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決不用常人的辦法對待,也一直在向內找,找出了幹事心、名利心和其它許許多多的人心,找出了就去掉它,再出來再去掉。也一直堅持學法,堅持盡一切可能煉功。在師父的慈悲呵護和同修的正念加持下,身體恢復的很快。可是在行走上卻常常出現反復。這期間也一直在否定舊勢力的迫害,一出現不好的情況,我就告誡自己:不承認它!我是大法弟子,只要大法師父的安排。這樣之後能好一些,可一段時間之後又出現反復。就這樣反反復復,雖然生活早已能自理,三件事也都力所能及的在做,但始終行動不便,長期陷於魔難中不能徹底走出來,給證實法救度眾生造成了不少負面影響。

講真相救人的事刻不容緩,自己不能總這樣啊!為甚麼一直在否定排除舊勢力的安排就排除不了呢?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最近發現很長一段時間學法不能入心,還常犯睏。於是在集體學法的同時,我開始抄法、背法。不為別的,只為按照師父的要求學好法,把這麼好的法裝在心裏。漸漸的學法能入心了,在師父的點悟下我明白了許多法理。

一天學《轉法輪》,師父說:「有些人過一年、半年可能要得大病,一病可能要好幾年;有的人可能要得腦血栓或者其它病,根本動不了。在今後的人生道路中,你怎麼修煉呢?我們都得要給你清理,不能讓這些事情發生。可是咱們有言在先,只能給真正修煉的人做這個事情,隨便給常人做那可不行,那等於幹壞事。」以前每當學到這裏,我都想是自己不精進,人心太重而被邪惡鑽空子迫害了。可這天學到這裏,突然悟到:以前自己豈止是不精進,根本就不是個真正修煉的人,把個人的名利遠遠擺在了修煉之上,根本就是一個常人,甚至比常人的名利心還重,還不如常人。這叫師父怎麼管!這就是自己被邪惡用病業迫害的根本原因啊!意識到這一點,我很難過:得法十多年了,原來自己一直都不是在修,甚至不知道甚麼叫修,竟然把做常人事情當成了修煉,實在太對不起師父十多年來的慈悲呵護了!

第二天,兩位同修來家,互相交流了各自在否定舊勢力安排的魔難中的體會,對我啟發很大。晚上煉靜功時,突然明白了為甚麼自己一直在否定排除舊勢力的安排卻就是排除不了的根本原因:原來自己一直是在舊勢力的圈套裏否定舊勢力,在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大前提下局部的、小範圍的否定它。突然間流鼻血了,我說聲「不承認它」,不流了;突然岔氣了,氣上不來,我一聲「不承認它」,好了;腿抽筋了,說聲「不承認它」,輕了……遇到大的魔難,才想起來向內找,去掉人心執著後好過一點;再遇到魔難,再向內找……就這樣,一直在跟著舊勢力的指揮棒轉,在被動的否定舊勢力,還以為自己做的好。這就是自己長期否定舊勢力卻長期走不出舊勢力的圈套的根本原因。

那麼,怎樣才算真正做到了在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魔難中走好自己的路呢?我悟到:自己一直在向內找,但卻一直不在法上,因為自己都是在不自覺的為了排除病業魔難而向內找,這本身就是有求之心,是修煉要去的常人心,而常人心怎麼能否定得了舊勢力的安排呢!在法上看,這是舊勢力安排的魔難,我是大法弟子,我有漏,你舊勢力也根本就不配、根本就無權給我安排甚麼,你安排的一切我都不要,也不承認;我的向內找、去執著,是按照師父的要求、按照大法的標準在做,我的提高,是在大法中的修煉提高,是在走師父安排的路,與舊勢力沒有任何關係。我的向內找是在法中向內找、去執著,是在不承認舊勢力的前提下全盤否定舊勢力,從而走出舊勢力製造的魔難,走好自己的路,絕不是在舊勢力的安排中去向內找、去消業提高。這兩者之間的界限分明,一點不含糊,可是在此之前我卻長期思考而始終困惑,絲毫分不清,因為此前我不在法中,所以就分不清。此時我才真正明白了師父為甚麼一而再、再而三的強調多學法,學好法。只有多學法、學好法,才能真正明白法理;只有真正明白了法理,才有可能按照法的標準做好,才有可能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徹底從舊勢力造成的魔難中走出來。這時,我渾身上下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服,似乎心裏空了,開闊了。我知道,是師父把我身體上不好的東西拿掉了,是師父在鼓勵我。

在明白法理後的短短幾天,我已經明顯感覺到了身心的變化,雖然我還沒有從舊勢力安排的魔難中徹底走出來,但我堅信,只要我按照師父的要求多學法,學好法,向內找提高心性,按照法的標準做好,就一定能儘快走出魔難,更好的匯入證實法救度眾生的洪流中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