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黨反共不是罪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八日】「反黨」是個甚麼罪?生活在非共產黨國家的人肯定會說:沒有這樣的罪,沒有這麼個罪名。西方民主社會,反對黨的人士經常對執政黨的意見與提出的政策提出批評,雙方在電視上唇槍舌劍。

可是在中共這裏,它想殺誰,誰就被說成犯了「反黨罪行」。「反黨分子」、「反黨反社會主義反對毛澤東思想」、「反黨反人民」、「反黨反革命」等等,都被當成所謂的「罪狀」。當然,根據不同的需要還會變換說法,如:「黑幫」、「右派分子」、「反動學術權威」、「舊社會的殘渣餘孽」或者「資本主義尾巴」、「資產階級自由化」、「暴徒」、「邪教」、「搞政治」。一言以蔽之,都是「反黨」。比如王實味、林昭、張志新、遇羅克……以及一批又一批的知識份子、有產階層人士、宗教人士,以及上億的法輪功修煉民眾……,都因思想獲罪,遭到殘酷迫害、乃至被殘殺。

即使在共產黨內部也沒有例外:甚麼「高饒反黨集團」、「胡風反黨集團」、「彭德懷反黨集團」、「三家村反黨集團」、「劉少奇、鄧小平資產階級司令部」、「林彪反黨集團」、「四人幫反黨集團」……曾經的中共首領林彪也情不自禁地說:「今天一小撮明天一小撮,聯起來就是一大片。」

所以在中共的統治下,「反黨」被說成罪,是一個不斷變換著外形的無處不在地迫害我們中華民族幾十年的大瘟疫,比薩斯更兇猛,比甲流感變種更快,它已經剝奪了成千上萬的中華兒女的生命,是人世間絕無僅有的「中國特色」的大瘟疫。「反黨」等於滅亡,而這個滅亡不光是你一個人的事情,還有你的家人;不光是你肉體的死亡的問題,還有精神的、名譽的徹底毀滅。

「反黨」被中共搞得如此可怕、如此血腥,那麼這個「反黨」是個甚麼意思呢?我在各種詞典上去查「反黨」這個詞,找不到。到網上去查,也沒有。但是在共產黨的文件、標語、講話、言談中,「反黨」一詞則鋪天蓋地俯拾皆是,由來已久。

那麼我們就試著用正常的思維分析一下「反黨」這個詞的含意吧:這個「反」,是不是「反對」的意思呢?「反對」不就是不贊成不同意嗎?這麼說來,這個「反對」也沒多麼可怕,是不是?我們現實生活中不贊成不同意的事情不是經常發生的嗎?比如在家庭當中,父子之間,夫妻之間,兄弟之間,會不會經常出現誰對誰的做法「不贊成不同意」呢?肯定有。古代的大臣們不也會對皇帝的決策提出反對意見嗎?現在民主國家不是經常有反對黨、反對派嗎?任何人反對了別的任何政黨都是沒有關係的,這是你的言論自由之所在。因為反對一下誰實在是人的喜怒哀樂的自然狀態而已,表達而已,反映而已,與吃飯穿衣無異。這有甚麼關係?人長腦子總是要思考的,長嘴巴就是要說話的,有文字就是要表達自己意見的,有法律就是要講公平的。大家有理講理,「子產不毀鄉校」,上天給了大家這個權利,人人皆可用之,怎麼能說是犯罪呢?就從人之常情上看:誰對你一有點不同意見你就把人家打成罪犯而後殘害致死嗎?都要把對方搞死而後快?如此作為還有人性可言嗎?

《人權宣言》和《世界人權宣言》都宣布人人皆有人身自由、言論自由、信仰自由等權利,有對政府批評的權利。《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裏邊不也規定人民有言論、出版、結社、宗教信仰等自由的嗎?這是全世界所公認的天賦人權。所以人們贊成甚麼反對甚麼不都是天經地義的嗎?

可是這些普世的價值觀在共產黨眼中就是必須被剝奪的,不贊同共產黨的人就是犯下了所謂最不可饒恕的罪行。共產黨所有的申請書、總結報告、招聘廣告裏都有這樣的話:「擁護中國共產黨……」誰要是自由其外的話,那麼中共就要因你的「思想問題」治罪,以前就像張志新、遇羅克們一樣被活活弄死(張志新家裏的親人連為她收屍都不行,還要被迫宣布和她劃清界限),現在就像廣大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一樣,遭到持續十一年的「名譽搞臭、經濟截斷、肉體消滅」。

如果我們仔細地查一下,數盡所有的所謂反黨「罪行」,就會看清,不過都是些傾向於獨立思考、清醒頭腦的思想和言論而已,而且絕大多數是被強行的、用強盜流氓的手段定為「反黨言論」的──有的是上綱上線「上」出來的,有的是革命大批判「批」出來,有的是捕風捉影「捉」出來的,有的是因共產黨暴力鬥爭的需要「揪」出來的。共產黨對人民、對中國社會作惡多端,但不允許人們反對這些罪行,不允許人們說出實話、說出真相。掩蓋真相,維護「假、惡、暴」,維持中共強盜流氓的權利,這是中共本性所致,這才是中共一貫用殘酷手段反「反黨」的實質。

在正常的人類社會,言論、思想、信仰本身是不可能構成犯罪的;不認同和反對任何黨都是正常的,反對中共也不是犯罪。這是正常人類的共識。西方自由社會國家的絕大多數人都是反對中共的,一提中共就自然而然的反感和排斥的,「共產黨」被視為異類和瘟疫之源,我們能把這些國家的人都當作罪犯而去「肉體消滅」嗎?

孔子說「三軍可以奪其帥,匹夫不可奪其志」。一個人他自己想甚麼、說甚麼、愛甚麼、恨甚麼、贊成甚麼、不贊成甚麼,那不是人家個人的事情嗎?人家又沒有殺人放火搶東西,中共憑甚麼對人實行血腥殘暴的「無產階級專政」呢?中共教唆和縱容全民腐敗,放著腐敗、貪污、盜竊、綁架、敲詐勒索、殺人害命的不管,卻專打專殺做好人有正義感的中國人,專門加害於老百姓的言論和信仰,這不是強盜流氓邏輯是甚麼?甚至到了隨便找理由殺害的地步。更匪夷所思的是:殺害之後再平反,平反之後又殺人,這樣一個腐敗爛黨、殺人如麻的劊子手還不應該反對嗎?說白了,擁護共產黨、不反對中共才是不正常的,是出於中共製造的種種恐懼。

在中國,「反黨罪」的泛濫成災,不僅僅是因為共產黨黨魁個人品質之邪惡,更是這個黨的本質之必然。

「反黨」根本就不是甚麼犯罪,反對禍國殃民的中共邪黨是頭腦清醒的體現,是正義之舉、明智之舉,是為國家為民族負責的表現。