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兩岸老人不同遭際說明甚麼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一日】七月二十八日,明慧網上有兩篇文章正是報導兩岸老人的老年生活的,我們不妨拿來比一比。我們不和其它國家的老人比,單就我們中國來說,尊敬長者應是我們整個中華民族的美德。老有所養、有所安、有所樂應是衡量一個社會文明程度的標尺。那我們就看一看大陸與台灣兩岸的老人的生活有何不同。

寫台灣老人生活的這一篇文章的標題是「老當益壯的學法組」。這個學法組其實就是修煉法輪功的老人在一起的學法會,讀的書當然就是法輪功的相關經書了。建立的初衷是為大台北地區一些不識字的或只會講台語的老年法輪功學員能有個學法的環境而設置的。這個學法組一週一次,週日下午一點開始。有三、四十名老年人參加。老人們平均年齡七十多,年紀最大的八十幾歲。

在朗朗讀書聲中,樂以忘憂
在朗朗讀書聲中,台灣老人樂以忘憂

每週日下午可以比學比修的學法組,是這群老年法輪功學員共同的期待
每週日下午可以比學比修的學法組,是這群老年法輪功學員共同的期待

每到週日下午,老學員們陸續來到,他們戴上老花眼鏡,恭敬地翻開書,用手指著書上的字,一個字、一個字認真讀著,朗朗的讀書聲,充滿夏日的校園。

主持學法組的李幸伶是位退休的小學教師。她說,剛開始這些老者只能用台語一個句子、一個句子慢慢地跟著她念,幾年下來,這些不識字的老者,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已經可以把整本《轉法輪》念下來,有的甚至把《論語》也背會了,現在都能用國語整段、整段地帶著班上的人一起念了。

七十五歲的林勝一說,這個為老年人量身定做的學法組,讓人每週時間一到就想來。這個比學比修的學法組,是這群老年法輪功學員共同的期待。

林勝一修煉前又是高血壓、高血糖的,肝不好、胃不好,心臟也不好,攝護腺也有問題,渾身都不對勁。因為有躁鬱症,家人不放心讓他一個人出去,每天二十四小時都需要有人盯著他,連累孩子每週必須要輪流帶他上五、六次醫院,而且每兩個鐘頭要吃一次藥,活得非常痛苦。修煉以來,七年都沒用過健保卡;以前吃安眠藥都無法入睡,上了法輪功九天學習班之後,每天都睡得很香;以前連騎腳踏車都沒辦法,現在成天騎著摩托車,載著太太到處去景點弘法、講真相、參加學法組。從前生病時全身軟綿綿的,現在在烈日下,舉橫幅,一站幾個小時都不礙事。弟弟看到他的轉變,也加入了修煉法輪功的行列。現在林勝一全家都是法輪功的修煉人。

因為修煉法輪功全家受益,林勝一每天忙著到景點弘法講真相,他會用不太流利的台灣國語真誠地對來台的大陸遊客說:「記住法輪大法好,退黨保平安!」因為時間排得滿滿的,現在孩子們要回來看他,都要預約時間。他的女兒欣慰地說:「老人健康,全家和樂。」

這些邁入古稀之年的老者,原本應該在家享受含飴弄孫之樂,但他們卻捨棄這份安逸,在週一到週六的時間,相約到台北故宮博物院、士林夜市、國父紀念館、士林官邸和台北一零一大樓等著名的景點,向世人展示法輪功的真相。他們一再表示,能在風燭殘年的困頓中,喜得大法,是他們人生中最幸運的事,但是,因為還有許多人對法輪功不理解,尤其是中國大陸的人受到中共謊言毒害而產生誤解,所以,他們一定要站出來,用他們的親身經歷,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

看了這樣的文章真讓人為台灣老人的晚年感到羨慕。中國人有個成語叫「樂此不疲」,用在這些老年人身上再合適不過了。是啊,只要老人高興,他們願做甚麼就做甚麼吧。在一起讀讀書,出去向別人介紹一下自己修煉的法輪功有甚麼不好呢?大陸的人不也都這樣說嗎,說老人身心健康不只是老人的福,也是一家人的福。難怪林勝一的女兒說:「老人健康,全家和樂。」

我們再來看看另一篇報導大陸老人修煉法輪功的情況。這一篇文章的題目是:「十二位老人集體讀經書 遭警察綁架」。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九日下午三時左右,湖南省郴州市南街附近十二位老年人像平時一樣在姓江的老人家中一起讀書時,中共郴州市國保大隊和南塔派出所警察突然襲擊,把老人們全部劫持到郴州市南塔派出所。其中為首作惡者是郴州市北湖區國保大隊劉紅兵和蘇仙區國保大隊廖秉剛。截止七月二十五日,還有六名老年法輪功學員遭非法關押。其中向懷香老人被關在郴州市看守所;李滿妹、孟慶蓮、李六妹等五位老人關在郴州市拘留所。

這些老人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健康,心態祥和。大家互相幫助,連原來不識字的老人都能把厚厚的《轉法輪》讀的通順、流利。她們中年紀最大的八十五歲,最小的也有六十多歲。她們每週二次在一起,輪流讀《轉法輪》和其他法輪大法書籍二小時。

這些惡警在綁架這些老年法輪功學員時,顯然是有備而來。家住郴州市中山北街91號的法輪功學員向懷香前腳一出門去與老人們一起讀書,隨後她家就闖入一幫警察暴力抄家,搶走電腦、打印機、刻錄機等大量財物,據說整整裝了一車;還搶走她身上的現金估計達一萬元。

孟慶蓮老人遭綁架後,郴州中共警匪到她家要她媳婦開門實施抄家。她年僅五歲的孫女佳佳被嚇得大哭起來。小佳佳從出生以來多次目睹中共警匪的暴力行為,心靈受到很大的創傷:一看到警車就嚇的發抖;一看到穿警服的人就緊張地說:「壞人來了。」小佳佳的爺爺廖松林和爸爸廖志軍多次遭綁架關押,一家人聚少離多。看到這伙警匪又要來掃蕩她的家,小佳佳又被嚇哭了。

六十多歲的向懷香老人原是郴州建設銀行郴州市分行檔案館員,現離休。她曾因修煉法輪大法被迫下崗二次,被非法拘留一次,罰款一萬二千元,並失去了獨生女兒陳麗娟。陳麗娟在湖南財院金融系就讀期間因為法輪功遭迫害,到北京上訪,被非法開除,並遭非法罰款。在迫害下,陳麗娟精神失常,從二零零零年七月至二零零三年五月三次被迫送進精神病院,三次被治成癱瘓病人,於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一日含冤離世。

這一篇文章也真讓人悲傷!不就在一起讀讀書嗎?那麼大年紀的老人了,她們有一點自己的生活樂趣不好嗎?人家在自己的家裏讀讀法輪功的書,這礙你甚麼事?法輪功好不好,你不得讓人家煉的人去說嗎?她們一生的閱歷那麼豐富,能分不清好和壞嗎?還需要你中共去說?叫誰評評這個理,也不會說你中共和你這些基層的警察是幹好事。放著正事不做,專幹這些欺老害幼的歹毒事。

這篇文章還簡單介紹了幾個老人的家庭和這幾年的遭遇,有的女兒被迫害死了,有的家人也被綁架多次。連小孫女見了警察就說「壞人來了」,被嚇的直哭。

為甚麼在台灣,人家的老人都能自由自在的在一起看看書,結伴出去向世人介紹介紹自己學的法輪功?不都是中國人嗎?說的不都是中國話嗎?學的不還是同一部法嗎?再說了,法輪功可是從大陸傳到台灣去的,怎麼反倒在大陸不讓人學了呢?你中共和人家的政治標準不一樣,可是老百姓做人的標準可沒有甚麼差別。「真、善、忍」在哪都是好的,他就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迫害、誣陷「真、善、忍」的東西肯定不是個甚麼好東西!

台灣和大陸有甚麼不一樣的?真正起禍害作用的不就是這個邪惡的中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